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17章 找你算账

    “你找我什么事?!”

    扭身将花束和本夹放到后面,甄慧敏气呼呼的道。

    她偷眼打量跑车当中的华丽装饰,不敢随意用手碰触,她看得出这跑车价值不菲。

    “我叫王梓轩,我来,是找你算账!”王梓轩左手娴熟挂挡,摩根跑车再次提速。

    “找我算账?”甄慧敏疑惑道。

    王梓轩扭头看了甄慧敏一眼,并未解释。

    “你刚才为什么要那样粗暴?”屁股还火辣疼痛的甄慧敏忿忿不平。

    “本王为你挑选的英伦玫瑰,你竟敢不要,好好讲话也不听,还怪我打你!”王梓轩理直气壮。

    竟然这么有心,甄慧敏嘟嘴打量王梓轩的英俊侧脸,心里反而对眼前这个霸道男生没有那么气了。

    “你这是要去哪?”甄慧敏打量周围问道。

    王梓轩嘴角微扬,“黄竹坑,海洋公园,我们去看海豚。”

    拍拖吗?甄慧敏眼睛一亮,却迅速暗淡下去,“你自己去吧,劳烦前面巴士站停车,我妈妈在九龙住院,我要回家做饭给她送餐,晚上还要去教琴。”

    “那我同你一起去。”

    “不要!”甄慧敏赶忙拒绝,偷偷看了他一眼。

    这些天,甄慧敏脑中不时浮现与王梓轩的意外接吻,还有她那“真命天子”的批命。

    但她有自知之明,王梓轩气质高贵,一身高档靓衫,还开着价值不菲的豪华跑车,她们简直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灰姑娘从来都是童话故事。

    王梓轩将车停到路边一棵树荫下,“女人,搞清楚状况,我还没找你算账!”王梓轩瞪眼,“我的初吻被你夺走了!”

    “上次……那个我不是有意……那个是我们女生吃亏吧?……我也是第一次啊。”

    甄慧敏被质问懵圈,红着脸为自己辩白,讲话磕磕巴巴。

    “是你张着大嘴扑上来的,很多人看到,废话少讲,做了,你就要负责。”

    “这个怎么负责啊?”什么叫张着大嘴扑上来?那么难听。

    “或者我娶你,或者你嫁我!自己选。”王梓轩一脸认真。

    “亲一下就要结婚?你有没搞错!?”甄慧敏难以置信,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难道,你很随便?”王梓轩瞪眼。

    甄慧敏一噎,“你父母会答应?”

    “我只有一个妹妹。”

    “……可是,我这,长的这么,家里也很穷的,你家中长辈也不会同意。”甄慧敏本能将王梓轩当成了父母去世,得到遗产的富家子。

    很小时候甄慧敏就感觉自己不漂亮,因为四环素牙,每一张照片她都是不笑的,头发剪得很短又很胖,幼儿园里跳舞,发统一的舞蹈服,全班只有她一个人穿不上,到了中学后也没有人追。

    “我的事情我做主,他们都要听我的!”

    “……我脑子有点乱,你让我想一下。”

    “边吃边想,特意莲记带给你。”

    王梓轩回身将打包的窝蛋牛肉饭、牛肉三文治、蛋挞和鸳鸯奶茶递给甄慧敏,天气热的关系,鸳鸯奶茶还是余温的。

    甄慧敏深深看了王梓轩一眼,“我不饿,可以带给我妈妈?她同意,我才答应。”

    没想真让那鱼铺的算命先生讲中,真遇到“真命天子”,但一切太匪夷所思,甄慧敏拿不定主意。结婚是大事,她还是想听听妈妈的看法。

    王梓轩不容置喙,“你吃,我们去莲记再点一份清淡菜粥。”

    他来之前已经做足了功课,知道甄慧敏已经一天滴水未进。

    胜者为王,无论情场、商场和战场,输了他是骗子,赢了他就是英雄。

    “如果……我说如果,结婚,你会对我好么?”甄慧敏喝着鸳鸯奶茶,低着头小声问道。

    王梓轩令她不知不觉放下戒心,连妈妈叮嘱她不要吃陌生人食物的告诫都忘掉。

    “如果你嫁给我,你就是我的女人,我不止会带你看尽世间繁华,还肯为你豁出命去!如果有人把你绑架,让我交出所有财产!我马上交,加上我王梓轩的命!我绝不犹豫!因为,我是你的男人!”

    王梓轩一番话说得霸气十足,甄慧敏怦然心动。

    “那你以后、会不会再打我?”

    “女人是用来疼的,你听话凭什么打你!”王梓轩瞪眼道。

    甄慧敏心里微甜,从小没有父亲,霸道的男生更令她有安全感,但她还是想试探王梓轩对她的心意,听同学讲,男人都是口是心非,花言巧语。

    她黯然的道,“我妈妈得了癌症,手术要花费三万块,我跟教琴的学生家长已经借了一万块。”

    王梓轩掏出支票簿,刷刷书写扯下一张递给甄慧敏,“还给人家,这是三万块,不够跟我讲,我的女人不花别人的钱。”

    “你不怕我还不起?”甄慧敏眼圈发红,妈妈的病真的有救了,她不用休学找工作了。

    “我是你男人,我的就是你的,但是你必须对我负责,马上跟我结婚!”王梓轩不容置疑,调转车头。

    “咦,那里有个算命摊子,我们去算一下姻缘?”王梓轩忽然停车,要确定一下甄慧敏对风水师的看法。

    “不要去!”甄慧敏开口阻拦。

    “怎么?”

    “我有个同学和男友好好的,就被个神棍害分手,还逼她交巨额看相费,我从来不信算命的……”

    王梓轩面无表情,果然与资料上显示的一样。

    ……

    香江九龙医院,位于九龙码头亚皆老街,是九龙区的首家公立医院。

    病房里,身穿病号服的甄母,正靠在床头忧心忡忡。

    女儿阿敏忽然拿回一万块,说是暑期担任钢琴家教时,跟学生家长借的。

    谁会这么好心,世上哪有那么多好人?

    甄母44岁怀上甄慧敏,如今已经61岁高龄,受尽苦楚,早已活够,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女儿阿敏。

    她是过来人,她觉察女儿买金鱼那天走路异常,猜测到可能发生的可怕事情。

    竟然还骗她讲巴士站不小心摔跤。

    甄母坐立难安,但她了解女儿的倔强杏子,又怕哪句话说错,伤了女儿自尊心,再令她想窄了寻短见。

    “妈妈,今天好些了没有?”甄慧敏抱着大束玫瑰花,一脸兴奋的推门进入病房,走路却微微有些不自然。

    哪里来的花?走路又这副样子?

    待看到后面双手拎了餐盒与果篮的王梓轩,甄母心里一咯噔,“阿敏,这是谁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