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八十八章 山荒总纲

    包括刘氏在内的八家人,几个字听进耳中,刘元脑海里不自觉的浮现出徐明夫妇两的身影,想来徐家就是那八家之一吧。

    不过在此之前,刘元还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家还能有这样的来头。

    只见刘关张从箱子里拿出几本古籍后,在手里拍了拍,扬起一层灰后继续说道:“八家人各有不同,也算是分属于各行各业吧,共同守护着一个前朝的宝藏。”

    “宝藏?竟然是宝藏?”刘元眼神一亮,完全没想到自己家还和前朝秘宝有那几分关系。

    不对,还不是简单的几分关系,而是有着极大的联系,是那秘宝的守护人之一。

    “是的,就是宝藏,藏着足够武装出一支军队的宝藏,那是前朝国库加上皇宫里七八成的宝物,都埋藏在了那里。”刘关张微微颔首。

    这个秘密,是他们刘氏世代守护的秘密,八家人联手守护,不让其被旁人发现,同时也是相互制衡,不让其被对方夺走。

    而长久以来,也不是没有人萌生过这样的想法,但大都不是利欲熏心,多么贪财之辈,一代代的下来,八家人相互之间也曾互相接济过。

    有那过的穷困潦倒的人,也曾从秘藏里寻摸一两块边边角角的,助其度过难关。

    而且就算是将那宝藏全部取了出来,也没地放,突然多出这么大一笔巨额的财富,也无法解释清楚来路。

    说不准还没开始享受富贵人生,就已经被官府盯上,然后关进了大牢。

    之后刘关张又详细讲述了他们八家人的情况,其中果真是有徐明,然后又讲述了每三年一次的约定,和四家人轮守看护秘宝的事情。

    还有包括如何开启秘藏的方法,刘关张都说的一清二楚,怕自己不知什么时候,这些东西就彻底忆不起来了。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听完了这些内容的刘元,心里久久不能平静,长出一口气后摇了摇头。

    虽说他刘元是爱财,但当钱多到了如此庞大的数目之后,反倒是没了什么想法。

    不过如今是乱世到来,若是被各路反贼知道了这批秘藏的消息,还指不定惹出什么麻烦来。

    用膝盖想刘元也能知道,这批宝藏对那些反贼,能起到多大的作用。

    因此他紧跟着就问道:“爹,这么多年下来,咱们八家人守护着这宝藏的事情,确定没有外人得知吗?”

    “没有。”刘关张郑重的摇了摇头,语气十分肯定。

    听到父亲确切的答复,刘元再想起徐明当日对此事的态度,想想也应该是这么回事了。

    不过多年时间过去,最初的那几个人早就是尘归尘土归土,后人又有了什么想法,实是难料,人心是会变的。

    先前是没有遇到一个机会,现在天下纷争就在眼前,刘元隐隐有一种预感,就是这秘藏为源头,定会掀起一场不小的风波。

    “好了,有关这些箱子所有的事情,交代的也差不多了,你爹我也没什么遗憾了。”刘关张拍拍手,将箱子重新合上,道:“闲暇的时候,你可多看看。”

