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七十一章 镜智

    本还要再与胖和尚争辩个两三句,听着刘元的说话声,两人同时停了下来,也不再说话,只是顺着刘元眼神的方向,朝那边看去。

    不过却是看不出来什么,不过是一处高山罢了,山上树木丛生,显得十分荒凉。

    佛门所在的高山,其实是一片连绵起伏的山脉,不过中间有一处最高峰,便是佛门的地址了,这一点几人都是知道的。

    只是说来有几分可笑的是,明明距离佛门的地方,都如此之近了,竟然还能遭遇一波山贼,听来不得不说是有几分唏嘘。

    “走吧,赶在今儿傍晚之前上山。”刘元将地图揣进了怀里,后面的路程,裴蛟也是单独一骑,三个人两马一驴的朝着前方赶去。

    说来也是难为真一大师胯下那匹马了,就这几日功夫,都给累瘦了,真一大师远比他看上去的还要来的胖些。

    距离本就不算远,当两人行至曾经的佛门,现在的荒山脚下之时,天已经是明晃晃的。

    今儿日头可足,但即使如此,连日的奔波下来,也不见真一大师体重有所减轻。

    “就是这儿了。”胖和尚望着山顶的方向,翻身下了马,嘴里念念有词的感叹着,手里下意识的便再次数起了佛珠。

    “大师对这很熟悉嘛。”站在刘元身后,裴蛟转头望着真一,小声的说道。

    “毕竟同为修行佛法,自然也曾来过此地。”胖和尚随意说道。

    两人正说着的时候,刘元已经迈步从山道上走去,两人赶紧跟上。

    约莫是久无人烟,山道两旁杂草丛生,野花遍地,甚至已经快覆盖住了这条数百年的山间古道。

    说来也是奇怪,如今天下大乱,各大门派都重新复出,这佛门竟是迟迟都没个动静。

    虽然先前一直是在赶路,但刘元也没忽略路上听到的一些消息,现在最是被那些行商百姓,津津乐道的就是各路反王势力。

    其中自也包括,那些与各路反贼合作的帮派宗门,就连小莲花山都有了动静,据说是已经要重开山门了。

    正在广泛的收纳当初散去的那些门徒弟子,那些年信奉小莲花山,皈依我佛的可不在少数,如今小莲花山的旗帜一竖,也是吸引了不少的人。

    比起佛门来说,声势可谓浩大。

    双方同为修持佛法的宗门,如此区别的最大原因,莫不是由于佛门老主持在那一场动乱中去世的缘故?

    而小莲花山的那个面相白净,唇红齿白的主持,依旧是活的好好的,一如当初在胭脂河上的那个小和尚,没多少变化。

    如今据说也是小莲花山主持现身,才在江湖上有了这样的影响力。

    心里想着这些,三个人一路不停的往山巅走去,先去山巅佛门看看,若是什么有用的线索都找不着,再在附近寻摸。

    路上的时候,真一大师也开始变得沉默,又是一段路途之后,山道上斑驳的血迹逐渐多了起来。

    依稀可以从周围的场景中,看出当年那一战的惨烈。

    直至到了山顶那五六丈宽的佛石大门前,这惨烈的感觉放大到了极致,胖和尚跨前三步,伸出白胖的右手在石门上轻轻摸着。

    恍惚间,看到了当年那一战,就站在此地死守不退的老主持镜智大师。

    也就是在这佛石大门前,镜智大师佛门‘十年心’大成,更是证得立地金身,六妙菩萨的境界。

    “为有牺牲多壮志,一时多少豪杰”

