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八十三章 找到你

    感觉到那手落在身上的一瞬间,刘元便是心头一紧,他已经是全神贯注集中注意力,在警惕着四周的情况下了,却还是悄无声息间便被身后这人接近。

    虽然他没有内力,刚才也没有铀转阳火精气,但以他现在的实力和警觉,非是一般人能够轻松接近还不被他察觉的。

    不过对方以这样的方式接近,想来至少是没有恶意的,否则便不仅仅是手落在肩上了。

    心思电转,虽然刘元想了这么多,但其实也只在脑中过了一瞬而已,紧跟着便缓缓转过身来。

    “小兄弟,我看你隔这儿盯着那药铺子看了很久了,怎么,看啥呢?”背后想起一个成年男子的声音,刻意压的有些低沉。

    听见这声音,刘元依稀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当他彻底转过身来看见背后这人时,整个人便好似凝固住了一般呆立当场。

    外间所有的嘈佑瞬间消失,世界都安静下来,只有耳边的风在呼呼的刮过,只见刘元的双目之中隐隐有眼神光在闪动。

    眼前人胡子拉碴,依稀能看出藏在胡须下的棱角脸型。

    满头黑发随意散乱,可清晰的看见鼻旁的两道法令纹与眼角皱纹,一双眼漆黑却少了些许的神采,显得有些涣散。

    “小兄弟,我和你说话呢。”见对方不答,中年男子再次说道,微微皱了皱眉,双眼慢慢开始聚焦,视线中的画面逐渐变得清晰。

    随着这个变化,男子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些,直至彻底看见眼前这个长身而立的青年,他脸上突然一惊。

    眼前人对他来说隐隐的十分熟悉,但又有些不敢确定,直至刘元颤抖着嘴唇,沙哑着嗓音喊出一声:“爹!”

    “儿子,真的是你,儿”这一声爹,瞬间让刘关张脑子变的清醒了,什么都想了起来。

    由于刘关张走的时候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再加上先前神志不清的原因,一时间也没能认错刘元,到后来才终究是反应过来。

    一声话喊出口,刘关张与刘元两人都哽咽了,刘元更是上前半步,直接抱住刘关张的双臂,缓缓开口说道:“爹,你受累辛苦了。”

    两人没说两句,跟着刘关张便想起,道:“你怎的在这儿?罢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随我来。”说完,捏住刘元的手腕就往外走。

    两人的速度都是不慢,毕竟刘关张心里有些着急,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再次犯病。

    结果转过了一条长街之后,刘关张突然反应过来不对劲了,在一个胡同口前,兀的停下身子,转身看着双手在刘元身子骨上捏了两把,又转圈的打量了一番刘元。

    最后站在刘元身前,开怀的笑了起来,道:“可以,这么长时间不见,臭小子结实了不少啊。”

