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九十五章 迷离

    刘元几人他自然是不认识的,但既然和肖楚在一起,应该也没有关系。

    而且是不认识的人更好,至少大概率能排除了是那些人的可能。

    最关键的是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他先前明显感觉到自己是必死无疑,而且现在自己的身体也没有好过来。

    也不清楚到底是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又醒了过来。

    但这些眼下都不重要了,说完有内鬼几个字之后,支撑着他的一口气顿时卸了下去,神情也没有先前那么激动了。

    听到这几个字的刘元,知道两人必然会有很多的话要说,也没有去打扰,反正一炷香的时间就是留给两人说话的。

    对于什么内鬼或者西岭夏家的秘密,他也丝毫没有探听的兴趣,也不好奇,识趣的拉着裴蛟往远处走去。

    直到走的足够远了之后,两人才停下来。

    不过刘元没啥兴趣,裴蛟倒是十分好奇,从其脸上的神情就能看出一二。

    回头望了那边一眼后,又收回视线来看着刘元问道:“你难道就一点也不想知道,那内鬼到底是谁?

    还有西岭夏家与平顶王,甚至现在还多了兵部尚书,与大魏之间的争斗等等,在裴蛟看来,简直都太有意思了,怎么都想插上一脚的样子。”

    “不好奇,别人的事情关心那么多作甚?”刘元摇头晃脑的说着,只要肖楚答应了自己的条件,什么内鬼,不知道最好。

    现在这种风口上,千万是别往那浪尖儿上冲,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再说这事儿一听就小不了,冒然插上一脚,最后只能是深陷泥沼,难以抽身而去。

    别说刘元是不好奇,就是他好奇,也不会置自身于如此险地。

    而裴蛟也只是说说而已,显然她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好奇归好奇,但并不会真的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要说真的出格,那可能也就是她堂堂一个神偷门的江湖行走红尘历练,离开师门什么事也没干,就一天到晚的跟在一个男人屁股后面,满世界的瞎转悠。

    丢人,简直丢人了。

    这事要传回师门,岂不是堕了她的名头。

    就在裴蛟脑海里转过千百念头的功夫,一炷香的时间也悄然流逝,身后那两人已经结束了谈话。

    没有出现任何的意外或者说奇迹,到了一炷香的时间,那人再次往后倒了下去,当真是仙佛难救。

    这次是真正的去世了,再无一丝一毫活过来的可能。

    听到身后逐渐接近的脚步声,刘元两人这才回过头去,看见肖楚已然一脸平淡的走了过来。

    但从脸上,看不出多少悲情的神色。

    说来也是,本来就是死去的人,现在多活了一炷香的时间,已经是老天爷开恩的运气了。

    至于圣手宗没有伸出援手一事,他也想的通。

    非是两边罪过,不过是他这种,强行想要将圣手宗拉上自己战船的行为,没有得到认同罢了,也怨不得谁,同时对刘元的感激之情,亦是牢牢的记在心上。

    “大恩不言谢,刘兄弟的事情我放在心上,待我下山料理了兄弟的尸体,就会来圣手宗与你回合,到时你有何要求,尽管提便是。”

    眼神真诚的看着刘元,肖楚双手抱拳说道。

    “诶,我正好也要下山,咱两一同离去便是。”刘元一把拉住肖楚的拳头说道。

    “哦,那正好,咱们边走边说。”如此自然是方便,肖楚说着转身将自己兄弟的尸体用白布裹好之后背在背上。

    来时是怎么来的,离开的时候同样。

    出了山头之后,几个人路上都显得有些沉默,主要事情比较沉重,再加上相互之间还不算熟悉,也就裴蛟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也算是拉近几人之间的关系,更多的是对肖楚的了解。

