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八十六章 不容乐观

    两个守卫之间的悄声谈话,显然没有被刘元几人听见,此时的他们已经走出了一条街之外。

    而那两人的谈话,是也没有什么问题。

    晴川的确是只有一间客栈了,倒不是别的,正是刘元那天下第一客栈。

    至于那家洪福来,由于日渐惨淡的生意,再加上失去了口碑信誉等,已然经营不下去,从而倒闭,掌柜的厨子等都回了老家,也不知是去做什么。

    倒是有那么几人,直接从军,加入了柴听山的队伍,当起了伙头兵,那位胖掌柜的,这些年也不少积蓄,回去至少也能过个富家翁的生活。

    现在君临道这地界,比起其他地方来说怎么也要安全不少,远没有甘济道或者说西南道那么混乱。

    就柴听山所占领的这些地盘,严格约束着手底下人,至少能做到秋毫无犯,他深知,要想走的够远,绝少不了这些,少不了黎民百姓的支撑。

    只说那一段时间以来的粮草,除了几个大商贾之外,还有一批农民在背后给柴听山提供。

    也是柴听山本身就是百姓中的一员,贫寒的出身的他,即使现在稍有得势,也没有忘本,而且天然的就得到老百姓的亲近。

    算是其一个优势,但往后的路还长,具体如何谁也说不清楚

    再次回到晴川县,看着身边有些变化,又好像没什么变化的街道店铺,刘关张一时间还有些唏嘘,看一切都那么的熟悉,不时的还会问刘元一些问题。

    不过也不知是不是忘记了,或者说脑子还不太清醒的缘故,压根没有想起三叔的事情,一路上也不曾提到过。

    当然这对刘元来说,也是一件好事,他不想父亲在病没好之前,再受到什么刺激了。

    过不多时,刘元等人就站到了天下第一客栈的门前,一如当初离开时模样,没有什么变化,那匾额上的几个大字,还是三叔的手笔。

    当初骗刘元说是什么出自柳大家之手,没过几天就被刘元拆穿了,什么弱柳扶风体,都是三叔自己手书的,完了还给自己脸上贴金。

    但现在再看到这匾额,刘元反倒是多了几分欣慰,好歹能借着匾额睹物思人,好似那嬉皮笑脸的道士又在自己眼前晃悠了。

    既然都回来了,父亲也找到了,至于账房先生的事情,也就只需要按照约定的时间,等曹叔来客栈了。

    相信后者得知这个消息,也会十分高兴的,至于往后要干什么,也就由得曹叔他去了。

    眨了眨眼,捏了捏眉心,深吸一口气,将情绪都掩埋进心底,然后刘元才扯着嗓子嚎了一声:“丹橘,冬竹,东西,快出来,你家掌柜的回来了!”

    这一嗓子嚎出去,嗓门可是不小,估摸着是整条街都听见了。

    有那听见动静的,相熟的都推开门朝这个方向张望着,待看见是刘元之后,都显得有些心喜的笑了起来,与他打过一个招呼。

    此时还尚隅,客栈的生意还没开始,不过是清晨刚过,这条街也不是小吃街,显得有些冷清。

    当然,冷清是在刘元回来之前,在他来了之后,那一嗓子算是比公鸡打鸣还管用了,叫醒了整条街道。

    不出多大一会儿,客栈门前就响起了咚咚的脚步声,冬竹那丫头小跑着就到了门前。

    看见刘元的那一瞬间,明显脸上露出一丝开心,甜甜的唤了一声:“掌柜的。”