    这是胖和尚从山脚走到现在,开口说的第一句话,神色前所未有的认真,包括刘元和裴蛟两人在内,也严肃起来。

    也不知是否也是想到了当年那一战,心头凛然,神色间带着缅怀和尊敬。

    缓了一会儿之后,三人才分先后踏入了石门,石门内的景象依旧是一片狼藉。

    多了些野兽兔子野鸡什么的,听见三人脚步声,从几间破损的庙宇中来回穿梭。

    “找吧。”刘元开口轻声说道,一则是为了寻找那传说中的心法,二来也是想看看有没有外人来过的痕迹。

    刘元心里是又想能发现外人来的痕迹,又不想,纠结的心情外人难以领会。

    说完,踏入这片山巅之后,三人便分开去行动,尤其是胖和尚的动作显得格外灵敏。

    这位半道遇上的大师来历不明,又带着点古怪和神秘,都到了佛门还不显山不露水的,刘元偏头看了裴蛟一眼,示意其跟上看看。

    后者自然明白刘元的意思,微微颔首之后,尾随在胖和尚身后离去。

    有裴蛟跟着,刘元便放心了,以前者的聪慧,那胖和尚有什么小动作,当瞒不过去。

    自己朝着东边的方向走去,推开眼前这扇半拉着的破门,一阵灰尘扑面而来,伸手用袖袍遮挡在脸前,挥了两下之后,刘元才继续往里走去。

    入目一看,庙里那叫一个干净啊,当然不是那个干净,而是空空如也,除了该有的桌椅板凳之外,佛珠禅杖袈裟皆无,甚至连片废纸都看不见。

    就算是桌椅板凳,也是东倒西歪的散了一地,多半还是破损的。

    顺手拎起地上的一个板凳,放在眼前看了一会儿,材质普通,倒是没什么特殊的地方。

    之后将这件小屋认真的转了一圈,每一处地方,就连地上起缝的砖头也没有放过。

    全部检查了一遍,没有更多的收获之后,刘元才从屋子里退了出去,也没发现什么人来过的痕迹,地上没有脚印,东西没人碰过。

    出了屋子之后,又顺着往左搜去。

    就这般一连看了三个屋子,都没有找到什么秘籍,就连废纸也没一张,不过从格局上也能看出,这些屋子大概是起居室,没有倒也是正常。

    心里不着急,刘元依旧耐心很好的搜寻下去,力求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以免错过了什么。

    即使是如此,搜寻的动作也十分快,毕竟屋子就那么些,而且内里没多少东西。

    没有过去太久,不过是下午时分,天光都还大亮着,这半边的屋子,刘元就已经全部搜寻完毕。

    令人失望的是,什么都没有发现,既没有人来过的踪迹,也没有找到任何的秘籍。

    放下手中的一块木板,这是他拆掉的不知第几个抽屉,嘴里长叹一声,刚要往左边看去,耳里就听的从前边传来的一声惊呼。

    惊呼是个女子声音。

    裴蛟!刘元脑子里瞬间想起了这个尖锐高亢声音的主人。

    也来不及在屋子里再看些什么了,转身一个踏步就从屋子里飞奔出去,出了屋以后也毫不停歇,寻着声音的来源而去。

    速度快极,不过几个眨眼的功夫,便穿过了一片平房,来到了山巅末尾的地方。

    正前方对着的就是山林,满上的黄油柏树,而山林前竟然是一处碑林,满地插着的都是白色古碑。

    其上刻着各样的字体,小篆楷字行书等,有些甚至还是无字碑,而就在满地的碑林中间,是被围着的一座小塔。

    宝塔不高,不到一丈的样子,却被分割出了八层,通体雪白,像是白玉雕建而成,精细之处,大有美轮美奂之感。

    来到此处的刘元,清晰记得先前还在山门前的时候,是不曾见过这座白玉宝塔的。

    也不知是不是角度上出现的差异,导致这小塔被遮掩,满腹疑惑暂且压在心里,侧前方便是裴蛟,当即走上前去问道:“你怎么了,那真一和尚呢?”

    裴蛟脸上惊诧的神色还没有消退,闻言转过身来看了看刘元,又看了看前方那小塔,之后伸手往前一指。

    顺着手指方向看去,便见真一胖和尚,依旧手里捏着佛珠,穿着那一身洗的浆白的袈裟,从宝塔后走了出来。

    面色平静,仿佛在其身上看到了岁月静好一般。

    而却让刘元产生了一种,人还是那个人,却又不是那个人的错愕感。

    真一胖和尚低垂着头,开口宣了一声佛号,之后抬起头来,一双眼亮的骇人,定定的看着刘元两人,又逐渐平复下去。

    三人互相看着对方,一时间都有些沉默,刘元完全弄不清楚现在是发生了什么。

    而裴蛟也像是傻了一般,也不说话,刘元刚要再问,就见胖和尚已经走了过来。

    站在刘元两步开外,右手合十在身前,左手递上来一本古籍,开口道:“这是凝静心经,借与施主一观,算是了解一桩因果。”

