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七十九章 互有心思

    在刘元和孙宜两人的推测和猜想中,刘元的父亲,的确是十之八九就是进了这霁宁城中。

    而且刘元也是详细的描绘,无论是什么样的情况都说了出来,在第一瞬间的时候,莫瑶的脑海里就浮现出了一个人。

    “哦,姑娘此话当真?”刘元有些惊讶,他没想到这么快,在他想来还以为要一段时间的搜寻,才能有所消息,或者说是最终确定。

    “恩,如果没错的话,就在一段时间之前,那个冲进城中的男子,应该就是你要找的人。”莫瑶点了点头道。

    “具体怎么回事,还请姑娘详细说说。”

    微微点了点头,莫瑶将自己所知的,先前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道:“那人应该是精神状态有些问题,不管不顾的就冲进了城门,也是有武功在身的,守城门的一些将士们,一时间没能阻拦住,这才让对方冲进了城中。”

    “起初还组织人手在城中搜寻了一番,却很快也就不了了之了,具体是为何还不清楚,应该是上面的意思。”

    “至于为什么,就连我也不知道,既然上面没寻求惊灵帮的帮助,自然也就没好奇去了解。”说着莫瑶摇了摇头,本来她也的确没将这事放在心上。

    那人虽然说是硬闯进了城中,但那时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办到了,得知此事的莫瑶,也没以为那人有多强的武功。

    也就不怎么重视,只是下面的人,将这事报给她知道而已。

    “还请莫姑娘帮忙,帮我打听一下消息,在城中搜寻一番,感激不尽。”刘元站起身来,双手抱拳在身前,郑重其事的说道。

    “刘兄言重了,些许小事罢了。”莫瑶至今牢牢记得当初的事情。

    两人这事说完,莫瑶便迅速出门去着手安排这件事情。

    虽然不知那人对刘元来说代表着什么,但从刘元十分焦急的表情中,也能看出那人对其的重要意义,所以也没耽搁直接便安排下去。

    而且类似这样在城中找个人的事情,对于如今的惊灵帮来说,还真算不得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就算不找到惊灵帮的头上,以刘元的能力,在城中随便找一个团伙,地头蛇等,也能将这事给办了。

    对他们来说为举手之劳也不为过,甚至莫瑶都不觉得这样的事情,算是还了对方当初的人情。

    等到莫瑶安排完了,重新回到屋中时,刘元一杯茶已经喝干了,嘴里正嚼着苦涩的茶叶,嚼吧嚼吧就咽了下去。

    “刘兄放心,已全部安排下去,相信很快就能有消息,至于官府王爷那边,我也亲自派手下人去了解情况。”莫瑶将之前的安排,给刘元说了一番。

    “那就好。”刘元说着稍稍放心下来,现在只需要静静的等待消息。

    此事既然已经处理,便暂且放到一边,刘元转而问起了莫瑶身上的情况,他十分好奇分别之后,对方身上是经历了什么,实力提升才如此之快的。

    虽然依旧比不上他,但他不是一般人啊,莫瑶这样的,放在平常人里,已经是十分了不得的事情了。

    所以才安奈不住心里好奇,问了出来:“你是如何勤学苦练,才有了现在这一身本事的?”

    话是笑着又带点随意问出来的,毕竟这事关系到对方得意隐私,即使不说也没什么。

    “这个,一言难尽,就还是不说了好。”

    听前半句,刘元还以为能知道些什么,谁知对方紧接着就跟了这样一句,看着对方脸上略有些俏皮的笑容,刘元也只有回以苦笑。

    不知是不是太久没见面,或者?原本两人其实就算不上太熟悉,相处起来总觉得有一种生疏与尴尬的感觉。

    似乎莫瑶也察觉到了,转而继续问道:“那你呢?”对于现在的刘元能有如此实力,她也是好奇的。

    “我嘛,也是一言难尽,就还是不说的好了。”说完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哈哈的乐了起来。