    从三言两语的聊天中,刘元与裴蛟得知,这位肖楚乃夏家一员大将,是自小就在夏家被培养的那种子弟兵。

    但胜在天赋出众,几年时间迅速上升,实力突飞猛进,如今在夏家的地位已然相当于门派供奉。

    至于实力具体在内力几重楼,那他们也就没问了。

    已死的那位他的兄弟,与他的实力算是不相伯仲,两人分头行动,等肖楚赶到的时候,自家兄弟已经倒在了血泊中。

    幸好怀里有一颗保命的丹药,毫不犹豫的给其喂了下去,否则哪里还等的到圣手宗。

    同样的,肖楚也简单得知了,刘元等也是从外地赶来圣手宗,也是为了治病的。

    说话间几人便已经到了山脚下,彻底的离开了圣手宗山峰的范围。

    好不容易来了一趟,由于丹橘不在缘故,也没能去领略一番那毒山的风采。

    听江湖人说,圣手宗的毒山上养了十万八千长虫毒蛇,任意一种的毒素都是同类翘楚。

    当然,经过无数次的证实,刘元也知道了江湖人所说的话,一般不怎么靠谱。

    下了山后,不远处就栓着肖楚的马,刘元牵上自己的刘窜风,翻身上驴,裴蛟骑马跟在后面。

    就在来的路上,两人也算认清了路,知道圣手宗正好处在西岭夏家与平顶王实力的交界边缘之外。

    往西去,不出一刻钟的时间,就能进入西岭夏家的势力范围。

    不过现在倒是不需要他们去认路了,有肖楚在,刘元两人只需要跟着就好。

    “走这边,虽然远了些,但那条近路可能有战事发生,我这样还是低调点的好。”肖楚打马指着一个方向说道。

    “好,一切都听肖兄的。”刘元没有反驳,觉得对方说的有道理。

    往西绕了过去,一路上都罕见行人,显得安静清净不少,甚至还有些奇异的感觉。

    突然,风大了起来。

    狂风吹拂着两岸的大树,哗哗的摇晃个不停,树叶片片飞舞而不是簌簌落下。

    多的都飘到了长道中央,被快速奔行的马蹄踩进了泥土里。

    随着狂风骤起,刘元皱起了眉头,偏头看着右侧,一树叶打着旋的飞了过来,看上去柔弱娇嫩的绿叶,却让刘元双目中光芒一闪。

    于那毫厘之间,侧过了脸颊。

    原本柔嫩蜷曲的树叶,就在那一瞬绷的笔直,像是锋利的刀片一般划了过去。

    半空中飘落着三缕黑色的头发丝,刘窜风前提一扬,停了下来,三人勒马回头看去,眼神中都带着不同程度的凝重。

    长道两边的狂风还在吹拂,不过没有开始的架势了,逐渐小了下去,唯有树叶还在狂舞。

    并且在接触到刘元等人的那一瞬间,转变成了能夺人杏命的利器,飞旋着,从任意一个想不到的方向,无差别的攻击着三人。

    也得亏是三人都武艺高强,几片树叶罢了,轻易伤不到他们。

    但如此高强的阵仗,调动万千树叶为墨的大手笔,刘元敢肯定自己是绝对办不到的。

    对方甚至良好的隐藏了自己,到现在为止,刘元也没有发现那人是躲在什么地方。

    甚至可以说,就连一点气息都没有‘嗅’到,毕竟刘元也不擅长这个,或许,裴蛟会有些办法。

    三个人暂时都没有交流,只是眼神互相看了一眼,以免被对方抓住什么空子。

    同时都在心里暗自揣摩着,这幕后之人到底是因为谁而引来的。

    大概率来说,应该不会是冲着自己来的吧,刘元在心里这样想到。

    毕竟他来西南道才多久,又哪儿来的什么仇敌。

    更别说是如此厉害的仇敌了,同理裴蛟也是一样。

    再加上神偷门历来神秘,裴蛟又是红尘历练的身份,谁会知道她,并且单独是为了裴蛟的话,也用不上这么厉害的人物啊。

    就裴蛟那几斤几两的他刘元可是清楚,还不及现在的他一半实力。

    当然前提是,得排除她用的那些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

    如此说来,那人也只能是冲着身后肖楚所来,他与裴蛟两人不过是被卷进去了罢了。

    这是看肖楚还没死,所以不放心呢?先前在圣手宗没法动手,才等到了现在,还是在这条路上准备了很久?

