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九十六章 异绝

    不是他三个字,从肖楚的嘴里脱口而出。

    乍一听有些模糊,难以理解,毕竟不是他那是谁?什么他?

    但是处在当中的刘元瞬间反应过来,虽然先前从旁看,只看见那黑衣人的背影,甚至背影都没看清晰。

    活从肖楚嘴里说出,他还是明白过来了,显然是来袭击他们的杀手不止一人。

    那么另外一人去了哪儿?

    脑子里的思绪刚刚停在这里,前后其实也不过是几个眨眼的时间,就听见身侧传来一声惨呼,那是裴蛟的声音。

    感受到身旁一空,刘元迅速回身去看,只见裴蛟已然向后倒飞而出。

    身随影动,全力使用落叶诀,刘元迅疾的跟了上去,从背后将裴蛟的身子接住,一手抓在其肩膀上,才发现其身子冰凉。

    只这一会儿的功夫,就连嘴唇都开始哆嗦了。

    但如此紧张时刻,刘元也来不及管那许多,甚至没法立即检查裴蛟的伤势,只能小翼的渡了一丝内息过去。

    在裴蛟的体内游走,帮其梳理稳定,同时九分心思都用在了周围警戒。

    毕竟那藏头露尾的人又消失了,也不知两岸大山茂林之中,还有没有别的杀手。

    既然已经卷入了这场浑水,对方必不可能让他们活着离开。

    左手依旧搭在裴蛟的手腕上,右手将刀柄一旋,‘寒潮’的刀口闪着冷光,欲饮敌鲜血。

    身周的风也静了,一片片绿叶在刘元眼前飘飘洒洒的落下,不远处的肖楚已经和那带半边面具的人斗在了一起。

    此时他哪里还顾得上肖楚,毕竟危机四伏,也就只能顾着自身。

    再加上从不远处的战况来看,只是单打独斗,那人还不太能是肖楚的对手。

    摒弃了身法与神秘,外加藏身暗处突然袭击的优势,正面作战那蒙面男子好像并不如何强势。

    倒是也能因此,揣测出对方的大概实力,再加上裴蛟所受到的伤势,刘元心里已经大概有数了。

    这样实力的人,只要没超过十个,正面遇到,他完全不带怕的。

    再看不远处的肖楚,此时已经将背后的尸体放在了一旁,抬手一掌就将那人劈退。

    后者竟然也没再上,只是顺势就像一阵雾一般的直接消失了。

    完全琢磨不到轨迹,从开头发生的事情到现在,一桩桩细细回想起来,忍不住让肖楚皱眉。

    不止是他,就连刘元自认就算见识不够,但待在元御阁多年,对于天下武学还算是十分了解,也依旧没有认出那两人的路数。

    到底出自何门何派,又是修的什么诡异武功。

    原本闭着双眼的裴蛟,像是听到了刘元的心声,颤抖着眼睫毛,睁开了双眼,悄声在刘元耳边说道:“修的是寒影诀,七帮十六派中的异绝派。”

    “功力不算特别高深,大概在内力六重天的样子,胜在武功诡异。”忍住伤势裴蛟又多说了几句,怕对方了解的不够不清楚从而吃亏。

    而在刘元听到异绝派三个字时,脑海里就想到了相关的一切。

    这个门派有些神秘,与回峰派的暗器在当年的江湖中被称作幽影双绝。

    但回峰派还算正气,那异绝就与回峰不同,行的都是诡秘之事,在当年就接暗杀的活。

    算是五百年前销声匿迹的凌雪楼后,又一刺杀组织,也正因为如此,就算是刘元也对其门派的武功了解不多。

    有关其的消息或秘件,在元御阁中也是绝对的机密,不是当初的刘元可随意查看的。

    即使如此,在那江湖浩劫,大魏先帝马踏江湖时,也同样受到了影响。

    具体逃脱了多少,未知。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其门派帮主已经在那场浩劫中去世。

    一同去世的还有三位大长老,在其江湖上被称金级的三位刺客。

    也就因此,异绝派的实力算是大打折扣,想不到乱世当中,早应该夹着尾巴做人的异绝又出现了。

    还一出现,便是来到了纷争的中心。

    想来也是,类似现在这样纷乱的世道,岂不正适合那异绝派。

    脑海里回想着异绝派的同时,手下也没停着,对症下药,知道了裴蛟所受武功伤势,他一点救急的办法还是有的。

    迅速的将裴蛟的伤势稳定下来,没有淤让那阴寒之气,继续在体内筋脉中扩散。

    内息在裴蛟体内刚行进一半,头顶那股阴寒的气息再次来了。

    不过这次刘元没急,依旧装着继续为裴蛟调理身子脱不开身的模样。

    等到那股气息达到极致之后,刘元内心以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不过仍旧没有行动,直至看见了!

