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七十七章 不够

    且不说这位手臂已经脱臼了的李长林,眼神里如何的惊诧,就只是那些正面面对的刘元的新入门弟子,心里已经快要炸开了。

    或者说是胆寒要更准确一些,他们只是新入门的弟子,还等着展开美好的生活,谁知道还没开始,就要承受这些啊,本不应该啊!

    显然,外人是听不见他们内心的怒吼与抱怨的,一帮围观群从,只是在热烈的呼喊着吼叫着。

    大抵上是还嫌刘元下手不够狠,还差一点,恨不得以身代之一般。

    而他们自己,好像也已经忘了先前是如何的想着要出风头,现在这一切,怪只怪,恩,那个看门守桌的男人,没放刘元进去。

    这要早放刘元进去,可不就没有现在这一出了嘛,说到底本来是几个新入门的弟子之间的切磋,被刘元这突然出现的外人这样一闹,丢的还不是他们自己的脸

    “那年轻人是谁?”一个中年男子,面相四方,神色严肃,混杂在人群中,微微皱着眉头,看着上方的擂台,朝自己身旁人问道。

    “许是叫李长林的,先前他不是自报家门了。”答话的是个稍显年轻的,脸上笑了笑看着中年男子的侧脸道。

    “废话!谁关心他,我问的是,那个现在还能站在擂台中央的男人是谁?”男子一愣,扭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跟着才再次问道。

    后者被怼了这么一句,也不恼,嘴里还连连称是,然后笑着又都:“这我就不知道了。”

    “”赵独终于发现了,自己问他也是白问,还不够给自己找气受的。

    身为现在惊灵帮为数不多的几位长老之一,今儿是有些闲心,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好苗子,原本这该是传功长老干的活。

    谁知就看见了这样一幕,至于身边这人,也是前几年收的一个弟子,一直跟在自己身边,想学更高深的武功,对自己可谓是极尽讨好之能事,却次次马屁都拍蹄子上了。

    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对方都这样了,他有火也撒不出来,关键对方脑子转不过弯,还像膏药一般,怎么甩都甩不掉。

    另外也是他天赋倒也算尚可,除了这个,别的什么好苗子,都已经有师父了,所以弄了半天,有气还都只有他这个当师父的自己消化。

    说来这位弟子,大概是心思用错了地方,举个例子就是一个读书很厉害的男子,偏偏要去舞枪弄棒,最后害人不利己。

    摇了摇头,只能不再去想对方的身份,转而问道:“这人实力你觉得如何?”心里也算是存了比较的心思。

    “哦?实力嘛。”估计是说起正事了,这位长老的亲传弟子,显得正经了不少。

    思索了好长一会儿,直到那擂台上都倒了一片之后才摇了摇头答道:“那几个弟子的实力太弱,压根儿起不到检测对方的作用,就对方所表现出来的这些的话,弟子也能办到。”

    “恩,行,那就你上去试试他的底。”长老赵独也是这样想的,直接点头说道。

    “我吗,也好。”嘴上还在答应着,其人已经原地一跃而起,在周围几个老百姓的头顶轻点,就飞上了擂台。

    两人相对而立,静静的对视了一会儿,等着地上躺着的人痛呼着从地上爬起身来往外退去。

    他们的眼里或许还藏着不甘,但绝对没有不服,就对方展现出来的实力,差的已经不是一点半点了,哪儿还生的出不服的心思,完全就是绝望了啊。

    直至所有人都离开,场面为之一空之后,那弟子才笑了笑,十分懂礼的朝刘元双手抱拳道:“在下惊灵帮齐月生,领教阁下高招。”

    刘元没说话,只是皱眉看着对方,心里计较着要是像现在这般,对方败了一个再来一个,得打到什么时候去了,又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见莫瑶一面?

