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七十八章 分光化影

    这个声音赵长老自然再熟悉不过了,除了他们那位帮主还能是谁,莫帮主能赶在这个时候出现,可算是为他们解围了。

    声音听上去并不如何响亮,却准确的传进了在场每个人的耳朵里。

    所有人顺着声音来源的方向,朝那个大门的方向看去,只见惊灵帮正门前站着一位身姿挺拔的姑娘,腰挂细长佩剑,一头乌黑的头发,简单的用发带束在脑后,成马尾形状,可不就正是莫瑶。

    脸色很是平静,只在刘元看向她的那一瞬,才微不可查的笑了笑,转而又恢复如常。

    大概就是心里默数了三个数的时间,在场围观的群众百姓们,便再次欢呼热闹起来,足见莫瑶在郡城这些百姓心中的地位。

    没有什么多余且花哨的动作,莫瑶只是简单的迈步走上了擂台,很快与赵长老之间便互换了位置,长老带着自己弟子已经下了擂台。

    于擂台上,她与刘元对视着,又与只有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刘元也是一时唏嘘,时隔这么久,对方看上去倒是没有太大的变化。

    说话间,莫瑶已经缓缓抽出了腰间的长剑,烈日下泛着寒光,一看便是把上好的武器。

    虽然两人是旧识是故人,甚至莫瑶还欠了刘元一个人情,她也记得这个人情。

    但现在在这个擂台上,她有不得不出手的理由,毕竟眼下这么多人看着,她这个帮主都出现了,不打过一场是说不过去的。

    那样的话对惊灵帮的声望威信等等,都将会是一个莫大的损失,就算是解释一番也没有用。

    到时候,还不知会被传成什么样子。

    而最好的解释,就是现在战上一场,且莫瑶自己也想看看,如今的她能否战胜刘元呢。

    赢自然最好,输也无所谓,她相信刘元是个聪明人,会理解她此时的做法的。

    在莫瑶亮剑的那一刻,刘元就全明白了,当下也没说什么,只是摆好了迎战姿态,神色显得十分重视,他也很想看看莫瑶现在的实力究竟如何了。

    大战一触即发,所有人都停止了悄声说话,包括那一男一女在内,都凝神看去,这将是观察那位莫帮主实力的最好时刻。

    “希望不会让我失望吧。”那位面罩薄纱的女子,低声呢喃着。

    也不知她话语里到底是说的谁不会让她失望,还是这一战不让她失望。

    用剑的刘元已见过不少了,先有营御阁窦岐初的凌月剑法,清冷孤高,剑锋凌厉,后有剑阙山庄少庄主苏巨芒的剑法大开大合,威能无匹。

    虽然两人内力实力有着不小的差距,但两者都算是各自领域里的强者,且自有他们的独到之处。

    也因此无论眼光还是见识,刘元都已经提高了不知几个台阶,但此时看莫瑶那飘逸潇洒,好似天外飞仙般的一剑使出,还是让他眼前一亮。

    忍不住开口赞道:“好剑!”

