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百零二章 惊险时刻

    当有那光芒亮起来的第一瞬间,神行隐藏在一身黑袍中的二公子,包括他身旁那个微微垂首的黑衣人,都在第一时间察觉。

    可察觉到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

    “该死的。”黑衣男子豁然抬起头来,双目阴狠的看着二公子说道。

    很显然他误会了,他误以为在行动的前几天,是二公子招来了这些人,其目的就是为了将他们给一网打尽。

    “蠢货。”二公子看着周边一道道火光亮起,每一道火光后都是一个家族的卫士,就知道事情已然败露,也没时间与对方解释什么,只是简单的骂了两个字。

    不过显然那人不是真的蠢,刚才只是太急,所以才有了这样的话语,很快也明白过来,为今之计,上天入地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黑衣男子瞬间一把抓住二公子的手腕,整个身形一动,往上一个腾飞,就已经跳到了房顶上。

    刹那间,也不知从哪个角落也同时飞一个又一个的人,出手想要拦截,抬手往上招呼,招招还都是致命的杀招,各个那武功也是极高。

    原本二公子自负自己四重楼的武学境界,即使是深陷家族的包围圈中,那要想跑也是不难的。

    所以被擒住手腕的那一刻他就想挣脱,以为平顶王的下属是想要挟持他为人质。

    可当看到眼下这些冲上来的人时,他傻眼了,其中他们哪一个都有不逊色于他的武功。

    若不是他被那黑衣男牢牢的护在身后,不出十个回合他就是插翅难飞。

    再反观黑衣男子的实力,面对这么多人的包围,出手毫不迟疑和手软,但凡是攻击完全都能接下,反攻的同时还能护住他的安危,实在是让二公子大吃一惊。

    认识这男人也有不短的时间了,他知道对方是平顶王的下属,是得力干将,可也没想到对方的实力竟然达到了这个程度。

    就对方现在所表现出来的实力看,完全不亚于自己那个打小就争强好胜的妹妹。

    双掌一合,接着以排山倒海之气势,猛力朝自己身下挥去,那狂暴的气劲直接掀起一阵浪潮。

    于轰然一声巨响中,只见众人脚下所站立的房屋倒塌下去,关键那澎湃的气浪喷涌时,直接将众人给掀的向后倒飞。

    破碎的门板烂木头,在空中四散炸裂,落地掀起的烟尘在夜色下显得越发朦胧。

    “快,别让他们跑了!”不远处的院落下方,响起了一个男子的喊声。

    所有人闻声就冲了上去,也顾不得稳住身形或者伤势,直接跳进了风暴中央。

    只可惜还是晚了,等到尘烟散尽,外圈拿着火把的人都走上前来,只看见中央站着他们的人手,各个嘴角带着血迹,哪儿还有那两人的身影。

    中间那位手持火把的中年男子,正是夏家家主,也就是刚才逃走的夏倚章的父亲,此时正一脸严肃的站着,双眉紧紧的皱在一起。

    自己二儿子做的那些烂事,他早就有所察觉了。

    如果手底下与自己这般亲近的人,他都发现不了对方做了什么的话,那他这个家主也不用当了。

    那他也不是当年那个起于微末,靠着手腕与计谋走到家主位置的夏明光了。

    只不过是一直都没有找到切实的证据罢了,另外也是为了慢慢的收紧这个圈,其目的就是为了将二公子及其党羽给一网打尽。

    等到最近几天,谋划的也差不多了,但他身为一个父亲,心里还是有些不忍。

    所以他给过了老二机会,就是先前的谈话,只要对方如实交代了,就还可以从轻处理。

    只可惜对方依旧是心存侥幸,不愿意说出实情,而为了不暴露,他这个首先是夏家家主,其次才是一个父亲的夏明光,迅速将话题扯到了生意上。

    继而成功的把夏家这位自诩聪明的二公子给骗过,后者更是主动露出了破绽,才有了今天晚上的突发行动。

    其实不止是他这个父亲发现了端倪,那位一直掌管着家族部分军事兵力的大公子也早就发现了。

    而且并没有一个人藏在心里,大概是旁敲侧击,委婉的给夏明光提过,后者当然听得出来自己大儿子的弦外之音。

    可他并不想看到兄弟自相残杀的画面,所有装着听不懂的样子,也没有与其互通有无。

    “家族,既然是二公子发生了如此事情,也一直以来都是你亲自督查,所以还是您拿个主意吧。”

