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七十章 大慈悲

    哪儿是什么‘女菩萨’,分明就是个女妖精才对嘛,胖和尚心里泛起了嘀咕,脸上却是尴尬一笑道:“呵呵,女菩萨说笑了,怎么会呢。”

    说来即使对方真要做些什么,以他的能力也完全反抗不得,更是难以自保,所以也只能一个劲儿的说两人侠肝义胆,乃正义之士云云。

    毕竟语言有的时候也是一种力量,和尚心里这般想着。

    瞧对方那紧张的模样,而且明显是没练过什么武功,刘元的兴趣顿时就小了一多半。

    当即打断了裴蛟,只是简单的问道:“不知大师如何称呼,又为何会在这荒郊野岭的破庙里?”

    “贫僧法号真一。”胖和尚于说到这个的时候,神色显得严肃了不少,透过火光看去,肥胖的脸颊倒是多了几分宝相庄严的意味。

    不过一想到先前这胖和尚摔的狗啃泥的模样,顿时间便觉得,这是一种错觉。

    “真一大师。”刘元称呼一声后,看着胖和尚也不说话,示意其继续回答自己的问题。

    弄清楚了这些,在古庙里睡上一夜之后,两人就打算离去了,至于往后这胖和尚要干嘛,便没那闲工夫多管了。

    “啊,我是一个游方的和尚,目的便是想走遍名山大川,看看各地的精致庙宇,追寻佛的步伐。”真一和尚单手合十在身前,一脸虔诚的说道。

    而对于其口中那句追寻佛的步伐,刘元不甚清楚,眼里露出疑惑,裴蛟却是明白的,顺口就给刘元解释道:

    “传闻祁树(又名帝泥归涅)古佛当年苦修成佛的路线,便是从北原之地,绕过三江,穿过东地域,一路西行又至梵天圣地,在那儿领悟高妙佛法,从而诞生极慧,去往极乐世界。”

    “而古佛领悟高妙佛法的地方,正好是一棵祁树下,因此被世人尊称为祁树古佛,而祁树又有佛树之称。”

    到的现在,梵天圣地已经遍地是栽种的祁树了,而当年古佛悟法的那棵老祁树更是成了参天一般的大树,说不清是活了几千年。

    “是极,梵天圣地真乃吾辈之向往地,女菩萨有慧根,与我佛有拥。”真一和尚听裴蛟娓娓道来,当即眼神一亮就如此说道。

    其中又有不同,便是佛门与小莲花山两大门派,虽然都是精研佛法,但只有佛门尊帝泥归涅为古佛,小莲花山并不是。

    大体上类似于,紫薇山与道宗的关系。

    简单的几句话说完,刘元顿时明白了,倒是看不出来这胖和尚还是一个虔诚的信徒。

    但这胖和尚一句与我佛有拥,再次让刘元哭笑不得,裴蛟瞪了真一和尚一眼道:“免了,小女子还有俗世尘缘未了。”

    “挥慧剑,斩情丝”胖和尚好似极为的聪慧,一眼就看出了什么,但嘴里嘀咕的声音却越来越小,终至不可闻。

    两人也没理会对方说的什么,裴蛟只继续说道:“若我没有记错的话,佛门与小莲花山的号是大同小异的,真字辈的得是佛门最小弟子的师叔祖了吧。”

    闻言胖和尚真一倒是不急不缓的说道:“区区一个法号而已,女菩萨又何必拘泥于此,早已说过,贫僧只不过是一个游方和尚罢了。”

    “如今这兵荒马乱的时期,大师游方还重游古佛之路,当真是好雅兴啊,就不怕有个闪失?”裴蛟并不罢休,她总觉得这荒山古庙,突然出现这么一个胖和尚是有些古怪的。

    要不是对方毫无武功,可能这会她已十分警惕了。

    “我佛弟子,皆是大毅力大决心之辈,既皈依佛门,又决心重走古佛苦修之路,安平时期也好,战乱到来也罢,岂能放弃。”真一满面庄严,掷地有声的说道。

    “想来贫僧一个身无分文,靠嚼食野菜讨口饭吃的穷和尚,不会有人刻意与之过不去吧。”

    说到这儿,真一还意味深长的看了刘元两人一眼。

    听裴蛟接连提问,刘元也觉出一点什么来,古怪,的确是有些古怪,接口问道:“大师当真不是佛门子弟,或者与佛门毫无关联?可知出家人不打诳语。”

