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七十六章 抓紧时间

    惊灵帮招收弟子?看着那男子不耐烦的转头,一溜烟就跑进了人群的背影,刘元站在原地眨了眨眼,显得有些愣神。

    也好,既然是招收弟子,似乎还有人会来闹事,那想来莫瑶身为帮主是一定会在场的,倒也省的刘元再去找一次了。

    当下加快了脚步,也跟着人流往前走去,不得不说这惊灵帮在郡城中的影响是极大的。

    就这一会儿工夫,长街短道上已经汇聚了不少的人,当然也有老百姓爱凑热闹的心理原因。

    随着人越聚越多,刘元下意识的就使出了落叶诀,整个人混在人群中,却好似一片被风吹的落叶一般,飘摇间就顺着缝隙钻了出去。

    几个眨眼的时间,刘元的身位便不断往前,大概也就是午时三刻的时候,便看见了不远处的一个一丈多高的圆形大擂台。

    此时擂台边已经围上了不少的人,而擂台一侧就是那惊灵帮的大门正敞开着。

    一水的白裤黑袍的帮派弟子站在门前,满脸严肃的守着大门,显然这擂台是最近才搭建的。

    也就类似惊灵帮这样的帮派,才有这样的手笔,同时还不会被官府干预,并得到支持,没看百姓外的那些街道口,还有官兵在维持秩序。

    擂台边儿上,还杵着一块高大的石碑,上面刻着惊灵帮招收弟子的规矩,一共是分为了三个部分。

    先是对来报名之人的力量与天赋考核,按年龄不同又不同的要求,而高于十八岁的已经不收了,而对十六到十八的要求也算得上是苛刻。

    现在不是几个月前了,那时的诸多帮派都刚起步,急缺一些人手来料理各种事情。

    因此才收了很大一批人,即使天赋差一些的,也招纳进门中,来处理一些杂事,而如今却是宁缺毋滥。

    三来嘛就很简单了,等那些弟子都确定可以招入门中之后,便会挑出其中一些人,在擂台上比试一番。

    这些新入门的弟子比试完了之后,也会有惊灵帮的弟子比试,也算是给这些新人展现自身门派的实力。

    同时也是给混在人群中的别派弟子看看,先前也曾有过别派弟子上擂台进行友好切磋的,一般也就是点到即止,这便是先前那人说的闹事了。

    等刘元到了近前之后,就看见那大门前又出来一人,估摸着年纪是很大了,颌下几缕白胡须,在门前摆了一张方桌后就坐了下来。

    桌案上放着纸笔,很快,陆陆续续的就有人上前登记着什么。

    今儿来看热闹的居多,真正报名的弟子倒是没多少个,感觉也就二三十的样子,最后也只选了十人。

    比起前段时间来说,倒不是老百姓们对惊灵帮的热度降低了,而是都有了自知之明,知道什么样的人会被招收,什么样的人不会。

    最后的结果倒是也没有出乎意料,那些被选上的人脸上带着喜色,没被选上的也不见得多么沮丧。

    擂台的一角就是摆着的一排石锁,从一百斤到一千斤不等,之后便是这些人挨个上前测试力量。

    显然刘元不是为了来瞧这个热闹来的,一帮子武功内力全不会的人,也没什么好看的。

    等了一炷香的时间,就见至今也没人能高举那千斤石锁,刘元便有些不耐了,怎的莫瑶还没出来?

    又顿了三个瞬间之后,刘元等不及了,就往那帮派大门走去,顺利的在人群中挤开一条道,走到了帮派大门前的桌案边。

    那颌下几缕胡须的男子正在打着瞌睡,直到刘元咚咚的敲了敲桌面,后者才浑身一抖,徐徐睁开眼来,看着刘远道:“报名结束了,小伙子你等下次吧。”

    此时众人的注意力都被擂台上的比试所吸引,也没几个人看到刘元这边在发生什么。

    “我不是来报名的,我请见莫瑶莫帮主。”刘元直接开门见山的说出自己的目的。

    “见帮主?!”男子眼神彻底恢复清明,又开口惊讶的说道:“我没有听错吧。”

    多久了,已经有多久没有遇到这样的人了。

    显然的坐在桌后的男子,将刘元当成了一位胆大的追求者,自莫瑶当了帮主,在郡城的声望日将拔高,同时也多了不少的爱慕者。

    想当初最盛之时,莫帮主的追求者,能从东街排到西街,不过没有一个成功的,首先第一关,武功能胜过帮主,就拦住了所有人。

    “是的,你没有听错。”刘元郑重而又认真的点了点头,同时好奇对方怎么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难道没人求见帮主吗?或者这事情很奇怪吗?

