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32章 恐怖女鬼

    甄慧敏被扶到大厅的沙发坐下。

    嘟嘴,“天都黑了啊,等下上楼回去怎么解释?还没给妈妈去莲记买粥呢。”

    王梓轩微微一笑,打个响指。

    却见一名女护士过来,递他两个莲记打包袋,王梓轩微笑递出一张金牛,“靓女,谢谢你!”

    待护士离开,甄慧敏道,“一千块就买这些?红杉鱼我也去。”

    王梓轩暗笑,一千块除了送外卖,还包括日后安排房间,还有给他通风报信,甄母面前说他好话等很多事,在他看来服务周到,物超所值。

    “真的?那以后我给你,直接跟我走?”

    甄慧敏赶忙摇头,“我答应过妈妈,老公,你别为难我。”

    王梓轩板起脸,“出嫁从夫,日后听我的,屁屁又痒了。”

    “这不还没嫁么。”甄慧敏小声嘀咕。

    “说什么,本王没听清!”

    “没,我什么都没有讲。”甄慧敏捂着屁股直往后挪。

    两人回病房,临到门口,王梓轩将两把钥匙拍在甄慧敏手心。

    这是大屋钥匙?甄慧敏惊喜。

    打一巴掌再给两颗甜枣,王梓轩又将一张纸递给甄慧敏,“你和妈妈一人一把,这是设计图,大框不要变,其它按你心意来,我已经联系装修公司,你来把关。”

    “我来把关?”甄慧敏眼睛一亮。

    “相信你的眼光,否则怎会看中我。”王梓轩笑。

    甄慧敏的美术天赋,他自然信得过。

    王梓轩将菜粥取给甄母,又准备碗筷,茶点是四人份的。

    甄慧敏迫不及待翻看设计图,“难怪这么大,将两间房合到一起,浴室改建这么大,浴缸也是?”

    “以后妈妈年纪大了,总不能一个人洗澡,太危险。”王梓轩说的一本正经,他其实为了日后鸳鸯浴方便。

    甄母闻听夸赞王梓轩思虑周到,脸上的笑意更浓。

    辞别甄家母女,王梓轩去中环买了份周小寒喜欢的奶油蛋糕,驱车过海回家。

    周小寒正在店铺里做作业,英皇学院虽然条件好,但学习压力也更大,王梓轩将奶油蛋糕装碗里送去给她。

    “小寒辛苦。”王梓轩把蛋糕放在周小寒面前。

    “嘿嘿,谢谢阿哥。”周小寒放下作业,大快朵颐。

    是有些辛苦,但周小寒乐在其中。

    整个班中就她一个女生,当天便被宠成宝贝,随行被大群名门靓仔簇拥,仿佛女王出巡一般,要多开心有多开心。

    美中不足是暂时没有空闲的女生寝室,寄宿留校是不可能了。

    周小寒道,“阿哥,听钟姑讲,你以前被学校开除,是因为李俪珍劈腿跟人打架?你还去厕所哭嚎!那之后才自暴自弃,阿哥,我怜悯你!”

    王梓轩一头黑线,“怜你个头,是谁造谣!”

    他的前身暗恋李俪珍,但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准又是钟姑八卦。

    “我有证人。”周小寒撇嘴。

    “那也是乱讲,我早就不喜李俪珍,而且是她追我。”王梓轩道,“看,今天回来路上,她还递情书给我!”

    周小寒竟点头,十分赞同,“就知钟姑乱讲,我阿哥那么靓仔,豪门千金都有两腿……情书没收!”周小寒忽然劈手抢走情书。

    “哎,我还没看呢。”王梓轩抢夺,鬼知里面写了什么东西。

    周小寒将情书塞进胸口,得意的呲着小虎牙,“以后对我乖乖,不乖,我就拿给阿嫂看!”

    王梓轩呛咳不停,不想再讲话,“我去修炼。”

    “碗筷扔到厨房我洗咯。”

    王梓轩端碗筷回去,走到楼下发现有人正在等他,是刘大律师,和他一块的还有位穿着体面的中年男人。

    “刘叔。”王梓轩微笑招呼。

    刘大律师对王梓轩递个眼神,“轩仔,这是我的好朋友傅建荣,有事托你帮忙。可否上去讲话?”

    他已经通过旺角警署的朋友,获知了泰国降头师的死讯,因为警方避讳鬼神,泰国降头师的死状诡异,担心传出造成市民恐慌,当天尸体便被火化焚烧,死讯也被警方掩盖了下去。

    刘大律师暗道王梓轩厉害,他听朋友讲,那位黑衣阿赞(黑巫师)在泰国凶名赫赫,竟然被王梓轩解决掉,这次就是投桃报李,为他招揽生意。

    名叫傅建荣的男人欠身跟王梓轩打招呼,“王大师。”

    王梓轩请他们上楼,倒两杯杏仁凉茶招待。

    “谢谢。”傅建荣两手接过,忍不住四下打量脚下不大的住处。

    这层楼有八家住户,王梓轩家住头房,两个房间被隔开作三间,一小间作客厅,另两间作卧房,厨房、浴室和邻居隔开共用。

    傅建荣喝着凉茶,心里打算着,若是王大师能帮他解决困难,那就赠他洋楼居住。

    刘大律师知道王梓轩买房的事,过户手续还是他帮忙办理,但没跟傅建荣提起,因为他其实更交好王梓轩,是帮他拉生意,这傅建荣是有名的大头,出钱很大方。

    王梓轩坐圆桌旁,“傅生,为何事找我?”

    房间小有些闷热,傅建荣摘下眼镜,手帕擦擦汗水,摇头直叹气。

    “大师,你可会抓鬼?”

    “鬼?”王梓轩呵呵。

    俗话讲,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

    其实所谓的鬼,可以用阴煞来形容,不过是阴煞冲击,使人脑中产生幻象,越是胆怯心虚,人的生气就越弱,眼中鬼的形象就愈清晰。

    而相反,那些身体强健的人周身气血旺盛,足以驱除阴煞,这便是便是常人口中的不惧鬼神。

    “大师,别笑,这都是真的,近来我的厂里闹鬼,好些工人都讲见过恐怖女鬼,两个已经被吓得生病住院,我怕女鬼伤害工人杏命,迫不得已才来叨扰王大师,还请大师出马救我们。”

    “当真女鬼?”王梓轩心里疑惑。

    一个人的生气弱,撞见“鬼”尚且说得过去,但数个工人都看见鬼,那傅建荣工厂里的阴煞该有多强大?

    恐怕等不及傅建荣来找他,工厂就已经不可挽救,但现在却没死人,不会是有邪道术士搞什么幺蛾子?虽然境界提升,但他这半吊子仍然不够看,弄不好小命搭进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