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八十章 局中人

    “哦?走,去看看。”听见孙宜的说法,刘元收起刀来,一蹦就落在地上,重新将刀挂在腰间。

    往前快走几步,临了才想起什么一般,站在门槛前回过头来看着孙宜道:“可能会有危险,孙大夫就暂且在客栈里住着好了,等有了消息,会回来通知你的。”

    “恩,也好。”孙宜点头表示同意,先前也是一时着急,所以才慌了神,现在想想倒也的确如此,自己一点武功不会,去了不是给他们添乱嘛。

    “你一路小心。”孙宜再次看着刘元离开,不忘了再次提醒道。

    “恩。”简单的应了一声之后,刘元蹬蹬蹬的快步走下楼梯,路上还和店小二打了个招呼。

    后者自然回应以热情的微笑,他还不知道眼前这位已经是他们客栈的大掌柜了,他只知道眼前这位是个十分大方的客人。

    刘元也没来得及说,毕竟比起父亲的事情,其他什么的都是小事了。

    等离开了客栈之后,客栈门前已经站着一个惊灵帮的弟子,后者当即上前略显恭敬的喊了一声之后,就头前领路而去。

    因为上次对方与自家帮主在擂台上的战斗场面,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对方的实力得到了他们的认可,从而赢得了惊灵帮弟子的尊敬。

    再加上对方与自家帮主之间,那从旁看来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自然就算是不去讨好,也不会去得罪。

    “什么情况?”

    对方也不说话,只顾着一个劲儿的往前走,所以刘元开口直接问道。

    “啊,就帮中的弟子,在昌平街发现了您要找的那人的踪迹”男子一边往前走着,一边回过头说道。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就在今儿清晨,昌平街有人打斗的动静,一方是个头脑不太清醒的中年男子,一方是空乐帮的弟子。

    不过等到惊灵帮的人看到时,涉事双方中的那男子已经消失不见了,独独剩下空乐帮的弟子,受了不轻的伤。

    而这位弟子也没什么隐瞒,就说是无缘无故就被那人给盯上了,然后双方开始争执和打斗。

    现在另外一方人不在,只有这位空乐帮的弟子,也就只能听他一家之言,却也不可全信。

    “现在整个惊灵帮的弟子,已经包围了附近几条街区,展开了大力搜查,相信很快就会找到人。”那男子讲完事情始末,又怕刘元担心,如是说道。

    “恩,咱们赶快吧。”刘元提了几分速度,两人都加快脚步在长街上快跑起来。

    他想要尽快过去,希望还能赶着见一见那位空乐派的弟子,详细询问一番,通过观察对方身上的伤势和眼神等,能做出更加详细的判断。

    以两人这样的速度,过不多时,两人便到了封锁极其严密的那一片。

    “我们惊灵帮与其他两帮各有不同,虽然是惊灵帮势大,但也要分别人一杯羹不是,这附近便是空乐派的地盘。”

    那位弟子在刘元耳边小声的解释道,如此倒也说明了,刘元父亲为何会在此地遇上空乐派弟子。

    把守在这条街口子上的有六个人,三人是惊灵帮,三人是空乐派。

    对方竟然打伤了本门弟子,空乐派当然不会坐视不理,也加入了封锁搜查的队伍当中。

    验明身份之后,几人放刘元两人进去,一路往里深入,附近街区都显得比较寂静。

    想必是知道发生了大事,没有老百姓在外面闲逛,甚至一些店铺都已经打烊,为了配合双方的搜查。

    但也太静了些,总给刘元一种人烟稀少之感,不时的有帮派弟子在百姓家中进出,但都是井然有序,没有什么杂乱的感觉,也因此显得越静了几分。

    看到这一幕,刘元想起了作为霁宁郡真正的地头蛇,于是扭头看着那位弟子问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那位常王爷,作为本地的官府人员,就没有什么动静吗或者说打算吗?”

