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29章 雷霆灭杀

    王梓轩前世八字纯阴,自然对纯阴之人的情况了如指掌,心说这位还好,遇到一位福德深厚的父亲,没被她克死。

    不过许晋芳比他前世还惨,除非遇到纯阳男,否则今生当定老处女,命格普通的男人一克一扑街,她想杀人不用刀,直接和对方结婚就够了。

    王梓轩可没想过自己,许晋芳虽然冷艳动人,但王梓轩对她的第一印象很差,他不喜欢看人脸色,更不喜高高在上的强势女人。

    许晋芳有些愣怔,但很快察觉自己失态,咳嗽一声,“确实是这样。”

    王梓轩笑容更盛,打趣道:“那倒好,许小姐是个香饽饽,抱你好似人型空调,冬暖夏凉。”

    话音落下,许良镛老没正形的嘿嘿坏笑,“真让大师你给说对了,晋芳从小她跟我周游各国,别人都当我宠爱从小栽培她,其实拿她当冷暖机啊……”

    王梓轩也嘿嘿坏笑出声。

    许晋芳无奈转个身,目视远方,不想理这二人疯癫。

    抬头看看天色,快到时辰,王梓轩敛了笑,给许良镛一张符嘱他后退避开。

    午时三刻,是每日阳气最盛之时,古时罪犯在此时斩首,便是借至盛阳气克制阴煞,防止罪犯死后怨气仍留人间作祟。

    王梓轩挑在这个时刻,因为每天此时他的纯阳之力最强,也是希望能够借天时、地利、人和一起对抗阴煞阵,毕竟他如今实力还不够,搞砸可就糗大。

    他看似轻松,事实上使出十二分力,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王梓轩更使用破除噬魂阴煞阵的办法来破除这个阴煞阵,犹如杀鸡用牛刀,巨炮打蚊虫。

    只要一战功成,有房娶到甄慧敏,就可以逆天改命,钱财福运滚滚而来。

    王梓轩看向许晋芳,纯阴之人可是制胜关键,“许小姐,可否准备好。”

    许晋芳颔首。

    王梓轩一手抬许晋芳胳膊,掐指念咒,手中玉笔旋转,许晋芳只觉胳膊僵硬沉重,忽然指尖一痛,鲜血已从指尖溢出。

    “五星镇彩,光照玄冥。千神万圣,护我真灵。巨天猛兽,制伏五兵。五天魔鬼,亡身灭形。所在之处,万神奉迎。急急如律令!”

    王梓轩借许晋芳的纯阴之血,掐指诀诵驱鬼咒,血液汇聚悬浮于半空凝珠,念咒送至阵心,但血珠却在阵心上空悬浮,迟迟不落。

    如此玄奥场面,令不远处的许良看得心中震撼不已。

    王梓轩手持玉笔,脚踏八卦,阵心画符,先驱再杀!

    以许晋芳纯阴之血驱动阵法,调动九龙地脉之力加持,王梓轩以纯阳之身,再掐指诀诵念杀鬼咒!

    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空顿时乌云汇聚,天色昏暗,狂风骤起。

    “太上老君,与我神方。上呼玉女,收摄不祥。登山石裂,佩戴印章。头戴华盖,足蹑魁罡,左扶六甲,右卫六丁。前有黄神,后有咏章。神师杀伐,不避豪强,先杀恶鬼,后斩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当!急急如律,令!!”

    小区外的老榕树干上,应声一道灼目电光霹雳,木屑翻飞,紧接着天空才响起了轰隆闷雷。

    旺角街道上无数行人驻足,举目观望天空中的异象,前一刻还是万里无云的晴空,突兀的风起云涌,乌云密布,云中还打出霹雳闪电。

    当真天有不测风云,这是要下雨?

    王梓轩心中暗喜,偷袭得手,不敢耽搁,再次念驱鬼咒,趁势竭力下压血珠。

    唐楼地下室的血阵中,黑衣降头师正闭目盘坐,摇铃骤然急响,他忽然如遭雷击,张嘴喷出一口黑血,一声凄厉鬼嚎回荡消失,手中的婴儿头骨怦然碎成齑粉。

    黑衣降头师满眼大骇,布满符文的脸面惨白,自养的童鬼替他挡灾,竟被雷霆灭杀,火速扎破小指,将血液涂于额间,以阳化阴,口中不停念诵咒语。

    有人在破他阴煞阵法,今日不是对方死就是他亡!

    此起彼伏,原本被压制的阴煞之气瞬息大涨,凝聚一股,化作无数凶煞厉鬼,疯狂朝王梓轩扑抓而来,快被压至阵心的血珠立时反弹,强大的冲击力下,王梓轩差点扛不住,一口血涌出嘴角。

    王梓轩眼中变幻莫测的景象,在许家父女眼中似无异常,只能见到乌云压顶,狂风骤起,电闪雷鸣,以及王梓轩嘴角在涌出鲜血。

    悬在半空的血珠,原本已经快要落到地面,又猛然反弹,许晋芳似乎明白了什么,毫无犹豫将拇指划破,快步到王梓轩跟前,“需要怎么做?”

    王梓轩几乎喜极而泣。

    “美女,快将指尖血涂在我眉心!”

    许晋芳未耽搁,依言照做。

    “太上老君,与我神方。上呼玉女,收摄不祥。登山石裂,佩戴印章。头戴华盖,足蹑魁罡,左扶六甲,右卫六丁。前有黄神,后有咏章。神师杀伐,不避豪强,先杀恶鬼,后斩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当!”

    “急急如律令,下!”王梓轩念诵杀鬼咒,鼓足气势,全力将血珠压入阵心,咬破左手中指,玉笔沾纯阳血上下翻飞画咒,纯阴纯阳合力,死死将血珠封住。

    血珠一封,露台阵心瞬间金光闪耀,“开!!”王梓轩玉笔指天,一声暴喝!

    金光霎时间冲破重重阴煞直破云霄,乌云当中现出一圈晴空,金色阳光照射在王梓轩身上,彷如金甲神人一般。

    与此同时,一颗紫色雷球瞬息砸落,咔嚓巨响,小区外的老榕树拦腰被击断,木屑四溅飞射、轰然火起,随后天空才传来震耳欲聋的轰隆雷声。

    “啊!……”密室血阵中,黑衣降头凄厉惨嚎,一双眼球鼓凸,刹时爆裂,两手捂眼的降头师翻滚哀嚎,在血泊当中,逐渐奄奄一息。

    金光太过强烈,许良镛却看得清楚,他目瞪口呆,只觉身边阴冷之感逐渐随着漫天的乌云散去,阳光照射在身上,暖和起来。

    即便许晋芳向来不信这些,也无法用任何话语解释刚才的现象,却见前一刻还彷如英武神人的王梓轩,摇摇晃晃,仰面栽倒下去。

    王梓轩清醒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头顶是粉色蕾丝纱帐,身下床垫异常柔软,窗明几净,空气中有女人淡淡的体香。

    这里不是医院。

    肩膀不舒服,王梓轩顺手从枕下掏出一物。

    粉色蕾丝文胸?!

    他微怔一下,听到脚步声响,赶忙塞回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