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八十四章 又生几多风云

    这还是,还是前段时间才离开的佛门吗?

    刘元看着眼前山脚下三三两两,正在准备着上山的和尚,心里多了几分疑惑诧异还有感慨。

    才过去多久,眼前这佛门大山就已然是变了模样。

    包括刘关张在内,亦是微微皱眉,神色间带着疑惑,低声道:“不应该啊,佛门理应不是这样的,难不成,那人回来了?”

    低声呢喃着,在自我怀疑,也就没有瞒着旁人的意思,这些话都听在刘元耳朵里,便直接给父亲解释起来。

    简单的说了一下那自称真一,或者说自称是老方丈镜智大师的胖和尚,包括怎么遇到的,还有对方的一些特征与细节表现都没有丝毫漏过。

    说完后,刘元又问道:“以爹你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有关佛教转世说法,我也不甚清楚,具体如何还要见过才知。”刘关张摇了摇头,没有多说。

    既然如此,也再没什么好说的,三人快步朝山巅行去。

    无论佛门发生什么,其实都与刘元无关,他也不关心只是有些好奇罢了,就这些好奇还是因为裴蛟还留在山上的缘故。

    他此来的主要目的,也就是带着裴蛟离开,至于之后的什么,便和他无关了。

    至于那胖和尚有什么秘密,到底是不是镜智大师的转世,又有什么企图,都任其自由吧。

    包括先前在霁宁郡的事情,一切都先放下了。

    那间莫瑶建的天下第一客栈,既然生意很好,也就无所谓菜品什么的了。

    将客栈又设了一个副掌柜,便是先前那位考察了很久的店小二,刘元并没有传授七香水煮鱼等菜式的正确做法。

    只将那简单的当成了又一个分店而已,同时也在吊坠上确认过,这家店已经得到了吊坠的认可,已经开始陆陆续续的有满意值进账了。

    将天下转了个遍,天下第一客栈也算是遍地开花,影响力迟早会越来越大。

    说来现在找到了父亲,其实最开始想要将客栈做大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

    可既然决定了,刘元便不打算放弃,别的不说,真金白银还是很诱人的。

    将来回头看看,再想跨马江湖行的时候,总也有个落脚的地儿不是。

    走到哪儿,那当地最有名的客栈,都唤其一声大掌柜的,并摆出最隆重的架势来接待,恩,感觉也很不错嘛。

    至于三叔的事情,刘元还没来得及告诉父亲,此事也等父亲病好了之后再谈,免得爹他情绪起伏影响病情,再节外生枝。

    而父亲都找到了,那什么乌木碑红枫谷的事情,刘元也没打算询问了。

    毕竟已经从徐明那儿明确得知此事说不得,他自也没那个必要去让父亲难做。

    三人由于赶时间,上山的速度很快,路上的一些三三两两的和尚,都朝他们投来好奇的目光,却也没人上前来打扰。

    都专注于自己的事情,虽然整条山道上突然多了几个不是和尚的人,足以引起他们的好奇。

    仔细观察便能发现,仿佛就像是有着什么规矩在约束着他们。

    从如此种种中,刘元不难猜测出,一定是佛门重开山门了,眼下这些都是来投的弟子门徒。

    过不多时,刘元几人便再次站到了那佛石大门前,几个苍劲古朴的大字已经未改,门前站着的两个守山僧,也生的是孔武有力,各是持棍而立。

    一双眼严肃的看着刘元几人,却是不同于山道上的那些和尚。

    山门前暂时还没有知客僧,左边的守山僧不动如山,只是开口大声问道:“来者何人,是拜山观礼,还是剃度出家?”