    站在夏明光身边的一个老者,就连胡子都花白了,双目间堆起了一圈圈的周围,拱手抱拳对着夏明光说道。

    而这位老者,在夏家算是较有地位的一位族老,也一直正是他在背后给予了夏家二公子最大的支持。

    不过他起初也没有二公子身上有什么问题,就算是前段时间,当家主给他说起这个问题时,他还有些不高兴。

    心里暗自琢磨着家主是要开始为他大儿子当接班人,扫清绊脚石了吗。

    不过当事实摆在眼前的时候,就也由不得他不相信了,一时间仿佛苍老了几岁似的,倒也不是说他是老眼昏花。

    大抵是灯下黑的道理,而且二公子也实在是善于伪装的一个人。

    平日里装作吊儿郎当只对钱感兴趣的模样,就连最亲近的人都会被他欺骗,尤其讨好这位族老,宝贝古玩什么的没少孝敬。

    如今对方事情败露,族老也是害怕自己会受到牵连,此时那自然是义正言辞,否则事后清洗起来,他连献殷勤的机会都没了。

    “恩,定会妥善安排,不会因为对方是我儿子,就至家族的利益于不顾。”

    说完,夏明光淡淡的看了身边族老一眼,只此一眼,看的族老心头一突,赶紧转移视线看向了别处。

    跟在家主夏明光身边的不止他一位族老,其余那些人此刻都皱着眉头没有言语。

    比起二公子背后的靠山那位族老来说,他们则是更加忧心家族的情况,不知道平顶王对夏家的渗透,已经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既是两军交战,那自然是阳谋阴谋都连着使了个遍,基于这一点,众人就是咒骂责怪也无用。

    就是他们,也没少在平顶王的势力范围内使上那么一点阴招,例如镖局那几批运往西北大山附近的货物。

    现在是一个在明,一个在暗处,那事情就有些不好处理,唯一好的消息是,至少在事情发生,彻底走向一个极端之前,将其给遏制住了。

    现在二公子的事情也已经败露,虽然人是跑了,但就在宏光城内?,还能逃出夏家的手心不成?抓住其人,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到时候,一切自然也就水落石出了。

    几个人话语说完,那些家族培养的势力也已经跟踪了出去,除此之外夏明光还有着别的安排。

    等这里的人都散去之后,整个院子里就只剩下他们几人,面对着前方已经毁在尘埃里的建筑,都是一脸出神的表情。

    直到又有人开口说道:“这件事需要告诉大公子吗?”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即使不告诉,大公子自然也会知道,而且对方暂时掌管着宏光城的城卫队。

    所以这个告诉,还有别的一层含义。

    “说吧,由我亲自去说。”家主缓缓说完,与一众族老一起走出了门外。

    而就在不到半个时辰之前,老大的府邸中,他也正与夏玲玲两人商量出了一个结果,就打算这两天开始有个行动。

    这一次他不打算经过父亲了,他打算自己给家族一个交代,他有万全的把握。

    岂料就在他一切都想好了的时候,外面突然出现的动静打断了他的思绪。

    那种吵杂的吵闹声,以他与夏玲玲的修为,都能听的一清二楚,而且距离此地不远。

    屋外想起了脚步声,很快脚步声在屋门口停下,外有一人道:“大公子,有紧急消息。”

    “进来。”不用想,老大也知道一定是外面出了状况。

    等男子进屋看见夏玲玲的时候,明显出现了一瞬的愣神,不过立即就弯腰行礼说道:“见过小姐。”