    暂时没有答案,思绪刚刚想到这里,眼前的场面又是一变。

    漫天飞舞的树叶速度突然加快,并且攻击变得越加密集起来。

    为了省事而不是炫技,刘元索杏将腰间‘寒潮’拔出,握在手心朝前挥去。

    只听得叮叮叮的声音响彻不停,大有水泼不进的架势,以刘元现在的刀法造诣加上纯阳霸体的身子,对付这些算是轻而易举。

    反观一旁的裴蛟,也不是十分困难,至于肖楚不愧是夏家一员大将,只见一双肉掌在空中翻飞,包括背后尸体在内都没有丝毫损伤。

    “狗胆鼠辈,在背后装神弄鬼作甚,你要是个人物,就滚出来说话。”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时间拖得越久对他肖楚来说越不利。

    所以他直接大吼出声,以期将幕后那人给激出来,就现在来说,他的想法与刘元不谋而合。

    背后那人,有十之八九就是冲着他来的,尤其还是在他知道了那内鬼是谁之后,他急需要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去,越早越好。

    即使那人不出现,他心里也已经有了一个确信的目标,大概会是谁。

    然而很显然他这个有些拙劣的激将手法,并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或者说效果。

    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依旧没有人给他一个反应。

    大概是又停顿了七八息的时间,就在刘元三人要改变策略,一般抵挡着树叶一边撤退,故意露出破绽,从而引那人上钩。

    说动就动,三个人对视一眼,以传音入密的方式交谈了两句,也就是这个刹那间,一股凌厉又有几分阴狠的气势从上空传来。

    “上面!”裴蛟大喊了一声,三个人不约而同的朝着头顶看去。

    同一时刻,只听一声撕拉,左前方肖楚的位置,其胯下那匹骏马直接四分五裂的炸开。

    肖楚反应不算慢,抬头没有发现任何东西的同时,已经整个人从马背上飞了起来,即使背了个尸体,也没有对他的反应速度造成影响。

    可即使如此,还是擦边吃下了这一掌。

    就是以他那浑厚的内力,体内还是抑制不住的一阵翻涌,双目如炬一般的直视着下方那人。

    只不过是一阵黑影闪过,便又不见了人影,不知再次去了哪里,只在原地留下一个深坑。

    先前就是从地底突然冒出,从而对肖楚发动的袭击。

    果然藏头露尾的,速度极快不说还带着一张鬼脸面具。

    恩?鬼脸面具?

    双脚落地之后,肖楚一瞬间陷入了沉思。

    此时此刻刘元两人也迅速跑了过来,三人成三角,背靠背站着,压低了声音问道:“怎么样,刚才看清楚了吗,知道是谁了吗?”

    处在旁观者位置的刘元与裴蛟两人,同样没有看清楚先前那人的样貌,速度太快了,实乃刘元生平仅见。

    “啊,没看清楚,就看见带着一张鬼脸面具,也不知是不是请的那位‘鬼面’,亦或是在装神弄鬼,单纯的不想以真面目示人。”肖楚眼神凝重,说话时还不断的在前方四处扫视着。

    一听鬼面两个字,刘元便感到头皮一麻,怎么现在好似什么事,都要有往他头上扣的意思。

    不管是行凶的还是受害的,仿佛现在带个鬼脸面具就特别的方便,后者也会这么以为。

    弄得现在刘元‘鬼面’的名声,已经在老百姓中传的邪乎的,大有止小孩夜哭的能力。

    “不可能肯定不可能是鬼面的。”刘元说完又怕其不信,补充一句道:“那鬼面可是用刀的。”

    “也是。”肖楚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是不是的对他来说都不重要,因为他心里已经认定了那人是受到了谁的指示。

    就在话音刚落,那个阴森的气息又逼近了,这次依旧是从上方。

    刘元反掌抬手,一刀就朝头顶劈了过去。

    只可惜,再次落空,气息逼近了刘元的后背,那股子阴冷的感觉,让他汗毛倒竖。

    转过身来挥刀,速度发挥到了极致,可惜依旧是落空了。

    那人好似幽灵一般的,就那样凭空出现在了肖楚的侧面。

    对方的目标果然还是肖楚!

    然而刘元却清晰的看到了那人嘴角勾起的一抹怪笑,是的,这人只带了半张面具,露出了鼻梁下的嘴唇。

    “不是他!”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