    “出家人不打诳语,贫僧真一,非佛门子弟,便是游方和尚。”胖和尚斩钉截铁的说道,看那神情模样,不似作假。

    “大师这野菜吃的可好,长的肥肥胖胖的,倒是一点不像苦修和尚呢。”裴蛟呵呵笑着,上下打量了胖和尚一眼说道。

    “此乃天生。”

    估摸着是在对方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连番逼问中,不耐烦了,真一说完这四个字,遂闭口不言。

    只是取下腕上佛珠,捏在手心,嘴里念念有声的数着佛珠。

    佛珠很一般,普普通通的木头,黄白色的。

    室内一时间沉寂了下来,只听得见胖和尚真一的嘀咕与数佛珠的声音。

    问也再问不出来什么,两人翻来覆去的套话都不见成效,这和尚嘴硬的厉害,两人也不可能把其揍上一顿,毕竟不是什么狂恶之徒。

    既然如此,也只得作罢,两人在火堆边坐着闭上双眼开始沉思起来,各有各的想法。

    不过,两人都打算作罢了,那胖和尚竟是主动开起口来,道:“不知两位施主,为何如此执着于佛门一事?”

    在现下这个时期,再不是几年前,马踏江湖之后,那个谈到这些宗门帮派,就色变的时候了。

    毕竟是犯忌讳的,搞不好就给你扣上一个余孽的帽子,那真是寿星老儿吃砒霜——活的不耐烦了。

    闻声刘元两人睁开眼来,没有立即回答,刘元思索着,在心里斟酌着开口道:“我需要打听佛门的一件东西。”

    “什么东西?”胖和尚平静问道,语气听不出丝毫波动。

    “应该是一门心法,传说中有重塑经脉之效。”刘元说了一个大概,如果对方能提供消息自然是好,不能的话,也不损失什么。

    然而胖和尚说出的话,却是让刘元心里一喜,有了意外收获。

    只见真一皱着眉头,微微颔首说道:“哦?贫僧倒是知道一些。”

    “大师当真知道?”刘元紧跟着问道,毫不掩饰自己的眼神。

    “略知一二。”胖和尚点了点头,跟着也不待刘元问询,就再次开口说道:“若我知道的没错的话,这门心法唤作——凝静心经。”

    瞧对方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刘元心里就信了个六七分,道:“当真有重塑经脉之能?”

    关于这一点,不仅是他,就连裴蛟也是疑惑不已,即使是她在神偷门内,都没听说过,有如此神奇的心法。

    两人具是眼神好奇的把胖和尚真一看着,而胖和尚却只是简单的摇了摇头:“具体有没有的,谁又能说的清楚呢,贫僧也不过是听说而已。”

    “只可惜啊,佛门已灭,成了一片荒土废地,当年的心法秘籍,高明精妙的武功,不是被朝廷收刮进了皇宫,就是被侥幸逃出生天的门下弟子给带走了。”胖和尚摇头叹息着说道,一脸的唏嘘。

    “那真一大师可知道,这凝静心经是被佛门弟子带走,还是被收缴进了皇宫了。”

    这一点至关重要,不仅是关系到自身,也关系到,该顺着哪个方向去找自己的父亲。

    没有立即回答,胖和尚脸上露出了思索的神色,好一会儿后才道:“这又是谁能说的清楚的呢,恐怕就连朝廷自己都不知道吧。”

    闻言刘元不住的点头,倒是没有怀疑什么,此话确实是有道理的。

    毕竟整个江湖在一场大的浩劫之中,到底是丢失了多少的武功秘籍,是谁也数不清的,就连朝廷自己也不知道,只是一股脑的堆在那儿。

    除了极其个别的高明武功,是不会有详细记载的。

    另外也包括‘凝静心经’这门武功本身是没什么名气的,江湖上知道的人不多,也不知是佛门有意隐瞒的缘故,所以恐怕即使是朝廷掠夺了也不会知晓。

    还在思索着呢,刘元便听胖和尚继续道:“不然这样吧,贫僧随你们一起去,好歹我也是佛家子弟,比起你们来说要更了解些。”

    “哦?”刘元神情一怔,与裴蛟对视一眼,怎也没想到胖和尚会说这么一句。

    好像看明白了刘元的意思,裴蛟微微一笑道:“怎么,真一大师不去重走古佛的苦修道路了?”

