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14章 职场风水

    出来君悦饭店,王梓轩直接招手出租车,带着刘大律师去了码头,砸钱插队直接上了一条快船。不用王梓轩说,刘大律师都是主动掏钱。

    刘大律师好奇,“轩仔,过海何必坐船。”

    王梓轩负手站在船头,一副大师气度,微笑解释,“我与那泰国降头师正在斗法,饭店里小胜一筹,伤了他的缠人小鬼,并将他击退,只是你看不到。”

    “所谓界水则止,水止衰气,我们乘船过海,降头术不能渡海便会失效败退,只待他跟过来,力竭露出破绽,便是我雷霆出手之时!”

    王梓轩将自己的落荒而逃粉饰的无比华丽。

    泰国降头师一副鬼样子,想要到处走,就只能施展灵降术迷惑身边市民,待对方被耗到灵力枯竭,王梓轩真敢抄板砖冲上去。

    “原来如此。”刘大律师恍然,对王梓轩更是信心大增。

    黑衣降头师赶到码头,船已开远,眼中凶厉一闪而过。

    真让王梓轩算中了,普通出租车哪里敢拉他,还需要施展灵降术迷惑司机,耽误了片刻竟然被对方给乘船跑了。

    黑衣降头师手抚着婴儿头骨,眼下正有大事要办,待他修为大进,再弄死对方不迟。

    “轩仔,我们来产院做什么?”刘大律师疑惑不解。

    王梓轩竟然带他七拐八拐,来到一家妇产医院。

    王梓轩微微一笑,“中了降头术,迅速进入产院,邪受污秽血气所冲,降头术可解。”

    “还有这样的说法,轩仔,你直接帮我解了降头术不是更快?”

    王梓轩笑道,“确实可以,但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刘叔经历这次也会了诸多应对之法,日后出外行走降头师也再难对你下手。”

    “轩仔厉害。”刘大律师恍然笑道。

    王梓轩嘴角微扬,“将这张平安符戴好,有事及时联系我。”

    实话王梓轩并未讲,怕吓坏刘大律师,这些方法也只能令降术暂时退去,平安符也只能护他一时。

    对方有刘大律师的生辰八字,还有他的毛发,要想躲开只有搬家,远离降头的施术范围,想要完全破解降头术只能杀死这名泰国降头师!

    王梓轩雇佣一名地头蛇盯着黑衣降头师,对方在尖东富康花园附近的唐楼租了一间地下室住下。

    随后王梓轩带着全套家伙赶到,在降头师所在唐楼外面布下天罗地网阵,等待黑衣降头师出门。

    打闷棍的招数他前世用惯,他要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等了两天,却相安无事,泰国降头师竟然始终没出过门,每天足不出户,只是叫人买了49只公鸡进去。

    转天天将亮,就被蛮婆周小寒扯耳朵喊醒。

    今天约好,王梓轩要去何家表行。

    弥顿道邻近购物点,由1904年上任的港督弥敦下令兴建,由尖沙咀海旁伸展至九龙半岛以北的界限街,两旁商业和住宅大厦林立。

    何家的东方表行就在弥敦道上。

    王梓轩迈步从何家的平治房车下来,抬头看了一眼东方表行,何孝哲已经带着几名经理亲自从表行迎了出来。

    “轩仔,可算把你盼来,快,里面请。”

    不知根底的人哪敢轻易信任,何孝哲请人调查王梓轩,结果收到消息异常唬人。

    王梓轩前日与泰国黑衣阿赞(黑巫师)斗法,君悦饭店很多餐客听到鬼哭,显然是王梓轩道高一丈,对方不敌败走。

    敢跨界横行的降头师都实力强横,王梓轩可以将对方击退,可见当真本事了得。

    王梓轩微微一笑。“二少客气了。”

    “和阿欣一样叫我二哥,不然我翻脸。”何孝哲板着脸孔,详装生气。

    “二哥。”王梓轩苦笑,勉为其难道。

    “这才对。”何孝哲抬手相请。

    何孝哲亲自引路,表行里两列职员夹道躬身,给足王梓轩捧面。

    沿途打量,王梓轩暗暗点头,随何孝哲上二楼,去他的办公室。

    不得不说,表行一定请风水师看过,格局别致。

    一个好的风水格局可以令人心旷神怡,感觉到和谐舒适,东方表行就是如此,就是灯光亮度都有讲究。

    “早就盼你来,喝点什么。”

    “绿茶就好,二哥这间表行已经请人看过。”王梓轩笑着坐到沙发上,四下打量。

    何孝哲点头,“确实如此,不过是我父亲之前请的风水顾问,但我更信轩仔你,有什么建议?”

    “开门不见瓶!你这古董花瓶挪一挪,不宜在入户的正中央。”王梓轩接过递来的茶杯,指着办公室门口的落地花瓶说道。

    “怎讲?”何孝哲端着一杯咖啡坐到王梓轩旁边的沙发上,看向落地花瓶。

    王梓轩微微一笑,“会影响夫妻感情,比如婚姻中容易有第三者,比如未婚的男或女,感情迟迟没有着落。如果还是想摆放的话,将花瓶插上花会好一些,或者将花瓶摆在一旁。”

    “难怪我女朋友莫名其妙生我气,我一会就让人处理。”何孝哲想了想,恍然道。

    “还有,我建议你,老板台后面的墙壁挂上一副玉雕九鱼图,可以催旺你的财运。”

    “好的,我让人尽快去办。”

    “将沙发后面的挂钟,放到对面的墙壁。”

    “挂钟还会影响风水?”何孝哲诧异道,他还是头一回听说。

    “当然,挂钟摆放神兽位置为朱雀、青龙方位,而玄武、白虎位置不宜,会造成凶煞。”

    “沙发位置不适合摆放挂钟,因为这是人们常坐的地方。而且挂钟不宜朝着卧室门或者厕所门,一般要面向阳台或者餐厅等,比较宽敞的地方。”

    何孝哲心中佩服,心思百转,“轩仔真是博学,以前几位风水师来我这里都没说出这些问题,可见你本事,对了,新到了一批瑞士最新款式的浪琴表,挑几块算我见面礼。”

    “那怎么好意思。”

    “当我二哥,就跟我别见外,这是给你印好的名片夹,挑完表,我陪你去汇丰银行,将你的私人支票办了,然后你陪我去吃早茶,算谢我。”

    王梓轩随着何孝哲去看表,最终挑选了两块浪琴情侣表和两块浪琴女表。

    何孝哲打趣,“轩仔有三位红颜知己?大家都是杏情中人啊!”

    王梓轩心中丢他白眼,我很专一的好不好。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