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八十七章 乌木再现

    “好,我马上去办。”刘元嘴上如此答应着,已经伸手从丹橘的手中接过了那薄薄的一张纸。

    放在眼下细细看了一遍,心中有了个大概,其中一少部分是比较珍稀的药材。

    纸上也已经分好了几个部分,有些东西是急需的,而有些东西可稍缓一步找到,甚至极个别的还有替代物,方方面面的都被丹橘考虑到了。

    由于很久没回来了,郑东西要比刘元对眼下晴川的情况更加了解,当下便将这页纸交到了东西手里。

    后者轻功也更快,交给郑东西去处理,刘元放心。

    看过纸上的内容过后,郑东西自是也不敢耽搁丝毫,一阵风似的就朝后院大门跑去,结果堪堪跑到门口时,他与刘元几人同时听到了嘚嘚的马蹄声,在客栈前门停了下来。

    几人相视一眼,对于是谁会在这个时候骑马赶来,心里隐隐有了几分猜测。

    刚把门给打开,只见柴大将军已是一脸风尘仆仆的立在木门口,举起正要敲门的手缓缓放下,脸上带着微微笑容,开口道:“听说刘大掌柜的回来了。”

    语气温和,丝毫不像那个在战场上叱咤风云,令敌人闻风丧胆的柴大将军。

    要让他的对手看见了,还不是惊掉一地下巴。

    “在的。”郑东西点了点头道,说话间已经让开了门口的通道,抬手示意了一下手里的纸张便快跑着,好似一阵风般的离开了。

    回首看了一下离开的郑东西的背影,柴听山摇了摇头,着身边十个亲卫兵就守在门口,自己朝门里走去。

    待看见刘元之后,柴听山先是一愣,继而皱了皱眉,开口问道:“刘大掌柜的貌似心情不佳,不知因何事烦忧?”

    眼前刘元的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更还带着几分惨白的感觉。

    与柴听山印象里那个嘻嘻哈哈的刘元相去甚远,之前的他仿佛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一般。

    “家父的事情”刘元摇了摇头,简单的提了几句,不愿多说此事。

    柴听山表示同情,又安慰了两句之后,再次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儿,那掌柜的现在可有空闲?”

    闻言刘元看了一眼那再次紧闭的房门,深吸一口气后,调整好情绪,伸手往前一指道:“柴将军这么请。”

    说完两人便一前一后的往前堂走去,跟着直接上了楼梯去了三楼中央的宽敞屋子。

    分宾主落座之后,知道对方也有心事,时间紧迫,所以柴听山也没有耽搁,开门见山的就说道:“不知刘大掌柜的此次回来,要在晴川待上多久,往后又有什么打算呢?”

    打算,柴听山想问的打算是什么意思,刘元自然明白,不过是挑了个选择题搁在刘元眼前。

    是继续当那潇洒悠闲的天下第一客栈大掌柜的,还是借此势,进而插手天下大事,插手各路反贼的势力。

    毕竟背靠天下第一客栈如此好的资源,对于如今大乱的局面来说,操作空间可太大了。

    大有进可攻退可守之势,刘元无心天下局势也就罢了,若是有心插手,无论是对何方势力来说,都是一股不容忽略的力量。

    前提是,现在还只有他柴听山意识到了此事,对方的第一家客栈,也坐落在晴川县城,先天上便与他柴军亲近。

    无论有心参与也好,还是无心插手也罢,现在的柴听山都想知道个确切的答案,如此他才能放心的下。

    而关于这些事情本身也没有什么隐瞒的,刘元是怎么想的便怎么说,思索了几个呼吸的时间之后,直接开口道:“这一点柴将军大可放心,当初开这客栈的目的,是为了收纳消息不假,可也是为了找到家父。”

    “现在父亲已经找到,兼还身体抱恙,刘某人哪里还有那个闲心去管别的,更合论插手这天下风云变幻了。”

    说着刘元摇了摇头,脸上的笑容有几分苦涩。

    对方这话柴听山还是信的过的,不过对方说的只是当下的情况,以后呢,以后的变化又会如何,谁又说的清楚。

    因此,柴听山再次开口问道:“眼下如此,可待伯父伤好以后呢?”

