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19章 甄母教女

    当然,如果想要图省事,可以花钱请律师代办,本人只需要去两次登记处,一个是递交拟结婚通知书,还有出席最后的宣誓即可,其他一切都会由律师操办,所以王梓轩之前才会力保刘大律师。

    王梓轩又通过何孝哲的家族关系,联系了养和医院,立刻为甄母办理转院手续。

    和甄慧敏一起扶着甄母上了摩根跑车,然后驱车从海底隧道过海,赶往港岛湾仔区的养和医院。

    甄母看到摩根跑车,更加确信王梓轩的身份,办事雷厉的作风也令甄家母女见识到了王梓轩的能力,并非一无是处的富家子。

    路上遇到一个算命摊子,王梓轩又在路边停车。

    “阿姨,我和阿敏登记,我们算个良辰吉日?”

    甄母苦口婆心的劝道,“阿轩,千万不要信那些江湖骗子,算命瞎糊弄,小时候算我富贵命住大屋,我等了五十年也没等到,苦头却吃了不少,年轻人要脚踏实地啊。”

    “阿姨说的对!脚踏实地。”王梓轩笑着点头。

    他心里苦笑,找到根了,难怪甄慧敏对风水先生那么反感,被言传身教十多年,潜移默化的被洗脑了。

    虽然过半本埠人笃信风水,但还是有人不信,而且大多数人心里都看不起风水师,更有人因为担忧五弊三缺,决计不肯将女儿嫁给风水师。

    甄母吃尽苦头,本身对任何接近的男人都充满提防和戒心,如果知道他是风水师,甚至会以为他对她女儿居心叵测,肯定不会同意这桩婚事。

    住进养和医院的高级私家房,沿路看来,甄母和甄慧敏都心中惊叹,不愧是高档私家医院,有食堂、咖啡廊、健身房、甚至有一间小教堂,配套设施十分完善。

    当然费用也高,高级私家房一天就要一张大金牛,比公立医院高了近十倍,普通病房中的病人都非富即贵。

    而可以直接住进配备护理的高级私家房,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这不止证明王梓轩有钱,还间接证明他有过人的权势和人脉。

    甄母对王梓轩愈加满意。

    住进高级私家房没多久,刘大律师就到了,王梓轩为甄家母女做了介绍。

    刘大律师意外王梓轩会这么早就决定结婚,女方家境微寒,还并不靓丽。

    想必人家有什么算计。刘大律师心里同情的看了甄家母女一眼,人家私事,跟他无关。

    刘大律师将王梓轩拉到旁边,交头接耳,“轩仔,马上到中营节,想再跟你讨张平安符给强仔带,我怕他再招来不干净东西。”

    王梓轩微微一笑,从善如流,“刘叔,客气了,明日我给刘师奶送去三张平安符。”

    “多谢!”刘大律师笑着点头。

    上次泰国降头师的事刘大律师仍然心有余悸,虽然借此识得同事心地险恶,只是不保还有其他竞争对手暗害,身边有王梓轩这样的朋友,以后也会安心不少。

    见香江知名的大律师与王梓轩都熟识,热情中还带着几分讨好的意思,甄家母女虽然有些惊诧,但更感安心,可见王梓轩的身份地位也是可以。

    请王梓轩和甄家母女在委托协议上签字,刘大律师临别送上红包礼金,还送出两张电影票,请王梓轩与甄慧敏去看电影。

    王梓轩示意甄慧敏收下红包,自己去送刘大律师。

    在路上,王梓轩不禁又想起那名泰国降头师,对方躲进一栋唐楼的地下室中不着面,之前他布下的天罗地网阵已被破除的干净,显然对方还会阵法,而且似乎正在布什么煞阵,王梓轩也不敢再贸然靠近。

    待两人出门,甄慧敏好奇打开红包,发现竟然有十张大金牛。

    请刘大律师帮忙,对方反倒给一万块礼金,这令甄家母女惊诧莫名。

    甄母提醒道,“阿敏,既然你要嫁他,以后脾气要改改,阿轩这样的男人不好遇,遇到了就要牢牢拴住,外面女人浪得很,别让她人钻了空子。”

    甄母了解女儿脾气,记得阿敏小时候,有次她去玩,竟然因为没做完功课很生气,她的自制能力很强,主意很正,不想做的事很难影响到她。

    “我晓得。”甄慧敏虚心受教,她现在心里也没有底,迫切想从妈妈这里学经验。

    见女儿听劝,甄母心中宽慰,继续认真的道,

    “阿敏,就要嫁人,有些事情需要自己面对,妈妈帮不了你太多,但有些话必须记住。”

    “要学会忍,善于隐忍和低头示弱的女人更有力量。”

    “不要逞强,如果一味倔强,早晚会令他对你厌烦,男人喜欢小事上有个杏,大事上顺从他的女人。”

    “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要不断提升自己,改变自己,至少达到可以跟他可以交流,否则他就会出去和别人交流。”

    “还有,听阿轩说他有个妹妹,一定要和她打好关系,获得她的认同和支持,否则你们之间准会出现问题。”

    “你的牙齿抓紧去看,也要矫正一下,以前不舍花钱,现在不差,就抓紧看,阿轩不说,但你不能不做。还有他身边的人在看你,男人还是喜欢靓丽一些的女人的,他们都看重自己颜面。”

    “阿轩父母早逝,这样的男人从小缺亲情,看中一个人起初也会赤诚用心,但心冷也更难挽回,要多给他关心,才能把住他的心……”

    六十多岁的甄母阅历丰富,以她的经验对女儿循循教导。

    “妈妈,我知道。”甄慧敏不迭点头。

    童年的清寒和艰辛,决定了早熟的甄慧敏不可能是养尊处优的花瓶,只能选择坚强。

    手术之前还要进行一系列的检查和专家会诊,研究出最佳的手术方案,再邀请名医主刀,需要等待一段时间,虽然繁琐,但令人更感安心,甄家母女并无异议,让王梓轩来做主安排。

    没有了后顾之忧,王梓轩与甄慧敏辞别甄母,后者有护理师看护,有事会及时通知他们。

    摩根跑车上,两人沉寂不说话,都各自在想着心事,原本要去海洋公园看海豚,但天色已晚,正巧刘大律师的两张电影票,他们决定改去皇后电影院看电影。

    王梓轩的左手握着甄慧敏的柔荑,嘴角微扬。

    附近的酒店他都订好了,电影之后烛光晚餐,然后嘿嘿嘿,生米做成熟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