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九十章 一派‘胡’言

    待到男子进屋之后,郑东西也没在外面继续坐着,跟着也走进屋中,并且避免被人打扰,还将门也给关上了。

    又小跑着到了前台,从一旁提溜着一个水壶两个瓷杯过来,给来人满上一杯之后递了过去。

    后者接过茶杯,低头看了一眼也不喝,只是捏在手心轻轻旋着。

    四下打量着客栈的环境,心头想着别的事情。

    看对方这模样,郑东西顿时起了疑心,这也不像是那位曹账房啊,后者在客栈待了这么多年,不会一来就露出这副模样不。

    转而郑东西又想到,或许对方是外出的久了?想看看走这些年,客栈有无什么大的变化。

    想到这儿,郑东西于是开口试探着问道:“常听掌柜的说起您,想不到来的这么快呢。”

    “哦?都说我什么?”男子闻言回过神来,一撩自己后袍,在木凳上坐下后抬头看着郑东西的眼睛道。

    殊不知,就因男子回这话,郑东西心里疑虑又深三分。

    继而不动声色又问道:“啊,倒也不是什么,就说您做饭炒菜,煎煮闷炖那都是一把好手,如今客栈没法开火,现您来了可就好了。”

    对于郑东西的话,来人面上有些古怪的干笑两声,既不应声也未否认。

    如是顿了三个呼吸的时间,就在其刚要开口的时候,只见郑东西变了神色,一脸严肃的站起身来,双目牢牢的看着来人脸庞,道:

    “你不是曹账房,阁下是谁,还请如实说来。”

    男子闻声一愣,继而哈哈的笑了起来,摇了摇头:“我自然不是他,我也不姓曹,我是来找人的。”

    “找谁?”郑东西警惕神色不减,双眼一眯沉声问道。

    “丹橘。”男子微微颔首,轻轻吐出两个字。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叫这个名儿,脑海里暗自浮现出那丫头的身影。

    嘴里咂摸着,时间过去这么久,也不知那丫头是长高了没有。

    听见这两字,郑东西瞬间反应过来眼前这位是谁,毕竟丹橘的身份在整个客栈中,他们几人之间,已经不算是什么秘密了。

    所以心头一惊,面部稍稍变色,转而恢复正常斩钉截铁的道:“整个客栈唯我一人,没有你要找的人,阁下若是住宿我欢迎,若是找人,还请别处去吧。”

    “不然,我给您指点一个明处,离了客栈,往街角转去直行一段距离,便能看见咱晴川县新的衙门口了,去那投案打听一下。”

    “恕不远送了。”郑东西皮笑肉不笑的说完最后几个字,之后转身就要离开。

    就在那转身,背朝男子的一瞬,郑东西心思急转,开始思索着来人到底是魔门当中的哪一位。

    瞧这年纪也是不小了,想来也得是当年魔门残余下来的某位长老。

    想不到那些高门大派,无论是佛门还是魔门,亦或是剑阙山庄等等,都还有不少的高手顺利跳过一劫。

    至于来人找丹橘是为了什么,他郑东西所知有限,想不太明白,但稍微揣测一二,能琢磨出一个大致的方向。

    无非是现在魔门想要复兴,正值用人之际,岂能放走丹橘这么一位圣女。

    且不说其在魔门的身份和地位,就只是其具备的实力,便难能可贵,兼且还这么年轻,未来有无限可能。

    说不得魔门中兴再起,都要着落在其身上了。

    不过走出几步,郑东西突然有些纳闷,怎么背后没动静了,对方来势不小,总不能真是被自己三言两语就给吓退了吧。

    正这么想着,郑东西猛的扭头,就看见那男人正站在自己身边,眼神略微有些深邃的看着楼上方向。

    “还不走?!”郑东西下意识的就后退了半步,与之拉开距离,开口说道,就连音调也高了起来。

    “走,我要往哪儿走?人都没找着,我是不会走的。”男子说完看着郑东西露出一个微笑,又道:“至于怎么找,那是我的事,就不需要你多操心了。”

