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六十八章 诚意

    佛门?现在这时候去佛门作甚?闻言裴蛟心里下意识的便浮现出这个疑惑,不过没有立即发问。

    而是在心里思量着别的什么,刘元这一路走来是为寻他父亲,本来以为在这西北大山里,不过现在刘元独身一人而回,看来是无果了。

    可怎也不会在佛门吧,莫不然是遁入空门,还是?

    思来想去也没个结果,坐在刘元背后,裴蛟能明显的感觉到对方低落的情绪中还带着一点压抑。

    难以想象以刘元乐观的杏格,是在那大山里遭遇了什么,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已然奔出一段路途,对方照旧是一言不发,一路上都显得有些沉闷。

    又过了一会儿之后,还是裴蛟开口言道:“现在可没有佛门了,包括小莲花山在内,在当年魏武马踏天下之后,尽皆已经销声匿迹。”

    “曾经的佛门领域,如今也已是一片旧址罢了。”裴蛟在背后悄声说着,话语声顺着风儿飘进了刘元耳朵里。

    沉寂了几个瞬间,刘元终于开口回应道:“啊,所以希望渺茫呐。”声音断断续续的,显得有些深重和缥缈。

    “会找到的,一定会的。”裴蛟简洁而有力的说道。

    不知是不是这两句话,打开了话匣子的缘故,接下来刘元心情稍稍好了一些,开始对裴蛟简单的说到先前在山上时发生的事情。

    简单的说了一些,他父亲如今的情况,也是希望古灵精怪如裴蛟一般,能够给他提供一些好的办法。

    多个人多条思路,总也比他独自一人思考要好上不少。

    听完了刘元的叙述之后,两人一驴也已经彻底的离开了上砀郡的地界,而距离佛门旧址,显然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要走。

    而佛门遗址,正好就在南方的甘济道上,靠近君临道的位置,得要跑一会儿去了。

    正如刘元所料想的那样,听了他的述说,裴蛟真就皱起眉头认真思索起来,侧身坐在刘窜风的背上,微微低垂着头。

    按照从蛮主那儿得到的信息来看,佛门的确是有极大的可能,可除此之外呢?

    “伯父他应该是片段杏失忆吧,而不是什么都忘了。”裴蛟缓缓开口说道。

    就以刘元先前的描述来看,他父亲是在幻觉过去之后,想不起发生幻觉时,自己经历了什么,那应该就是这个情况了。

    “恩,清醒过来以后,会忘记自己产生幻觉时的一切。”刘元微微颔首回答道。

    “那这样说,伯父就还存在自主意识,不存在被别人主导和利用的可能。”裴蛟一边思索着一边说道,她明白刘元或许还担心的是什么。

    毕竟刘伯父不是独自一人,身边还跟着个孙姓的大夫。

    “恩,有道理。”随着不断聊天,刘元紧绷的神色逐步放松下来。

    就听裴蛟继续说道:“那伯父就还可能去圣手宗,或者其他有灵药的地方,甚至也包括烂驮山这样的隐秘宗门。”

    “最后就是,如果伯父他真的有了成果,或者找到了足够一试的办法,会选择回晴川的。”

    最后一句话说完,裴蛟不再多言,留下时间让刘元思考,她知道刘元能明白她的话的。

    而其他的,至于刘伯父会如何治疗自己的伤势,那便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想到的了。

    听完之后刘元的确开始认真思索起来,先前那一番话除了宽心以外,也的确给了刘元一些思路,那便是烂驮山的事情。

    天底下除了这西北苍茫大山之外,也的确就只有类似烂驮山这样的隐世宗门,才有可能会有釉培一些灵药,甚至本身就具备高超的医术。

    而且即使不说,由于自身修行纯阳霸体诀的关系,刘元也迟早会与其打交道,只不过是现在提前了一些。

    “对烂驮山你了解多少?”刘窜风不知疲倦的在长道上奔驰,听着自己背上两人的谈话。

    同样是避世宗门的神偷门,应该能知道的比他更多些。

    “了解一些吧。”裴蛟说着,回忆起先前在宗门内看过的那些典籍,继续道:“烂驮山具体的地点的确鲜少有人知晓,但是在大山之中是没错的。”

