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七十五 冒牌客栈

    说起这个惊灵帮,那男子嘴上的话语就没有停下来过,显得比先前谈起空乐派还要来的亢奋。

    显然这位莫帮主也是百姓们津津乐道的人物,而从他的谈话中也能略知一二。

    刚想起了些当初的一些事情,也就是点到为止,思绪拉回现实,刘元听眼前这男子继续说道。

    才知道自当初太清山一别之后,莫瑶面对甚至是经历了什么,才有如今这霁宁郡城之首的惊灵帮。

    莫说是霁宁郡,就是放眼整个甘济道,惊灵帮那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在原先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不止。

    却说当日在太清山上莫瑶急着往回赶,正是因为帮中出现了变故,其中事情还涉及到了她的父亲。

    具体的是怎么一回事,就是眼前这男子也说不清楚的了,但大体上酒楼茶肆怎么传言的,倒是大家都知道的。

    莫瑶从父亲手里接过了帮派,取得了众多老人的支持,更是以铁腕手段肃清帮派,解决了一些宵小之人和反叛之徒。

    大力发展帮派,广收弟子门下,短短几年时间,就在大家还摸不清楚情况,只敢隐姓埋名或者胆大的悄悄发展的时候,惊灵帮已然一跃而起,成了一等一的大帮。

    也是由于抢占了先机,不少有天赋的弟子,都纳入了门下,因此造就了惊灵帮的强大,自然也与莫瑶本身的实力是分不开的。

    等到天下乱象一起,那位常一耕常王爷造反的时候,更是得了惊灵帮的助力,其在郡城中的地位不言而喻。

    听男子将这些事情一股脑的说完,刘元心头总算是有些谱了,这当真是瞌睡来了,还给你递枕头啊。

    正愁不知如何在郡城中找到自己父亲,现在就来到了惊灵帮的底盘。

    当然,事情过去这么久,人都是会变的,也不知当初在太清山上的那点儿情分,人莫大帮主还能不能记着了。

    不过让刘元唯一有那么些好奇的是,莫瑶的实力提升的略有些快啊,尤记得当初在太清山上时,还不过是个三流水准。

    想来莫瑶能执掌帮派,少不得其父亲,还有一帮老人的鼎力支撑吧。

    毕竟莫瑶的父亲只是退位了,虎老雄风犹在,尤其是在当今江湖这个老一辈凋零的时代,其父亲在帮中的地位与威信还是极高的。

    心里这样想着,刘元抱拳拱手从男子道了一声谢后,就往前方那客栈所在的地方走去。

    身后跟着的孙宜倒是十分诧异,快上两步看着刘元的侧脸,小声问道:“你好像对那惊灵帮的事情,十分关心?”

    “恩。”刘元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走出一段距离之后,才再次开口解释道:“找到我爹的事情,说不得还得着落在这惊灵帮的身上。”

    “哦?”孙宜眼神一动,却又摇了摇头提醒道:“这惊灵帮是眼下第一大帮,更是势力遍布整个郡城没错,可咱们与其素不相识,又不曾有过什么交情,而且莫忘了刘大人的身份,稍不注意,恐人没找着,自己搭进去了还害了刘大人。”

    话语说到后来,孙宜的声音越来越小,他眼神四处逡巡,看身边这些人,谁都像那些当年的江湖余孽一般。

    下意识的身子又往刘元这靠了些,他一个一点武功都不会的普通人,倒也难为他四处奔波走南闯北了。

    说起来孙宜本身也就是个普通老百姓,什么家里药师传承,说白了不值一提,压根算不上是什么世家豪门,其实和那些祖祖辈辈都是工匠呐手艺人的差不多。

    先前为了刘关张的事情,上那佛门遗址,也是要大勇气的,能帮刘关张到这个份上,那也是由于其人对他有救命之恩。

    虽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家,基本的做人道理孙宜还是懂的,救命之恩不可忘。

    “谁说素不相识了?”刘元说着转过脸来,笑呵呵的看着孙宜,这话倒是说的孙宜一怔。

    说到底,好像到现在他还不清楚眼前这位刘大人的儿子,具体是做什么的,明明是天生绝脉不是,可看上去又不像呐。

    “放心吧,出不了事的,感谢孙兄一路陪着家父了。”刘元嘴上说着,丝毫没停下步伐,眼见着那客栈也就快到了。

    “诶。”孙宜应了一声,心里想想还是疑惑,按耐不住好奇就接着问道:“刘老弟你是做什么的?”