    话音还未彻底落下,便见这男子已经走到了后院门前,一个闪身已消失于门后。

    “嘿,我这暴脾气,还说不听了怎么着。”郑东西嘴上说着,撸起袖子就往前走去。

    现在他心里也泛起了嘀咕,看对方这和颜悦色的模样,丝毫不像是魔门中人啊。

    在他的记忆力,当年的那些魔门中人,虽说也极少有嗜血好杀之人,但也大多是些脾杏古怪之人。

    要不就是一脸冷冰冰的,好像搁谁都欠了他两三个铜板似的。

    但话说回来,若不是魔门中人,那又是谁会想要找丹橘呢?

    远山上的晚霞红橙二色,像那无形的推手将其缓缓拉开,不断的替换着白昼。

    四野风沙之下,一行快马加鞭风尘而去,若能仔细观瞧,当发现竟是当先一驴。

    速度极快,甩开身后几匹快马好几个身位。

    不出多大一会儿,那头驴在一处山脚前停了下来。

    仰头望着远处,刘元抬起右手,示意身旁的人停下,轻声开口说道:“冬竹,你确定是这个方向吗?”

    “是的啊掌柜的,咱们现在应该是已经站在西南道的地界了,至于师门的话,往那个方向再有两三天的样子也就到了。”

    冬竹说完,还抬起了自己的右手,伸出食指往那方向指着。

    “还有别的路吗,哪怕是绕路一段也行。”刘元面上的表情依旧有些凝重,紧接着如是问道。

    “唔,绕路的话,那就还有,恐会要七八天了。”冬竹思索着回答道。

    “好,就那条路,七八天也行。”刘元点了点头,七八天倒是可以接受,并不是什么半月一月。

    再次上路的时候丹橘姐妹两都没有多问什么原因,听掌柜的就行了。

    只有刘关张仿佛看出了一些端倪,但是也没有开口多言,以裴蛟的聪慧自然也发现了。

    但她按压不住好奇的,有什么说什么,也没必要压着。

    于是在一个晚上歇息的时候,裴蛟悄悄走到了刘元身边,将后者拉到一棵大树后,颇有些神神秘秘的道:“之前那条路怎么不走,是不是有战事,或者是由于介入平顶王的成都的缘故?”

    “都有。”刘元直接答道,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咱们此去是找医圣求助的,并不想和另外两家有些什么牵扯。”

    至于战事嘛,不用说,刘元也清楚裴蛟一定能知道,因为先前他听到的动静,身旁这些人没道理听不到。

    能听到也能猜到,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自然要远远避开了。

    同时还有些话刘元没说,当初他还答应了夏玲玲一件事,要给其从西北大山菩萨蛮手里带来巫湮的秘籍,现在依旧得手。

    只可惜回到晴川的时候已经晚了,大德郡如今物是人非,早就换了领头人。

    至于夏玲玲的去向,当时刘元也不太好向柴听山打探,想来等治好父亲的病之后,大可在这西南道找一找。

    前者兵败从君临道逃走,很大可能是回了西岭夏家才对,已经答应了别人的事情,自要尽最大可能做到。

    同时刘元也没忘记,有位兄弟在那城中,由于心忧父亲的事情,一时也没去打探什么消息。

    但想来是出不了什么事的,两人缘分,必能在江湖再见。

    相离不作儿女姿态,相逢不过快意喝酒,一口牛肉下肚,又是那艳阳高照大河涛涛。

    与裴蛟说完之后,刘元独自背靠大树坐了下来,闭上双目,手按在刀柄上,脑海里一遍遍的过着‘山荒’刀法的画面。

    自从上次来了感悟,并且与丹橘对练过后,一天天下来,刘元虽然再也未出过一刀,都是在脑子里一遍遍的回想着,但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进步。

