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七十二章 变化

    此话一经出口,两人就都愣住了,没想到竟是想到了一起去。

    “对于这个你了解多少?”刘元皱着眉头,再问道。

    有关佛门转世的事情,就连刘元也不过是只是听说过个名字罢了,具体如何是完全不了解。

    “稍微知道一些。”裴蛟没把话说的太满,只是简单的点了点头道,主要是今儿遇到的这胖和尚的情况,实在是奇特古怪的紧。

    “愿闻其详。”两人神色都严肃了不少,刘元看着裴蛟,眼神思索,将那本古籍还捏在手中,到现在还未翻开。

    倒是不像一般的天生绝脉之人那般激动,毕竟对于现在的刘元来说,重塑经脉一事,显得并不急迫。

    之后便听裴蛟将其在门派中,看到的那些典籍内容给娓娓道来。

    大体上就连神偷门等,也不太清楚有关转世是怎么一回事,估摸着也就只有佛门与小莲花山等,才能了解的更加详细清楚些。

    不过是记载了一些故事,那便是一般有转世记载的,都是佛门高僧,已经证道求得果位的大师。

    分为两种,一种是转世直接成了婴儿,重新降世来到人间,会被下一任佛门住持给请回。

    随着年岁的增加,对方的记忆力回一点点恢复,成为清明状态,但也是由于伴随着他的成长,其人本身会陷入一种魔境,那就是‘我是谁’的问题。

    若是无法突破这个难关,将会在佛法一途上寸步难行,终至难以寸进,更有甚者,直接出现精神异常的状况。

    时而疯癫,时而是他,又时而正常,即使是佛门本身,对于找回转世之人,也是颇为头疼的。

    还从未有谁的转世降生,超过其人此前的成就的,最终再次消逝于漫漫长河之中,无所踪影。

    而另外一种呢,便类似于现在的真一大师,那个胖和尚这种了。

    也就是这种情况才更加复杂,神偷门的记载中,只有两位菩萨是这种情况。

    其中一位,那转世之人诞生清明之智时,已经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婆婆了。

    这种情况实在罕见又特殊,当初刘元与裴蛟在荒山古庙里遇到那胖和尚时,怎么也没料到会是这种情况啊。

    现在回想起,前段时间初遇的情况,仿佛对方嘴角还有黄泥一般,这样看上起奇奇怪怪,不怎么靠谱的胖和尚。

    竟然就是几年前,在佛石大门前力战不退,力竭而死的镜智大师,六妙菩萨境的高僧?

    听完裴蛟的说法,两人的眼中同时透露出诧异,怎一个匪夷所思了得,刘元开口轻声道:“真是镜智大师?”

    “谁知道呢?”裴蛟显然也难以接受这个情况,摊手无奈道。

    脑海里一时间浮现出,那个胖和尚与镜智大师两人的影子,努力了很久也难以让这两个身影重合。

    “罢了,这个问题,就让佛门自己去思考吧。”刘元也懒得理会,当下摇了摇头叹息道。

    至少对方身上的气势不是作假,即使是以他刘元现在的实力,刚才在那真一大师面前,都快有喘不过气之感。

    这种压制,不单单是武功内力上的,而是境界上的。

    想来即使不是老主持本人,也得是一个佛法精深的大师。

    话在说回来,现在佛门的情况真是有些凄惨。

    像先前要是出现了这种恢复清明之智的转世之人,是有当时住持去处理的,无论是真是假,根基厚实的佛门都能应付得来。

    而现在嘛,整个佛门凋零,当年的那些高僧大德之人,尽皆在那一战之中牺牲,也几乎就是胖和尚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这要是真的还好,要是假的,出现什么别有企图之人,佛门也将毫无办法。

    心里计较着这些,两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屋内陷入了沉寂。

    用力晃了晃脑袋,像是为了将脑子里混乱的思绪完全剔除掉一般,刘元翻开了手中那本古籍。

    正如先前那真一大师说过的,的确是凝静心诀没错,一页页的看下去,很快刘元的整个心思便都沉浸在了里面。

    眼见如此情况,裴蛟也没有去打扰,主动担起了给刘元护法的责任。

    谁知刘元这一看,就看到了夜幕降临,整座大山都暗了下来,山巅之上的夜空挂满了繁星点点。

    直至此时,古籍也才堪堪看到了不足三分之一的位置,刘元捏了捏眉心,突然感到一阵的头昏脑胀,抬起头来眨眨眼看着裴蛟问道:“什么时辰了?”