    “以后的事情,就交给以后再说吧,我对柴大将军可是有着十足的信心,到那时候,刘某人这点微薄之力,又哪里会被将军放在眼里。”刘元微笑答道。

    场面话说的是十分漂亮,但仅仅是如此的话,显然并不足以让柴听山安心。

    只见柴听山双目一眨不眨的看着刘元,端起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杯捏在拇指与食指之间,仿佛在思考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这个时间比先前的停顿都要长上不少,刘元此时也显得十分有耐心。

    直至其再次开口,道:“我柴听山的大门,永远为刘大掌柜的敞开,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后。”

    “身边这个地下之王的位置永远给你留着,将来若我柴听山做了这天下共主,必许你一世荣华富贵。”说道最后柴听山也放声豪迈的哈哈笑了起来。

    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刘元面前袒露胸襟。

    细数历史,其实也是一般野心勃勃之人,最爱给那些贤良之才画的大饼馍馍。

    等真到了天下共主那一天,那些开国功勋文武将臣又是个什么下场,就不好说咯。

    如此这些,刘元心里都跟明镜似的。

    但无论心里这么想,此时此刻,在这个场景下,刘元都能感受到柴听山的诚意和真心,也是微笑颔首,站起身来抱拳欠身说道:“多谢将军美意,将来若您还需要,若我还有此心,定不辜负。”

    “如此,甚好。”柴听山跟着站起身来,伸出双手直接覆在刘元抱拳的双手上,用力一握。

    这里事情结束,想想也再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柴听山自己事情也不少,告辞离去,骑上快马出城之后往东边去了。

    让晴川县现在的主将,想要来攀谈一番,都没找着机会,直接扑了个空。

    而现在晴川县内已经没有了王大善人一家人,那王家大院也已经成了一座空宅子。

    至于王生更不可能在这儿了,他正在大德郡内操练新兵呢,离开的时候柴听山也没告诉他刘元回来了,否则那小子可是说什么都得跟来。

    王生什么都好,就那脾气有时候是真的倔,一旦拗起来了,大有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架势。

    也算是其缺点之一吧,不过人无完人,也不是什么大毛病,而且但凡是他柴将军说的话,那小子还是会听的。

    将柴大将军送出了客栈之后,刘元又走去了后院,自丹橘再次进去,到现在都还没出来,也不知道父亲的状态怎么样了。

    心里正这样想着,只听一声轻响,冬竹那丫头跌跌撞撞的从屋里缓步走了出来。

    一脸疲惫的模样,脸颊上还挂着汗珠,也来不及说什么,直直的就朝着井边走去,拿起那木瓢就大喝了一口,跟着又用手捧起一把水来洗了洗脸,吓的刘元生怕这妮子掉井里去,赶紧往前走了几步。

    待冬竹回过魂来后,才开口问道:“屋里怎么样了。”

    “稳住了,比最开始预想的要好上一些,现在姐姐正在里面帮伯父治疗,将经脉里的一部分药力引出封印了起来,一个月之内不会再出现迷乱的情况。”

    说到这儿,刘元刚松了一口气,却听冬竹一声:“不过,还是不能太过乐观,毕竟涉及到脑子的情况,丝毫大意不得,也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出现预料之外的情况。”

    “所以,伯父身边还是离不了人,等到那些药材到了之后,再继续观察下去。”

    一番话说完,冬竹拍了拍胸口,又去井边喝起水来,看样子实在是太渴了。

    得到了确定的消息之后,刘元总算是可以稍稍放下心来,接下来只需安静的等郑东西回来了。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期间冬竹又进屋去,换了丹橘出来,再之后三人都从屋子里走出。

    刘关张表情如旧,脸色也没有什么独特的变化,前后好似什么都没发生一般,不过是在出屋的第一瞬间就朝刘元招手道:“元儿,随我来一下。”