    “哦?我嘛,开客栈的。”刘元眼睛看着前方,伸手指着这间客栈说道。

    闻声,孙宜也顺着刘元手指的方向看去,抬头就能看见这家整个郡城最是热闹出名的客栈,轻声念出了客栈的名字:“天下第一?客栈。”

    “对咯,咱们这儿就叫天下第一客栈,两位远道而来的客人,是打尖儿还是住店呐。”

    说话的是站在门口迎客的店小二,肩上搭着个白毛巾,当下走上前来说道。

    孙宜惊讶与这间客栈的名字,竟然敢如此嚣张,而刘元的眼神却是带着玩味和有趣了。

    “住店!”刘元应声又答道:“准备两间上房。”

    “得嘞,楼上甲字号两间上房!”小二喜笑颜开,领着刘元两人就进了客栈。

    上楼的途中,刘元眼神隔着木楼梯往大堂看去,发现这冒牌的天下第一客栈,生意也是极好的。

    虽然不算是座无虚席,一眼看去也是满满当当的都是人。

    整个大堂窗明几净,无论桌椅板凳使的那都是上好的木材,再看客栈内的装潢摆件儿,就没一件是残次品,与他在晴川等地开的客栈,倒是有本质的区别。

    说来说去,刘元都没有将银钱花在这些方面,毕竟客栈嘛,还是吃最重要,他绝不会承认是自己舍不得。

    不过别说,踩在这上等小花梨木的踏板上,那脚感是舒服,再摸着左边红花木的扶手,多多少少有些感慨。

    心里想着些有的没的,两人也在店小二的领路下到了二楼。

    “二位客官,到了就是这儿了。”店小二脸上的笑容那就没停过,别人这服务水平和态度,显然不是郑东西能练会的。

    说完还一把将客栈房门给推了开来,嚯,好家伙,不愧是甲字号的上房,入目所及尽是些文玩古董。

    左手边那半丈长的红花木大衣柜,更是抢眼,加上其本身就有防蚊虫等的功效,只这一样,就少不了十五两银子。

    更别说那些古董,其中一两样顶尖的,那都是价值难估的上乘宝贝,幸好没有带着裴蛟来,以后者的杏子,那还不得看的眼都直了,然后整个给人搬空了去。

    “不错不错,真是不错。”刘元伸手摸着客栈大门,虽然他自己舍不得弄这些花里胡哨的玩意儿,可不代表他不喜欢。

    说完,迈步就往里走去。

    却是被店小二微不可查的挡了一下,道:“诶,那个,您看二位是不是先把定金交一下?”

    “哦,多少银子?”刘元才反应过来,想着大郡城的规矩就是多。

    “不多,这样的上房,也就五两银子一天,两间一天便是十两,定金押三,不知几位是住几天呀。”店小二笑着摊开手。

    一听这价格,刘元险些没把舌头咬断了,暗道一声,算你狠,从怀里掏出一张十两的银票过去,道:“够了吧,余下的等我两走的时候再补。”

    “够了够了。”店小二说着就躬身弯腰退了出去,嘴上还没忘了说道:“二位客官要是想吃上一口热乎的,也可尽管招呼,咱们这儿的招牌菜可多,什么七香水煮鱼等,都是卖的很好的。”

    就店小二临走之前这句话,听的刘元再次一愣,紧跟着苦笑不得起来,略显无力的挥了挥手道:“行行行,知道了,你去吧,没事别来打扰。”

    结果刚刚说完,刘元又反应过来,挥手变招手道:“等等,你回来,我有话问你,将门带上。”

    听到将门带上几个字后,店小二心里就是咯噔一下,难不成这二位爷看上了自己的美貌?

