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六十五章 兜兜转转,至此

    看着曹叔脸上的反应,一时间刘元也沉默了,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觉得一颗心像是坠了大石头般沉甸甸的。

    其实从小到大,父亲在刘元眼里心里就是一个严厉的形象,逼着他打熬身体,锻炼体魄,更是以挨揍的方式,来锤炼他的身体。

    小时候的他,难以从父亲的眼里看到父爱这种东西,似乎也不太能体会到这样的情绪。

    所以一直以来刘元与自己父亲的相处模式就不算亲近,甚至是有些惧怕的,远不如和三叔待在一起的时候那么随意和自由。

    说来有些时候也就像是巧了,幼年一直畏惧的锻炼方式,谁曾想长大了还得继续挨揍,只因为他练了这纯阳霸体诀,心里不由得叹息。

    “走吧,也不多说了。”曹阳成收拾心情,眨了几下眼睛,双手揉搓了两下自己的脸颊,说完迈步直接向前走去。

    轻轻应了一声,刘元埋头再次跟了上去,只不过再次上路的两人,心情都无可避免的变的沉重了些。

    从曹账房标记的三处区域来看,其中有两处已然靠近了那远处的高峰,另外一处在大山深处的东边位置,乃是距离他们最近的地方,也是他们现在正要去的地儿。

    “到了,就是这附近,咱们仔细着些。”曹账房脚步慢慢停了下来,一步步的往前走着,眼神在左右扫视,同时嘴上对刘元说道。

    闻言刘元微微颔首,应了一声:“恩。”便与曹叔分左右搜寻起来,显然这是一片刘元还未踏足过的地方。

    而就从菩萨蛮得到的地图来看,此地也是有着一头异兽的,而且这异兽名气甚大,被菩萨蛮弟子们唤作‘卯’。

    心里回忆着当时从菩萨蛮得到的信息,刘元心里细细琢磨着,一番对比之后,他便发现这头异兽要比他之前遇到的所有都厉害。

    不过具体厉害多少,还得遇上才能知道。

    正想着呢,走在刘元三步之前的曹账房已经停在了一棵大树边,伸手在树皮上轻轻抚摸。

    眼神思索,开口道:“这里还残留着人行进的痕迹,并且此地曾经发生过一场略显激烈的战斗。”

    “能看出来跟脚手段吗?”听到曹叔的话,刘元赶紧走上前去问道。

    以曹叔的眼力,或许能看出来更多的东西,从而判断是否是自己的父亲。

    闻言曹阳成缓缓摇头,道:“看不出来,过去有一段时间了。”即使是以他的经验,也难以发现更多的东西。

    “去前边儿看看。”

    两人继续向前,随着不断在这一片区域深入,发现的一些痕迹越来越多了起来,不过都是只鳞片爪的,难以有所直接的判断。

    不过下一刻,刘元右边耳朵微动,他听到了兽类压低的喘息声,眼神一动,想到了那头‘卯’。

    而刘元能听到的动静,曹阳成自然也听见了,两人具是浑身紧绷了一下,继而放松下来。

    曹账房以收音成线的方式,对刘元说道:“应该是这一片的那头异兽,你右后方的位置,小心。”

    小心两字堪堪说完,便感到背后一阵凌厉的劲风刮过,速度之快,即使在刘元有了小心和防备之下,也已经没能躲过。

    那一爪子狠狠的扣在了刘元的背上,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这一掌力道之强,让刘元直感到一阵的天旋地转,好似五脏六腑都移位了一般。