    全是帮派弟子在行动,没有官府官差的参与,这一点的确让刘元十分疑惑,颇有一种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感觉。

    “唔,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但总之之前帮主是去找过常王爷,对方答应的是好好的,却不见任何行动。”这位弟子也一脸纳闷,摇了摇头说道。

    闻言刘元皱了皱眉,看了看左右的情况,也没多说什么,之后的路途上就显得有些沉默。

    两人都没再说什么,刘只在静静的观察,希望发现一些有用的线索,对于找人这样的事情,他还是有一些心得的。

    而且他也相信,只要他爹还在这一片区域没有离开,只要他爹看见了他,就一定会出现。

    “刘元。”

    前方不远处,正在与手下人交流的莫瑶,眼角的余光正好看见了刘元朝她走来,招了招手喊了一声。

    “恩,继续查,已经排查过的区域留人把守,剩下的地方严密搜寻。”莫瑶给身前几人吩咐完毕之后,看着帮派弟子们离开,这才回过头来与刘元说着现下的情况。

    显然现在找人,已经不是刘元一个人的事情了,涉及到了方方面面,几个门派也是全身心的投入。

    “剩下的地方不多了,相信最迟是明天之前,就能有所发现,恩,是明天。”说着莫瑶又确信的点了点头。

    “那位与其交过手的空乐派弟子呢?”刘元一路走来都没看见,此时才开口问道。

    “由于受伤的缘故,已经回了门派,怎么?”莫瑶说完有些疑惑的看着刘元。

    “我现在想见见,并且问一些问题,你觉得有可能吗?”

    “估计有点难。”莫瑶想了想才道,毕竟刘元只是一个陌生人,而惊灵帮与空乐派只见的关系,也并不算多么友好。

    “那你知道那位弟子,受的是什么伤吗,具体如何?”刘元没有纠结于这个问题,转而如此问道。

    然而再次让刘元失望了,只见莫瑶摇了摇头道:“我也不曾得见。”的确,就在莫瑶到地方的时候,那人已经被带走了。

    “好吧。”刘元脸上写着遗憾,摇头叹息一声。

    但紧跟着,莫瑶眉头一蹙,又道:“我虽不曾得见,但惊灵帮中最先发现的那位弟子倒是看见的,可以问问看。”

    闻言刘元眼神亮了起来,略显急迫的道:“好,那人在哪儿?”

    一炷香的时间之后,莫瑶派人找来了最先接触到这件事的两位弟子,当时他们也正好在街上巡查,并且也是为了找那人。

    听见动静的那一刻便过去了,甚至比就在附近的空乐派还要快上几分。

    自然在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情况,等见到了两人之后,刘元问出了和先前同样的问题。

    只可惜两人的记忆似乎也十分模糊,毕竟那人不是他们惊灵帮的弟子,哪有闲心去关心对方的伤势如何了。

    左边的弟子,神色带着思索,说话有些迟疑的道:“从外表看不出什么,衣服也是完好,就嘴角挂血,多半是内伤吧。”

    “不对,我记得那人右边有一道刀伤啊。”右边的弟子接口反驳道。

    “是嘛,那我倒是没注意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算是将当时的情况补齐了个大概,刘元听完没有发表什么议论,只是记在了心里。

    等到那些弟子都走了之后,刘元才看着莫瑶开口说道:“让我也帮忙吧。”

    知道此人对刘元来说不定有着非比寻常的关系,所以莫瑶也没拒绝,思索了一会儿后便直接点头答应了。

    道:“也好,就这些地方”说着从怀里掏出了地图给刘元指点起来。

    接过莫瑶手里的地图,刘元将其中几个地方完全记在了脑子里,还回地图后也不再耽搁,直接离去。

    比起那些门派的弟子来说,刘元搜查起来的速度要慢上一些,他比那些人还要来的更加仔细。

    但刚才那两位最先发现此事的惊灵帮弟子的谈话,依旧萦绕在他的脑海。

    有问题,他敏锐的察觉到这里面有问题,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自己的父亲,即使这么久都没见了。

