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六十九章 是也非也

    龙袍?这一间龙袍是何意?蛮主当下眉头紧皱,一时半会没弄明白这是哪门子的诚意,总不能是让他去登基称帝吧。

    想不明白,也无须多想,蛮主当即便开口问道:“你们这是何意?”说着将那箱子往前一推。

    “这难道蛮主你还不明白吗,此乃先皇武帝在世是之龙袍,没能随葬,此时拿来与你,便是朝廷的诚意啊,毕竟当初的命令是先皇下达,如今物是人非,还望蛮主以大局为重,可了却恩怨。”

    一切都再明显不过了,‘斜眼’元使微笑着说道,其实龙不龙袍的,他倒是也觉得无所谓。

    但这在朝廷,甚至是世人眼中,可谓是破天荒的事情了。

    寻常人等就是大黄之色都是禁忌,不被允许,前朝一位四品封疆大吏,便因私藏一件定制龙袍,还是件四不像的龙袍,便被满门抄斩且株连九族。

    那都是大逆不道之事,更别说现在将先帝龙袍,交予一江湖人士手中,更是给出了任凭其处置之言语。

    无论怎么看,此事也当真是诚意十足了,已经不止是连朝廷的脸面都不要的问题了。

    可惜,这一切于蛮主眼里,龙袍?一个名字罢了,换句话说,不就是件衣服罢了。

    “区区一件先皇龙袍就想打发了我?”蛮主双眉一横,双目如鹰一般,紧紧的盯在元使脸上,目光如炬。

    三言两语,说的元使一愣,呼吸为之一滞,对方的态度真是他一时没料到的。

    “区区一件破烂衣服,能抵得上我菩萨蛮无数已经死去的弟子?抵得上我菩萨蛮武学典籍?抵得上曾那鲜血浇筑的蛮荒大道?”

    每一问,都像是一口唾沫一个坑般,掷地有声,声音到的后来语调越来越高,蛮主一身煞气环绕,满脸怒容。

    却听得砰的一声炸响,手中那个上好红木质地的‘礼物盒’直接炸裂开来,露出里面那件黄澄澄的龙袍。

    堪堪就在要落下之前,被蛮主一把抓在手中,五指成爪紧紧的将龙袍捏成一团。

    “不够,完全不够,要想合作也行,再给个添头。”蛮主手中捏着龙袍,开口说道,语气逐渐变得平静。

    “哦?蛮主还想要什么?”元使大人语气也冷了下来,他心里已隐隐明白过来,今儿不仅合作达不成了,怕是还无法善了。

    “拿你人头来。”最后一个来‘字’话音刚落,蛮主悍然一拳就挥了出去,拳头里就捏着那件龙袍。

    闻言元使大人双脚在地上轻点,整个人便缥缈起来,衣袖飘飘,眼神微眯说道:“那就看蛮主本事了。”

    说罢,只见下一刻,‘斜眼’元使便双手五指张开,掌心朝下缓缓旋转着,继而双掌交叠就迎了上去,比之先前的速度更快。

    不过一个眨眼的时间,两人便斗到了一起,拳掌相交,周围空气霎时间变的沉重,无形中的一股势力直接压了下来。

    砰——

    以两人双脚立足点为圆心,地面直接崩裂,成蛛网逐渐向外扩散,周围山石树木接连倒塌,两人不见分毫相让,眼神犹如针尖麦芒,争锋相对。

    一击之后,势均力敌,显然短时间内,难以分出个高下

    从那座边地小城离开之后,刘元骑着刘窜风,驮着裴蛟,清风微拂的日子,本该还几分惬意的。

    然而刘元心中的紧迫感,在不断的逼迫着,让他片刻都不敢耽搁。

    即使是在迫不得已的休息时刻,也是在琢磨刀法,体会纯阳霸体诀,没有半刻放松过提升自己。

    一直这样紧绷着的刘元,让裴蛟都看的心疼,甚至是担忧,如果一直这个状态下去,搞不好就会有走火入魔的风险。

    显然她无法坐视刘元这个状态继续下去,一路上也是尽自己所能的去开导,想要有所改善。

    只不过收效甚微,没有起到什么大的作用,每一次刘元都是点头应是,说明白清楚。

    可没过多久,从对方脸色上就能看出,完全没往心里去啊,只是耳边风罢了。

    “快了,咱们离开上林道已有两日光景,之后一路南下,还是走陆路,就能直接去到甘济道。”刘元拿出地图看了一眼。

    之后将地图又揣进怀里,皱着眉头看着一个方向,伸手一指说道。

    “恩。”裴蛟微微颔首,又忍不住再次说道:“你多注意自己身体,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有突发状况发生,你知道的。”