    “何事?”男子正色了不少,收起自己的好奇心问道。

    主要也是刘元面相年轻,有算是俊朗不凡一表人才,却又十分陌生,不是什么官府的公子或者别的门派的少侠,也不是与惊灵帮有关联的人。

    也因此才让男子误会了,类似这样的人,既然不可能与惊灵帮有什么往来,那就只有可能是帮主的爱慕者了。

    何事?这要怎么说?刘元当时心里就一愣,总不能直接说吧。

    想了想,刘元拿出自以为善意的笑容,压低了声音,显得神神秘秘的说道:“你就去给你们帮主说,有其故人来访。”

    “故人?”男子脸上一讶,接着他自己也笑了起来:“帮主打小就在帮里长大,有什么故人我能不知道,开什么玩笑,你该不会是啥远房表哥吧?”

    话语说的毫不客气,就连脸上都还带着些嘲讽的笑容,摆明了就是不相信刘元。

    说来也是,想想前段时间,那些帮主的爱慕者,哪个不是想尽了各种办法,想要接近帮主,最后都是铩羽而归。

    见识了各种各样的手段,现在再看刘元这些把戏,就不那么新鲜了,甚至是还有些幼稚。

    而落在男子眼里,对方除了有一张好皮囊以外,别无什么优点,看上去还有些瘦弱,一看就不能打。

    想着这些,男子嘴角一咧又道:“外地来的吧,想见咱们帮主的人多了去了,诺,那上面,有种你就上擂台,要能站到最后,帮主自会见你。”

    顺着男子的眼神看去,刘元一阵苦笑,他上去?就那两个歪瓜裂枣的,他上去不是欺负人嘛。

    “怎的怕了?”男子显然把刘元脸上的神色看成了惧怕,说来也是,看对方生的细皮嫩肉的,就不像是练武的人。

    多半家里是个财主,或者霁宁郡别地的公子哥,听说了他们霁宁郡的事情,想要联姻来了也未可知。

    可惜来之前,没有好好的打听清楚,就他们惊灵帮的帮主,岂同于一般的姑娘,手里没点金刚钻,可碰不得这带刺的玫瑰。

    “怕了,趁早离开还来得及,否则待会血肉横飞,再缺胳膊断腿的,没法完整的回去咯。”男子再次说道,其中倒还带了几分善意的提醒。

    毕竟以他的眼里和见识,完全感受不到对方身上的气势,就那种身具内力,自然而然带出来的那种气势。

    既然就连他都感觉不到,那明摆着就是个连内力都修不出来的普通人嘛,不然就是内力超绝,已经达到返璞归真之境的大高手。

    第二种情况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信的,倒不是现在的江湖没有那隐藏的高手,也不是他小觑天下英雄,而是对方太年轻。

    他见过的最年轻的天才,便是自己家帮主,别的?都是吹嘘。

    “是啊,缺胳膊断腿的总是不好看。”刘元摇了摇头叹息道,不过他话语中的缺胳膊断腿并不是说的自己。

    “对咯,那”男子话还未说完,就见眼前这男子一个腾身而起鹞子翻身就落在了擂台中央。

    张了张嘴,又闭上了,得,总有那年少轻狂,为爱疯狂,从而不惧死亡的人。

    不过还别说,刚那个腾空翻倒还挺有模有样的,莫不是玩杂耍的?男子撑着下巴,脑子里想着些有的没的。

    却看此时刘元双脚落地,悄无声息间就立在了擂台正中央的位置,那几个还在玩石锁的人还没反应过来。

    倒是原本就目不转睛的盯着擂台的老百姓们,一眼就看到了身姿利落的刘元。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吼就对了,有那一人吼出了声,紧跟着所有人都吼了出来。

