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百章 谁算计谁

    “你所指的惊喜到底是什么?”面对的是自己妹妹,老大自然是有什么说什么。

    不用藏着捏着的,心里想到了这个疑问就问了出来。

    “现在嘛,我也不太敢确定,总之到时候哥哥你就知道了。”夏玲玲脸颊上带着酒后的红晕,笑看着哥哥说道。

    “行吧,打小你就是一个有注意的姑娘,既然如此大兄我也就不多问了,你自己心里清楚好。”

    老大说着拍了拍夏玲玲的肩膀,然后扭身打了一个响指,将柜台上正打着瞌睡的店小二一下就惊醒了。

    后者醒来还有些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大堂四周,满堂都是喝酒的人。

    一时间还有些懵,不知道是谁在叫他,直至老大又喊了一声之后,才反应过来。

    打了个哈欠迎了上去,开口就问道:“吃点喝点?”脸上也不见得有多少喜意或者说热情。

    毕竟就这么大点小酒馆,客人来来回回也就是那些人,日子能过得去,便也不在乎什么回头客了。

    显然老大也不会去和一个店小二过多的计较,沉吟一声就道:“这同样的酒给我也来一壶吧。”

    “好勒,烧刀子一壶。”小二喊了一声就去后台拿酒了。

    本来老大是想喝点十年杏花村的,想想这小酒馆估计也没有,干脆就整点和他妹一样的吧。

    “我记得大哥你很少喝酒啊。”

    等酒来了之后,夏玲玲有些诧异的看着老大说道。

    “少喝不是不喝,今儿不是你回来了,一起喝点,也不第一时间知会大哥一声,真叫大哥伤心啊。”老大摇头晃脑的说着,拿起酒壶便灌了一口下去。

    跟着直呼过瘾,他是一个极其自律的人,由于酒多容易误事,所以一般来说是不喝的。

    兄妹两你一言我一语的闲聊着,既然丢了大德郡的事情不用担心,便聊了一些家长里短,自然而然的就说起了他二哥夏倚章的事情。

    自从夏玲玲走了之后,家中其实没什么大的变化,有些人该如何就还是如何。

    不过也不知是不是酒喝得多了些,说着说着,老大就压低了声音,靠近了几分。

    道:“老二依旧是料理着家族生意,但就是前段时间,大概是一个月以前,我总感觉他有背着家族做一些鬼祟之事。”

    “估摸着是想以邪门手段,窃取家族利益,我迟早要给他揪出来,让他这个家族里蛀虫死无葬身之地。”

    说到后来,老大的情绪显得稍稍有些高亢了,但声音已经压的很低,至少他还知道隔墙有耳,有些话不能被外人知道。

    仍旧是十分清醒的夏玲玲,听到这个话之后神情立即变了。

    没有立即接上自己大哥的话茬,只是同样用打个响指的方式,叫来了店小二后说道:“结账,你算算两壶烧刀子多少钱。”

    “一钱银子。”小二想也不想的说道。

    从腰带里掏出一块碎银,丢在桌上后,夏玲玲拉起大哥的胳膊就往外走。

    此地已经不是说话的地方了,两人出了小酒馆后,走在空荡荡的大街上,有那凉风一吹,老大的酒还醒了不少。

    “去我府邸吧,咱们详聊。”老大辨别着前方的道路,开口如是说道。

    说完,两人走路的速度就快了几分,路上有遇到巡逻的卫队,倒是纷纷停下给两人打招呼。

    要说夏玲玲这么久没回来,他们可能还不认识,或者说本身对这个姑娘没什么印象。

    但要说到整个西岭夏家的大公子,那可是再熟悉不过了,对方可算是他们的顶头上级。

    就算是不能拉近关系,混个脸熟那也是好事啊,所以众人个顶个的机灵,背对着月光的方向,摆出了自认为最是和善的笑容。

    当然,如果换个词的话,落在夏玲玲眼里,那就是怎么看怎么谄媚。

    可惜,全都是媚眼抛给了瞎子,老大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甚至脚步都没有稍稍停留,便已经快步走了过去。