    话语说完,那本古籍便已经递到了刘元身前,而他依旧还在愣神当中,只不过是下意识的伸手接过。

    直至古籍入手的那一刻,刘元的心里都还升起一股极其不真实的感觉。

    至于胖和尚嘴中的因果,是什么意思,他一想也就明白了,多半是一路而来的护送其行至佛门遗址,便是因,现在借他心经一观便是果。

    捏紧了手中的古籍,刘元眨了眨眼,抿唇沉吟两息,道:“大师是真一?”

    闻言胖和尚脸上露出淡然的微笑,开口答道:“是也不是,施主称呼我为真一可以,称呼我为镜智也行,亦或是,唤我一声佛门住持。”

    别的还没什么,只不过是些打机锋的话语,直到刘元听见‘镜智,佛门住持’等字眼时,彻底震惊了。

    他如何不知这几个字意味着什么,镜智大师,曾经的佛门住持,死前证得立地金身,六妙菩萨的高僧,便是眼前这位?

    而对方既然说他是佛门住持,那就意味着,佛门要重立山门了?

    旧的疑惑还没消失,新的疑虑又生,心里一时间颇多感慨。

    不过此事透着几分奇异,刘元也不敢多问,只是收下经书道了一声谢后,就见真一和尚转身去往了白玉宝塔前,在众石碑的包围下,盘膝坐了下来。

    一段佶屈聱牙,十分难懂的经文便从其口中开始,响彻整片碑林,霎时间,让原本比较凄冷的山头,多了几分肃穆庄严

    手里拿着经书,刘元一拉还在愣神的裴蛟,倒退着走出了碑林。

    直至退出很远了之后,他才发现自己浑身感到一阵轻松。

    就刚才那与真一和尚短短的交谈中,竟然好似双肩扛了两座大山一般难受,此时大山卸下,自然长出一口气。

    找了一间还算完好的屋子,两人分左右坐下,刘元没有急着看手里的心经,而是伸手在裴蛟眼帘前晃了晃开口问道:“刚才是怎么一回事?”

    闻声裴蛟眨了眨自己好看的双眸,长长的睫毛忽闪,正身对着刘元开口从头说了起来。

    原来就在她尾随胖和尚离开之后,后者便直接朝着院落后方而去,裴蛟当时心头就是一阵暗喜,果然这和尚有古怪。

    就像是抓住了别人什么把柄一般,裴蛟在后面不远不近的跟着。

    直至跟着这位真一大师,来到了这片碑林之后,裴蛟亦是相当的惊讶,她也从来不知,这佛门山巅还有这样一块地方。

    紧跟着便回想起,在神偷门看过的典籍中,好像是有关于佛门这片碑林只言片语的记载,只是当时记忆不深。

    就在裴蛟正回忆着的时候,突然大地一阵摇晃,将她给惊醒,就见正前方的真一和尚,也不知是动了哪处地方,一座白玉宝塔便从地底缓缓升起。

    当即便明白过来,这和尚哪儿是什么游方和尚,必然是与佛门有说不清的联系。

    起初那宝塔的塔尖上还有白色的毫光绽放,光芒之中也看不真切是个什么东西。

    紧跟着就看见真一和尚踏步上前,伸手放在了白玉宝塔的塔尖上,从上摘下了那个光源。

    白色毫光在其手心尽数收敛,露出内里真容,是一颗白色的珠子。

    听到这儿,刘元双眉紧皱,好奇问道:“佛门舍利子?”

    “是的。”裴蛟微微颔首,只是到现在两人也不知那珠子到底是何人舍利。

    再然后裴蛟惊呼的原因,便是看见那胖和尚将那颗舍利子给完全吸收了,一点一点的从嘴的方向,完全吸进了体内。

    再之后的事情,就是刘元都看见的了。

    话语至此,再联系先前胖和尚说过的话,两人同时想到了一个词。

    异口同声的道:“转世?”

    “难不成是佛门转世?”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