    “顺路,正好与二位施主一道,你我相互之间,也好有个照应不是。”胖和尚缓缓说道。

    不过听他话是这样说的,刘元两人心里都是存了疑惑,什么正好有个照应,就胖和尚这个实力,他们单方面的照顾他还差不多。

    还有什么顺路,还不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毕竟两人虽然了解一点,却也不是真的佛门弟子。

    哪里能清楚的知道那祁树古佛的苦修路,到底是怎么样的,不过是了解一个大概罢了。

    而且先前还说了自己是游方和尚,现在又以佛家弟子的身份,说自己对佛门有所了解,鬼信呢。

    不过是真是假的也无所谓了,反正刘元最终的目的也是为了找到自己父亲,现在有了一个更了解的人同行,也不算是坏事。

    还是在这个人没有什么武功的前提下,又有什么好怕的呢?难不成大风大浪的都过了,还能阴沟里翻船?

    想到这儿,刘元直接点头说道:“好。”

    “善哉。”胖和尚提眉顺眼的道了一声,结束了今夜的谈话。

    之后裴蛟倒是站起身来,在古庙四周转了转,为了了解这古庙中的构造布局等,这样一座古庙,或许还藏着些宝贝秘密呢?

    裴蛟眼珠子转动着,像觅食的猫儿一般,心里十分好奇。

    只可惜这庙古老是古老,却并没有什么让她眼前一亮的东西,最后只得作罢,乖乖的在火堆边坐着就开始小憩。

    一夜无话,寂静荒山的夜里,再没有什么人来打扰这古庙的寂静,直至第二日天明,三人先后睁开眼来。

    “走吧,大师,咱们上路了。”刘元说着就往庙外走去,顺利的找到昨儿刘窜风的位置,这驴倒是悠闲自在,嘴里还嚼着青草。

    先前还在客栈的时候,刘元倒是试过一次,一般的老虎都打不过刘窜风,被其一蹄子踹翻了之后,那虎就再也爬不起来了,当真是惊掉了刘元下巴。

    所以后来跟着刘窜风出远门的时候,也越加放心。

    但眼下就有了一个问题,那便是现在只有刘窜风这一头驴,只够驮刘元与裴蛟两人。

    再加一个是万万不行的,就更别说这一看便长了一身肉的胖和尚了。

    往后的路程中,胖和尚真一便充分体会到了,什么叫走着。

    那真是自己走着,看刘元两人骑驴走在前头。

    本来就胖的不行,这一步行起来,身上便出汗。

    保持着这样的状态,一连走了好几个时辰,刘元才发现胖和尚还真是人不可貌相。

    别看他胖是胖,汗也是出了一身,但体力真还不错,走到现在也还有体力。

    但这样的速度,也快不起来,好在又是半个时辰过去之后,刘元顺利的从一家客栈买到了一匹马。

    之后三人便一路往佛门原址奔行而去,为了省时,一路上都走的大道荒野,没有进过城区。

    也正因为如此,三人一路上也是遇到了些拦路劫道的山贼,还有些悍匪等。

    还能说些什么呢,只能怪这些人不开眼了。

    在胖和尚诧异的眼神和一阵阵的惊呼声中,一男一女,刘元与裴蛟,便愣是杀出了一条太平大道。

    逐渐的刘元裴蛟两人的名气,也在这些落草为寇打家劫舍的悍匪中传开了。

    现在大部分的人都知道了,如今江湖上有两位侠士,专与他们过意不去,弄的这些草寇现在,凡是看到一男一女的组合,都绕道走。

    而在这个故事中,人们顺利的忽略了还有个光头胖子的存在。

    “好悬好悬。”胖和尚看着满地狼藉,一对断刀和尸体,还有一些鲜血,拍着胸脯说道。

    “大师倒是没有什么慈悲之心呢。”

    裴蛟回想起先前头一遭,在真一眼前大开杀戒的时候,后者脸上就没有什么悲悯神色,那平静的好似没有处在鲜血和尸体当中。

    看着胖和尚的脸,笑呵呵的说道。

    闻言胖和尚倒是没有丝毫放在心上,也谈不上什么对自己佛心的冲击。

    只见其双手一挥袖袍,背在身后,满脸庄严肃穆宝相庄严的道:“杀一救万,方显我佛之大慈悲。”

    听的裴蛟一怔,正要再说什么,只听刘元道:“佛门快到了。”手里捏着地图,双目定定的看着前方,不足十里地。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