    先前对方一直能跟上他赶路的速度,想来这些年即使他不在,也没有荒废了锻炼,很好。

    之后,刘关张又好好检查了一番刘元的身子,更是探入一丝内息过去,在刘元体内转了一圈之后,他才重重的叹息一声。

    还以为会有奇迹出现,谁知到头来绝脉的问题依旧没有解决。

    “会好的,一定会好的,爹已经想到了办法。”刘关张抿了抿唇,看着刘元的眼睛说道。

    先前刘元只是在父亲身上感受到了严厉,可现在他看到了另外一面,而且明显能感觉到父亲他苍老了十岁不止。

    等到刘元心思收回来的时候,刘关张已经再次走出了胡同,这次没有拉着刘元跑,而是两人一前一后的朝一个方向走去。

    一路上弯弯绕绕的,刘元心思又不在此。

    感觉没过多大一会儿,两人就再次在一座屋前停下,屋子看上去不大,不过这条街上的屋子大多都是这样。

    说来倒也是奇怪,整个城的人都在找他父亲,谁知最后刘关张却躲在这里,甚至都算不上是躲,屋子里什么都有,日子过得还算潇洒。

    不过也是没有郡城官府人出面的原因,要是挨个排查最近几天进城的生人,想来很快也就能找到刘关张的下落了。

    即使如此,没有常王爷等的帮助,相信不出三天也能有个结果。

    跟着进屋,关上房门,两人都在桌边围坐下来,既然见到人就好了,刘元心里松了一口气,只要是见到人,至于病什么的,总有办法医治的。

    刘元已经想好了,等这里事情处理完,便打算马上离开,带父亲回晴川,见到丹橘两人,若是那两位都不行,就直接去到圣手宗。

    就算穷尽一切,也一定要把父亲神志不清的问题给解决。

    坐下之后,父子两相视一眼,眼神里都有着欣慰和不少的感慨,还是刘元率先开口问道这段时间父亲他是干嘛去了。

    对于这些刘关张倒是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当然,有关‘乌木碑红枫谷’的事情都隐瞒了。

    毕竟这些事情,还是有迎则在,不能告诉不相关的外人。

    而有关其余的东西,倒是和刘元猜测的一般无二,都是从日记上就能看到的。

    为了解决刘元天生绝脉的问题,刘关张可谓是走遍了大江南北,踏足了各种地方,最终是在菩萨蛮试药。

    也算是有了些收获,然而天生绝脉对于整个江湖来说,都是一等一的难题,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能解决的。

    那一点点的收获,对于真的解决刘元的问题,是起不了太多作用的,这一点刘关张心里明白,但他不想承认或者说理会。

    而这一点刘元也是清楚的,但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什么天生绝脉已经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但这些事情,从父亲的嘴里亲口说出,还是再次带给了刘元极大的震撼与难受。

    至于刘关张神志不清,已经因试药有了后遗症的问题,他倒是只字未提,他来这郡城的目的,也是为了找到一些珍稀的药材。

    毕竟这里有强大的城镇和帮派,还有整个甘济道最大的药坊,必然能有所收获,而且刘关张还于暗中询问了很多的大夫,一些药方和药典的问题。

    希望能够找到一个,真正行之有效的方法,这是在他神志不清的时候,下意识的便想到的事情,已经成为了一种深入骨髓的执念。

    这种执念,已经让刘关张忘记了旁的所有一切事情,也包括在离开之后把一路跟着他的孙宜也给忘了。

    不过这却是真的最严重的事情,甚至包括刘关张自己都不知什么时候会再次的发兵,从而变的疯癫神志不清,继而做出一些难以想象的事情。

    还好,有个稍微还算好些的消息是,现在的刘关张感觉自己身体变的越来越好了,便因为他神情恍惚的时间越来越短。

    应该是自身实力开始得到发挥,已经重新掌握自己的身体了,从而让那些药力逐渐挥发消散,所以才得到了好转。

    关于这些刘关张觉得丝毫没有说的必要,只是开口缓缓道:“已经有办法了,爹一定能治好你的天生绝脉的。”

    看着现在父亲的神情和模样,刘元感到又是心痛又是有些忧伤,并且恨自己没能更早的明白一些事理。

    “爹不用担心这个了,咱回家,让我带你治病吧”说到最后刘元的声音都哽咽了,话还没说完,刘关张的神情明显一愣。

    他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知道的,比他想象的要多,刚要解释什么,紧跟着便听刘元将全部都说了出来。

    闻言刘关张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开口道“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他没有反驳,既然如此,在自己儿子面前,也没有什么好遮掩的。

    “我看过爹你留在菩萨蛮小木屋的日记,还有孙宜孙大夫现在就和我在一起”之后刘元将他发生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