    已经一个时辰过去,刘元搜寻的路上,还和那些惊灵帮的弟子有所交流,但都没有丝毫的作用。

    至今刘元没发现分毫的线索,他知道自己父亲的本事,若是想要刻意隐藏,绝对不会被这些普通人找到。

    对于元御阁地级御使的刘关张来说,这些人的确算是普通,或许普通都算是抬举了,也只有于父亲他不清醒的时候,才会寻摸到那一线的可乘之机。

    又是几个时辰的搜寻,直至天都完全黑了下来,这一片依旧没有搜完。

    而已经搜查过的地方,也没得到什么有用可靠的消息,且又需要人手驻扎,更是增加了后面的难度。

    饶是刘元也感受到了一身的疲惫,更是隐隐确信了心里的想法。

    也因此刘元不打算再继续下去,看了看身后黑暗中只有一道道火光的长街,他打算退回去,找到莫瑶并提醒对方一番了。

    心里这般想着,刘元便转身顺着来时的路往回走去。

    路上的时候,不少人在朝刘元打招呼,他都一一回应,不过大家都挺忙的,打算连夜搜查。

    三三两两的,都是惊灵帮混合着空乐派的人,相互之间轮换,不少人的脸上都带着与刘元类似的疲惫之色。

    反倒是那些空乐派的弟子一脸严肃,斗志昂扬的表情,让刘元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心里越多了几分不妙的感觉。

    还在路上的时候,刘元耳朵便便听到了一些动静,那是微弱的闷哼与噗嗤声

    左边巷子的角落里,这是一处原先已经搜查过的地方,留了两个空乐派与惊灵帮的弟子。

    现在轮换到了惊灵帮的弟子把守,两人许是都累了,一人坐在阶梯下的石头边,一人歪歪斜斜的靠在柱子上,叹息着也不知在交流什么。

    看不见的黑暗角落背后,两个成年男子,压住了脚步声,一点点的接近着。

    有心算无心,又是偷袭两个疲惫的弟子,不出预料的,没有出现任何的问题。

    一捂嘴,一扭脖子,另外一人捂住嘴,朝其心脏捅了一刀后,两个惊灵帮的弟子,就这般悄无声息的死去,被两人将尸体缓缓放倒在地。

    只是听见了两道简单的声息,刘元的脑海里便推测出这样的画面,他敢相信,整条长街上的各个地方,都在发生类似的事情。

    这是一场有婴谋的,对惊灵帮的突袭与包围!

    可他刘元只有一人,管不过来这些小事,就算挨个救也完全来不及,这件事只能从上到下开始。

    不管不顾的直接在长街上飞奔起来,双腿快若奔马,不过十几个呼吸的功夫,刘元就到了与莫瑶约定好的地方,却并没有其人身影。

    也在预料之中,刘元没要着急,静静的站在原地,闭上眼密切的听着周围动静。

    莫瑶不是一般人,以莫瑶的实力,对方就是想对付她,要么就出动同等层次的高手,要不就得布下天罗地网才成。

    但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以这霁宁郡城内所具备的江湖势力,动静都必然小不了,不可能悄无声息的就把莫瑶杀掉。

    因此他用了全力,体内的一道阳火精气开始疯了似的运转。

    有了!

    右边耳朵一动,刘元心里一突,他听到了剑锋的声音,就在听到这声音的那一瞬间,他整个人便已经电射而出。

    身子一窜就拔地而起,踩在房顶的瓦片上快速朝着声音的来源方向而去。

    随着耳朵里听到的动静越来越大,刘元也越走越是偏僻。

    直至来到了一条死胡同的上方,双目往下一扫,顺着月光,在看到莫瑶的同时,也正看到了与她为敌的那人。

    那是一个身姿窈窕的姑娘,脸上罩着薄纱,眼神果决,手中同样使的是剑。

    很明显莫瑶并不恋战,她已经预料到了外面发生了什么,她只想迅速脱身去住持大局。

    可对方死死的黏住她,偏是让她脱身不得。

    “你的手下败将来了。”面罩薄纱的姑娘,眼神往屋顶上一瞟,又看着莫瑶说道,语气中多了几分嘲讽和玩味。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