    说完,裴蛟毫不掩饰自己眼底的关切之情,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刘元。

    听完刘元抿嘴沉默了一会儿,跟着便扭头看着裴蛟,对其微微一笑,轻声道:“恩,我清楚的。”

    到的现在,刘元再没说出什么让对方放弃,或者类似让裴蛟离开的话语,就是再傻的人,过去这么长时间,也该明白些什么了。

    但刘元有时候也很疑惑,看着裴蛟的眼神里也带了几分好奇,心里暗道,对方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又是为什么会看上自己了呢?

    为什么?世间事哪能样样都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更何论情之一字,不知其所起,不知其所终。

    “你看什么?”不过刘元这样的眼神,倒是彻底让裴蛟诧异了,后者眉头一挑问道。

    “看你好看。”

    四个字说完,却连刘元自己都愣住了,他敢对天发誓,刚才的他完全是下意识的就说出了这四个字。

    而反观裴蛟,一双眼顿时圆瞪,双颊飘上两朵红晕,咬着下唇迅速的转过身去,什么话也没说,只大踏步的便往前走去。

    难得啊,刘元头一遭在裴姑娘身上,看到了几分天真烂漫的感觉,发自内心。

    其实刘元哪里不明白,这些以天来裴蛟做出的努力,而事涉自己父亲,担忧这样的情绪,又哪里是自己能控制的了的。

    但好在没有出现什么大的状况,曾经在晴川有过一次走火入魔的经历,而那次要不正好是郑东西,恐怕他就彻底的废了,不死也得落下个残疾,现在自然是格外的小心。

    时刻注意着自己的身体,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大意,一切也只有他自己知道,现在的身体是前所未有的好。

    先前在蛮荒大山里,由于为了找父亲的下落,所以一直没注意。

    其实在和那些异兽战斗的过程中,他能明显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源’无时无刻不在受到压迫,源源不断的改变着自己的体魄,提升着自己的实力。

    快了,距离下一层境界应该不远了,刘元清晰的感觉到,只要再来一遭,无论外在还是内在,产生一个强大的冲力,就能助他一举突破

    连着长途奔袭,无论人驴都是要修整的,今夜正好在山中待上一晚。

    这儿是转去南方的山道,附近都是些野山,也没个名字。

    上山之后两人也不停歇,直接牵着刘窜风就往山的那头走去,今夜多走一点,明儿清晨就能来的快些。

    结果就在两人刚要停下来的时候,突然裴蛟一拉刘元的一角,道:“你看前边儿那是什么?”

    本来还以为裴蛟是想说什么,结果刘元转头就看见对方一脸认真的表情,跟着也就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

    只见不远处月影重重之下,一个建筑物的边角显露出来,两人当即神色都是一变,对视一眼之后,做出了同样的决定,那便是过去看看。

    为了避免刘窜风发出太大的动静,两人将其就放在了这里,也不拴着。

    反正相处了这么久,刘元发现这驴子意外的聪明,机会都能领会他的意思,且不会乱来。

    收拾妥当了之后,两人放轻了脚步,近乎是步履无声的就往那走去,刘元的落叶诀又有精进,办到这个不是难事。

    而对于神偷门高徒的裴蛟来说,那就更是小事一桩了。

    越近了几分,视线穿过了树影,两人准确的看到了前方竟然是一座古庙。

    单从那外观来看,也是很有些年头了。

    没有淤往前靠近,两人静静的待在一棵树后,集中注意力朝那个方向听去,心里默数了十个数,好像是听到了一些动静,不出所料那古庙里是有人的。

    “会是谁?”裴蛟收音成线,好奇问道。在这荒郊野外的地方,突然出现的一个破庙,庙里还有人,自然好奇。

    “此地附近有一个大城,咱们先前路过,却没进去,如果没记错的话,先前无论小莲花山亦或是佛门,都在此地传过佛法讲过经。”刘元以同样的方式,给裴蛟说道。

    虽然想来前方庙宇里的人,无论是谁,实力都不会太高,但还是小心为上。

    “那可是一间古庙。”裴蛟再次言道,言下之意便是,那庙明显存在了很长时间,与最近的佛门传法不会有太多联系。

    或许,还涉及到别的什么隐秘等。

    也是这个理儿,刘元沉默着微微颔首,道:“那就去看看吧。”