    想着想着便有了主意,直接高声喊了起来:“你要是输了,直接让你们帮主出来见我。”

    这话毫不避讳,直接让在场的人全都听见了,场间再次一片沸腾,百姓们开始议论纷纷。

    毕竟事情涉及到那位莫瑶帮主,就是芝麻大点儿事,都能勾起他们天大的好奇心。

    大抵上谈话的内容,已经从这人实力好强,变成了这人是谁,这人不要命了,竟敢挑衅莫帮主,难不成时隔这么久,又冒出来一位莫帮主的追求者。

    诸如之类等等,直接在人群中炸开。

    就连站在刘元对面的那位弟子,脸上也闪过了一瞬的诧异,接着好笑的摇了摇头:“总有人自不量力,先赢了我再说吧。”

    其实最初他也是莫帮主众多的爱慕者之一,后来,后来就没有这个想法了,如果两人之间的差距只有一步之遥的话,他还会努力。

    可当他迈了一步之后,发现还有千步之遥,便彻底的绝了心思。

    差距太大,从而只能远观,也正是因为这个距离,也让帮中的弟子觉得他们帮主大人越来越神秘,越来越美,更是不容外人如此挑衅了。

    原本这位弟子心里还打定主意,是想要试探对方的底,现在已经打算出十二分的力,好叫刘元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当下也不再废话,就趁着周围的吵闹喧嚣还没有静下去的时候,双脚一跺直接就冲了上去。

    他要用他的拳头,给这个胆敢口出狂言的暴徒予以颜色瞧瞧。

    一上手便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事,惊灵帮的正气拳,他已经练到了第五层的境界,这是就连他师父都不知道的。

    果不其然,就在他右拳冒着闪烁白芒的瞬间,长老赵独的确眼神一亮,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这弟子天赋的确是没的说,带给了他不小的惊喜。

    也算是没白收这个弟子,让那个狂徒知道自己门派的厉害。

    显然他也对自己这一拳有着极强的信心,甚至由于对方挑衅了自己心中那个她的缘故,这一拳甚至都超长发挥了。

    从对方那怔怔愣神发呆的眼神中,这名叫做齐月生弟子已经预感到了对方的惨样,必然是吐血三升让后倒飞而去。

    可谓是极惨了,甚至心里还出现了那么一瞬的不忍。

    而反观此时的刘元,的确是出神了,倒不是被对方这一拳给吓的。

    对方的确比先前那些人加起来都要厉害,可也不至于厉害到这种程度,充其量不过内力二三重楼的境界。

    只是因为齐月生这一拳,让刘元回想起了一些往事,当年在太清山上时,也曾有人用过同样的拳法啊。

    差不多了,刘元回过神来,拳风已经到了近前,那拳面也到了眼前,刘元缓缓的伸出了一个手指,轻轻的点在了这一拳的中心,伸进了那白芒中。

    霎时间,风平浪静,一切都恢复了原来模样。

    所有的光芒都熄灭,巨大的力量被这一指消弭于无声之中,纯阳霸体诀快第七层的刘元,虽然只是简单的一指,却也不是一般人能挡得住的。

    痛,明明是一根手指,却好似被一根圆柱子给狠狠的撞了一下。

    这是齐月生产生的第一个感觉,紧跟着便是惊。

    强忍住了疼痛,收手回来,振作精神,齐月生又挥出了第二拳,速度更快了几分。

    这一次,刘元依旧没有什么花哨的动作,只是落叶诀中的步伐,缓缓一个侧身躲过的同时,右臂如鞭,砰然一声巨响中,抽在了对方的胸膛。

    噗嗤一声,齐月生口中吐出一口鲜血,往后电射而去,直至撞到了擂台边缘后,慢慢的滑落,侧脸贴在擂台地面上,一下下的翻着白眼。

    不得不说,刘元这一次下手是重了些,主要还是嫌麻烦,恐怕只有这样才能更快的引起对方注意啊,不下狠手不行啊。

    局面转瞬间就有了如此惊人的变化,是让围观百姓始料未及的,但紧跟着却是产生了一种荒谬的感觉。

    那般强大的惊灵帮,一而再的被对方如此打和挑衅,这还是那个郡城第一大帮吗。

    要说之前那些都不过是惊灵帮新入门,连武功都还没练的新弟子也就罢了,现在站在擂台上的那位可是实打实的正式弟子。

    齐月生这个名字,可是就连他们也是知道的,那不是一般的杂鱼小角色啊,竟然在对方手里也依旧没能走过一招,那这人又有多强,到底有没有个底了?

