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九十二章 请见师尊

    “这是?”刘元迟疑的问道,亦或是下意识的便惊呼出声。

    眼前这一幕实在是有些超出预料,那男子一身白衣背对着众人就跪在石台上,却不知为何。

    不过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他没有上前打扰。

    此处乃是圣手宗的山门,出现了如此奇怪的一个男子,怎么想都不寻常,随便好奇是要惹麻烦的。

    “赶紧上山吧,还有多久就到山门了?”刘元看着冬竹悄声询问着。

    反观冬竹这丫头却是眼神一眨不眨的看着石台,突然就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轻呼一声道:“这里是活死人台。”

    “何为活死人台?”刘元一听这名字就觉得不对劲,开口如是问道。

    也就是说话的功夫,已经率先往前走去,因为几个人的谈话声下意识的就大了起来,为了避免引起那人注意,还是早些离开的好。

    不过显然还是走的慢了下,就在几人背后,背对着他们的白衣男子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

    “诸位稍等片刻。”一个略显沙哑的男子声音响起,仿佛渴了大半个月一般。

    闻声刘元顿住脚步,脸上的神色一变,转过身来看着男子有些苍白的脸庞道:“呵呵,我等就是路过罢了,多有打扰还请勿怪,你继续。”

    一两句刘元的托词,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男子还是神色如常的继续说道:“刚才那位小姑娘提到了活死人台。”

    “阁下许是听错了,这丫头说的是草原语‘活塞斯坦’,也就是惊讶的意思。”刘元面不改色的说着瞎话。

    并不想再和这人多言,因为就在男子站起来之后,刘元视线越过那人的肩头,看到了其背后躺着的一具‘尸体’。

    姑且先算是尸体吧,因为躺地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莫不曾在下看上去十分蠢笨?”男子继续说道,对方如此蹩脚的理由他如何看不穿。

    当然连明显蹩脚的理由都说了出来,自是不想和他有什么联系。

    这般浅显的道理他明白,却并未放在心上,也不等对方回答,直接就又说道:“我就一个问题,还请阁下不吝赐教。”

    虽然心里十分想拒绝,当男子没有给刘元这个开口的机会。

    “这位姑娘与圣手宗是何渊源,为何会知道活死人台的事情。”

    言辞迅速,声音神色却极其的郑重。他知道一般人是不可能知道此事的,就算是圣手宗门下,也是少有人知道‘活死人台’的事情。

    自从被赶出来之后,他在这儿跪了有一两天了,一点效果没有,即使是他在这圣手宗内也不敢稍有放肆。

    若不是靠着家中那一颗丹药报名,躺在地上的人可能早就撑不下去了,即使如此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

    眼前出现的一行人虽然配置奇怪了些,但不难说会是自己的一个机会,就算是一丁点的微小的希望他也要抓住了。

    而且还不算微小,毕竟活死人台。

    听到男子的问话,冬竹有些怯,偏头看了刘元一眼,不过这时候后者也不好说什么。

    因此冬竹只好自己迟疑着说道:“是我道听途说的罢了,本来也是不知道什么活死人台的。”

    这话说的挺好,尤其还是从冬竹这看上去年纪不大的小女孩嘴里说出,更添几分可信。

    只可惜刘元低估了‘活死人台’的重要和神秘,也高估了冬竹撒谎的能力。

    经验丰富的男子,只是从冬竹的神情语调等上面,就猜出了一二。

    “此事于我何其重要,希望小姑娘如实告知,鄙人西岭夏家肖楚必有重谢。”男子抬手抱拳说道。

    肖楚什么的,想来在西南道或还有些名声,但在场几人无人识得,不过这西岭夏家几个字,听的刘元眉头一动。

    就以他与夏玲玲的渊源来说,此事也可听上一二,毕竟当初答应了夏玲玲的事情,还要找到其人,将此事给圆满解决。

    因此刘元直接将话头给接了过去,道:“我等也是来山门求医问药,所以自然也了解打听了一些圣手宗的事情。”

    这话听上去就要有诚意的多了,虽然肖楚还是不太相信,对方能如此轻易的打听到‘活死人台’的事情,想来也只是知道这么一个名字罢了。

    不过听他们这样说,肖楚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摇了摇头道:“几人是来找谁求医?”

