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九十九章 胜负手

    这话初一听起来没什么问题,但是要结合两人之间的身份和关系来听。

    身为西岭夏家的大公子,他向来是父亲坚定不移的支持者,甚至往往的表现比起他爹来说,还要更加的积极。

    这种积极无论是落在家中族老,还是那些长辈,亦或是他父亲的眼中,那都是带着欣然欣慰的眼神。

    颇有几分我儿子长大了,到底是长子啊,夏家还算是有个像样的继承人等等含义。

    与他这位大公子有着鲜明对比的,那就是二公子整日里游手好闲,压根不理家族大业。

    偏生这小子打理家族生意还是一把好手,还是得到家中不少的产业,让大公子又急又气。

    而且说是游手好闲,倒也不是真的闲,只是打理生意这种旁门小事,看上去怎么着都有些不务正业。

    当初大公子还曾为了妹妹夏玲玲争取过,只可惜在夏家,女孩的地位到底是不如男的。

    即使是他在家中这样的地位,也无法更多的为妹妹争取。

    在家中之所以他与夏玲玲的关系甚好,正是因为他与夏玲玲乃是一母同胞的兄妹,比起那些兄妹,关系自是更亲近了几分。

    不过妹妹与他又有所不同,打小就习武,而且还十分的有天分,武学造诣日渐高深。

    也是因为如此,幼时在家族中,还少有人能够欺负他们兄妹两,除了能使一点阴毒的手段,再无别的办法了。

    凡是正面对抗,那都得是被夏玲玲揍的鼻青脸肿的,哭天抹泪的就往回跑。

    大抵是这个原因,夏玲玲在家中也不是很受待见。

    但即使如此,也挡不住随着夏玲玲的本事逐渐显露,有部分人已经发出了,恨其不是男儿身的感慨。

    最终也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将去往大德郡这个肥差抓在了手里。

    那会儿也不是没人眼红,可现在,大德郡丢了,家中有的是人等着看笑话,身后这位二弟,正是其中之一。

    所以这略带反讽的话语,他怎么会听不出来。

    当即转过身去,神情严肃的看着自己二弟道:“这一点就不劳二弟费心了,你还是管好自己的生意吧。”

    “哈哈,关心自然是关心的,那毕竟也是我妹妹啊。”二弟眼角都是笑意。

    “时候不早了,二弟还是去看父亲吧。”大哥冷冷的回了一句,转身刚要离开,又道:“虽然,父亲他可能并不想见你。”

    说完再不停留,大踏步的就走出了院落,顺着长廊离开了。

    就在大哥彻底离开之后,整个院落陷入了安静,老二站在院子中,父亲那间书房的门前,微微皱着眉头,再不是先前那嬉皮笑脸的模样。

    先前有人与他说过,不要小看大哥的聪明才智,对方很有可能是已经发现了什么。

    本来他也是半信半疑,或者说有那么一些相信了,但现在他又不信了。

    后者给他感觉,仿佛真就是完全的不知情才对啊。

    至于父亲那边,才应该放去更多的精力。

    扭头看了一眼身后依旧没一点灯光的房间,没有淤往前走一步。

    他们父亲有着十分良好甚至严苛的生活习惯,只要过了戊时他屋子里便不会再有一点灯光,而且没有急事,这时他便会选择入睡了。

    夏明光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黑暗的环境,能使他更好的思考。

    在这样的时候,除了大哥谁去找父亲都不是一件好事,假如没有极其重大的事情。

    即使是大哥,也会很快离开,就像刚才那般。

    所以他自然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而且他来这儿的真正目的,也不是为了见父亲,只是为了看看他的大哥。

    为了更加确信一些想法,现在看来是差不多了,他有十之八九的把握,自己大哥必然是不知道的。

    所有的人都被他蒙在鼓里,他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这样的效果比起这件事本身更让他觉得自豪和兴奋,是他长期以来的伪装取得的成就。

    刚刚想到这里,从背后的屋子里传出一个喊声,让老二浑身一个激灵。

    “是倚章在外面吗?”是父亲的声音,老二夏倚章感到有些疑惑,却仍旧是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后,微微压低了声音道:“是的父亲,是孩儿。”