    “说吧,小妹她不是外人。”老大挥挥手说道。

    闻言,这位管事没有丝毫迟疑,直接点头说道:“诶,二公子他出事了,在自己家中被老爷等人包围,后被平顶王的下属救走。”

    “什么!”老大出离的产生了大幅度的情绪波动,一拍桌子直接站起身来大声道。

    没有被老大的情绪所影响,管事的继续说道:“从现场传来的消息看,大概就是这么回事,不过详细的情况恐怕还要少爷您自己去了解。”

    这句话说完之后,老大迅速平息了下来,回到了椅子上坐好,只不过呼吸仍旧是有些粗重。

    从眼神中能够看出,老大没有那么快就恢复平静。

    “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是。”管事的没有多嘴一句,他知道这个时候多说什么都没用,只是安静的退了出去,并且将门给关上了。

    等到室内再次静下来后,老大缓缓垂下了头,双手交叉用两只大拇指夹住眉心,轻轻的揉捏着。

    他情绪如何能不激动,如果这件事是由他来完成,他在夏家的声望将再次拔高到一个新的层次,这是他谋划了很久的一个绝佳机会。

    亦可说是,长期以来的唯一机会,现在就一朝破灭,即使那个人是他的父亲,也无法接受。

    好一会儿之后,才抬起头来,看着夏玲玲说道:“真是没想到啊,咱们的父亲出手比我们要果决的多了。”

    “之前父亲就有向我提过这件事情,想不到今晚就出手了,看来是有了完全的把握。”老大嘴角带着一抹微笑说道。

    话是这样说,可最后谁不知道还是让老二跑掉了,头一回,夏玲玲突然觉得眼前的大哥多了几分虚伪。

    她在外多年,离开家中太久了,也不知道父亲与大哥之间到底有没有提过这一茬,但现在都不重要了。

    夏玲玲只是开口轻声问道:“那么现在呢,大哥你打算怎么办?”

    “睡觉。”老大耸了耸肩,直接说道。

    说睡觉还真的是睡觉,给自己妹妹安排了一间屋子之后,老大便直接在躺椅上睡了下去。

    有人说的着,有人就难以安眠了。

    当时屋顶上那危机的情况,以夏倚章的手段,完全插不上手,只会帮倒忙。

    不过几个转眼的功夫,场面就发生了翻天的变化,还没等老二看清楚,紧接着再一个起落,两人就消失不见。

    等老二夏倚章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人已经处在了一个略有些偏僻的胡同里。

    “醒过来,别迷糊了。”黑衣男子压低着嗓音,在老二的耳边说道。

    双手捏着老二的肩膀,看见对方眼神慢慢聚焦之后,才再次开口道:“现在不是你发愣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些人就会追上来,你对这地方熟悉,你赶紧带路。”

    “现在能不能活命,完全掌握在你的手里了。”现在不是吵闹的时候,也不是闹内讧,问夏公子那些人是如何知道的时候。

    纠结这些已经不是当下的第一要务了,先保住杏命才有资格谈别的。

    在平顶王手底下干了那么多年,又是委以重任被派到这儿来,他了解的很清楚,知道什么叫轻重缓急。

    几句话说完,老二彻底从迷茫中回过神来,此时此刻他也展现出了自己的魄力,与长期处理一些事情的能力。

    立即往前走了两步,在巷子口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后,朝身后一挥手道:“跟我来!”

    之前他一直把自己的大哥当成是假想敌,也因此他十分看重,已经认真了解了有关自己大哥的一切,无论是城防卫队还是别的什么。

    所以现在做起这些事来,他脑子一下就像是打通了一般,变得格外的灵光。

    所有的卫队巡逻走哪条路线,一瞬间都在他的脑海里清晰起来。

    一条条的线路在脑子里划过,又一个个的排除,突然老二睁开眼来,一个闪身上了屋顶,又落了下去。

    “我知道一个去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