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05章 逆天改命

    回家后王梓轩跟周小寒说,“小寒,今天去药铺,刘师奶叫你明日再送九尾锦鲤去她家里。”

    周小寒奇道,“今天上午我才送锦鲤过去,怎么明天还让我送?”

    王梓轩微微摇头表示不知,“小寒,九尾锦鲤太沉,明天让钟姑帮忙看铺,我和你同去。”

    刘师奶家招惹了降头师,他必须保护妹妹小寒不受伤害。

    “好吧。”周小寒打眼见他手里的塑料凉鞋,“哪里来的?”

    王梓轩道,“钟姑送的。”

    “平白无故?”周小寒不信。

    “你哥这么帅,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王梓轩甩头摆了个造型。

    周小寒大大的白眼。

    不得不承认,王梓轩换个发式,确实比以前靓仔许多,不少过路女生都借口买鱼偷眼看他,钟姑见他都眉开眼笑,喜他嘴甜,免费赠他红豆钵仔糕,近日鱼铺生意也都好上不少。

    钟姑来有跑来找王梓轩过去帮忙,说是搬东西。

    周小寒正在为锦鲤加氧,一名身穿蓝裙校服,长发披肩,黑框眼镜的女学生走进鱼铺。

    她嘴甜招呼,待对方买了三尾鱼后要走,周小寒眼珠一转,“靓女,买鱼赠卦,你不算一下?”

    女生摇头,“江湖神棍,我才不信。”

    “乱讲,我家可是几百年老字号,不试试怎么知道?又不要你钱。”周小寒指着发黄的牌匾鼓动道。

    “神机妙算?”女学生也被唬的愣怔,犹豫了下,“你……算我妈妈,病情会不会好转。”

    女生名叫甄慧敏,在圣士提反堂中学读书,为了养家供她读书学琴,她妈妈打几份工累到昏迷,送到九龙医院,医生检查出乳癌,说手术费要三万块。

    甄慧敏已经暗下决定休学找工作,赚钱给妈妈看病,今天来买锦鲤是为了哄妈妈开心。

    “将你的姓名和生辰八字写上!”周小寒递过纸笔。

    女生写下后,周小寒让她稍等,飞快跑去找钟姑那里帮忙的王梓轩。

    王梓轩接过纸条一看,眉头顿时皱起,右手飞快掐算起来,

    “……本命属天河水,五行水旺,日主天干为土……戊生初冬,年支逢未,自坐寅杀,日元身弱,初运北方,壬子运,未土回克,或寅木通关……乙丑85年!”

    王梓轩目光烁烁。

    命好不如运好。

    常言道,时势造英雄,说的就是时运和运势,运如春夏秋冬,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而无论是谁,哪怕你一无是处,只要遇到带运给你的女人,你便会扶摇直上。

    这种女人的命格俗称“旺夫命”。

    “旺夫命”也分三六九等,但遇到了千万别放手!

    刘邦混了一辈子一无所有,但是他娶了吕雉,成就大汉王朝;

    刘秀一个放牛娃,但是她娶了一个阴丽华,成为东汉开国皇帝;

    朱元璋就是个要饭的,娶了个马皇后,建立大明王朝。

    这个甄慧敏是“旺夫命”中的“公主命”,若不早婚便是晚婚才能旺夫起运,否则只有声名远扬,延缓青春衰老的功效。

    如果王梓轩在乙丑(85年)之前娶到这个甄慧敏,便会逆天改命,摆脱八字纯阳桎梏,甚至无视三缺五弊!

    距离最近的乙丑年还有3个多月!

    王梓轩心思百转,郑重的道,“小寒,你回去对她讲,她的真命天子即将出现,人生也将从此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她的妈妈也会转危为安。”

    “阿哥,你有把握?”周小寒担忧道。

    “听哥的准没错!等她结婚会给一万块的大红包!”王梓轩认真的道。

    “真的啊!我马上去!”周小寒一脸兴奋的往回跑。

    甄慧敏出了鱼铺往通菜街外的巴士站走。

    果然是神棍骗子,明明问的是妈妈的病情,竟然说她会遇到真命天子。

    来到巴士站点,甄慧敏忽然脚下一绊,哎的一声扑在一名男子身上摔倒,好巧不巧,两人的嘴唇正好碰在一起。

    四目相对,彼此都瞪大了眼睛。

    甄慧敏还未来得及反应,对方却先声夺人,“你非礼我!”

    街上的上的行人循声都看了过来。

    “对、对不起!”甄慧敏惊慌失措,满脸通红的飞快跑上巴士。

    巴士开动,甄慧敏透过车窗观察对方,稀里糊涂的初吻就这么没了,甄慧敏满心懊恼。

    对方十七八的年纪,白色衬衫半卷着袖管,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少见的偏分短发,英俊的侧脸完美的无可挑剔。

    好靓仔!见对方也正看向她,甄慧敏慌忙红着脸低下头去。

    待巴士消失在街角,王梓轩摸着嘴唇微微一笑。

    爱情可遇不可求,但机会却可以创造!

    次日一早,王梓轩与周小寒拎着九尾锦鲤赶去刘师奶家。

    之前,王梓轩在中药铺看出刘师奶母子被下了降头,但他并不打算多管闲事。

    虽然师傅让他行善积德,但那也要量力而行,他过来只是为了保护妹妹不受伤害。

    但经过昨天的事情,王梓轩更加迫切赚钱,他必须在三个月里娶到甄慧敏,而且必须对方心甘情愿。

    否则错过这次,就要再等对方60年后的晚婚旺运!

    哪怕对上邪道降头师,王梓轩也在所不惜。

    神挡杀神!

    刘师奶的老公是一位英籍大律师,家住在亚皆街,单门独户的两层小楼。

    王梓轩摁了两声门铃响,刘师奶出来开门,无精打采的对兄妹两人笑,招呼他们进门。

    王梓轩看向刘师奶,见她仍然面色不佳,眉间灰暗。

    进门前,王梓轩用脚后跟磕了磕门槛,确定没有蛊术,蛊虫多喜干净,苗疆的金蚕蛊最令他忌惮,所以形成了习惯。

    室内的上下墙角也没有可疑画符,没有邪煞阵法。

    “小寒,你昨天送来的九尾锦鲤,来时活蹦乱跳,不过一天竟然全死光。”刘师奶惋惜道。

    担心她怪自己的锦鲤有问题,周小寒忙道,“刘师奶,我的鱼几天前才从码头取回,天天都杀菌供氧……”

    周小寒解释着与刘师奶上二楼,王梓轩故意放慢脚步,四下里仔细打量,刘师奶家前院不大,院落墙角摆放着几盆花,但是花朵凋零,叶片也发黄枯萎。

    在院中墙角拔了一根草,草根见灰,令他不禁皱眉,好重的煞气。

    王梓轩快步往楼上走,沿路查看,基本可以确定,煞气源头来自二楼的起居室内!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