    眼角的余光顺利捕捉到了那一抹黑影,毫不迟疑的便一刀就抽了出去。

    八荒六合!

    火红的刀光在视线中亮起,仿若有山林尽染的架势,弥漫遮盖了整个半空。

    只可惜,一刀之下竟是落空了,正站在刘元背后的面具男,面具后的脸色冰冷无情,双眼中带着一丝嘲讽和三分惊讶。

    仿佛没有想到这两原本在他眼里,是肖楚带着的拖油瓶,竟然还有如此实力。

    反手一掌,掌心弥漫着淡蓝色的气息,就要印在刘元的后心。

    他敢保证,只要这一掌拍实在了,对方不死也得重伤。

    就那刀法来说,对方不可小觑,他用上了全部的实力。

    没有出现丝毫的意外,这一掌顺利的拍在了刘元的后背上。

    发出一声闷哼,然而这闷哼是从杀手鼻腔里发出的。

    因为拍上去的感觉,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他敢保证,就算是拍世上最坚实的大山,都要比这一下来的轻松。

    对方完全不像是人的后背,铁山派金精诀?脑海里瞬间浮现了

    而且,就算是这个武功,那也得练到巅峰才行吧,难不成,这小子是打娘胎就开始练了?

    就是这一瞬间,杀手的心里转过了千百个念头,可依旧没有把握住关键。

    然而他这辈子都没有机会了,眼前再次闪过一抹火红的亮光,那是比晚霞还要绚烂的颜色,那亦是死亡的色彩。

    大好头颅飞向空中,临死前也没能用处他那鬼魅的身法。

    这一刀乃荒刀‘穷荒绝迹’,炉火纯青之境!一滴滴鲜血,顺着刀背直刀尖儿,滴在了泥地上。

    头颅滚动,嫌弃一阵鲜红的尘沙。

    至死也没有来得及用出他那鬼魅般的身法,毕竟杀手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明明是隐藏在暗处的自己,以有心酸无心,怎么还会反被算计呢。

    而且还是以自己身体来当诱饵,他踏入这个局,死的不冤。

    也照样是没想到,还有人变招如此之快,刚还挥出了那样全胜的一刀,紧接着丝毫不逊色的下一刀就又来了。

    面对这样的攻击,如此刁钻心思细腻,还带着挖坑的攻击,他如何想的到啊。

    “咳咳。”

    反手将‘寒潮’向下,插入泥地里,刘元右手捂着胸口剧烈的咳嗽起来。

    挥出那一刀后,他从手的反馈中,清晰的感受到了自己削下了杀手项上人头,所以看也未看。

    一切高难度和不可思议,都源自他修行至今的纯阳霸体,这门越是挨打越是强大的武功让他受益匪浅。

    比起一般人来说,他短时间内承受的苦痛,是要远远超过的,所以那一掌的疼痛他完全能够忍受。

    却也不愧是对方全力一掌,剧烈的咳嗽中夹着丝丝血迹,硬伤是抗下了,但那一股子阴狠的气息,还是顺着爬进了全身血脉。

    盘膝坐下后,刘元只是调动了体内那一丝纯阳精气,暂时将伤势给压住。

    毕竟还不知背后隐藏了多少人,难说还有没有别的杀手,否则就这两只猫咪,就颇有几分雷声大雨点小的架势了。

    至于裴蛟的伤势,也是暂时的稳定了下来。

    分出七分心思注意着身边的情况,身后响起了肖楚的脚步声。

    “也不知他们是不是怕了,到现在也没有出现,可能已经夹着尾巴溜了吧。”肖楚随意说着,神色看不出多少变化,其实就连他自己也有些诧异刘元的实力。

    先前跟那半张面具的男子交手时,他也没能手刃其人,反倒是这个一开始还想着要拖累自己去保护他的刘元,竟然干净利落的一刀斩杀了那厮。

    其实他也没有看的太清楚,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看见的正好是最后一幕,至于之前发生了什么就不知了。

