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25章 榕树杀人

    王梓轩的师傅曾经带他破解过噬魂阴煞阵,所以他非常自信。

    而且这不是真的噬魂阴煞阵,形似而神不是,只是虚有其表的阴煞阵,他今生八字纯阳,天生克制这类煞阵,只是差在修为上。

    不过也幸亏不是噬魂阴煞阵,否则整个小区的住户早就死光了。

    王梓轩一边画阵,另一只手掐指飞快推算,一旁的何孝哲暗自惊奇,他这看热闹的外行都看出不凡。

    王梓轩推算小区全局,发现远处头起笔架山,落脉伏而行,过旺角,油麻地,到尖东,而这座小区正好落与笔架山终止处,形成水木行龙格局。

    美格!买房就要选这种地方,妥妥升值。

    富康花园小区不仅大格局没问题,小到门开何方,楼建几层,都没有犯冲煞忌讳,上来时王梓轩特意看过,电梯门都与中间两家住户门45°角的旺财位,小区动工之前一定找知名风水大师看过。

    “轩仔,发现问题了。”何孝哲见王梓轩停下,迫不及待问道。

    王梓轩右手一指,“在那里,在小区外,东南方的那棵老榕树。”

    “榕树有问题?”何孝哲与许晋芳对视一眼。

    一棵树而已,能有什么问题?

    王梓轩沉声道:

    “榕树不容人,聚魂鬼杀人;鬼节不去榕树下,烧纸不在榕树前。”

    “在所有树木当中,榕树是最聚阴气一种,那棵老榕树和中营节恰巧形成一个契机,才得以令那人在附近布下噬魂阴煞阵,他目的只有一个,通过那棵老榕树来聚集阴气,达到采阴补阳的修炼目的。”

    “以此推算,对方是老迈男杏,并且是纯阳体,单单依靠修炼积累,在术法上极难再有攀升,所以才想出这种旁门左道的害人邪术。”

    “轩仔,你破完阵了?”何孝哲见王梓轩讲的头头是道,欣喜的道。

    在普通风水师眼中阴煞阵很难,但王梓轩眼里破阴煞阵的办法也简单,以阳克阴或以阴制阴,取纯阳或纯阴之人鲜血,注入阵心,阴煞阵自然会破解。

    与那位降头师已经结怨,甚至不死不休,就凭此王梓轩也要出手破阵,但他又不是圣母玛利亚,顺势向许氏捞取一些好处才是。

    所以王梓轩在确定阴煞阵心,在露台画了阵法之后,就收了工。

    路易斯难以置信,愈发觉得王梓轩乱来,“这就行了?法坛,法器还有符咒呢?”

    许晋芳心中虽然也疑惑,但没有当面质疑,间接纵容属下对王梓轩无礼的发难。

    王梓轩不以为意,“破阵?干我何事。”

    路易斯瞪眼,“那你上来做什么?耍人玩?”

    王梓轩嗤笑一声,“我不上来,如何观全局,怎么找阵心告诉你们这些已经是看在二哥的面子上,我是何氏风水顾问,有义务为你许氏破阵?”

    许晋芳这才讲话,“不知者不罪,是我们冒犯了。”

    话虽这么讲,许晋芳却没一点道歉的样子。

    “轩仔说的没错,告诉你们这些已经很给面子,阿芳,别说我们不给面子,看在何家与许家多年私交的份上,我们已经做得足够。”何孝哲也被许晋芳的冷脸激的火起。

    “许小姐,嘱你一句,这噬魂阴煞阵,请人破阵要尽快,你们只有七天时间,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危言耸听!”路易斯不以为然。

    “顶着那么大的太阳,你感觉冷么?因为你正被阵中阴煞入体,七天一过,神仙难解,你跑去天涯海角也无用,拜拜!”王梓轩头也不回的挥手。

    “请留步!”许晋芳暗叫鱼糕,瞪了路易斯一眼,后者牙齿打颤,也感觉自己失态,心中疑惑自己今天是怎么了,一改往日沉稳。

    “还有何事?”

    王梓轩并未真走,他不是跟人置气的小孩子,破阵牵涉小区数千人命,并不是一件小事,而且他也不能任由黑衣降头师布阵成功,否则对方修为大进他也危险。

    他只是给许家人一点颜色看看,而且讨要些好处,最好送套房产,省着再花钱来买。

    “请你告诉我,没有破阵的后果。”许晋芳问道。

    “方圆十里,寸草不生!”王梓轩凝重的道。

    噬魂阴煞阵真有如此威力,不信邪的去昆仑山死亡谷去看看,但这里的其实不过是阴煞阵,如若噬魂阴煞阵,不知破解之法,多少风水大师过来都是交饭票。

    王梓轩可不管那套,他上来劲,师傅都敢唬。

    “什么,这简直荒谬!”许晋芳难以置信。

    何孝哲闻听脸色发白,后果这么严重?他有些后悔趟这浑水了。

    “呢,看看那位先生。”王梓轩耸耸下巴。

    “路易斯,你怎么了?”许晋芳扭头发现助手跪倒地上,在抱着胳膊在瑟瑟发抖,赶忙过去扶他。

    “许董……我好冷……”路易斯牙齿打颤的道。

    “他是太多阴煞气浸体,将这个放在他兜里,一万块!”王梓轩走回去,将叠成三角状的驱煞符递给许晋芳。

    何孝哲顿时想起王梓轩给他的驱煞符,这才醒悟,暗道王梓轩果然如妹妹阿欣所说,本事异常了得。

    “谢谢。”虽然不知有无效果,但许晋芳对王梓轩还是表示了感谢,将三角符纸塞入路易斯的兜里。

    “呼,刚才好冷。”路易斯呼出一口闷气。

    “路易斯,你没事了?”许晋芳惊愕道。

    “许董,楼上风大,刚才我可能是受了些风寒,别信那神棍危言耸听。”路易斯翻脸不认人,根本不相信是驱煞符的作用。

    王梓轩与许晋芳对视一眼,撇了撇嘴,提醒,“一万块。”

    “嗯。”许晋芳点头,伸手将路易斯衣兜中的驱煞符拿出。

    “嘶!……风怎么又大了?”

    许晋芳捏着手里的驱煞符,仔细观瞧,一脸难以置信的看向王梓轩,这简直颠覆了她的人生观,这也太不科学了。

    而王梓轩心中却是诧异的打量许晋芳,这个冷冰冰的靓女怎么可以无视阴煞,他八字纯阳,又有道术护体,她凭的什么?

    “这世上很多事情用科学难以解释,因为如今的科学还不够发达,给不出合理解释,18世纪莱氏从传教士鲍威特寄给他的拉丁文译本《易经》中,惊奇地发现了隐含在《易经》内,世界上数学进制中最先进的二进制原理。”

    “莱氏做到了,他发明了世上第一台计算机,百年的时光过去,电脑遵循的“道”却没有变,在她眼里只不过是一阴(0)一阳(1)的配合而已……”

    “这些我都知道,你究竟想要说什么?”许晋芳无奈道。

    “不要盲听盲信,做舍本逐末之人,当年华夏从我道门得到火药,不当回事,结果被西方人学去发扬光大,洋枪利炮打来,华夏人直到快做亡国奴才知耻后勇,奋起直追,反过来却矫枉过正,拾人牙慧。”

    “如今风水术也是如此,在你们认为它们是封建迷信的时候,西方国家却在偷偷拼命的在研究学习,都已经发明了计算机,就因为有你们这种不明所以,自以为是人在,以后火药的例子还会不断上演。”王梓轩摇头晃脑。

    许晋芳感觉好笑,“出气了?算是我的错,行不行?”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