    难受的几欲吐血,不过很快,还飞在空中的刘元便被旁边的曹账房给接在了怀里。

    接着耳边便听见一声怒吼:“孽畜!”曹阳成双目喷火的看着正前方,将刘元放在地上,已经做好了进攻的准备。

    转过身来,刘元才看见眼前这头传说中的‘卯’,到底是长的什么模样。

    只见‘卯’整体就像是一只大了至少三圈的棕熊,偌大的熊头上还长着硬质甲片。

    壮实厚重的身形,好像一座小山一般,后背的肌肉线条起伏像山岳。

    熊脸异常的狰狞,双眼里流露出嗜血的光芒。

    再加上嘴唇两边还露出两道二尺长的尖牙,闪烁寒芒,一丝丝晶莹的白色口液,顺着利齿滴在了泥地上。

    不过有些奇怪的是,那‘卯’的头顶硬甲上有着一丝丝的裂纹,左右两侧的身子上,也还能看见一些伤口。

    显然是受了伤到现在都还未完全恢复,也不知是被谁所伤,毕竟这茫茫大山中这段时间来了不少的新客。

    乖乖,还真是有够凶残的,看着那‘卯’的双目,刘元心里暗自打鼓,单从力量上来说,已然不弱于他,甚至隐有高过。

    这代表什么,这正是练手,提高自己纯阳霸体诀的好时候啊!刘元在心里直呼。

    前后两人一熊,正对峙着,拍出那一掌之后,‘卯’便彻底冷静了下来一般,只是静静的把眼前两人看着,前蹄不安的在地上轻轻晃动着。

    先前那一掌拍出,那人却好似一点伤都没受的时候,它脑子里便下意识的回想起了很久之前的一段恐惧。

    那也是一个人,是让他直到现在伤势都还未恢复的罪魁祸首。

    ‘卯’正龇牙咧嘴的,两个腮帮子鼓动,双眼瞪大,突然这头大熊动了,壮实的身子在大地上一个奔腾,便有了地动山摇般的感觉。

    轰的一声,别看其如此雄壮,奔跑起来的速度可是一点都不慢,整个身子直接就撞了上来,这次‘卯’瞄准了曹阳成。

    “好畜生,来的正好!”曹阳成心都暗道,袍子一掀不躲不避,只听得蹡踉一声,曹账房手中刀锋便划着卯的皮毛飞了出去。

    一道血线在天空飘洒,点点血珠落地,那是曹阳成一瞬间再次撕裂了‘卯’的伤口。

    双方错身而过,再次面对面时,那头大熊‘卯’已彻底暴怒,仰头一声嘶吼,浑身毛发晃动起来。

    前所未有的暴怒,仔细看去,倒是还能从其眼底看到几丝恐惧,或许是勾起了什么恐怖的回忆。

    一双圆粗的前蹄,狠狠的扣在泥地里,暴熊开始低俯下了身子,眼神带着凶光,紧紧的凝视着前方。

    结果还不能这头暴熊发起进攻,曹阳成眼里便露出一丝惊诧的光芒,只见刘元已经率先动了起来。

    最关键的是,就连腰间的刀也没拔出,直接挥拳就冲了上,一拳就轰在了‘卯’的屁股上。

    恐怖的震荡之力以波纹的形势扩散,震的那头暴熊整个身子都产生了颤抖,痛的一声哀嚎。

    转瞬之间,那暴熊反身一口就朝刘元的头颅咬去,张开的血盆大口下露出的一对尖牙光芒森寒。

    可以想见,这一口若是咬实在了,刘元定然是个筋断骨折的下场,那一对白色锋利的尖牙,会狠狠的穿透他的肉体。

    然而已经完全准备好,且是正面对敌的刘元,又岂会被他那么容易就伤到。

    快接近纯阳霸体诀第六层的体魄,外加上体内的阳火精气运转,压根不懂什么叫做暂避锋芒,直接双拳都挥了上去。

    一双拳头狠狠的顶在了暴熊的上下双唇上,双方一时间僵持不下,也看的曹阳成愣了一瞬。

    还一直将刘元当做晚辈看待的他,怕是没想到对方爆发出了如此惊人的实力。

    “死啊!”刘元吐气开声,双拳一松一紧之间,已经悍然抓住了‘卯’的那一对尖牙。

    紧跟着身子下沉,双膝微弯,以马步之姿,狠狠的将‘卯’整个身体举了起来,双臂肌肉虬结,在暴熊惊骇得意眼神中,刘元将其给抛了出去。

    不过是刚刚脱手的那一刻,便听见咔吧两声响,便见刘元的手里已经多了一对白色利牙。

    牙上全是那怪兽的口水,反应过来的刘元立即扔在了地上,一阵恶心。

    熊身还飞在空中,那曹账房也是反应及时,抽刀上前照着那熊肚便是一刀。

    扔掉那对牙的刘元也紧跟着冲了上去,一跃而去,从上空朝着‘卯’的头颅就是一阵猛拳出击。

