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27章 大师报复

    许晋芳将前后情况说给许家二老听。许良镛听后,微微沉吟,“巧了,晋芳,不用再找,你就可以!”

    许丁安妮恍然,原来他们夫妻,曾经将许晋芳的生辰八字给本埠有名的大师相算,算出的结果是八字纯阴人,此生事业顺风顺水,能为许氏家族再拓一片天。

    这也是许晋芳身为女儿身,却自幼可以进入许家董事局的原因,只是大师还讲,许晋芳的姻缘坎坷艰难。

    许良镛夫妻俩人喜忧半掺,以前心知长女向来不信这些,就没把这番话讲给她听。

    养和医院。

    手术室外,甄慧敏站在门口等的心焦,母亲已经被推进去两个小时还未出来,她开始担心起来。

    “老公,妈妈是不是会死?”

    甄慧敏忽然意识到,妈妈总有一天,会离她而去,独剩下她一个人,不禁黯然神伤,悲从中来。

    王梓轩察觉甄慧敏异样,将她拥到怀里,“放心老婆,我向你保证,妈妈平安无恙。”

    “真的?”甄慧敏抬头看王梓轩。

    王梓轩微微一笑,“我能给你带来幸福,你能给我带来好运。”

    甄慧敏紧紧抱住王梓轩,好像真是这样,遇到王梓轩,她的“真命天子”之后,一切都变得好了起来,但愿如此,但愿妈妈平安无恙。

    王梓轩又轻声道,“所以我们以后要在一起,谁也不离开谁。”

    “嗯,永远不分开。”甄慧敏应声,将王梓轩抱得更紧。

    下一刻,手术室的门开了,昏迷中的甄母被推出来,甄慧敏赶忙迎上前,“医生,我妈妈怎么样?”

    主刀医生摘下口罩,没有搭腔,反对王梓轩招呼道,“恭喜王生,老夫人的手术非常成功,现在只是麻醉还未过劲,观察一段时间就可出院。”

    “谢谢您医生。”甄慧敏简直喜极而泣,忙不迭道谢。

    “王太,你该感谢王生,包括麻醉师,几位参与手术的医师在香江业内皆是顶尖,如果不是他邀请,我们很难凑在一起。”

    主刀医生向王梓轩微笑点头,同几名医师离开。

    他是香江大学的客座教授,他们其实都是何家的关系,只不过是顺带给王梓轩面子。

    “谢谢你,老公。”甄慧敏这才知道王梓轩默默做了很多事,不禁心中更是感动。

    快到上午10点,麻醉过劲,甄母缓缓清醒,入眼正看到甄慧敏依偎在王梓轩肩头,两人正看向窗外的风景。

    甄母嘴角微微扬起,不想打扰二人温馨场面,甄母又闭上眼睛装睡。

    听到身后响动,王梓轩轻声问道,“老婆,之前同你讲,我打算将尖东富康花园的一栋房产,送给妈妈,庆贺她平安出院,你看怎样?”

    甄母闻听心中一暖,对王梓轩这位姑爷的好感淤度攀升,她们母女一直居无定所,甄母梦寐以求的就是一套房子,以前攒点钱都供给了女儿阿敏读书学琴。

    护理轻轻走过来,轻声道:“刘大律师带人过来,正在门外。”

    “快请进!”王梓轩心中疑惑,赶忙道。

    “轩仔,这位刘先生反对你们登记结婚!”进入房间后,刘大律师直接了当。

    递交拟结婚通知书,会在婚姻登记处展示至少15天(最长3个月),在此期间,任何法律上获权人士可对这桩婚姻提出反对,但这种事情很少发生。

    “为什么!?”甄慧敏追问。

    装睡的甄母听得心里一咯噔。

    “我认为王梓轩有骗婚嫌疑!”姓刘的男子沉声道。

    “骗婚!?”甄慧敏愕然看向王梓轩,后者却微微一笑,仿佛浑不在意。

    事实上王梓轩也是心中忐忑,但他定力过人,面上并未显露。

    这是谁要对付自己?

    “王梓轩的契爷是个神棍骗子,两年前因为打架他被北角协同中学开除,如今只是一名游手好闲的烂仔,我怀疑他接近甄小姐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刘姓男子义正言辞道。

    甄慧敏听完,不禁发笑,“你当我好骗,跑来搬弄是非?”

    “我老公若游手好闲的烂仔?笑话,那能请动刘大律师帮他忙,你当他这位大律师是假的?”

    “我老公若真是不怀好意,会付出这么多,光是妈妈手术的前后花费就三十多万,还有我手上这枚结婚戒指,你当这五万块的铂金钻戒是假的?”

    “他真是为了打我主意,何必悄悄去请动那些香江顶级医师为妈妈做手术,让我孤苦伶仃,不是更好任他摆布!”

    甄慧敏一番话有理有据,驳斥的刘姓男子哑口无言。

    他愕然的看向王梓轩,对方哪里来的这么多钱,十多天前他明明调查过,资料难道有错?

    王梓轩微微一笑,对方的资料确实没错,但那是老黄历,所谓时隔三日刮目相看,他现在已经今非昔比,而且他早就打过预防针,告诉甄慧敏会有人中途跳出来破坏他们的婚事。

    装睡的甄母也是宽慰,确如女儿所说,如果真算计她们母女,王梓轩何必付出这么多,直接偷偷收买主刀医生,一个普通不过的医疗事故她就凶多吉少,那时不是更好摆弄女儿。

    “无知,你是被他骗了,他都是花言巧语!”刘姓男子见目的没有达到,愤懑的道。

    “这位先生,烦请诽谤之前先介绍一下自己的身份!”王梓轩神情淡然的道。

    “我,我就是看不惯你欺负孤儿寡母!”刘姓男子一时词穷。

    “藏头露尾,自己身份都不敢说?”王梓轩微微抬头。

    “我的话句句属实,我师傅是风水大师李兆天!”刘姓男子将自己的师傅搬出来,试图增加可信度,以往这样做无往不利。

    王梓轩心中凛然,一定是何家的那个隐秘煞局,他竟然因此得罪了一名风水大师,李兆天?

    泰国降头师还未摆平,竟然又出来一个风水大师,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好在对方小看自己,派来的徒弟是个蠢货,王梓轩看向甄慧敏。

    “原来是个江湖骗子!”甄慧敏怒视道。

    有过她同学的遭遇,甄慧敏对破坏人婚姻的江湖骗子非常厌恶,即便鱼铺小囡算出她的“真命天子”也只当碰巧,未改初衷。

    “不是骗子,我师傅李兆天有口皆碑,是香江知名的风水大师!”刘姓男子面红耳赤,怒声反驳道。

    王梓轩掏出支票簿,签名一张支票,刷的扯下,递向一旁看戏的刘大律师,

    “刘叔,通知阿差请人喝茶,顺便控告李兆天师徒诽谤,这是一张空白支票,钱不是问题,我要看到破坏婚姻的神棍骗子,受到法律的制裁!”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