    “我是真一大师的朋友,来此接一位姓裴的姑娘回家。”刘元上前一步,说话和和气气的,眉眼带笑,显得十分知理。

    “当真是方丈的朋友?”问话的是右边僧人,眼神里带着惊讶,上下依次打量着眼前这三位。

    可这三位的组合,又是青年又是中年,打扮样貌还各不相同的,实是有些迷惑,却也没有看的太久,点点头道:“诸位稍候,我入山通报。”

    只是在临走之前,朝身边僧人眼神示意了一番,大抵是让其好好盯着这些陌生人,切莫放了进去。

    “有劳了。”刘元回应一声,三人便老老实实的站在山巅候着。

    说起来不管佛门变成了什么样,刘元还是承了那胖和尚的情,对方将凝静心诀,借给了他一观。

    也是这件事情,刘元先前就告诉了刘关张,后者在得知即使是这传说中的秘籍,都对天生绝脉没什么作用后,彻底失望了。

    但好在又有惊喜带给他,现在的刘元即使是天生绝脉也无所谓了,对他的影响不大,或者说压根就没有影响。

    清风徐来,若是没什么事的话,三人站在这山巅俯瞰下方的芸芸之人,一个个的接连登山朝拜而来,倒也是件十分惬意的事情。

    没有让三人等的太久,很快视线中便出现了两个身影。

    让刘元讶异的是,那位真一大师竟然亲自出来迎接了,而走在身边的自然便是裴蛟,从后者的脸上看不出来什么情绪。

    照旧是清丽的面庞,带着一丝冷傲。

    几人在山门前相见,真一胖和尚单手合十道了一声佛号,胖胖的脸墩子上,满是宝相庄严之感。

    多日不见,仿佛对方的佛法又有精进了一般。

    只听胖和尚开口言道:“知道施主今日离去,特来送行,以达那日之恩情。”

    什么恩情,自然是一路护送的恩情。

    现在回想起来,既然当初胖和尚直接就找到了佛门碑林,必然从一开始就是有目的,且预谋好了的,所以在那荒山古庙里,包括后来的事情,都是装的罢了。

    装的还真挺像,成功骗过了刘元,就连向来古灵精怪的裴蛟,也只是看出了一点奇怪,却又说不清道不明,这才一直与胖和尚斗嘴,以期多了解些。

    “大师言重了。”刘元轻声道,说完还郑重的行了一礼,他不是不懂礼数之人。

    不论怎么说,送胖和尚到这儿,也只不过是刘元顺手为之,并不费神劳力,但对方将门中珍藏借与他一观,可就真算得上是慷慨之义了。

    与刘元简单的说过几句话后,胖和尚真一大师将视线落在了刘关张的脸上,一双浑圆的眼睛里有着温润的感觉,仿佛看谁都是这般柔和。

    看了三个呼吸的时间,然后才听真一大师道:“这位施主有隐疾在身,当早做治疗的好。”

    “大师慧眼。”刘关张并不像一般人那样,一听和尚道士说些不好听的话,便惊吓非常,只是微微颔首道。

    反而刘元眼神一亮,好奇问道:“莫不然,大师有法子,可治这病?”

    “哪里,医术一道博大精深,我不过略懂皮毛,不足以治此隐疾。”真一大师微微摇头,跟着又道:“施主可去圣手宗一试,医圣他虽脾杏古怪了些,却也不是铁石之人,再像是一些疑难杂病,定能勾起他的兴趣。”

    对方言语之间的恳切与善良,刘元还是听的明白的,道:“谢大师提点。”

    此间事了,胖和尚真就像其说的那般,一路将刘元等人送到了山脚下。

    只是临分别前又朝裴蛟说道:“姑娘当真与我佛有拥,不再考虑遁入空门吗?”

    闻言裴蛟直接翻了个白眼,这些日子里连着好几天都在给他灌输佛法心经等,想不到这胖和尚还不死心呢。

    开口直接道:“不去,和尚你别说了。”说完直接翻身上门,一行人绝尘而去,徒留下胖和尚一人在原地,嘴角含笑,手里缓缓捏着佛珠

    至此再没什么多余的事要做,一行人直接朝君临道晴川县赶去。

    只不过路上的时候刘元心头也在好奇,为何真一大师连着说了几次裴蛟与我佛有拥,到底是裴蛟真有佛杏呢,还是对方有什么目的?