    若不是前方那古庙或许与佛门有关,他本来是不想节外生枝的,眼下一切都以找到父亲为主。

    不过既然如此,那还是去看看的好。

    以如今两人的实力,又是这个各大门派安心与各路反贼合作,安心在城中发展势力的江湖,只要不是什么传说中的高手,倒是不容易遇到什么大的危险了。

    而且类似那些传说中的高手,例如十大高手榜上之人,倒是不存在什么诡诈邪恶之辈。

    所以也算是艺高人胆大吧,两人再次往前走去。

    古庙昏黄黑暗,若不是头顶的一轮明月洒下清辉,倒也难以窥其全貌。

    先礼后兵吧,两人已经站到了门前,刘元率先上前敲了敲门,砰砰的响声在寂静的荒山中显得格外清晰。

    “有人吗?”刘元压低了嗓音问道。

    说完,两人停顿了三息,见没有反应之后,刘元再敲了两声,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里面依旧没什么反应。

    也不等再敲了,刘元直接伸手一推门便走了进去。入目就是一片黑暗,但对夜能视物的刘元都倒是造成不了什么影响。

    所以只一眼,就那一眼,刘元便看见了一个胖墩一样的身影,在古庙左手边的窗户口使劲,即使是两人推门进来,那胖墩也没停下自己的努力。

    刚上前走了一步,不,准确的说还只有半步,右脚刚刚落下,就听的咚的一下重物落地的声音。

    只见那窗口边努力的胖墩,已经从窗户内摔了出去,显然是摔了个狠的。

    这玩的又是哪一出?刘元看着裴蛟,满脑袋纳闷。

    摇了摇头,裴蛟露出一丝苦笑,表示自己也不明白,两人一溜烟的又跑出了古庙。

    只见侧手边的位置,那个摔出窗户的胖乎乎身影,已经略显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不管不顾的就往前跑去,好一个肥硕的屁股不停的左右摇摆晃荡。

    自然不能让其就这样跑了,刘元快上两步就追了上去,一个腾空而起,落地之时,便正好背对着胖墩,将其拦住了身后。

    后者眼神一狠,转身就往后跑,结果正对上早就堵好路的裴蛟。

    前后被堵,再无去路,胖乎乎的身影满脸苦涩,摇头开口道:“两位大侠就放了我吧,在下身无分文,实在没什么好抢的啊。”

    “你跑什么?”声音从背后响起,乃是刘元问道。

    跑什么?那还用问吗?这大晚上的突然破庙来人,又是兵荒马乱的时候,不跑等着被宰吗?

    当然,这话胖墩也只敢在心里嘀咕,脸上却已是堆满了笑容,乐呵的说道:“这不,感受到了两位大侠的英武之气,便将这古庙让与二位了。”

    这话倒是给刘元逗乐了,拍了拍胖墩的肩膀,后者浑身的肥肉都是一颤,显然吓的不轻。

    却听刘元已经说道:“行了,别搁这儿杵着了,我两不是坏人,咱们进屋聊吧。”

    “诶诶诶。”胖墩嘴上连连答应着,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此时哪有他拒绝的权力。

    三人再次进了破庙,在中间摆上枯木,燃起一堆火来。枯木倒不用刻意去找,本就是庙里有的,就放在一旁墙角边。

    而火光映衬之下,才发现这胖墩还是个胖和尚,穿着一身洗的浆白的袈裟,嘴角还残留着黄泥。

    刘元两人在打量着他,胖和尚也在打量两人,待彻底看清两人的相貌之后,他心里也稍稍松了口气。

    “女菩萨,施主。”胖和尚看着两人,单手竖在身前,依次称呼道。

    听的刘元眼睛一瞪,道:“凭啥她是女菩萨,到我这儿就施主了?”惹的裴蛟嘴角荡起一抹娇笑。

    “呃,这不是,男女有别,男女有别嘛。”胖和尚一怔之后迅速说道。

    “咦,你现在不怕我两了?不怕两位大侠打劫你?”裴蛟起了玩闹的杏子,看着胖和尚开口说道。

    “佛说相由心生,像两位生的这般好看的人儿,断然不会是打家劫舍,拦路抢劫之狂徒。”胖和尚丝毫不怵,脸上带着微笑,挤的满脸肥肉都有了一道道的褶子。

    “是吗。”裴蛟笑容带着几丝莫名的意味,又道:“我不信佛,我只听世人还说,人不可貌相。”

    “”

    看着现在笑的像妖精一般的‘女菩萨’,胖和尚脑门上的冷汗都快下来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