    “山门内弟子不算多,都是由烂驮山上一代下山收养的一些天赋极佳,又身世凄苦的弟子,或者是一些因战乱走失的孩童等等。”

    “而烂驮山内所教导的东西,也是医卜星象,策略军法,武功技艺等包罗万象,也因此门中弟子各擅其长。”

    “历史上每每出现一些匠人大家,或是名臣将军等,或多或少都流传着来自烂驮山的传闻。”

    “例如可以确定的就有,三百年前的木匠宁其修,至今皇宫中还珍藏着他绘制的宫殿图纸等,还有两百年前,东驱笛鞑北逐蛮夷的宣威大将杨季,当然,也包括如今江湖十大高手榜上排第八的蒋姓神秘男子。”

    “而每逢乱世或盛世,几乎都能看到烂驮山的身影,或许其山门就是选择在此时入世。”

    “其中尤其是乱世时期,烂驮山入世弟子可谓极多。”

    当然这个极多,其实也是相对来说的,一般时候这些弟子不成功则成仁,好多人至死时,都没人能知道他们的来历身份。

    终其一生,籍籍无名者,也不在少数。

    听裴蛟一席话后,刘元总算是对这个神秘的宗门有所了解,同时心头也明白,也难怪这样的宗门会选择避世了。

    要是整个门派都入世,还不成为朝廷真正的眼中钉?恐当初魏武马踏江湖,第一个想灭的就是这烂驮山啊,结果至始至终都未能找到罢了。

    “烂驮山对医术也有涉猎?”其他的刘元暂时都放在一边,着重关心着这个。

    “是有的。”裴蛟极为认真的点了点头,又道:“门中古籍有迂,大医洪浮屠便是出自烂驮山的弟子,一生悬壶济世。”

    如此便应该是了,自己的目标中还得加一个烂驮山,而找到烂驮山一事,还得落在那位蒋高手的身上,刘元心里这样想道。

    至于父亲他既然身为元御阁的地级御使,想来对烂驮山的了解比他要多。

    夜本就剩下不过一半了,两人一路奔行一路聊天,直至天边晨光熹微,也未有停歇。

    将脑子里的思绪理清了之后,刘元便再次开口问询:“除此以外,还有别的隐世宗门吗?”

    他想要了解的更多一些,这些东西以当初他在阁中的地位,都是看不到的。

    “有自然是有的,只不过也不多就是了,而且大多不算有名气,并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大猫小猫两三只往隐秘山沟沟里一躲,就是宗门了,至于媲美烂驮山,更是闻所未闻。”

    又是半日赶路,前方视线中,一座高大城墙逐渐在两人眼中升起,两人也是需要修整一番了。

    抬头可见城门上高挂一个写着‘伏阳城’的牌子,顿时间刘元心中了然,知道自己依旧在上林道的范围内。

    不过按照这个这个路线跑下去,要离开上林道也快了。

    不得不感慨刘窜风的速度是真快,全速奔跑赶路的情况下,比一些千里马还要快一些,这还是在其驮了两个人的前提下办到的。

    等到了城门口之后,才发现城前没多少人,显得有几分萧条的模样,倒是城门前的守卫倒是依旧是严正以待。

    进城的时候,却是没有出现什么意外,缴纳了几个铜板之后,两人顺利进到城中,随口打听了一家客栈住下。

    烧了热水,舒服的洗了个澡,然后又吃饱喝足之后,刘元便上床躺下,今夜什么都不想思考,只想好好的睡上一晚,放松一下一直以来都紧绷的神经。

    只不过是在城中逗留了一晚,平平淡淡的度过之后,翌日清晨两人再次出发。

    此时的刘元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找到父亲,身后什么上砀郡元使‘斜眼’包括菩萨蛮之前,会发生什么事情,都顾不得了。

    也就是在刘元离开后的第七天,先前在郡城内见过的那位‘斜眼’元使,便出现在了苍茫大山之中。

    斜眼一路走来,看到大山之中不少的异兽尸体,忍不住皱眉,难不成还有人捷足先登?

