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九十四章 起死回生一炷香

    章阳舒敢保证自己从没有见识过,或者说听闻过,有这般硬的桌子。

    甚至在他的手掌与桌面发生亲切接触的那一瞬间,他的心里就后悔了。

    画面一时间是有些静止的。

    而从郑东西的角度看去,就见原本看上去高深莫测的魔门高手,脸上露出了一瞬错愕的神情。

    还发出了怦然一声震响,紧接着就看见桌子倒是一点儿事儿没有,桌脚下的地面却是迅速成蛛网装裂开。

    从那男子的五个手指头开始,肉眼可见的红肿了起来。

    红色迅速向上蔓延,不过眨眼时间,就到了手腕位置。

    很明显是没能卸掉的巨力,对他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反噬,毕竟类似他这样的高手,怎会如临大敌般的应付一张桌子。

    后者反应也是快,就在感受到疼痛的那一瞬间,已经迅速把手给抽了回来。

    但其实已经晚了,脸上带起一丝强忍的尬笑。

    悄悄的将手背在了自己身后,内力在体内运转,疯狂的调息起来。

    “你们这小小客栈,还真是不一般呐。”男子开口说话,想迅速打断郑东西的注意力。

    刚才疼的那一瞬间,险些没把牙给咬碎了,有多久他没感受到如此疼痛了。

    “呵呵,有些东西,您可不能只看表面啊。”借此机会,郑东西意味深长的说道。

    同时郑东西又想起了先前的一幕,这桌子也不是头一回显示出它的奇特了。

    “至于刚才的问题,抱歉,在下还是无可奉告。”郑东西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对方不过是说出一个神偷门罢了,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如今乱世之局,他又处在这头号反贼柴听山的地盘,还需要怕的什么。

    就算是怕,那也是多余且没有作用的,更别提他是完全不可能背叛掌柜的。

    “倒是难得,神偷门竟然还会出一个你这样的人。”章阳舒十分意外的说道。

    嘴上说着这些的时候,他的眼神却是就没有离开过桌面。

    原本平平无奇,甚至可以说还有些普通难以入眼的大黑桌,现在落在章阳舒眼里,已然是完全变了模样。

    连带着,他现在再看郑东西都不像之前那么随意了。

    “我只是好奇,也没有恶意,既然仁兄不愿多说,那我也就告辞了。”章阳舒认为自己要重新审视一下这天下第一客栈,包括之后魔门的态度等等。

    “一路好走,不送。”郑东西伸出右手,指着客栈大门。

    目送着对方离开,甚至是远远的从这条街消失了之后,郑东西才长舒一口气的,瘫在了椅子里。

    留下他独自一人看守客栈,先前面对那不知姓名的魔门高手时,天知道他是承担了多大的压力,有心理也有身体上的。

    不过留给他的时间也不多了,没有于椅子里多待,迅速起身就朝后院走去,他得赶紧将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掌柜的才是。

    一五一十的,没有任何保留的写在了纸上,同时还说出了自己的分析,另外也包括那张大黑桌的奇特。

    等鸽子从楼上隐秘的窗口飞出去,迅速的插入云霄之后,郑东西才从窗户口离开。

    他并没有放松警惕,怕的就是这鸽子被那男子从远处拦截下来。

    好在这鸽子独特,乃云中鸽,速度上是远远比不了朝廷专门饲养的六尾隼,但飞行高度却是比一般鸽子高出不少。

    拍拍手走下楼去,仔细想想没有别的什么事情好做了,便去了后院练功。

    随着事情一件件的发生,郑东西越来越感受到自己的实力不足,甚至将来或许都难以安身。

    因此现在的他便像曾经的刘元一般,只要找到机会就会抓紧时间练功,以期多提升自己。

    与此同时,那从魔门来的男人,果然没有彻底离开晴川,而是找了一件屋子住下。

    也不知写下了一些什么东西,嘴里咬着笔杆子,思索一会又继续,然后将其在信封里装好之后走出门去

    既然父亲交到了医圣的手里,一旁还有冬竹看着,刘元就不太担心了。

    而具体的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治疗好,他倒是还没来得及问,就看见那竹屋的门已经关上了。

