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09章 卧室风水

    王梓轩适可而止,正色道,“我也问过契爷,他说不知道,很多秘密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当中,记得你的承诺,保密!”

    骗人首先要骗过自己,王梓轩差点自己都信了。

    “噢!”何琼欣顿时面色发苦。

    这样天大的八卦不能跟人讲,对她来说简直是天大的痛苦,她刚才就恨不得马上跑去扯着老豆告诉他这个天大秘密。

    “就当一个故事来听吧,闲话少讲,忙正事。”王梓轩微微一笑。

    “轩仔,你再看看,我总感觉哪里有问题,不止老豆住院,妈咪跟我也不时会头疼。”

    祖上是可以成就和珅那等人物的风水大师,可谓家学渊源,底蕴深厚,王梓轩在何琼欣心中地位急剧攀升。

    听她这么说,王梓轩道,“何小姐,方不方便,带我去你和你妈咪的房间看看?”

    何琼欣求之不得,带着王梓轩去三楼卧房。

    先来看何琼欣的卧房,王梓轩并未直接进去,站在门口凝神观望。

    毕竟是女子闺房,他一个大男人还是不要踏入的好,大家族规矩多,他可不想自找麻烦。

    房内粉色蕾丝为主色调,欧式架子床置于中央,床头靠墙,延伸窗台作沙发,衣柜的摆放位置都无问题。

    看到梳妆镜,王梓轩一皱眉。

    “梳妆镜挪一下,镜不对床!长时间对镜而眠,容易导致精神紧张和情绪不稳,影响睡眠质量,噩梦频发,镜面的冲煞也对你健康不利,将梳妆镜的朝向与床的坐向保持平行一致!”

    “好的,我让人改!”听王梓轩说的在理,何琼欣点头。

    再抬头看屋顶,王梓轩手指房梁处,“横梁压顶,影响运势和健康,此处房梁虽然未压床头,可却正压沙发,把沙发垫还有抱枕都拿开,露出窗台。另外床头柜勿放兰花。”

    “房间里摆放兰花不是好吗?”何琼欣疑惑道。

    王梓轩微微一笑,耐心解释,“兰花喜欢半阴的环境,所以放在通风良好,光照不到但是可见光良好的地方为宜,比如北面的阳台或者窗台之上。”

    “但记住,不能放在相对封闭的卧室,因为兰花的粉香气成分复杂,长时间吸入对健康有一定威胁。

    “另外,兰花放在入门附近可以旺财,有益宅主健康,因为它属于花草,具有生机,有利于气的流动,开门见绿非常吉利。”

    “还有这么多学问,你是大师!听你的。”何琼欣点头。

    “还有屋顶的吊灯,太过尖锐,直指大床,长久以往对身体不利,换成无棱角的圆形灯最好。”

    见王梓轩张口便说出诸多问题,何琼欣心里愈发信他,不敢懈怠,“一会便叫露西收拾。”

    何琼欣再领王梓轩去二姨太房间看。

    王梓轩站在门口四下打量,心中不禁诧异,若说何琼欣房间摆设还存在些问题,那二姨太房间真是找不出丁点问题。

    “何小姐,你妈咪这卧室,已经请风水大师看过。”王梓轩微微一笑。

    常人无论谁家里都不可能如此完美,显然卧室当中的摆设经过精心布局。

    “这都被你看穿,还是轩仔你靠谱,听妈咪说,老豆花五万块请知名风水大师帮看,做了很多改动。”

    “可我并未觉得有效果,妈咪还是总闹头痛,时常噩梦连连,老豆过来安歇,转天也还是会头疼。”

    “那你可小看了,这位不愧风水大师,五万块花的物超所值,布局合理,却有独到之处,何小姐,方不方便进去?”王梓轩知道豪门规矩多,先询问主人家。

    没有对比,就看不出高低。

    王梓轩之所以抬高对手,也是为了事成之后将自己衬托的更高深,否则,有钱人都是人精,哪会甘心买账。

    而且千万别贬低同行,人捧人高,人贬人低,否则损人不利己,得不偿失。

    “无事,你随意进去看。”

    王梓轩缓步走入,四处细看,蓦地一簇亮光从眼前晃过,王梓轩双眼微眯,终于被他发现端倪。

    寻着光直接走向窗台,王梓轩推开窗户往外看。

    意外的是,王梓轩看到了一株桃树,树梢上垂挂一面镜,正对二姨太的卧室。

    “那里有一面镜子?”何琼欣也发现了异样。

    “何小姐不止靓丽够醒目,还福至心灵,一眼就发现问题所在。”王梓轩适时恭维。

    “我老豆也这么讲,轩仔,你快讲,那镜子究竟有什么猫腻?”是人都爱听好话,何琼欣满脸欣喜的好奇追问。

    王梓轩微微一笑,“古语有悠:前不栽桑,后不栽柳,院中不栽刽子手,刽子手指的便是这桃树。所谓院里种桃,鬼哭狼嚎。”

    “桃木避邪,但并不是桃树避邪,这两者完全不同,很多人会混肴误会。”

    “一般庭院设计中是看不到桃树的,桃树禁忌栽到前院,如果种到前院,树根扎到屋里,人就有杏命之忧。”

    “若是想栽,也不是不可,桃树栽种到后院没大问题,何况你家祖上积德,何伯伯更是积善福德之人,这点邪气还是能镇得住的。”

    “但多了一面镜子么,那就不一样了。如果桃树旁再有一口水井,就会成为煞局!”王梓轩问道,他忽然想起师傅周康节曾说起过的,一个历史上极其隐秘的煞局。

    “煞局?”何琼欣惊呼出声。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