    再之后,丹橘和郑东西几人都从门里走了出来,几个人见面之后,自是有好多话要说,也不宜在门前站着聊。

    分前后进了客栈,郑东西就在门前挂起了打烊的小木牌子,今儿显然是不能营业了,先停上一天也不打紧。

    反手又将客栈的大门给关上,众人就在大堂前的那张大黑桌子便围坐着,离开这么久,客栈还是一切如常,生意变的更好了几分。

    现在是方圆几个县城乡镇,都知道了晴川县这家天下第一客栈,名气越传越大,其中多是丹橘的功劳,姐妹两在客栈里待的是哪儿也不想去了。

    无论是行商还是旅客,或者跑道儿的过客,都会选择来客栈歇歇脚,吃点好的犒劳犒劳五脏庙。

    没有人能抵抗那七香水煮鱼的诱惑,尤其是丹橘亲自下厨。

    本来各地的门派宗门,什么七帮十六派,现在就连佛门都重启山门了,刘元还有些担心魔门的人找上门来。

    现在看来,丹橘两都好好的,江湖上也没听到什么魔门的风声,估摸着是还在销声匿迹,就算是要有所行动,也不至于那般快就到了晴川这偏远之地。

    毕竟魔门原址可是在北边,距离上林道与圣天道都很近的地方。

    当年身背大剑,在画舫上意气风发的少年,现在都长成了剑阙山庄新一任庄主。

    那位输了苏巨芒半招的魔门少主,自然也已然年岁不小了,不过据丹橘的说法,她与那位少主倒是同辈。

    只不过是在十一二岁的时候,丹橘就被送到了圣手宗的毒山,继承毒术衣钵。

    如果世上真有天才的话,无疑丹橘得算一个,至今为止,刘元对丹橘的实力,都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深不可测。

    即使是放在魔门,和历代的门主圣女相比较,丹橘也是拔尖的那一小撮人。

    当然,单单是从外表上是绝对看不出来的。

    尤其是在丹橘炒菜的时候,整个人散发的那种气质与光辉,使你完全无法将其和魔门圣女这几个字联系在一起。

    也包括冬竹小迷糊在内,堂堂圣手宗医门的传人,竟然如此娇柔。

    她与丹橘虽是长相一模一样,但却是完全不会让人认错的,两个人气质相去甚远。

    从郑东西的口中,刘元简单的知道了,就在他走之后的这几天里,客栈,或者说晴川县发生了什么。

    大体上是一个什么情况,已经在先前从那位掌柜的嘴里得知了,现在刘元主要想了解柴听山与客栈之间的事情。

    如他所料的那般,对方没有做什么恩将仇报的事情,反而对客栈十分礼遇,只要一有机会就会来客栈吃上一口。

    这样倒也符合,双方之间没有什么利益冲突。

    也包括在大德郡的那间天下第一客栈,也由于柴听山入主的原因,在城中的地位迅速拔高,也依旧是明逍夫妇两在管理。

    可以想见的是,今儿刘元大摇大摆的走进城中,很快柴听山就会得到消息,必然会来见上一面。

    “现在具体的情况就是这样了。”郑东西小声说着,说完还看了在场一圈的人。

    之前相互之间已经介绍过了,他们现在都知道了眼前这位看上去十分严肃的男子,就是掌柜的父亲,至于另外一位,只知道是个姓孙的大夫。

    “明白了。”刘元点了点头,紧跟着便看着丹橘和冬竹说道:“我爹他之前由于尝试一些灵药”

    将具体的情况,包括前因后果,尝试了些什么,刘元都详细的说过了一遍,看看这两位能有什么好的办法。

    得知了自家客栈里这姐妹两是什么身份,刘关张也没有隐瞒,不存在讳疾忌医的情况,有什么遗漏的,他还补充说明。

    虽然现在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好,表面上看去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但他自然也不想自己的身体落下什么病根,还是仔细治疗的好。

    认真的听完了刘元的叙述,丹橘与冬竹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麻烦,脸上的神情都显得格外凝重。

    显然此事不像刘元几人想的那么乐观,就算是她们两人,也感到有那么一些棘手,毕竟不是那种可以直接上手的病症,有些闻所未闻。

    “就现在开始吧,需要立即着手了,伯父看如何?”说完,丹橘看向了刘关张。

    “好,开始吧。”刘关张简单说道,点了点头就站起身来,又问道:“就在这儿吗,或者还需要准备些什么?”