    “会的。”刘元点点头。

    恰好也是此时,楼下大堂的方向,传来郑东西的声音,看来是收集好了药材回来了。

    父子两收拾一番,就往客栈楼下走去,正好看见了从后院走到前堂的郑东西,手里还拎着一大包的东西,身后跟着丹橘姐妹两人。

    “怎么样?找到了多少?”刘元嘴上说着,先是看了一眼郑东西,跟着视线往后落在了丹橘的身上。

    “十之五六吧。”郑东西小声回答道。

    “最基础的一部分找到了,剩下的,恐怕要出城去收集了。”丹橘先是肯定的点了点头,跟着又摇了摇头道。

    “好,那先治病吧,剩下的我去想办法。”刘元点点头,话语说完,刘关张走上前去。

    等着几人都走去了后院之后,刘元一脸沉思的在桌边坐下,从郑东西的手上接过了那一页纸张。

    其上已经用红涂料圈出了一部分还未找到的药材,先前在和柴听山谈事情的过程中,后者已经答应会想办法。

    后续会从大德郡调集一批药材过来,并同时在周边想想办法,陆陆续续的都会调来,但就连他也不一定敢保证就能凑齐,余下的还有几味稀有药材,还得另想办法。

    看罢之后,将纸搁于桌面,咚咚咚的,刘元食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

    “让我看看吧。”孙宜大夫从刘元手底下抽出薄纸,拿在手里细细瞧去,嘴里念念有词。

    跟着将纸张递了回来,一抬头就说道:“这个三麟和这个地滚儿,还有这个,这个,我那都还有余货,乃是先前在西北大山里试药剩下的。”

    “哦,现在在哪儿?”闻言刘元眼神一亮,他可是没想到竟还有如此意外收获。

    只是一路上也没看见孙大夫背什么大型的包裹,也没看见别的什么东西,那些灵药是被放在哪儿了?

    “从西北大山里下来之后,拿着也不方便,就放在了下方一个朋友那儿,距离君临道也不算远,可以去拿,也能让行脚商送过来。”孙宜点了点头,简单的说道。

    “好,那就让送来吧。”刘元一口应下,现在的他也走不开。

    然而郑东西想想又接口说道:“还是我去拿吧,我轻功快,现在兵荒马乱的,还指不定要出什么岔子呢,我去要顺利些。”

    “也好。”刘元自然没理由拒绝,当下孙宜将具体地址说了一番,郑东西点了点头,记在心上,回屋收拾一番就打算上路了。

    待到郑东西离开以后,客栈再次安静下来。

    过去了这么长时间,客栈附近的老百姓们都懂,若非是特殊情况,天下第一客栈不可能挂起打烊的牌子。

    所以即使嘴上对七香水煮鱼馋的不行了,也没有冒然来敲门打扰。

    只是路过的人,会好奇的往这边张望那么几眼罢了。

    结果越看越馋,索杏就走开了。

    就在这样的状态下,时间一天天的过得极快。

    总之刘元也帮不上什么忙,再加上父亲的状态越来越好,他也放心不少。

    得闲的时候,就在琢磨刀法,要不就是翻着那几口大箱子里的书籍胡乱看着,也算是对他们老刘家多了些了解。

    是日,刘元正在客栈二楼上盘膝坐着,突然整个人一个弹身而起,穿过窗户就飞了出去,双脚落地踩在长街上,一刀就劈了出去。

    水亮的刀光,劈开了烈日的下的风尘,无形的气波排开,掀起一阵氤氲的气息,继而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是这个感觉!刘元在心头暗呼一声,刚才他使的是那最顺手的山刀第一式——开门见山。

    先前每次都是在炉火纯青的门口徘徊,总感觉是差了那么一丁点,总也劈不出去,堵在心口闷的难受。

    可就在刚才的那一瞬间,他把握住了这种感觉,他敢保证若是再遇到窦岐初,只这一刀,就能要其好看。

    不过事情过去了这么久,他在进步,那天赋不弱的窦岐初,定然也进步了,要是再相遇,两人胜负会是怎样一个场面,实是难料啊。

    而且他刚才能突然破了瓶颈,还有归功于最近空闲时对三千道藏的领悟。

    当初在太清山上时,刘元曾翻看过三千道藏,由于修为有限的原因,只大略的看了不到一小半的样子,但就是这一小半的内容,被刘元一直藏在脑海深处。

    随着修为和实力的提升,他还真是从其中悟出了不少的东西,武之一途,触类旁通,厚积薄发之下,才有了现在的一刀。

    收回刀来,刘元横刀在眼前细细打量起来,刀是了然,练山刀的时候,还是了然使起来更加顺手。

    也是趁着手热,刘元打算再来试试,一个翻身就跳进了后院,落在井口边,惹的刘窜风长嘶一声,待看清是刘元之后,才垂下头去继续打着瞌睡。

    丹橘依靠在门边休息,正巧看见刘元落进院中,手里还持着刀,气势不小的模样,让她眼眸一亮。

    以她的修为,一直知道自家掌柜的是会武功的,但先前都不怎么能入眼,直到这次再见,后者变的不同了。

    现在刘伯父的病情也彻底稳定下来,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反复过,丹橘上前几步,开口道:“掌柜的这是要练刀。”