    快到府邸的时候,夏玲玲开口说道:“大哥,刚才那些人不太行啊,一脸的谄媚样子,别跟我说,这就是你这些日子里训练的效果。”

    “哦?是吗。那明天就整治整治。”大哥闻言不置可否的随口说道,两人走进府邸,大哥又跟着说道:“毕竟是些巡逻队罢了,不是归我直接管控,明天找城防司的官儿谈谈。”

    “行,你心里有数就行。”夏玲玲点头说道,自己大哥做事情他还是放心的,虽不能说是面面俱到,但大的方向上永远没错过。

    恩,记忆中没出过什么大的差错,当年夏玲玲还小的时候,依稀回忆起了一些曾经发生的事情。

    但现在大哥他居然盯上了那个一直做生意的二哥,也不知道是私心作祟,盯上了二哥,想要把他拉下马来,还是真的发现了什么。

    夏玲玲不敢保证,唯一的办法是更仔细的询问一番。

    身为夏家大公子的宅院,却显得有些格外低调了,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就连府邸里的下人都不太多。

    甚至于一些风景假山,都显得小巧而不奢华豪迈,更别说一些摆设廊柱等物件儿了。

    看看这些,再去看看她二哥的住处,当能发现简直是天壤之别,后者的屋子整个显示出一种奢靡之感。

    “这么久不见,大哥你这屋子里的东西都没变过呢。”夏玲玲在下方的椅子里落座之后,略带一些调侃的意味说道。

    “有什么好换的,能用就行。”大哥背对着夏玲玲简单说着,伸手却是在书架上翻找着什么。

    不过没有让夏玲玲等的太久,大概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见大哥已经转回身来,同时手里还抓了一叠纸张。

    “咯,看看吧,之前调查到的所有信息都收集在这儿了。”

    啪叽一声,大哥将手里的东西扔在了桌面上,夏玲玲上前坐到了大哥对面,挨个看了起来。

    最顶上是一封信,打开之后夏玲玲细细读下去,发现是他二哥与家族之人来往的信息。

    大概通读了一遍之后,发现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大罪过,真要说的话,也不过是一些行贿受贿的事情。

    至于贿赂的量,更是完全不算什么,要想靠这个把二哥扳倒是完全不够的。

    不过夏玲玲没有急,至少真的有东西被大哥找到,这就说明对方不是儿戏或者栽赃嫁祸。

    越是往后看,房间里越是沉默。

    悄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老大一句话没说,向后靠在了椅背上,手里捏着小巧的花纹瓷杯。

    眼神里流露出几分思索,没有打扰夏玲玲的意思,同时也完全不诧异,就这一点东西妹妹怎么看了这么久。

    又是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之后,夏玲玲轻呼一口气后,将手里的纸张搁在桌上。

    抬起头来,眼神郑重而又极其认真的把自己兄长看着,然后声音压得很低,说道:“大兄,你确定这些东西,你都有认真看过吗?”

    “当然,其中有的我甚至反复琢磨了好几遍。”老大点了点头道。

    “那么大兄你真的只看出了二哥他打算中饱私囊?”夏玲玲眼神闪烁,这些话真的说出口之后,心头却是一动。

    话音刚落,只见大哥整个人往前一靠,就连神色都变了,以同样的语调说道:“哦,不知妹妹还看出了什么?”

    久久,久久的夏玲玲没有说话,看着眼前这张大哥的面孔,他脑海里突然浮现了很多画面。

    喉头滚动了一下,夏玲玲缓缓说道:“不是中饱私囊,而是吃里扒外。”

    她没有想到,大哥竟然会用这样的方式,将她彻底绑在了自己的战船上,心里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或许,从喝酒的那一刻开始,不,亦或是对方在得知自己已经回来之后,就有了这个想法?