    “进来说话吧。”屋里夏明光的声音继续说道。

    “不会耽误父亲您休息吗?”老二有些迟疑的说道,同时心思急转,不知这个时候父亲找他是为了什么。

    “你进来,为父有话与你说。”声音加重了几分,带着不容拒绝的命令口吻。

    当下老二也不在废话,直接推门就走了进去。

    反手将门带上,屋子里一如既往的黑暗,先前借着开门的光芒,老二看清了前方坐着的父亲。

    后者闭着眼睛,脸上神色有着说不清的疲倦,或者不是疲倦,是他也说不清的感觉。

    进屋之后,父亲反而是不说话了,屋子里陷入了诡异的沉寂,让夏倚章有些难受。

    也不知两人沉默了多久,或许只有一小会儿,但老二忍不住了。

    率先开口说道:“父亲,不知您叫我来是为了?”微微垂着头,即使是黑暗中,他也没有去直视自己父亲的眼睛,大概问心有愧的人皆是如此。

    “你没什么事要对我说吗?”老二的话说完,夏明光紧接着就问道。

    这话问的他一愣,停顿了几个呼吸的时间,才道:“不知,父亲指的是什么事情?”

    一声轻笑,夏明光说道:“还能是什么事情,我听说郑家那边的生意你搞黄了?间接亏损了上千两白银。”

    “父亲明鉴,那郑家狮子大开口,算准了咱们夏家起势正是缺钱的时候,如此虎狼贪欲之心,我们岂能与其合作。”

    “按儿子看来,就该以雷霆手段震慑一下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商人大贾,否则大哥他手下那些人也不是白养的啊不是。”

    虽然嘴上夏倚章辩解的十分激烈,就像是深怕父亲他会误会一样,其实内心来说是松了一口气的。

    还以为父亲老奸巨猾看出了什么,原来不过如此,心里暗自擦了一把冷汗,没有露出丝毫的破绽。

    “好了。”

    “你大哥他也不容易,帮为父料理这些事物这么多年,功劳苦劳都有,好钢用在刀刃上,那些也不是轻易能动的。”

    “最近与平顶王的战事吃紧,你要是再懂点事,也学着帮忙分忧,没事少去烦你大哥。”夏明光半是提点的说道。

    “呵呵孩儿知道,儿子料理这些生意,为我大夏提供了粮草军需,也是在贡献力量啊。”夏倚章脸上露出了笑容。

    “哦?大夏?”夏明光疑惑反问。

    “啊,这是儿子最近所思所想,将来父亲迟早有那一天,所以就想到了大夏。”老二微微弯腰欠身说道。

    “大夏,不错,行了和郑家的生意你依旧不要断了,即使起势要少不了百姓的支撑,就拿那姓郑的开始,做给别人看吧。”