    “也许吧,总之小心点没坏处。”刘元微微颔首说道。

    他们的警惕是有必有的,簌簌的响声在两边大山中响起。

    这一次不再是一股阴冷的气息,而是八股十股的,从四面八方包围而来。

    或许也是先前被刘元那一刀给震慑住了,才没有于第一时间就下狠手。

    但现在反应过来了之后,自是趁你病要你命。

    放着两个重伤在地的人不抓住机会,那他们也就算不上异绝派的高手了。

    不过重伤,也只是他们自己以为罢了想来挨了那么重的一掌,应该是重伤了吧。

    凌厉的气息,直逼众人的脸颊和头皮。

    速度快到了极点,十个?八个?刘元他们也说不清楚。

    只是迅速将刀握紧,将裴蛟牢牢的保护在自己可控的范围内,再也不会像最初那么大意了。

    就在裴蛟飞出去的那一瞬间,刘元的心都好似被攥紧了一般。

    先前也是低估了对方,才想出这种三角站位,那杀手也成功选择了三人中最薄弱的一环发起攻势。

    但现在嘛,双掌相合再拉开,肖楚一人便圈下五个攻击,尽数用掌势给挡了下来。

    与之同样的,刘元手中‘寒潮’也不弱下风。

    只可惜,那攻击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多,来势之阴狠和刁钻,远胜先前。

    等肖楚脸颊上被划了一道血口之后,才清楚的认识到这个事实。

    一个个的黑影凭空出现,所有人脸上都带着格式面具,已然将刘元三人团团围在了中央。

    拿眼一扫,刘元也发现了来了二十三位。

    “嚯,二公子那吃里扒外的东西,真是看得起我肖某人。”肖楚眼神凌厉的盯着前方,右手背在身后,却不断的给刘元打着手势。

    眼下这种情况,他知道自己绝难逃脱了,只能尽全力拦住这些人,从而给刘元的脱身制造机会。

    也因此才会把原本的秘密,以这样的方式说出口,期望刘元能听的懂看得懂自己的手势。

    后者不是蠢人,相信只要稍微一联系先前的内鬼二字,就能想明白二公子与此的联系。

    别的他也不多苛求了,只要刘元能活着将这个消息带回去就好。

    只不过刘元这会儿心里想的却是,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才想着说不要超过十个,转眼间就变成了二十个立在眼前。

    哪里还注意到肖楚的手势是什么,也就是这几个眼神交流的功夫,身边的攻击就再次到了。

    当人多到这种程度的时候,与先前兼职是云泥之别,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些杀手合在一起,仿佛还会什么阵势。

    之前倒是没听说,异绝这个门派,还会这些旁门左道啊。

    下一刻,肖楚已经赤手空拳一个人冲了上去,能够看的出来肖楚一身的功夫都在手上。

    不过可惜的是,单单是他一人的话,也依旧只能拦住十个。

    余下的全部朝刘元冲了过来,后者长舒一口气,倒也并不惧怕,挥刀就冲了上去。

    正好,难得遇到类似这样的机会,可以磨炼自己的刀法,恐怕就是刘元看懂了手势,让他跑,他也不会跑。

    当然即使是冲上前去,也只是三五步的距离,进可攻退可守的样子,毕竟还要顾及到裴蛟的伤势。

    避免被对方趁虚而入,也避免被认出,刘元还是没有使用山刀刀法。

    再加上本来荒刀刀法就不如山刀领悟的更好,此时更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不过很快,刘元就开始感觉到有些吃力了,当然这是他没有选择硬拼,以伤换伤的打法前提下。

    也就正在前方三人成品字形攻来的时候,刘元心头暗道来的正好。

    谁知眼前一花,肖楚就落在了自己身前,一个莽拳锤下,逼退三人,跟着回头一脸血的看着刘元大吼:“你快跑,把消息带回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