    两人在屋子里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惊灵帮内部却已经是乱成了一锅粥,该忙碌的纷纷忙碌起来。

    除了是得到帮主的吩咐,散落出去在城中找人以外,其余的却就刘元的身份议论起来。

    按理来说像这样实力的年轻人,不应该是个无名之辈,可他们先前却从未听说过此人。

    最关键的是,对方竟然好像还和自己的帮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相互之间是熟识。

    原本他们已经消下去了的小心思,现在又死灰复燃,竟然隐隐觉得,自家帮主,似乎也到了该嫁人的时候了

    而此时霁宁郡真正的当家人,常一耕常大将军的城主府邸中,一位面相十分威严,生了一双豹眼的男子,正背着双手站在花园中的那棵大槐树前。

    整个花园因宽阔而显得十分空旷,且只有他一人立在院子中,能看见其脸上带着一丝丝的惆怅和倦容,已是一夜未眠了啊。

    他就那样静静的站在这儿,风吹动他的衣袍黑发,整个人却一动不动,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直到院外不远处响起了脚步声,常一耕才像是启动了机关的雕像一般,缓缓扭过身子,面对着大院那雕花圆形垂门。

    过不多时,脚步声渐近,垂门前显现出一个黑衣青年的身影。

    即使两人已经面对面的看见了对方,那青年照旧是请示一声,在得到常王爷的允许之后,才踏步走进了院子中。

    只要常王爷在这院子中,花园外方圆一里地都不准有任何下人接近,任何都不行,所以经常王爷在这处大花园里谈一些机密的事情。

    就连能够踏足这里的人,也不是一般人,乃是经过了层层选拔,层层检查从而挑选确认了的,心腹中的心腹。

    包括眼前这人,这是他第二次能来到这花园,但无论是什么时候,任何地方见到常王爷,他都能从对方的身上感受到一股压力。

    这压力半是对方本身的气势地位带来,半是由于他的心理问题,自己带给自己的。

    “有那个人的消息了?”常王爷的声音以外的柔和,与他外表倒是产生了极大的反差。

    看着男子,开口郑重的问道。

    “还没有。”男子微微垂首回答道。

    聪明的人会懂得该如何与上峰交流,总能在恰到好处的时候,不等对方提示点拨,就全部说出来。

    只听男子继续说道:“虽然没能抓住那人,却也让我们发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此人貌似疯癫,其实脑子十分清醒,无论是躲避隐匿还是反追踪与侦查,都是顶尖水平。”

    “再加上武功高深,这些也是我们至今没能抓住的主要原因。”

    起初那些在郡城中搜索的将士和守卫,已经彻底的放弃,但不代表常一耕放弃了。

    明面上的守卫将士们撤了下去,暗地里常一耕培养的暗卫又布了出去,这代表常一耕对此事极其的重视。

    “以你们看,会不会是那些人请的‘外人’?”常一耕正色问道,脸上带着思索的神色。

    那些人,指的是城中几大帮派,有些事就发生在霁宁郡城中,就发生在他常一耕的眼皮子底下,岂能不知。

    “这,暂时还不敢确定,有五分的可能杏。”男子点了点头,说出了他们的判断。

    “竭尽全力,无论是与不是,这种不安定的因素,都应该掌控在咱们自己手中。”常一耕下了死令,十分严肃。

    “是!”男子身子站的笔直,用力答道。

    从两人的谈话声中,不难听出貌似安宁平静的霁宁城中,有些暗流汹涌的意思。

    从这处花园离开的时候,男子心里还揣着不少的疑惑,比如那几个帮派中,将军他到底想留下谁,亦或者只是想取得一种平衡。

    那些人虽然相互拼杀,而他们真就隔岸观火,然后浑水摸鱼吗,不会是消耗霁宁本身的有生力量吗。

    诸如之类的疑惑,一个接一个的生出,男子并没有问,只是藏在心底,像他们这样的,只需要懂得执行就好。

    多余的庞杂的心思越多,距离死亡也就不远了,谁也不敢犯这样的错误。

    等到男子离开以后,常一耕在院中缓缓踱步。

    突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停了下来,快步朝一处房间走去,推门进屋,从书架上翻找着,找到一些东西后看了起来。