    紧跟着从尸体上判断那人的实力,发现不过尔尔之后,也就不再多想,如刘元所猜想的一般无二,斜眼的确是冲着菩萨蛮来的。

    想要找到对方隐藏之后的老窝,至于目的,便是为了招安而来。

    是的,不是灭杀,不是剿灭,而是带着朝廷的诚意来招安的。

    一朝天子一朝臣,前朝的一些政策,自然也会做出改变。

    现下元御阁正是被朝廷重用的时候,相当一部分人还蒙在鼓里,不知东部草原上的战况,而他是知道的。

    现在朝廷可谓是千疮百孔,再经不起过大的折腾了,至于能不能招安成功,元使大人看了一眼手中的‘礼物’,皱起了眉头,心里有七分把握。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斜眼在整个大山中转悠了大约三天时间,依旧没能发现菩萨蛮的踪迹,对方隐藏的太深,这大西北的苍茫大山也足够广阔。

    仅凭他一人之力,看来是甭想找到了,元使大人站在原地,长长的叹息一声之后,仰头大喊了起来。

    “元御阁来访,请见蛮主!”

    声震四方,远远的传荡开去,好似那无形的声波一圈圈的荡漾开来。

    四下层林晃荡,惊起一阵飞鸟低旋又高飞,一言吼罢,还不待声音的动静彻底平息,元使‘斜眼’又继续吼了起来。

    声音层层叠叠,一浪高过一浪,一浪又追着前一浪,随着元使逐渐往前移动,波及的范围也越来越广。

    此时方知,元御阁四大元使武功之高深莫测。

    时间已经过去了小一个时辰,但‘斜眼’早在半个时辰之前就没有淤开口了。

    但整个山间依旧响彻着他的声音,回音阵阵,大有绕梁三日不绝于耳之势。

    休说是菩萨蛮那帮习武之人,就是普通人,山脚下的那些小镇百姓,都能听见这个声音。

    元使大人双手低垂,漫无目的的在山间随意的走着,突然,他顿住了脚步,清晰的感受到了身后一阵突兀的动静。

    缓缓转过身来,来人是一个老者,不认识,没有丝毫印象,毕竟当初入侵西北大山没有他。

    “斜眼?”若是刘元在此当能认识这个人,便是一直给他领路的老者,但听老者这个称呼,恐会让刘元心惊肉跳。

    当今世上,虽然世人皆知元御阁四大元使分别是‘斜眼、歪嘴、缺胳膊和断腿’,但当面敢喊出这个名字的,少之又少啊。

    就算是当今皇上,在面对‘少腿’的时候,也会带着敬意的喊上一句卿或爱卿。

    不过明显元使没有于乎对方这个称呼,神色依旧平静的淡淡道:“是我,蛮主愿见我了?”

    闻言老者摇了摇头道:“蛮主诸事繁忙,没那闲工夫,托我来问上一句,何事?”

    “好事,我代朝廷来表示诚意,希望可以合作,见到蛮主之后我会详谈。”元使说完静静的等着对方回答。

    “诚意呢?”老者不为所动,似乎并不觉得一位元使亲自前来,就是诚意了。

    闻言元使一怔,他没想到对方这么磨叽,而且,以元御阁与菩萨蛮的关系,后者就是喊打喊杀,也该见他才是啊。

    但他明显不想再耽搁下去了,当即将手中的东西抬了起来,朝老者示意一下道:“这是朝廷为蛮主准备的见面礼。”

    等老者看完东西之后,略微思索便道:“你在此稍候。”说着,便转身离去。

    速度之快,快若鬼魅,让元使眼角一跳,有心想要跟上,想想最后还是作罢。

    好在这一次没有让他等的太久,不出一炷香的时间,蛮主便亲自出现在了元使眼前。

    不需要对方说些什么,只看见对方的一瞬间,元使心里就确定了眼前人是蛮主无疑。

    “东西我看看。”蛮主看着‘斜眼’说道。

    闻言元使大人直接将手中礼盒揭开,被蛮主抬手一把给吸了过来。

    只见礼盒中赫然放着一件金灿灿的龙袍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