    “戊时吧。”裴蛟望着窗外的天色道。

    “有什么动静吗?”刘元指的是屋外的那人。

    闻言裴蛟只是摇了摇头,想想又道:“这书如何?”

    “暂时还没练,不过就现在来看,的的确确是对经脉有效的。”刘元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道。

    至于是否是有那般奇效,能对天生绝脉都能起到作用,刘元心里还存着疑虑。

    “那是好事啊。”裴蛟脸上一喜,能对刘元有益处的事情,自然是好事。

    “先放一放吧,咱们出去看看。”刘元将古籍合上,跟着便向门外走去。

    这么长的时间,外面都没个动静,心里自然是好奇的,而且刘元还要在这儿大山上待一段时日,还是多些了解的好。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出了屋门,先是顺着来路往碑林的方向而去,路上的时候,就听刘元问道:“对了,佛门这片碑林你清楚吗?”

    “略知一二。”裴蛟点了点头,又道:“大抵上是记载着一些佛门已故高僧的功绩等等,至于那座白玉宝塔,便是不甚了解了。”

    “恩。”轻应了一声后,刘元再次问道:“那些无字碑呢?”

    “无字碑吗,不清楚。”思索了一阵,裴蛟摇头道。

    等两人到了碑林前之后,便看见月色下的碑林多了几分恐怖,笼罩在朦胧的月光之中,覆上了一层惨白的光芒。

    也不知何时,那土地上的小宝塔也消失不见了。

    至于那位自称是镜智大师的胖和尚,更是连人影都没看见一个。

    若是放在往常,这片碑林应该是佛门的禁地,现在却任由刘元两个外人,在碑林里漫无目的的走着。

    转了有一炷香的时间,依旧没能在这片广阔的碑林里发现那胖和尚的踪迹,也不知是去了哪儿。

    大致看完之后,发现这片碑林也没什么意思,入目所及全是一块块的石碑,只不过材质都各不相同。

    起初还认真看了石碑上刻撰的字迹,在发现自己很难认识几个字后,刘元也就放弃了。

    而这片碑林也算是意外的完好,没有几块石碑是破损的,竟是在那场战火中保存了下来。

    显然朝廷对毁坏这些石碑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兴趣,亦或是,这些石碑本身也算是一种文物,有存在的价值。

    就其上雕刻的那些文字,虽然刘元不认识,却也知道是出自名家之手,与他先前客栈那块匾额上的店名,不可同日而语。

    又大概看了一圈之后,没有什么新的发现,两人便朝碑林外走去。

    月色下两人的面色都显得十分轻松,但仔细看去,能发现刘元与裴蛟的警惕,整个人都是紧绷着的。

    毕竟现在多了真一大师这么一个变数,谁知道会突然发生什么事情,虽然就现在来看,两人能感受到对方的身上是善意的。

    但谁知道呢,类似这样的转世之人,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精神异常,入了魔境也说不准不是。

    在碑林中的时候,也不想节外生枝,没去琢磨那白玉小塔到底是怎么升起来的。

    须知,好奇心害死猫的道理。

    之后两人又在山上漫步起来,看看山巅到底有没有那胖和尚的踪影,顺便找找看有没有别的发现。

    空山寂静,两人在山头忙碌了小半夜的时间,那胖和尚却好似人间蒸发了一般,最后实在没了办法,两人去了山道尽头的那个佛石大门前等着。

    从正常的来说,此为上山的唯一道路。

    在山门前坐下之后,刘元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你说那位真一大师应该是刚刚恢复吧,大晚上的能去哪儿呢?”