    如果是一般的病情,就不会想到来这儿了。

    外间治不好的病,才会想要来到圣手宗,但即使是圣手宗内也是不同,弟子与师父的水准自不一样。

    单单是找弟子,就要容易许多。

    “医圣大人。”

    于此事上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刘元直言不讳说道。

    说完,明显看见肖楚脸上一愣,继而劝道:“如果是求医圣他老人家出手,我劝诸位还是早些另做打算吧。”

    言辞恳切,跟着也不等刘元问为什么,他就自己答道:

    “想来你们也看出来了,我同样是来求医的,可惜医圣他老人家闭门谢客,无论是谁也不见,我才来了这活死人台。”

    “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不知道谁来能请的动他老人家出门。”

    “我是等得,我这兄弟等不得了啊。”

    总说是活死人台,但刘元却完全不清楚,明白他的疑惑,冬竹凑近了悄声道:

    “活死人台算是圣手宗一个宝地,相传是当年灵谷师祖,在此皓首穷经,遍尝草药之地,因为师父他老人家轻易不会出手,谁能在活死人台看见圣迹,即是圣祖显灵,师父便会无偿出手一次。”

    “那这么多年来,可有外人曾在‘活死人台’见过圣迹?”刘元紧跟着便发出疑问。

    “有还是有的,不过时间有点久远了,总之讲究的就是一个心诚则灵。”冬竹微微颔首说道。

    好歹算是一个希望,就算再如何渺小,对于那些人来说,也是愿意一试的。

    这医圣大人还真是难请呐,刘元下意识的便在心里感慨道。

    “若是一直都等不来圣迹,肖兄你又打算如何?”刘元看着对面那人问道。

    “还能怎么样,只能拖着兄弟的尸体下山了。”这些年来离开圣手宗的病人也差这么一个。

    “这人对肖兄你来说如此重要?”

    “生死之交。”肖楚的回答没有半分迟疑,跟着又看向了冬竹那丫头,眼神真诚的道:“如果姑娘有办法请的医圣现身,但有所求,肖某不敢推辞。”

    反正什么办法都试过了,也不差眼前这小姑娘一个,或许这些知道活死人台的人,就有能力呢。

    至于什么背景或者说来历,肖楚倒是完全没考虑过,在西南道,就连他们西岭夏家的名头都不好使,谁来也一样。

    犹记得当初,就算是大魏皇上,想要让医圣看病也并不容易。

    “好的。”看对方那么可怜,想着能帮就帮一把的冬竹乖巧点了点头,应承了下来。

    事情暂时的告一段落,与肖楚分别了之后,刘元几人继续朝山上走去,没有好奇到去打听对方的身份。

    相信要不了多久,自然会知道的。

    不过上山的路上,刘元的心思就显得有些沉重,从先前的十拿九稳,变成有些忐忑了。

    本还没将医圣的古怪脾气放在心上,可经历了刚才的事情之后,由不得他不担心,说来冬竹也离开圣手宗很久了啊。

    就在刘元想着心事的时候,上山的路逐渐变的狭窄了起来,两边的药田里也多出了不少的植物。

    时不时的可以看见几个圣手宗的弟子,在药田附近管理着植物。

    许是听见了他们上山的脚步声,间或偏头来看上一眼,也就一眼,跟着便不过多关注,继续料理手中的事情了。

    可能这些日子战乱已起,他们见多了上山求医问药的人,因此也就见怪不怪了。

    只要不是去一些禁区,他们倒也不会阻拦。

    沿途没有仔细打量周围的情况,刘元还在想着心事,有些疑惑的是,按冬竹在圣手宗的地位,竟没一人认出她来。

    心里刚这样想着,右前方平地上的小木屋便被推开,一个斯斯文文的青年人朝这个方向看来,瞬间眼神一亮,开口喊道:“小师姐!”