    下意识的便想到了,惊灵帮的‘惊’与‘灵’两种剑法,能直接以剑法给帮派命名,可见这剑法的重要与不一般。

    一直以来,这‘惊灵’二剑法也是其帮派的不传之秘,非是一般人能够习练的。

    例如先前那个被刘元一招便打退了的弟子,就死活求不来这门武功的秘籍,软磨硬泡都试过了,资历不够,还是求也求不得的。

    心思电转之间,莫瑶那一剑便已经到了近前,只是大概能猜出这一式剑法乃其镇派武学,至于具体的是‘惊灵’中的哪一门,就不是刘元能知晓的了。

    修行纯阳霸体诀,肉身便是刘元的武器,直接立掌若刀,使出一招化繁为简之后的‘八荒之外’。

    不是用‘了然’或者‘寒潮’使出这一门刀法,那气势和韵味自然是打了折扣,主要还是刘元手下留了几分情,可不想把对方伤着。

    手刀已经迎面与莫瑶这羚羊挂角的一剑撞到了一起,两人速度都是不慢,刚一相交的那一瞬,便已然是错身而过。

    一滴鲜红的血珠,落在了擂台地面。

    刘元低垂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掌侧面,那里清晰可见,破了一道鲜红的口子。

    对方一剑之下,自己的肉体竟然受伤了,刘元眼神中有闪过一瞬的错愕之情,要知道如今他肉身的强度,早就是今非昔比了。

    是万万没想到会被莫瑶一剑之下,就破开自己防御的,而明显对方不是剑利,是本身的实力强劲,才有如此效果。

    甚至,刘元隐隐有所感觉,他有所留手是没错,那位莫帮主也有留手。刚才若是对方全力出手,他大意之下,弄不好真有受伤更重的危险。

    殊不知刘元惊讶,莫瑶心里更加惊讶,她以为如此短的时间内,自己飞也似的进步,已然骇人听闻,反观刘元的进步竟是丝毫不弱于她。

    一惊之后,莫瑶反倒是起了好胜之心,双目中闪着激烈的光芒。

    细长的手指一用力,握紧了手中的长剑,轻轻旋了一个角度,剑尖斜斜的指向地面,上还清晰的挂着一道血痕。

    “小心了。”莫瑶认真的提醒道。

    在刘元微微颔首之后,才提剑再次冲了上来,速度快到整个人在原地留下一个残影,剑光还在空中已然分成了三道。

    分别从上左右三个方向,成品字形朝刘元刺了过来,一道快过一道,却又好似三剑是同时而来。

    头一次,刘元皱起了眉头,神色显得有些凝重,脚下走落叶诀,身子往后飘摇而起,打的是暂避其锋芒的主意。

    擂台上这两人一进一退之间,直接让周围的好事者看傻了眼,更是有人直接惊呼一声:“分光化影剑!”

    也不知是从哪个说书人那儿听来的名字,便在此时脱口而出了,说来莫瑶这一式剑法,倒也的确有那么几分,分光化影的意思。

    好在很快就有人反应过来,直接大声反驳道:“胡说八道,哪儿是什么分光化影剑,那可是剑侠叶飞蝉的成名招式,岂会是莫帮主会使的。”

    “我看就是‘惊’字诀剑法。”另有一人接口说道。

    看来围观百姓中,知道江湖事的还不少。

    尤记得当初剑侠叶飞蝉,在山巅之上与紫薇山主楚牧一战时,一招分光化影剑使出,一剑化万剑,将黑夜下的半个山头,照的亮若白昼,明晃晃的光芒是那般耀眼夺目。

    那般盛况,又岂是现在的莫瑶这能比的,若是和那相比,此时眼下的场面就像是小打小闹了。

    “如何?”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混杂在人群中的那个男子,朝身旁的女人问道。

    “很强,那剑光凝而不散,不是寻常花哨剑法,每一剑都乃实剑,若对敌之人想要找到破绽,或者寻求其中那一‘真’,可就着了道了,最终只会被余下两剑打的败下阵来。”