    “你说,孙宜在你那?”刘关张问完,就放下心来,本来他还有些担心,现在是完全不担心的。

    现在父子相见,也不需要再在这间小屋待着了,时间紧张,没必要再在这里浪费时间,两人直接离开屋子,朝着天下第一客栈走去。

    很快回了客栈之后,那店小二很快就迎了上来,同时还对刘元表示十分惊奇,对方怎么又带了一个人回来。

    当然两人的交流仅限于点点头和打招呼了,没有多说什么,小二也聪明的没有多问。

    只是在上楼之前,刘元回头朝店小二吩咐道,把先前派出去的那些人招回来吧,毕竟现在父亲都找到了,没必要再让那些人在外面。

    得吩咐之后,店小二也欣然应允,没有多说什么要求。

    在一个机缘巧合的机会下,他已经从副掌柜的那里得知,眼前人就是他们客栈的新掌柜,自然是极尽讨好之能事。

    原本就因为对方是贵客的原因,店小二杨喜善十分殷勤,现在自然是亲上加亲了。

    陪着笑,招手,目送着两人上楼而去。

    进屋之后,屋里没有旁人,让父亲先歇息下,刘元继续讲刘关张走了之后发生的事情,包括天下第一客栈现在的情况啊等等。

    这些说完了之后,刘元才说到自己身上,重要的留到最后。

    便是如今刘元身上发生的一些变化,或者说变故,理由比较难以解释,甚至难以让人相信的。

    全部都说完了以后,刘关张依旧是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嘴里呢喃着不应该不可能等等。

    但最后还是喜出望外的接受了这个事实,毕竟没有什么比自己孩子变的好,更能让他高兴了。

    刚自己嘀咕完了之后,突然刘关张一双眼就亮了起来,站起身来,招了招手道:“来来,出来和爹我比划比划,让我看看你现在的实力。”

    说完都不等刘元拒绝或者答应,直接拉着刘元就往外走,也不管走廊上会不会把动静闹的太大,从而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我出手了啊。”

    很好,听见这熟悉的几个字,刘元一脸苦笑仿佛又回到了小的时候,那种被对方重拳所支配的噩梦,仿佛下一刻,就会出现一个鼻青脸肿的刘元,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

    砰的一声重响。

    刘关张一拳就轰击在了刘元的右手小臂上,还是想小时候一样,不等话说完,便抢先出手了。

    明明是个具备很强实力的人,可还是会玩这种言语分神,出手偷袭的把戏。

    不过双方却僵在了中间,都没有挪动分毫,显然这一拳已经比想象中的重了。

    因为就像刘元说的,他是今非昔比了,也是真心想试试的刘关张,这一拳自然就加了几分力道,可依旧是被刘元牢牢的挡了下来。

    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儿子的手臂骨,就像铁棒一样坚硬。

    “有点意思。”刘关张脸上更喜,紧跟着继续加力,左拳又挥上前来。

    长廊靠窗的尽头位置,就见这父子两你一拳我一拳的,毫不停歇的便斗在一起,越打越是起劲。

    而且力道越来越大,要是有旁人在附近,听着那砰砰砰的巨响,好似能把房梁都锤断的样子,怕不是还以为两人有仇。

    也只有父子两自己清楚是怎么回事,尤其是刘关张,经过他亲自检验过后,已经彻底放下心来,他已经用上了五分实力,刘元依旧挡住了。

    没有淤继续尝试下去,因为有他五分实力也足以在这乱世中活的安稳了。

    所以刘关张收拳立在原地,长出一口气后,用力的拍了拍刘元肩膀,道:“很好。”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感觉自己已经完全好了,再也不会犯病那种。

    就在两人斗拳的时候,孙宜也回到了客栈,相互一交流,没有多余疑问,便整装离开了这座郡城,至于之后整个郡城势力会如何纷争便与刘元无关了,他也没时间顾得上。

    只在临走之前,和莫瑶交谈了一番,主要也是说了那间客栈的事情,别的也没太多,当年太清山的情分缘结,也在此次中完全了结。

    不过离开郡城之后,三人也不能直接回了客栈,没忘了还有位清丽脱俗的姑娘被刘元丢在佛门大山上呢。

    可当刘元骑驴到了山脚时,原先的佛门遗址,已是变了模样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