    下山的时候,刘元就此也只能朝叶青打听,毕竟后者也是医圣弟子,先前还看过了父亲的病情。

    想来是比较了解的,倒是没有辜负刘元的期许,对方简单的根据病情来推测了一番。

    说道:“就算是快的,大概也得需要七天时间,慢的话那就不好说了,这取决于师尊他用什么方法。”

    “原来如此,多谢了。”刘元抱拳说完,几人与叶青分开,与裴蛟回了圣手宗给他们在这山头所安排的住处。

    回到屋子里之后,刘元也不坐,就是在屋里走来走去,微微低着头像是有很重的心事。

    “行了,别走了,你来坐下想。”裴蛟看着刘元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看的是心烦意乱的。

    “哎。”叹息一声后,刘元倒是听话的在桌边坐下,拿起桌上的小茶杯,喝了一口之后又放下。

    丹橘的事情一直在他心里挥之不去,那是不可能放任不去管的。

    先前是父亲的事情压着,丹橘也没有生命危险,现在父亲的事情算是解决了。

    他怎么都要弄清楚丹橘到底发生了什么,毕竟,这么好用的厨子可不好招。

    既然父亲痊愈最少都要七天的时间,他就还有机会。

    但时间是有,可方法呢。

    乱世起,各大门派都纷纷冒头,甚至剑阙山庄都已经公开建立门派,招纳天下弟子。

    包括佛门也有了苗头,连老方丈的转世都有了人,而这与他们齐名的魔门,依旧是悄无声息的。

    如此一来,让刘元去哪里寻找才好。

    关键这西南道的地盘,啊,有了,想到这儿刘元突然抬起头来,眼神一眨不眨的闪烁着光芒一般,把裴蛟直勾勾的盯着。

    看的裴蛟一惊,坐在凳子上的身子下意识的就要往后撤,却是被硬生生的止住了,反而昂首挺胸,又往前坐了些道:“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谁知刘元没头没脑的说出一句:“我想到了。”

    “想到啥了你就?”裴蛟眼神古怪的看着刘元问道。

    “我知道怎么找丹橘了,既然是西南道,还得找地头蛇啊不是。”刘元说完就站起身来。

    “你指的地头蛇是?”裴蛟脑子里第一反应是圣手宗,想想也不对啊,人也不擅长打探消息等事情。

    “除了西岭夏家,还能有谁。”刘元理所当然的说着又道:“就我当初与大德郡的城主夏玲玲之间的关系。”

    “相信对方应该是会帮这个忙的。”刘元有着这个自信,本身他也还会夏家带去一个惊喜。

    毕竟夏家失落多年的,那本名为‘巫湮’的秘籍被他从西北大山里带了出来。

    一听那夏玲玲的名字,裴蛟也坐不住了,顿时起身,跟着说道:“我也去。”

    言辞恳切,其意不容拒绝。

    不过刘元倒是没多想,直接就点头同意:“行。”

    看裴蛟这模样,怕是不让她去,得跟自己急。

    而且想到先前发生的事情,有裴蛟在可能也会更有帮助,毕竟对方古灵精怪的点子也对。

    这些歪门邪道的方面,嗯,姑且称之为歪门邪道吧,裴蛟要厉害许多。

    事情说定,与裴蛟一同出门,找人一问,就知道了叶青的住处,告辞下山而去。

    不过堪堪走在山头上时,裴蛟突然一把拉住刘元提醒道:“咱们就这样下去,一准会遇上活死人台上的那位。”

    “既然有求于西岭夏家,那人在夏家的地位只高不低,咱们又要如何面对?”