    听说京城等地的富贵子弟,一部分是有这么个癖好的,最为出名的可不就是前朝那位宁皇子嘛。

    在宫中偷偷养了一个男宠,对其疼爱有加,夜里起身想要上茅房,却因为袖子被男宠身子压住了,怕惊扰到男宠,愣是抽出枕头边的匕首,直接将袖袍隔断之后才起身。

    瞧瞧别人这宠幸的,历史上那些有名的宠妃也不过如此了,后来就有了断袖之癖这么个词。

    不得不说,这一瞬间,店小二的内心想的有点多了,尤其他想着想着脸还红了,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看的刘元大为诧异。

    却也懒得多管,直接开口问道:“你们这客栈掌柜的是谁?背后得有个大财主支撑着吧,否则,就这些东西,也不能是一般人就拿的出手的啊。”

    说着刘元还伸手拿起一个白玉瓷瓶,在手里掂了掂分量后把玩起来。

    “哟,客官您还不知道呢?”听对方这样问,店小二也算是反应过来,尴尬的笑了笑后才道:“咱们天下第一客栈,那可是惊灵帮的产业。”

    “惊灵帮!”刘元眼神一动,跟着又摇了摇头,又是惊灵帮,如此他便一切都想明白了。

    本来他还以为是哪个去过晴川的大商人,现在明了了,除了莫瑶还能有谁?

    那店小二还待再说,却是依旧被刘元赶了出去。

    既然是这么一回事,刘元心里的把握就又多了几分。

    “怎么?这客栈对你来说,很特别?”孙宜已经几次察觉到刘元的不对劲了,因此才诧异的问道。

    “啊,特别,可太特别了,看来咱们很快就可以见见惊灵帮的人了。”刘元嘴里微笑着说道。

    本来他还担心莫瑶会忘了当初的事情,毕竟物是人非,谁又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但现在刘元心里稍稍放心了些许,既然会开这样一件客栈,想来对方是还记得那日刘元的恩情的。

    想当初若不是刘元的突然爆发,将铁牛给乱拳锤死,莫瑶两人都有杏命之忧,这怎么着也算是有救命之恩了。

    现在再看这客栈,想来也的确是只有惊灵帮这样的势力,才能支撑的起了,否则,岂会不被人惦记。

    想清楚了前因后果,刘元开始思考之后应该怎么做。

    不过这些事就只有刘元自己知道,所以落在孙宜的眼里,看上去便多了几分古怪了。

    没在屋里待的太久,只是出于警惕的心理在屋内检查了一番,之后刘元便走出屋去,暂留孙宜一个人待在屋中。

    随意在那些大堂的桌子上看了几眼,刘元也知道那水煮鱼十分一般,不可能比得上他的手艺,就更别说丹橘的水平了。

    找了一张桌子坐下,叫了一壶清茶,又点了几道特色菜,刘元便开始听大堂里的人在说些什么。

    按理说父亲他是以神志不清的状态进城的,怎么着也该引起些轰动才对啊。

    可刘元在这大堂里听了半天,愣是没听到相似的事情。

    心里一阵烦躁,看眼前的菜也不那么顺眼了,随便吃了几口,发现味道也还行,却完全比不上晴川的客栈。

    有的细节上的东西,也就他这养刁了的嘴才吃的出来。

    当下也不再多坐,搁下筷子就起身离开了客栈。

    站在客栈门口,认准了惊灵帮的所在地,刘元加快了步伐走去。

    在知道那天下第一客栈之前,刘元还想从旁调查一番,采取迂回的策略去惊灵帮。

    但现在完全不用了,他打算直接去见那位莫大帮主,这是眼下最省时间的方法。

    然而刚走出一条街,就见路上的老百姓们都行色匆匆的往左边一个方向赶去。

    越是往前走,发现从各个巷子中,去往那个方向的人就越来越多,而他也顺着人流成了其中的一员。

    心里虽然好奇,但刘元并不想节外生枝,也就按耐住自己的心情,继续往前走去。

    结果越走他发现越是不对,无论怎么走,他竟然都和众人是顺路的。

    这下刘元心里是真的疑惑了,难不成,这些人都是冲着惊灵帮去的。

    想到这儿刘元一把拉住了身旁那个跑的飞快的男子,在对方一脸烦躁的神情中开口问道:

    “兄台,这都是急着干嘛去啊?”

    “今儿午时三刻,惊灵帮招收弟子,你不知道啊?据传还有上门闹事的,我可赶着去瞧热闹。”

    男子说罢一甩手就挣脱了去,头也不回的狂奔而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