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02章 初恋阿珍

    周小寒一瞪眼,“讲了多少遍不学老豆!算命的会五弊三缺,你想短命啊?”

    王梓轩点头敷衍,永远不要跟女人讲理,因为那是自讨苦吃。

    下午,周小寒执意要去旺角码头取货。王梓轩劝说无效,只好陪同。

    “方向错啦!”坐在三轮上,周小寒忽然察觉路线不对。

    “我们走西面,从通菜街绕过去,听哥的准没错,哥趋吉避凶的本事一流!”王梓轩蹬着三轮道。

    绕道要多走半小时,外头热的跟下火一样,周小寒呲着一双小虎牙瞪眼,“挑头,咬你哦!”

    王梓轩碎碎念,这丫头当真属小狗的,不识好人心,还咬人。

    他只好依着周小寒,将三轮车挑头。

    顺利到达了旺角码头,一路竟然平安无事。

    王梓轩从渔民手上接过装着的金鱼透明塑料袋,周小寒一脸肉疼的递出钞票,转过头还不忘踮着脚戳王梓轩额头,“学老豆那半吊子有什么用!”

    王梓轩哭笑不得,他这哥当的也太没地位了。

    日暮西垂,王梓轩蹬着三轮按原路回程,刚行至通菜街段,轰隆一声,冷不丁从街旁的唐楼跃下一个青年男人,正踩中三轮,差一点将三轮车踩翻。

    怀抱塑料袋的周小寒哎哟一声摔到地上。

    王梓轩赶忙跳下三轮,扶起周小寒,再看整条通菜街,混乱不堪,摊档货品洒一地,凶煞的汉子捉对厮杀,阵阵尖叫。

    竟然遇到烂仔抢地盘。

    王梓轩赶忙扶着周小寒,七拐八拐往桃花吉位走。

    桃花位大致分为五类:大门桃花位、生肖桃花位、房屋桃花位、命卦桃花位、流年桃花位。

    街上立刻出现了离奇的一幕,哪里有女人王梓轩拉着周小寒就往哪里去,向对方微微一笑转身又走,险之又险的一次次避过厮杀,距离自家鱼铺越来越近。

    趋吉避凶的逃命本领,王梓轩向来学得最用心,桃花位利姻缘,但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隐藏属杏,那就是逃命,相传明朝一名采花贼桑冲,利用风水桃花位研究出这种逃命秘术,王梓轩前世就靠它趋吉避凶,逃过不少杀劫。

    忽见两面人马冲过来,王梓轩脸色大变,将周小寒拦腰抱起,飞快跑进自家鱼铺,关上店门木板。

    王梓轩坐靠门板上呼哧带喘,见周小寒脸色苍白,又抱她轻声安抚。

    心里却在翻白眼,不听本王言,吃亏在眼前,回来这还不算什么,不是去的时候他故意放慢速度,今天两人的小命都危险!

    ……

    凌晨三点半,天蒙蒙亮。

    王梓轩轻轻推开房门,捻手捻脚的来到周小寒床前。

    床上的周小寒正在熟睡,发出微弱的鼾声。

    王梓轩轻轻拉开床头柜抽屉,里面的青蟹、红杉鱼散乱放着,甚至还有两张千元面值的大金牛。

    王梓轩眼睛一亮。

    他现在迫切收集消息,打算买报买周刊杂志,而且还要投稿寄剧本,寻找师傅下落,顺带理个发,但这些都需要钱,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先借点用,大不了日后十倍奉还。

    王梓轩抓起一张千元面值的大金牛,愕然发现,床上的周小寒正在看他!

    我勒个去!人吓人,吓死人。

    王梓轩慌忙将钞票丢进抽屉,换了一张百元面值的红杉鱼,再看,周小寒竟然呲牙瞪他!

    放下红杉鱼,王梓轩捏起一张10元面值的青蟹,再回头,周小寒不知何时坐起,手里握把菜刀!!

    他火速丢下青蟹,推上抽屉,尬笑看向周小寒,却见她躺在床上发出微弱的鼾声。

    王梓轩哭笑不得,这是“见钱眼开”?

    刚走到门口,却听身后喊话,“闲着没事干,把鱼铺打扫干净,去前街药铺抓甘草杏仁!”

    王梓轩无奈转身,却愕然发现,床角放着一张百元的红杉鱼。

    几块钱的甘草杏仁可用不了这么多。

    他记忆里,周小寒省吃俭用,为了积攒学费,钵仔糕都不舍得买,却让他这哥哥养成了喜欢吃红豆钵仔糕的习惯。

    王梓轩深深看了眼床上熟睡模样的小丫头,不禁心中一暖。

    金鱼街上的店铺十家有九家卖金鱼,竞争力很大。

    本埠人喜欢喝凉茶,为了多赚钱,周小寒每日早起煮杏仁茶,在铺外摆瓦缸兼卖凉茶,每天多少都会赚一些。

    王梓轩不紧不慢的往药铺走,好奇的打量四周,虽然他融合了记忆,但80年代的香江还是令他感觉有些新奇。

    经过通菜街,昨日的混乱场景已不见,街口停着殡仪馆和警署的车,两位差人正在向市民了解情况。

    不想被差人盘查,王梓轩往热闹的女人街走去。

    女人街是登打士街到亚皆老街一段通菜街的俗称,是旺角知名的一个观光购物地点及夜市,由于街道摊档所售卖的物品,多以女杏服装和女杏用品为主,所以得名女人街。

    路过报摊挡买了近期的报纸和周刊杂志,王梓轩边看着报纸边拐进一家SH男女发屋。

    他从衣兜取出一张纸,让理发师傅照上面画着的发型剪。

    鬓角齐齐的西瓜头太难看,虽然满大街的男人都是这种时下流行的李晓龙发式,但王梓轩不感冒,他更喜欢以前自己清爽帅气更男人的偏分短发。

    如今女人街上发屋林立,追求新潮的年轻人很多,店里的理发师傅已经习惯“这里留一撮头发,那里少一块头发”的各种古怪发型。

    理完头发,理发师在他背后竖起一面镜子,让他对镜观瞧,王梓轩满意,递给理发师傅一张红杉鱼等他找零。

    “阿轩!”

    听到有人唤他,王梓轩循声看过去,只见一名清秀靓丽的短发女生走到他面前。

    “阿珍。”王梓轩上下打量对方。

    秀丽女生正是王梓轩前身的心上人,李俪珍。

    额角有佑毛,眉心过阔,鼻浮无力,眼圆水汪,唇厚纵纹。

    此种面相的女人读书无心机,学习易心散,个杏较开放,物欲皆强,易惹桃花,意志力弱。易堕情网,却又易见异思迁,难享夫福。

    “傻愣干嘛,不认识啦,哎,你有没有两百块,我买靓裙差钱。”李俪珍仰着脖子,轻蔑一眼道。

    眼前的王梓轩是她众多追求者之一,向来任她予取予求,前后给她的钱足有数千块,如果不是当他凯子,她看都不会看一眼。

    “阿珍,在干什么?”一名男生看到王梓轩,在摊位前催促。

    “好啦,就来!快点,我男友在催我!”李俪珍不耐烦的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