    现在的他身上带着两把刀,一把挂在腰间,乃‘寒潮’,一把是‘了然’,仍旧包裹的像个烧火棍似的背在身后。

    此时就握着寒潮的刀柄,夜深人寂,无人打扰,只有天边一乱弯月高挂,洒下清辉与刘元作陪。

    如此环境之下,刘元仿佛感受到了‘寒潮’的呼吸,那一吐一吸之间的脉络是如此清晰,从未有哪一刻让刘元感受的如此真切。

    “不会的,不会让你沉寂太久的”刘元双目轻闭,眼睫毛在轻微抖动,嘴里默默嘀咕着。

    翌日天蒙蒙亮,一行人继续上路,同样是为了不必要的麻烦,几人都没有入城,只在换马喂马的逼不得已时,才会就近入城去。

    现在也不例外,到了逼不得已的时候了。

    前方那唤作‘焦芒’的城池也算不得大,估摸着是也就比晴川大上一些,而且也不算是西岭夏家与平顶王势力范围的交界线。

    进这城里休整一番,也没有什么压力。

    最近也正好是人多复杂时期,守在城门前的卫士,也没有吁么盘查,就放一行人入城。

    同时看刘元等人带着兵器,还好心的向他们指了一条明路,城中设立了招贤台,但有几分本事,皆可前往一试。

    不过也就是顺嘴一说,后又看刘元胯下骑的那头驴,怎么都觉着几人有些不靠谱的感觉。

    谢过了守门卫士,刘元几人进入城中,至于什么招贤台众人自然是没有兴趣的。

    这里算是西岭夏家的地界,前几天的路上已经彻底避开了平顶王的势力,一路上倒是险些遇到行进的大军。

    有丹橘和父亲在,自是提前听到了动静。

    “小城也够热闹的。”冬竹这丫头跟在丹橘身边,东张西望的看着四周,十分好奇的样子。

    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走到哪儿,那城镇都大同小异,想来也就京城差距大些。

    不知不觉间,刘元又想到了当初从京城离开时的场景。

    “好了,就这儿吧。”身旁就是一间客栈,没必要再走了。

    客栈里住的人倒是不多,可能是时辰不对,有事儿的人都出去了,没事儿的人,没事儿的人也不多。

    还闲于客栈的,都是就着一盘花生米下酒的闲汉,和身旁的人在闲聊着什么家国天下大事。

    那一脚踩凳,一手高举,比比划划的姿态,颇有几分天下纷争出我辈的架势。

    但开口说出的话,却是让刘元大摇其头,没有几句是有用的,全是些华而不实的大话,就连想打探些消息的愿望都落空了。

    嘱咐客栈的小二,用些上好的草料喂马后,几人就上了二楼,幸好还剩下的空房够多,不然有的挤了。

    到了下午的时候,客栈陆陆续续的有人回来,屋内的人逐渐就多了起来。

    大堂显得多了几分热闹气息,吆喝着,叫吃的叫酒什么的,吵的楼上刘元几人也无法静下心来。

    干脆也就不休息了,直接走下楼来,汇入了几桌人中间,叫了一壶小酒也听了起来。

    坐在位置上之后,刘元才发现裴蛟原来早就在一旁坐着了。

    不过两人是分属不同的位置,两人对视一眼,什么也没说,后者也没有要过来坐的意思,不知是怎么想的。

    刘元也不去管他,注意听着右前方那几人的谈话。

    说的是些现在西南道新起的几大门派,其中就有刘元较为熟悉的铁山帮。

    据说是当年那破星十六剑秘籍的事情,使铁山帮与西岭夏家之间闹的有些僵,现在也不是为何又和解了,并且关系更深从前。

    “和解?呵,还不是看铁山帮老帮主突然出关,竟然练到了金精诀最高一层,一切都是实力说话,哪儿来的什么和解。”

    一人摇摇头,说出自己道听途说的秘密。

    “这老帮主还能有夏家那位厉害不成?”

    “这”闻言,那人迟疑了起来。

    顿了好一会儿之后,才再次说道:“不好说不好说啊。”

    “罢了,不说这些什么帮派的事情,现在战事吃紧,真要和朝廷打了起来,还不是咱们老百姓遭殃。”

    “哈?打起来,打是不可能打起来的,紫薇山山主,江湖高手榜上排第三的楚牧,可知晓?平顶王他想当真正的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