    “或许是佛门山巅上的秘密地点吧,那真一和尚,即使不是镜智大师,也极有可能与佛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裴蛟回答道。

    毕竟佛门如此多的隐秘,也不是一般人就能知道的,其实想到这儿的时候,两人的心里就已经认定了七分,否则没法解释那胖和尚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的。

    再次掏出怀里的古籍,刘元看着手中书问道:“这古籍你可曾看见,那位真一大师是从哪儿找到的?”

    “从塔里拿出来的。”裴蛟直接回答道

    一夜无话,直至第二天东边泛起了鱼肚白时,山巅两人相互坐的很近,近到刘元能嗅到裴蛟身上的香味。

    但眼神却还直勾勾的看着天边日出,看着那太阳一点点往上爬,甚至不敢斜眼看身边的裴蛟一眼。

    但刘元不知道的是,裴蛟却是就这样简简单单的看着他,看着他的侧脸染上了旭日阳光,看着他耳廓慢慢变红,直至耳垂然后是耳根都染上了一层红晕。

    跟着,裴蛟发出了一阵银铃般的清脆笑声,在刘元正大光明扭脸疑惑的看着裴蛟脸庞双目时,对方依旧是笑,笑的刘元愈发奇怪,所以耳朵更红了几分。

    有时,目光也是有力量的,两人直勾勾的对视着,谁也不让分毫。

    可惜,总有不合时宜的事情发生。

    “两位好雅兴,真是让贫僧好找呀。”背后突然响起的声音,让刘元两人同时浑身一震。

    同时站起身来,只见那胖和尚正拈花一笑站在两人身前,比起昨日来说,真一大师好像又有了什么变化,倒不是由于其换了一身漂亮的袈裟。

    而是气质的变化,比起昨儿来说,要纯净了几分,一双眼也满是沉静,虽然胖还是那么胖,却会下意识的忽略这一点。

    难道是修为又有精进了,应该是了,刘元心里自问自答着。

    “大师找我两有何要事吗?”刘元微笑着问道。

    今儿直面真一大师的感受,比起昨天要好了不少,没有什么压力了,对方就像是一阵春风一般,若是闭上眼来,甚至感受不到这儿站着一个人。

    “要事倒是也算不上,不过今儿贫僧要下山一趟,这佛门大山,便交给两位施主暂时看守一下了,有劳。”

    说完真一大师微微颔首,单手在身前合十道了一声佛号后,也不管两位施主答应不答应,说完就往山下走去,一步一个台阶的那种走下了山道。

    两人依旧站在佛石大门前,就像傻了一般,愣愣的站在原地,傻乎乎的看着大师的背影逐渐远去。

    虽说是一步一个台阶,但真一的速度不慢,过不多久整个人便已经从刘元的视线中消失了。

    到的这会儿,两人才反应过来,刘元一脸好笑的看着裴蛟问道:“真一大师如此大方,就这般将佛门原址交给我两了?”

    “拉倒吧,让你守大门呢,这么开心。”裴蛟却是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

    “哈哈,那咱两这算不算是成了佛门的俗家弟子?”刘元倒是不在意什么守门一事,哈哈乐着问道。

    “信佛有的什么意思,要当俗家弟子你就当,别把我拉上。”裴蛟挥了挥手,转身就向门里走去。

    “诶,你去干嘛呢?”刘元在背后问。

    “找吃的,你不饿呢?”裴蛟头也不回的说道

    之后两人在这佛门清静之地,弄了一只野鸡,吃的可谓是满嘴流油,吃饱之后又干了一碗鸡汤才算作罢。

    连日以来的赶路,就没正经吃过一顿饭,今儿也算是犒劳一下五脏庙了。

    也不知是不是山巅燃起的炊烟,飘出去香味太香了些,引的一众山间猛兽都露出了身影,探头探脑的蠢蠢欲动。

    最后被裴蛟凌厉的一掌给吓退了。

    吃饱喝足之后,两人再次在大门前守着。

    而刘元拔出腰间长刀,刚要有所动作,琢磨一下刀法,就见山道前方走来一中年男子。

    竟然来客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