    不多大一会儿,擂台周围的老百姓们的吼声,便形成了山呼海啸之势。

    声浪一浪高过一浪,显然把刘元当成了那个闹事的人,想要挑战惊灵帮。

    如此大的动静,那些刚入门的弟子,若还没个反应,那不是聋子就是傻子。

    一群人直接转过身来,眼神警惕的看着刘元,其中几个手里还拎着石锁,惊讶之下一松手,只听咚的一声,险些砸到自己的脚面。

    反正和那守大门的男子理论也没用,也不可能直接硬往里冲,最后闹的大家脸上都不好看,之后还要托别人帮忙,如此自然是不行的。

    索杏刘元想了想,还是把这些人打服了之后,效率来的还要更高些。

    闹出足够大的动静,那位莫大帮主自然就现身了。

    “来挑战我惊灵帮的?”

    “何方势力,报上名来。”

    “我惊灵帮勇武之辈,不斗无名之徒。”

    其中几人反应过来,看着刘元争先恐后的说道,如此好的表现机会,身后好些惊灵帮的前辈弟子看着呢,岂能放过了。

    就开口这三人,江湖话倒是说的挺顺溜,就不知实力如何了。

    说话间,对自己力量还有几分自信的男子,便已经越众而出,拍着胸脯道:“就由我李长林来试试朋友本事。”

    一脸硬气的模样,看上去倒是没弱了气势,其实他自己心里是知道自己不会是别人对手的。

    毕竟对方敢来,怎么都会有两把刷子,不是他们这种初出茅庐之人能比的了的。

    但这个时候只要胆子大,把握住出风头的机会,就会给身后惊灵帮的前辈们留下深刻印象,对于之后的发展可谓是极好的。

    当然刘元也没兴趣去挨个了解这些人的实力,甚至他都没太注意眼前站出来的这位叫什么名字。

    只是简单的伸出了右手,然后竖起了四根手指,往里招了招手道:“抓紧时间,你们,一起来吧。”

    一句话,直接将在场的所有人都给点燃,围观的老百姓们再次展现了他们超乎寻常的热情,忘乎所以的吼了起来,毕竟看热闹的不嫌事儿大啊。

    不过落在眼前那些年轻弟子的耳中,听来就完全是不一样的效果了,年少轻狂,年轻气盛,说的是他们才对,人人眼中都燃起了火苗。

    对刘元怒目而视。

    “难不成你们想要靠眼神战胜我吗?”刘元脸上挂着嘲讽和随意的神情,开口大声说道,成功盖过了周围嘈佑的声音。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如此那些人自然再也无法忍受,为首那人提起双拳,跨步就冲了上来,步子迈的很大,速度倒是不快。

    双拳挥起的劲风直接扑面而来,估摸着也是练过一些把式的,只可惜落在刘元眼里,下意识的便微微摇了摇头。

    没有特别的意思,只是一种自然而然的感慨,却让那人心里更气,暗自咬牙似乎想把刘元一拳打成肉饼。

    可惜,想的太美,刘元只不过是稍微一个侧身,便轻松躲过一拳,跟着手掌在其前臂上一拍,只听的咔擦一声,这个叫做李长林的倒霉男子便手臂脱臼了。

    抱着膀子摔去一旁,疼的嘴里直哼哼,眼神里含着浓浓的不服,毕竟他以为对方只是比自己灵活了些而已。

    只不过很快,他就打消了这个不服的念头。

    只见正前方那些与他一同进帮的弟兄们,无一不是连刘元的衣角都没有碰到,便挨个躺倒在地。

    也不见那一身长袍的男子如何动作,甚至连腰间的刀都没有拔出。

    只是一个最简单不过的挥拳摆手,侧步闪身,没多花一丝力气,就起到了如此奇效。

    咕咚一声,李长林清晰的听到了自己咽唾沫的声音,高手,绝对是高手,他敢用自己脱臼的那半条手臂保证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