    砰砰砰的响声不绝于耳,好似闷雷不断落下。

    痛的‘卯’不断的发出哀嚎和吱吾声,断了牙,浑身是血的‘卯’半趴在地上,一双眼通红,眼角开裂可见血丝。

    很明显那一双牙对他十分重要,嘴唇不住的流血,疼痛更激发了他的凶杏,发了疯一般的就朝刘元冲来,就像那牛看见了红色东西一般。

    这一瞬间的气势爆发,实力提升了足足一个层次不止,速度比之先前更快。

    堪堪反应过来的瞬间,刘元便已经被其一头撞在了腹部,啪的一声狠狠砸在了树上,一口凝浊的血喷出,受了不轻的伤。

    还来不起平复伤势,那暴熊便已经再次冲来,刘元只来得及就地一个打滚,躲开之后,眼角余光便发现‘卯’已经再次被曹叔接手了。

    再之后这片山林里,便不断响起砰砰当啷的声音,阳火精气在体内运转几个周天,待伤势恢复一些之后,刘元也加入了战团。

    赤手空拳和‘卯’斗在了一起,他能清晰的感受到体内的‘源’开始迸发出勃勃的生机。

    润物细无声一般修复着破损身体的同时,还逐渐提升着他的实力和境界。

    又是一炷香的时间过去,满目疮痍,一片狼藉的山林中,一块块碎裂的巨石边,曹账房衣服凌乱,气喘吁吁的看着刘元。

    看着看着就笑了起来,上前几步拍着刘元的肩膀道:“怎么样,没受什么内伤吧。”

    话正说着,便将内力度进了刘元的体内,已经做好了为其疗伤的准备,就刚才那番猛烈的战斗,哪能不受伤。

    却突然的眉头一挑,双目微不可查的露出惊诧之色,他发现刘元体内的伤势并没有他想象的严重,只是从外表看起来十分狼狈而已。

    既然如此,曹阳成也就收回手来,双手捏住刘元肩膀:“好样的,真有你的,没给你父亲丢人。”

    “嘿嘿。”刘元却只知道一个劲的傻笑,他还真怕曹叔问起来他身子是怎么回事,从而不知该如何回答。

    好在对方并不未好奇多问,只有眼中的喜色是藏不住的。

    谈笑间的叔侄两人身边便躺着那头暴熊的尸体,已然是死得不能再死,那是身也残了,眼也瞎了,牙也断了,怎一个惨字了得。

    修整了一番,在附近的山泉水边,简单洗净了身上的血迹之后,二人再次上路,现在还剩下两个区域没有探索。

    就先前有那头‘卯’的区域内,两人已经找遍,并未发现刘关张的身影。

    不过一些痕迹,再加上那头原本就受了伤的暴熊,与那些消失的灵药,无一不在提示着刘元,他父亲曾经的确是在这大山里出没过的。

    然而越是接近剩下的那两处地点,刘元的心里却越加的不安起来,如果,如果剩下的这两处地方都找不到踪迹怎么办?

    缓缓张开口,刘元唤道:“曹叔,咱们能找到父亲的吧,他一定还在这大山里。”

    “恩,一定。”曹阳成给出了肯定的答复,其实还有一句话他没说,但他看着刘元的眼神,他忍住了。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岂不最是难受。

    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的脚步又都不慢,距离那高峰也越来越近了。

    仰头已经能够看到了峰顶,曹阳成蹲下身来,在身边看了看后招手说道:“这边,就是这一片了。”

    说话间,两人便展开了地毯式的搜寻,发现了越多的痕迹,只不过很可惜的是,依旧没能找到人。

    还剩下最后一处地方了,两人一鼓作气,往那个方向奔去,刘元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脚步都沉重了几分。

    是的,即使没能在这西北大山里找到父亲,父亲要是找不到足够的灵药,或者解决天生绝脉的办法,自己就会回去吧。

    恩,一定是的,刘元在心里这般安慰着自己,脚步又快了几分。

    等彻底到了那附近之后,曹账房与刘元两人的眼睛却同时亮了起来。

    因为他们清晰的在正前方,群数环绕的一个低矮的山地下,多出了一栋独立的小木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