    “就去后院吧,先检查一番,然后才能再做决定。”丹橘神色严肃,与冬竹一起站起身来往后走去。

    与之同时,刘元也站起身来,跟在了几人身后往后院走去,脸上显得十分焦急。

    就丹橘两人现在的表现来看,由不得他不担心啊。

    先前刘元是显得很是放心的,毕竟两人联手之下,连苏巨芒那样的疑难杂症都能治好,现在看来,他爹的问题丝毫小不到哪儿去。

    他还记得,当初接手苏巨芒的问题时,两人脸上也是这副神情。

    随着后院那屋的门关上,刘元的心也七上八下起来,心里不住的默念着,应该行的,能好的,一定能好的等等。

    而郑东西与裴蛟两人就陪在刘元身侧,后院一时间显得有些沉默,只听见刘窜风的吭哧声。

    此时两人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有裴蛟缓缓的拍了拍刘元后背,轻语道:“相信伯父,也相信丹橘和冬竹。”

    闻言刘元抬起头来,看了看裴蛟的俏脸,长出一口气后微微点头:“恩。”

    结果三人站在这后院,一等就是一个多两个时辰过去了。

    而这段时间里,那天下第一客栈的掌柜的回到晴川县的消息,也顺利的传了开去。

    不出所料的,柴听山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这段时间里,他听取了王亚金的建议,选择了稳扎稳打,既没有将步子迈的太大,也没有故步自封,开始了高枕无忧,称王称霸的日子。

    反而是对周边一些区域徐徐图之,就是他这样的慢刀子打法,带给了距离较近的三皇子还有李家等反贼势力,相当大的压力。

    不过现在也稍稍稳定下来了,手边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后,柴听山自然打算去见见刘元,他从没有哪一刻低估过这位偏安一隅的小小掌柜。

    尤其是在王大善人,王春才告诉了他一些事情之后,显得越发的重视起来。

    就现在来说,柴听山与王大善人之间的关系,可谓是好的蜜里调油一般,又算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后者的儿子在柴听山的军中屡立战功,那叫王生的小子,就好像是天生适合从军一般,不仅个人作战勇武,还擅长领兵。

    先前与大德郡的交战中,便有王生曾率一对奇袭兵,犹如一柄尖刀成功插入敌人腹部的壮举。

    使的一柄旋风锤,重达七百多斤,杀起人来手起锤落,咚咚咚的,一个个人脑袋就像烂西瓜一般炸开。

    狠狠的在对方军阵腰间撕开了一个口子,从而让柴听山反守为攻。

    后者现在在军中的地位和人望,已隐隐有与最初跟着柴听山起兵那两位副将媲美的架势了。

    对于柴听山来说不是坏事,反而是好事,且乐见其成。

    而王春才现在也是喜不自胜,没有哪个老爹会看到自己的儿子出息了还不高兴的。

    现在他是一点也不后悔当初让王生从军了,其实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不过是一个商人而已。

    当然比起一般的商人来说,要有钱那么些,家业要大了那么些,手底下也养了一批武人,仅此而已。

    之前他也敏锐的察觉到天下大势的风云突变,四处布局,落下了一些棋子,希冀着与一些人结一个善缘。

    万万没想到,最终希望还落在了,当初他最不看好的,那个起于微末出身贫贱的柴听山身上,后者也是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也是至此以后,王春才彻底断了和某些人的联系,有的时候三心二意是会要人命的。

    一路上心里计较着之后与刘元见面后该聊些什么,柴听山骑一匹快马,也就奔行到了晴川县前,与之随行的不过是十个亲卫兵而已。

    迅速的进了城门,未做停留耽搁,直接去到了天下第一客栈的方向

    吱——

    一声轻响,丹橘神色依旧严肃的从门里走了出来,显得有些焦躁的刘元立即迎上前去。

    开口就道:“怎么样?”

    丹橘先是摇了摇头,又点点头道:“不好说,先去准备这些东西吧,如果最后还不行的话,便要走一遭圣手宗,请医圣大人出手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