    小师姐?

    什么小师姐,声音之大,喊的刘元一愣,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男子飞也似的毫无形象的跑了过来。

    一个箭步就停在了几人身前,脸上还带着欣喜,道:“小师姐你这一走可是好久,也是知道回来了。”

    “你是,叶青?”冬竹略一思索就想起了眼前人的身份。

    “是我啊,看,看我是不是长高了。”男子自顾自的说着话,转而又伸手比划了两下,道:“小师姐还是这么高呢。”

    没有那个闲情叙旧,冬竹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师父他老人家呢,近来可好?”

    “好,师父好着呢,不过在山顶居几月了,至今没出现。”叶青笑呵呵的道,从来了之后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更是直接忽视了刘元几人。

    然而说出来的话,让刘元忍不住暗自腹诽,既然都几个月没见了,那你是怎么知道好着的。

    “怎么,小师姐你要见师父?也是,回来了怎么着也得见一趟,如果是你的话,师父肯定是会见的。”叶青说着话,人已经往前领路了。

    事情发展的比意料之中的要顺利些,本来刘元还以为要费几番波折才会如意。

    等到走出好长一段路途之后,叶青就像是才反应过来一般,回过身来看着刘元几人道:“小师姐,不知这几位是谁,都是你的朋友吗?”

    “恩,是我朋友,来找师父看病的。”冬竹没有避讳,直接说出了目的。

    “哦?看病?”叶青闻言停下了脚步,回首看着冬竹的脸,又道:“竟是连小师姐都搞不定的病情,也不知是什么疑难杂症了。”

    说这话的时候叶青有些意味不明,眼神更是在刘元几人身上打量过,像是在判断到底谁有病。

    “而师父的古怪脾气,小师姐你也是知道的,恐难了,这不前几日还有个男子寻医无门,现在还搁‘活死人台’上跪着呢。”

    “恩,我知道的。”冬竹没有多言,只是简单的回答道。

    继续往山道上行去,一路上的弟子门人越多了起来,其中不乏和叶青点头招呼的,除此之外也出现了更多认出冬竹的弟子。

    由此刘元才发现了冬竹在门中有多么受欢迎,也正是如此,很快就有人发现了不对劲。

    向来是形影不离的姐妹两,怎的没见姐姐丹橘。

    虽说从这条路往上走是南医谷的地儿北毒山在另外一半,可丹橘在医谷的地位也是不低。

    就这个问题叶青却是不好问,他是圣手宗里,为数不多的知道丹橘魔门圣女身份的人之一。

    又是一炷香的时间过去,身后跟着的弟子越来越多,也不知是抱着看戏的心态,还是想见见医圣他老人家。

    “是这儿了,和小师姐你离开山门时相比,也没多少变化呢。”叶青伸手一指前面的竹屋。

    屋门前还卧着一头老黄牛,掀开眼帘看了一眼之后又耷拉了下去。

    “师父在这儿山头住了好几月了一直没下山,师父的脾气你也是知道的,没有他的吩咐,也无人敢来打扰。”

    “这几日陆陆续续的有人过来,师父他不说见,我等也不敢多说。”言下之意便是,倒不是他们没有医家仁心。

    而且现在还在活死人台上的人,他们也早就看过了,那人几可谓是已经半只脚踏进了鬼门关,全靠药物吊着命呢。

    他们具是束手无策。

    想来即使是医圣大人,也不可能真的将死人变活。

    天数有定,非人力所能及。

    “恩。”冬竹轻轻点了点头,脸色变得正式了不少,越过刘元往前走了几步,直至独自一人站在山头前,余下的人都在冬竹背后默默的看着。

    许是太近了,那头老黄牛从地上站了起来。

    “弟子冬竹回山,请见师尊。”

    冬竹的声音不算大,却徐徐传了过去,老黄牛让出屋门,往一旁走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