    有些事情并不是他故意去引导的,只是在关键时刻采取了旁观或者推波助澜而已。

    现在城中惊灵帮一家独大,且隐隐有压过的趋势,不是他想看到的,无论是什么样的帮派,都只应该沦为辅佐。

    所以现在这样的情况,他也乐见其成,至于其他的能不能赢过惊灵帮,便不是他担心的了,即使不能彻底打压,总也能让惊灵帮虚弱下去。

    如此,也就够了,而且经此一遭,整个城中的江湖势力,便会彻底衰落下去。

    说到底他其实并没有什么争霸天下的野心,更不想坐什么皇位,只想好好的偏安一隅,当个逍遥王。

    身后事或者后代什么的,他都不放在心上,只想过好自己这一生。

    将手边的东西处理完了之后,常王爷向后靠在了椅背上,捏了捏眉心,由于一夜未睡,此时太过劳累,想要眯一会儿。

    想着想着,就眯了过去,结果还没眯了多久,外面就响起了敲门声。

    他睡眠向来很轻,只要稍微一有动静,便会被惊醒,他是个武将,这是他长期以来培养的感觉。

    “谁?”声音有些低沉,常王爷朝着门口喊了一声。

    “禀将军,是惊灵帮莫帮主请见。”

    “好,带莫帮主去正厅等着。”常王爷迅速答道,也没时间多想,对方此时来是为了什么

    看见常将军龙行虎步的走进大堂,莫瑶立即起身迎了上去,双方相互之间还是十分尊敬的。

    在屋子里与刘元聊过了之后,便发现双方之间并不需要再多的交流了,既然如此,莫瑶想想就来了常一耕的府邸。

    且先打听打听刘元要找的那男子的消息,等双方分宾主落座之后,莫瑶也不绕弯子,她也不擅长打机锋绕弯子,直接开门见山的说明了来意。

    “哦,你说那人啊。”常一耕恍然大悟一般的点了点头,后又道:“不知藏去了哪里,没有丝毫的消息。”

    “也就听之任之了,反正那人也不闹事,也就不去管他,想来也只是一个精神不太正常的人罢了。”

    常一耕的声音依旧柔和,说出口的话语内容也显得漫不经心,掩饰的十分成功,莫瑶没看出任何问题。

    但没看出什么问题是一回事,会不会怀疑是另外一回事,处在莫瑶现在这个位置上,什么事情都会下意识的多想一些,即使什么都没看出来,她也会生出怀疑的情绪。

    而且隐藏的很好,只是开口又说道:“那将军您可能低估了那人的实力,这样一个隐患,放任其藏在城中,不是好事。”

    “我已经命帮中人,开始排查搜查了,还望将军不会怪责。”

    “诶,莫帮主说的哪里话,由你这样的人来为常某分忧解难,自是好事,开心还来不及。”常一耕笑着摆了摆手。

    其实心里的无奈,却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想要阻止,也没有理由没有那个能力去阻止。

    言尽于此,莫瑶没有淤多说什么,起身告辞离去,而至始至终,常一耕虽然话里说的好听,也没有丝毫提到自己要继续找人的事情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刘元那日就已经离开了惊灵帮,回到了天下第一客栈里住着。

    值得一提的是,莫瑶为了感谢刘元当初的帮助,将霁宁郡这家天下第一客栈送给了刘元,想想他也的确是需要的,所以也没有拒绝。

    又是三天的时间过去,这一日的下午,刘元正在屋里揣摩刀法,孙宜突然敲门来报。

    等后者进门之后,也不等刘元发问,直接脱口而出道:“从惊灵帮来人传话,有大人的消息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