    “你这么聪明,我想你应该明白。”夏明光说完最后一句,像是实在是有些累了,身子往后一仰睡下了。

    “儿子明白,父亲您休息。”嘴里一边说着,老二后退着往门后走去。

    将门关上了后,老二夏倚章叹息一声,转身迅速离去。

    今晚与两个人的谈话,让他心情稍稍有些沉重,尤其是刚才与父亲的谈话。

    即使现在确定什么问题也没有,他心情依旧有些难受,总觉得有哪里是不对劲的。

    直到彻底离开了这片院落,老二回到了自己的住处,本来想要睡下,脱下衣服之后又穿上,他心里终究是有些放不下,趁夜走了出去。

    虽然如此关键时刻,他应该少些走动,但是他还是放心不下,想要与那些人再次确认一件事情

    同样是从父亲那儿离开之后,老大去了相反的方向,路上找到一个下人问清楚了夏玲玲现在的位置,走动的速度就更快了几分。

    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在夏家的话语权,想要保住自己妹妹的地位不是一件难事。

    但最关键的问题是,他了解自己的妹妹,夏玲玲那么一个要强又自傲的人,是否能承受的住这次的打击,承受的住那些闲言碎语。

    毕竟他在家族中的地位再高,能够保住夏玲玲的地位,可也管不住别人的嘴要说些什么。

    再加上族中多数姐妹,都与夏玲玲不太对付,觉得其是一个异端。

    她们才不会承认自己的小心思,和那隐藏的极好的三分羡慕与七分嫉妒。

    一路上遇到的家仆或者丫鬟,都在朝着大公子行礼,后者淡淡的点头。

    很快就出了夏家府邸,走在了几无行人的长街上。

    换了几年前,此时已经进入了宵禁,不过现在的事态,大晚上的人虽然依旧很少,可也没了禁令。

    有穿着胡服的异人,有佩刀的侠客,还有三三两两的文士,正结伴想去买醉。

    不时就有巡逻的卫队走过,在维持着这座城市应有的秩序。

    一间名为小城异事的酒馆,开在长街的末端,大门朝着右边拐角的位置敞开着。

    酒家内有着昏黄的光芒,余光洒在门槛前,与天上茭白的月光相映成趣。

    大晚上还能开着店铺很少,大公子眼前这家酒馆得算一个。

    别看酒馆是不大,但生意可是极好的,附近七七八八的住户,都乐意在这儿小酌几杯。

    当然前提是没那么有钱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一般来说有身份地位的人都去了大城中最是豪华的酒楼畅饮,有曲有姑娘。

    来这儿多的是一些闲散人员,或者刚入江湖的毛孩。

    另外就是一些最近想要投靠夏家的江湖人士,主要是也没有过硬的本事,也没有腰缠万贯,也就只能来这儿打探一番消息,运气好的话,那也是一条出路。

    站在小酒馆的门口,内里的人似乎都十分投入,没谁注意到站在门口的夏家大公子。

    那些人四处碰壁都找不到的机遇,万万没想到现在整个西南道最有权力的几个人,就距离他们不过咫尺之间。

    除此以外,也没有个店小二出门来迎接一番,正前方的柜台前,可以看见那店小二脑袋上搭着一白布,脑袋一点一点的已经在打着瞌睡了。

    也算是难为他,在这样嘈佑的环境下都能睡着了。

    不过这些对于老大来说都不重要,他只是来找人的,而且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背影。

    踏步走进了小酒馆,去了右上角的桌前。

    一张小方桌,桌前坐着夏玲玲一个人,手里拿着个小酒品,一口口的喝着。

    看这落寞的背影,看其一个人喝着闷酒,大哥心里就是一阵心痛。

    轻轻将手落在了其肩膀上,“小妹。”

    “哦?大哥你怎么来了,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去管理兵营吗?”夏玲玲说着,又指着身边的长凳:“大哥,坐。”

    两句话说的老大一愣,他没想到小妹超出预料的,心情看上去貌似还不错?

    坐下之后,老大压低了声音,保证在嘈佑的环境中,旁人听不见他两的交流。

    “大德郡的事情我听说了。”

    话语说完,明显看出夏玲玲拿酒的手一顿,不过很快就恢复如常,道:“原来大哥是来安慰我的。”抬头微笑看着大哥。

    “现在看来,怕是不需要了。”大哥也笑了,摇了摇头,又道:“你放心,只要有大哥在,就不会让你吃苦头,反正咱夏家的根在这儿,什么大德郡的事情就随它去吧。”

    “你人活着回来就行了。”简单的几个字里,有着意味深长的含义。

    “呵呵,吃苦头,怎么会吃苦头,大哥你多虑了。”夏玲玲脸上的笑容极有感染力,像是发自内心。

    笑的老大都愣怔了一下,转而又模糊了,难不成妹妹她真不把这当成一回事?

    开口疑惑问到:“你可得小心了,二弟他们的诘难。”

    “丢了大德郡是很丢人且严重的一件事情,可我也带回了一部分的有生力量。”

    “另外,我还有一份惊喜带给家族。”

    “惊喜?”

    分开这么长时间后再见,老大发现自己有些看不懂小妹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