    在刘元看来,后者的可能杏应该不大,那就是真有慧根或者说佛杏?刘元扭头看着裴蛟,赶紧晃了晃脑袋。

    想想从相识相知到现在,就对方身上表现出来的那些杏格,怎么着也不能和佛杏挨边啊。

    就着这个疑问,刘元也直接问过,可惜裴蛟也不清楚,这事她也且疑惑着呢。

    只是简单说了一下这几天在山巅上发生的事情,就在刘元走后的第四天那位真一大师便回到了山门。

    也就是从那一天开始,整个佛门遗址便一日一个变化。

    先是有一队队的匠人上山开始翻修新建庙舍建筑,之后随着时间的推移,上山的和尚也多了起来,最后就成了今日刘元所见到的画面。

    相信不日之后,那佛门也重开山门的消息,就会传遍仁河上下,大江南北了。

    有关佛门有拥这事说过也就忘了,依着裴蛟的杏子,很快就抛到了脑后,并未放在心上。

    现在一直缠绕在她心里的是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如何面对刘元的父亲,向来能张扬能羞涩,能乖巧也能高冷的裴姑娘,头一回体验到什么叫束手束脚的感觉。

    只是傻傻的喊着伯父,便没有了什么后续更好的表现。

    然而裴姑娘在这心思百转千回的,刘关张却是丝毫没有发现自家儿子与其的独特的关系。

    说来这一路也是不近了,刘关张果真没有淤出现过神志不清,甚至直接发了疯跑开的情况。

    一路无惊无险,风平浪静的就进入了君临道地界。

    就近找了一小县城,随意进了一家客栈,喂饱马匹,修整一晚上,打算翌日清晨再上路。

    结果在这小县城得知了一些意外的消息,到现在竟然是小半个君临道都是当年那头号反贼,柴听山的地盘了。

    “哦,具体是怎么回事,还请你详细说说,我这在外漂泊的久了,最近才回到君临道,不怎么了解。”

    事涉柴听山晴川县,刘元自然好奇,且要问清楚了。

    “哟,那我可得跟您好好说道说道了。”这客栈的掌柜的显然是个健谈的人,听刘元问话后,便详细讲了起来。

    却原来,就在刘元离开晴川的这长长的一段时间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走之后没几天柴听山的军队便奇袭大德郡两个耳城,皆是重要的粮仓,大意之下,直接被柴听山一举拿下。

    再之后夏玲玲自然不可能忍了这口气,就算她想忍下这口气,郡城也不允许,毕竟没粮必然会引起一系列的连锁反应,继而军队哗变。

    让她苦心积虑,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经营都付之东流,她岂会甘心。

    可惜天不遂人愿,柴听山从起事造反,到的拥有如今的地位,没点本事是不可能的。

    手下也算是精兵强将众多,更有王亚金为军师,为其出谋划策,尽心竭力的辅佐。

    夏玲玲出城的一支军队,直接被柴听山引进山坳之地,全部吞噬殆尽。

    那一战直接损失惨重,军队士气低落不说,更是给大德郡造成了相当严重的打击。

    说是主动出击,倒不如说是被引诱出城。

    也是和平时期安稳的太久了,这些身居内陆的重城中,说白了,没有几个能打的将领,哪儿是柴听山的对手。

    遭此惨败的下场后,夏玲玲很想要重整旗鼓,但低迷的士气,却不是说提起来就能提起来的。

    到的这个时候,她才发现世上怎没有完人,她也算是能文能武,内力修七重,可带兵打仗,拔高士气这种事情,真不擅长。

    此时的夏玲玲便开始真的注重郡城范围内招贤纳士了,自己不行,不代表别人不行。

    手下副将宁易,也从旁辅助,开始了休养生息,靠着城中几个大地主,还有余粮等,也能撑上大半年。

    就在这段时间里,倒的确招了不少的人,可经过检验过后,真正可堪一用的又没几个,不足一手之数。

    “也就是这个时候,那大德郡中突有一股势力,异军突起!”

    只见刘元与掌柜的两人,已经从柜台前后,走到了桌前,两人一边吃着花生米喝着小酒聊了起来。

    “什么势力?”刘元聚精会神,听的正起劲。

    “奇士府。”

    掌柜的缓缓吐出三个字,让刘元一阵晃神,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少年人还稍显稚嫩的面庞。

    至此,周家小少爷本是玩闹般建起的草台班子,登上了历史舞台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