    “啊,这你倒是提醒我了。”刘元顿住脚步,点点头后沉思起来。

    先前只顾想着丹橘的事情,倒是忽略了这人。

    现在医圣大人在治疗父亲,显然也不可能顾得上那两人,也不知对方靠着丹药支撑,还能撑的了多久。

    想来垂死之人,即使再如何支撑,也不会超过七天吧。

    这事情如何更完美的处理呢,刘元脑子里想着,也就放慢了脚步,裴蛟跟在刘元身后也没有去打扰。

    直至两人都快走到那活死人台附近了,刘元心里总算是有了些许眉目。

    “有办法了?”裴蛟傍在刘元身侧,轻声问道。

    “嗯,有了。”说话间,刘元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瓷瓶,瓶身雪白犹如白玉一般,瓶子里放着两颗丹药。

    不错,正是当初在胭脂河上的画舫中,抽到的阴阳丹,若不是遇上这事,险些刘元还忘记了。

    由于出门在外,还不知要何时才能回去客栈,所以这些东西他一直是带着的,也包括一直没能用上的二级内力丹。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阴阳丹的功效十分的鸡肋。阴丹会截断心脉,令人立即毙命。

    阳丹可为将死或者刚死之人续命一炷香的时间。

    不过如此效果,单独看去,的确是十分鸡肋,但现在遇到这事,或许能派上用场。

    刚将丹药拿在手中,两人说话间也就到了‘活死人台’前。

    不出所料的,即使那男子长跪不起,看上去心诚不已,也依旧没有触动那什么圣迹显灵。

    许是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现在异常敏感的肖楚直接转过身来,待看见是先前上山的那两人之后,原本高兴的神色又黯然下去。

    不过很快他就觉着不对了,不等两人说话,直接惊奇道:“怎么只你两人下山了,那小姑娘和大叔呢。”

    问出这话的同时,其实他的心里已经隐隐猜测到了什么。

    只可惜,即使猜对了真是如此又如何?肖楚心里泛起苦涩,一切都晚了。

    “先不管这个,你朋友他怎么样了?”刘元往前走了几步,看着趟在地上的面色苍白毫无血色的男子,有些凝重。

    已然无法从地上这人身上,感受到丝毫的生命气息,该不会是来迟一步吧。

    不过就时间上来说,应该也还来得及啊。

    “如你所见,我兄弟他在前一刻,已然去世了,药石无灵,甚至没见我最后一面,连几句话都没有交代。”肖楚一字字的说道。

    声音有些哑,情绪上倒听不出来任何的波动,山风吹起了他的衣袍,双目平静的看着地上尸体。

    还好,如果是刚死就还能行,幸好是下来的早,心里这样想着,刘元不敢过多耽搁,直接在尸体旁蹲下身来。

    从小瓷瓶里倒出一颗丹药,然后抬头看着男子道:“现在两个选择,服下我这颗丹药,能够让他续命一炷香的时间,不是活死人的状态,而是好似回光返照一般的活一炷香。”

    “不服用这颗丹药,他可就真的死了。”

    几句话落在肖楚耳朵里,可谓是意外之喜,当下直接道:“什么条件?”他明白对方不会平白无故的这样做。

    “借助你背后的西岭夏家帮我一个小忙。”刘元也没矫情,直接说道。

    “好,只要不是上天入地般的事情,我都能说上话。”肖楚丝毫不迟疑的回答道,对方无法想到此事于他来说有多么的重要。

    即使是换了更苛刻的条件,他也会答应的。

    “好!”刘元将丹药放到了尸体嘴边,然后塞进了其嘴里,扶起对方半个身子,紧接着用内息将药丸化开了之后顺了下去。

    虽然至今刘元也不知道哪个是阴丹哪个是阳丹,但是没关系,反正眼下是一个死人,就算是喂错了,大不了再来一次就好。

    只是能一次成功,不损失一颗阴丹,当然是更好不过了。

    丹药化开,流下去等了大概有十个眨眼的时间,就在刘元怀疑自己是喂错了的时候,他清楚的感受到了尸体身上的脉搏。

    紧跟着对方的眼睫毛也开始颤动了起来,在场的都是有实力的人,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自然看的清楚。

    肖楚脸上带着明显的喜色,直至地上那具‘尸体’睁开眼来,这个笑容扩散到了最大。

    走上前去,一把拉住其手,又喜又紧张的说道:“兄弟你总算是醒了。”

    很快反应过来现在是个什么情况,躺在地上的男子神情一紧,双目瞳孔收缩,被抓住的右手狠狠的攥成了拳头,将肖楚的身子往下一拉。

    说道:“内鬼,有内鬼”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