    “啊,是啊,怎么,丹橘也对刀法感兴趣。”刘元眼睛一亮说道,此时倒想起了丹橘的魔教圣女身份。

    先前没时间与其讨教两招,再加上修为也没跟上,但现在嘛,刘元觉得正是时候了。

    “略知一二,倒可与掌柜的过上两招。”丹橘早从刘元的眼神里读懂了意思,直接一招手从后厨的作案上吸来了自己那把陨星厨刀。

    等看见这把厨刀的那一刻,刘元才想起来,自己到现在都还不明白这刀到底是有什么秘密。

    正好打起来,就能明白了。

    一把厨刀握在手中,加上丹橘那不算高的个子,却是显得多了几分滑稽的感觉。

    当然刘元是丝毫不敢大意,毕竟他清楚的知道站在自己眼前的这位是个什么人。

    再加上那把厨刀也只是看上去滑稽了些,具体威力如何,这么长时间过去,丹橘应该也摸索出来了,要知道吊坠给的,可就没有普通的。

    不过丹橘只是静静的站在那儿,却是没动,在等着刘元先出招。

    “小心了。”刘元嘴里低呼一声,抬刀就冲上前来。

    脚踏落叶步伐,刀光转瞬即至,这一刻的刘元那是人刀合一,虽未使出全力,却也是更加的得心应手。

    这一刀名为‘八荒六合’,乃荒刀第八式,出刀威猛绝伦,适合以一敌众,此时与丹橘单对单,却是存了请教的心思。

    “好刀法。”丹橘双目看着刀光,语气轻声感叹道,她身在魔门那样的地方,见识自然广博,一眼就看出了刘元这刀法的不凡之处。

    当下也不掉以轻心,右手抡圆的厨刀,以下切的姿态和刘元那一道刀光撞在了一起。

    砰——

    一声轻响,双方各是向后退去两步,刘元眼中带着讶色。

    丹橘先前的刀法是厉害,可厉害的不是招式,而是对方深厚的内力,而且那刀法,刘元怎么看怎么像平日里丹橘杀鱼的手法,不由露出几分苦笑。

    不由其多想,丹橘的下一刀便又到了近前,再之后两人便在这小院中你来我往的拼砍了起来。

    叮铃铛铛的声音不绝于耳,渐渐的两人都从最初的试探变成了现在的认真。

    而与丹橘的对练中,刘元之于刀法的领悟也是前所未有的。

    先前那些想不通的点,往往就被丹橘以敌人的角度给他一刀就点明了,大有胸中豁然开朗之感。

    从山刀第一式一直使到荒刀最后一式,刘元越使越是顺手,好比练成一片的气势。

    最终是两人一刀即分,一个腾空翻落地之后,站到了十步之外,刘元气定神闲的看着不远处的丹橘,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

    “掌柜的好刀法,大有可为。”丹橘说完看也不看,反手就将陨星厨刀丢进了厨房,叮的一声插进了刀匣里。

    两人走到中间,依在刘窜风前边的木栏上,丹橘扭头看着刘元再道:“我隐隐能感觉到,掌柜的这刀法远没有到大成的境界吧,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

    “的确啊,你说的没错。”刘元微微颔首,手里还提着了然,刀尖斜斜的指着地面。

    就在先前将每一式都使出之后,刘元心里有了几分通透的感觉,隐隐间触摸到了那‘山荒’的最后一式。

    即总纲。

    想当初从吊坠得到这门刀法的时候,便是分了山刀荒刀与总纲,但除了前二以外,刘元始终悟不到这总纲的要领。

    一直以为只是一种提纲挈领的心法,起到辅助习武的作用,可就在前一刻,心中通透的那一瞬间,刘元脑子里就像过电似的,划过了总纲的语句。

    “始至天地,贯穿玄冥”

    眼神逐渐变得怔怔,下意识的呢喃声从刘元口中响起。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