    罢了,现在纠结这些也毫无意义,只是有一点点的冷漠。

    “哦?还请妹妹详细说说。”大哥就像是什么也没发现一般,一点也没察觉到妹妹神情的异常,只是眼神微亮。

    这注定不是一个能够安眠的夜晚,无论是这间屋,还是隔了两条长街的夏家大院,亦或是正行走在黑暗中的二公子

    当然,除此之外,远在数百里开外的大山里,裴蛟也依旧没有安眠。

    毕竟身边躺了刘元这么一个不知状况的病人,对方的伤势虽然在逐渐好转,但依旧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哎!”裴蛟仰头往上,视线穿过层层叠叠的树叶,看着星空月亮,叹息里包含了许多的意味。

    伸出右手,轻轻的覆盖在刘元的额头上,体温总算正常了,心里这般想到,就在半个时辰以前,刘元的身体都还是烫的。

    烫的浑身都红了,现在体温恢复了正常,说明应该也快醒来了。

    但还是不敢保证,所以裴蛟又用自己的内息,仔细的检查了一番刘元的身体。

    可惜,还是得不到太多的信息,裴蛟皱眉收回手来,她完全弄不明白,刘元这古怪的身体。

    也不敢再过了,对方体内那复杂的情况,稍有差池,可能就会再次引来新一轮的‘爆炸’。

    一夜过半,就在裴蛟逼着双眼,仔细警惕着周围情况时,身边一点细微的动静,引起了她的注意。

    转过身去,裴蛟脸上现出惊喜的神色,他清晰的看到刘元已经醒来。

    正睁着一双大眼看着天空,伸手一把抓在刘元的胳膊上,道:“你现在感觉如何?”

    “好了一半了吧。”刘元声音还是有些沙哑,一字一字的说道:“先别碰我,我感觉我身体还是不能移动。”

    “啊,好好,好的。”裴蛟赶紧收回手来,就这么一脸紧张的看着他。

    醒来的第一时间,刘元就沉下心思开始检查自己身体如今的状况。

    虽然还不能移动,但状况确实前所未有的好。

    且不说那二级内力丹的影响已经完全过去,就算是没有过去,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也完全能抵抗住。

    还没有经过检验,但刘元心里也敢肯定自己纯阳霸体已经又上了一层。

    不,甚至都不止一层,他清楚的记得,原先体内的那颗‘源’比现在的大了一圈不止。

    溢散出的能量,全部让他的肉身给吸收了。

    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对山荒的领悟定也能更上一层。

    就这么细细的感受了一炷香的时间之后,刘元终于赶到好受了些,先是右手手指可以移动了。

    直至整个手臂都抬了起来,用力在地面上一撑,刘元从地上坐了起来。

    偏头看着裴蛟问道:“我昏睡了多久?”

    “不长,还不足一天。”

    “哦?那还好。”刘元开口呢喃着,的确是还好,毕竟之前他昏睡都是几天的。

    现在这么快就完成了蜕变,只能感慨纯阳霸体诀的厉害,也说明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强硬。

    说完直接从地上爬了起来,又问到:“肖楚呢?”

    “他让咱们先走,自己后面赶来。”裴蛟说着将当时的情况详细描述了一番。

    听完裴蛟的描述,不知怎的刘元心头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忍不住呢喃着:“该不会出什么状况吧。”

    “应该不会吧。”裴蛟答道,先前她一颗心都放在了刘元身上,直到现在似乎也是才反应过来哪里有些不对劲。

    毕竟那异绝难得出手,既然出手总不可能那一波失败了,就完全放弃了吧,这不符合对方的行事风格。

    算了,或许这么多年过去,实力大打折扣的异绝帮,早就换了做事方法呢。

    “不要想了,咱们赶紧赶到夏家才是,走,咱们连夜赶路。”刘元说着已经率先往前走去。

    别的事情再急,都不如先将消息带回去急,不能让肖楚的心血白费。

    夜已至深,路上一点虫鸣都难以听见。

    “真是应了你开头那句话了,这一路果真不平静呐。”刘元苦笑着看着裴蛟说道。

    刘窜风全力赶路之下,速度可谓是风驰电掣。

    不过是天还蒙蒙亮时,两人一驴便停在了那西南边地巨城,宏光城的城门前。

    一股肃杀的气氛扑面而来,两人对视一眼,都感到疑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