    “诶。”刘元点头答应道。

    丹橘姐妹两有些担心的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对视一眼后,又继续去商量关于这病的对策了。

    而刘元两人出了后院,直接上楼去,在二楼的那间上锁的屋门前停了下来。

    现在已经融入刘元手心里的吊坠,便是在这屋子里搜到。

    屋子的钥匙刘关张也是有的,两下将木门打开后跨步走进屋中,屋子里那几个大箱子依旧摆在原来的位置没有动过。

    刘元跟着跨过门槛,反手将门给关上,扫了一眼屋里环境之后,才看着自己父亲问道:“爹,你带我来这儿作甚。”

    这间屋他当然再熟悉不过,想起当初第一次踏足这里,便从箱子里找到个吊坠的事情,刘元一时间还有些神情恍惚,这些年来的经历,大有恍若隔世之感。

    由于心理实在好奇,也不等父亲说话,直接开口问道:“爹,这几口箱子都是干嘛的,我之前有打开那个箱子看过,拿走了一个吊坠,那坠子有什么意义吗?”

    “啥吊坠?”正想着自己的事情,突然被刘元打断的刘关张转过身来,看着自己儿子皱起了眉头,显然一时间没想起什么吊坠。

    “就,大概长的像一艘小船。”说着刘元还动手比划起来,废了一番唇舌之后,他爹终于恍然大悟般的啊了一声,道:“啊,你是说那个小坠子啊,很多年前在山里捡到的,没啥重要的,你拿去就拿去了。”

    说着还一脸不在意的挥了挥手,看着样子,显然是不清楚那吊坠之奇特了,也算是了却刘元心里一桩疑惑。

    “好了,你过来听我说。”背对着刘元的刘关张说着,已经伸手打开了眼前的最左边的一个大箱子。

    然后指着其中厚厚的一摞书籍,道:“这些都是咱们刘家世代的一些家谱,家史等。”说着还顺手抽出了一本,递到了刘元手里,表面已是有了一层灰。

    轻拍两下,才看清上面用丝线绣的字迹——刘氏宗谱。

    一直以来,刘元还以为自己家没几个人了,想不到还有如此厚的一本族谱。

    顺手翻到了中间,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小字,都是些个人名,也没细看,爹他便已经打开了第二个箱子。

    “这个箱子里装着一些我们刘家的武学,以前你天生绝脉没有告诉你,现在可以看看。”刘关张说完又顺手抽出一本,扔到了刘元手中。

    让他下意识的感叹道自己爹的心真大,武学秘籍就这么锁在一间破屋里,也不怕被偷了。

    转而又想到,先前客栈有曹叔在,倒也不是一般的毛贼就能偷了去的,再一想,可能越是随手放置的东西,越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还没看两页呢,刘关张已经打开了下一个箱子,脸色显得郑重了几分,同时还从怀里掏出了一块牌子。

    就是这牌子出现的一瞬间,让刘元瞳孔骤缩,跟着眼神一亮,心头暗道一声:乌木碑!

    不错,这玩意儿正是刘元先前无意间看到过的乌木碑,也是从徐明口中得知的那‘乌木碑红枫谷’的前半句。

    “之后我要说的话,就涉及到咱们刘家真正的秘密了。”刘关张举起手中的乌木碑,刻意用传音的方式说道。

    但这前后发生的事情,总让刘元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仿佛爹他是在交代后事一般。

    嗫嚅着道:“爹,我还年轻,有些事不用那么早就知道。”

    “等不了了,这怪病,也不知什么时候你爹我或许就彻底失忆了。”

    “行了,我都决定了,不用再多说了。”刘关张的声音有些沙哑。

    摆了摆手又道;“而这些,要与你手中那本刘氏宗谱连着***。”刘关张伸手一指刘元手中那本古籍。

    “翻开第二页,看第十六行第八页,第二十二行第六十八页五五”

    “乌木碑,红枫谷那是包括咱们刘氏在内的八家人”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