    此时女人好看的眼睛里,显得又郑重了几分,格外的认真。

    正如她话语里说的那样,寻常子弟跑江湖的人士,或者是一些纨绔子弟,练了那么一两手的武功,倒还真有追求剑招华丽而丢掉其杀人本质的。

    那些人若肯下一番功夫,也能使出眼下这样的场面。

    可不过是徒耗力气罢了,兼且分心他顾,一招使出,只会加快死亡,明眼人都能看得出那不过是花架子,完全不同于眼下的莫瑶。

    “是啊,这是真正的‘惊’字诀剑法,想不到这位年纪轻轻的莫帮主,就已然有了如此实力,对其门派剑法的领悟,到了现在这样的境界。”男子也不无感慨的说道。

    “我能破。”女子自信的说道

    两人分析的一点没错,但真实的体会如何,只有此时直面这一剑的刘元自己才知道。

    三道剑光中又含有多种变化,前后相互交织着,哪儿是一二三那么简单,若不是仗着落叶诀的精妙,刘元早就中招。

    即使是退让到现在,也依旧没有想到破解之法,换个人来,恐早就在第一时间便饮恨当场,或者慌里慌张之下,冷汗都下来了。

    但要说破,其实刘元倒也能破,便是以力破之,管你什么牛鬼蛇神,他体内的阳火精气运转起来,一拳之下,就能让那三道剑光同时破碎,他有这个能力和自信。

    不过此时毕竟不是生死之战,刘元也是想逼迫自己一番,看如何能解这一招剑法。

    其实这一剑出手之后,莫瑶也有些后悔了,一时争强好胜,没能克制住自己,怎么把这一招用了出来,可惜此剑一去无回头,并无撤回的可能。

    幸好,幸好的是刘元身法高明,竟然到现在也没有挨着剑光分毫。

    此时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一双眼眨也不眨的看着他们,都想等着那么一个结果,现在看来,分胜负就在这一招了。

    部分人心里刚这样想到,只见擂台上的那个男人动了,身随影动,整个人竟然朝着剑光钻了进去。

    于那毫厘之间,左右手同时一个弹动,将左右两道剑光给成功击的粉碎,破散在了空气中。

    可也仅止于此了,就在这一瞬间,中间那道剑光更狠了三分,好似纠结了其余两剑中所有的余威,朝刘元的胸膛直刺而来。

    惊险一刻,所有人都张大了嘴,从他们的视角看来,刘元的身体是悬之又悬的往左边躲了那么一些,稍稍闪避,就让剑光没能射中自己要害。

    噗嗤一声后,一道血线洒在地板上,莫瑶神色一急,收起剑来,上前一步扶住刘元的身子,开口关切的道:“没事吧?”

    “呵呵,不碍事,莫帮主好武功。”刘元摸去嘴角的血迹,抱拳说道。

    其实刚才他还真是故意受伤的,毕竟总要有个交代,最终以他落败为结局,也是极好的,总归是要顾忌一些惊灵帮的脸面,顺带着隐藏实力,不要太过高调。

    可以想见,若是今儿他这一战胜了莫帮主,将会在城中掀起怎样一种飓风,并不利于往后的行动。

    但刘元心里稍稍也还有些遗憾,即使是最后也没能完全破去对方这一招,伤势什么的,倒正如他嘴上所说,一点不碍事。

    至此,这一战也总算是落下帷幕。

    能清晰的听见周围响起接二连三的叹息声,好像众人也像是松了一口气一般,倒也说不清楚是怎样一种心思。

    “果然,我就说莫帮主的实力,在同龄人中,是无可匹敌的。”

    “啧,刚才也不知是谁说,压那男人胜来着。”

    “现在看来,莫帮主的实力,也的确是只有老一辈的人才能胜之了啊。”

    “谁说不是啊,你瞧这外地来的少侠,先前那般厉害的手段,不也不是莫帮主的对手。”

    众人交谈议论的时候,那一男一女不知何时已经从人群中消失而去。

    既然试探的目的已经达到,有人帮他们完成了这件事情,两人自然没那个必要再待着了。

    走在没什么人的街口,男子笑着问道:“之后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按计划行事,一山不容二虎。”女子淡然说道,仿佛即使莫瑶那样的实力,反倒是让她心里放心了一般。

    两人说话的声音只相互能闻,说话间身影也已经渐行渐远。

    再看擂台附近,除了极少数的一些百姓还留这以外,余下的也都散了去。

    可以想见很快这一战的细节始末,就会在城中传遍,成为往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中人们的谈资。

    而至于那些新入门的弟子,也早就回到了门派中,包括刘元和莫瑶两人也进了门派。

    尤其是开始那个作登记的男子,脸上带着笑容,心里十分忐忑,只是刘元早便不将这事情放在心上了。

    此时帮主的屋子里,刘元与莫瑶相对而坐,桌上分别搁了一杯清茶,莫瑶微笑着开口问道:“刘兄你总不会是来玩的吧,亦或者,想把客栈开到咱们这儿了?”

    没有理会莫瑶的这些问题,刘元神色严肃的道:“我有一件事,需要请惊灵帮帮忙。”

    “但说无妨,只要我莫瑶能办得到的,一定全力相助。”

    接着刘元将自己的父亲如今大致的情况,描绘了一番,莫瑶神色一怔,然后轻声说道:“刘兄说的这人,我有印象。”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