    且不说老百姓的心里怎么想,就那位长老此时已经吹胡子瞪眼的,大吼一声:“好胆!”

    跟着整个人话还没说完,人已经飞了上去,直接落在了自己弟子身边,也不看对面那人,先是伸手摸到了齐月生的脉搏上,缓缓的用内息调理了一番对方的身子。

    运行一圈之后,稍稍放下心来,对方的情况比他料想的要好些,这样看来先前那人还有留手?

    想到这儿,长老的赵独的心里便是一讶,对方的实力明显比表现的还要强上不少。

    但若是他出手的话,又有以大欺小之嫌,但帮中又有何人能够一战而成呢?除了他与几位长老,再下去也就只有帮主了。

    蹲在自家弟子身边,一时间赵独的心思有些沉重,甚至是纠结,地位越高,不得不考虑的东西便越来越多了起来。

    不由得眼神朝帮派大门的位置瞅去,不知何时那长桌后已经没人了。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就在齐月生不敌对方的那一刻,那登记人名的男子就急匆匆的往门里跑去了,他知道自己这一遭算是惹祸了。

    明明可以小事化了的,现在惹出这么大的乱子,他真是悔不当初。

    而周围的百姓们,在看见赵独长老上擂台的那一刻,就再次吵闹起来。

    “那是,赵长老!”

    “对啊,那不是赵长老吗?”

    “看来事情有些棘手啊,竟然惹的赵长老亲自出手了!”

    “世事难料啊,即使是赵长老出手,现在也不一定能成啊。”

    显然,刘元先后两次出手,都那么随意而又轻松的就解决了对手,给他们心里留下了太过深刻的印象。

    竖立起了一个深不可测的形象,下意识的竟然觉得,如果是这样的人,大概能打赢莫帮主了。

    “就是你去,能有几分把握。”背对着刘元的位置,人群中,站着一男一女,男的高大壮实,女的面上罩着白色薄纱。

    只露出的一双眼睛,倒是明亮非常,配上两道细眉,横生一股英气。

    此时开口说话的是男子,对那姑娘问道。

    “五分。”姑娘的声音悦耳,说出的话也十分确定。

    “哦?你确信自己已经真正了解了那人的实力吗?”男子笑了笑也没反驳,只是如此问道。

    闻言女子眼神露出疑惑,扭头看着他,道:“难不成,还有所保留?唔,但我已经预估了,否则这就是对方全部实力的话,我就有七分把握。”

    摇了摇头,男子笑而不语,停顿了几息后才问道:“那若是你对上莫瑶呢?”

    若是按计划来说,今儿原本也该她与莫瑶一战的,只是这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男子,抢了风头。

    “不好说,那女子实力与日俱增,完全不像是惊灵帮该有的手段。”女子说完沉默了。

    而赵长老正是心思急转的时候,却正好听到了周围百姓的议论声,脸上一阵变换,由于他情急之下的反应,现在有些骑虎难下了啊。

    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后,赵长老站起身来,正面看着刘元,后者倒不知道眼前这位还是个长老。

    “小兄弟何门何派,代表谁出战,不是我霁宁郡人吧?”赵长老将弟子扶去一旁坐下,由他自行调息,双手背在身后开口问道,倒有几分长老的气度。

    “在下无门无派,不过江湖人尔,只是为求见贵派帮主一面,不得已用了这样的方式。”能说清楚自然是最好,刘元也不想和惊灵帮把关系闹僵。

    直接开口解释道,说完静静的等着对方答复,好在长老一看就是讲理的人。

    “既然如此”长老的话还未说完,被身后大门方向一个清亮的声音给打断了。

    “我来与公子一战。”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