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六十三章 线索初显

    后来,此时的秦可依突然觉得是那么无助,外加上茫然,全然不知自己身在何方,将来又会去向何处。

    直至刘元两人的身影都看不见了后,又足足过去了一炷香的时间,秦可依脸上茫然的神色一点点的收回,转身一步步的重新走入洞中。

    “想清楚了?”蛮主依旧坐在石椅上,眼神古井无波的看着自己女儿,轻声问道,只是微不可查的,其眼底闪过一丝心疼。

    “恩,想清楚了”秦可依微微颔首,深吸了一口气。

    “那就好,我会为你”还不等蛮主说完,他便惊讶的看见自己女儿缓缓屈膝跪了下去,道:

    “弟子秦可依参见师尊,愿为菩萨蛮第八十三位继承人。”

    话语清晰,不带丝毫迟疑,连每个字都是那么清楚,而且秦可依脸上的神色分外平静,微微垂首,眼神郑重的看着自己父亲。

    “你可想清楚了?”同样的话语,蛮主再问了一次,但其话语的含义已然是迥然不同。

    “想清楚了,女儿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清醒。”秦可依答道。

    “好!”一个好字脱口而出,可明显看出蛮主脸上兴奋的神色,双手在椅子两边用力一撑,站直了身子,双手背在身后:“一年,一年之期,为师会传你菩萨蛮最顶级的武功心法,若能通过考验,你便是下一任蛮主。”

    说着蛮主双手前伸,将秦可依从地上扶了起来,这对他来说是最好的选择,也是他最想听到的选择。

    “弟子,定不负师父所期。”秦可依语气坚定的说着,眼神果决。

    考验的确是有考验的,即使秦可依是蛮主的女儿也避免不了,毕竟蛮主之位不是父传子的皇位,乃能者居之。

    秦可依能有的优势,便是她有一个武学宗师的父亲可从旁指点,也由于其实蛮主之女的缘故,菩萨蛮内武功任选。

    虽然起步晚了一些,秦可依已是十五岁的年纪,但蛮主有这个信心,毕竟是自己的孩子,天赋不可能会差了。

    也的确是如此,就先前练习刘元所传授的那个心法,便可知秦可依的天赋根骨之高,完美的继承了自己父亲的优点。

    望着父亲背后的石椅,视线继续往后,看到那个代表蛮主的印记徽章,秦可依嘴角挂着一抹浅笑。

    世说,人经历一些事情就会成长,秦可依也不外如是。

    从前的她一直在父亲的羽衣庇护下,可她直到刚才才明白一个道理,只有自己掌握力量,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无论是什么,皆是如此。

    即使是自己的父亲,也不外如是

    刷刷刷——

    是风声,一溜溜的狂风刮过,吹起树叶枝干,使劲草低俯,男的俊朗若明星女的漂亮如雪莲,可不正是刘元与裴蛟嘛。

    自离开山谷之后,两人依旧被那个老者带着往山谷外走去,显然,若是没人领路的话,还指不定两人会在大山里绕上多久的路呢。

    不过这会儿那老者已经离开了,当真是来去如风,直到现在刘元两人都还不知那老者的名字。

    距离那山谷的位置已经很远了,两人也认清楚了下山的道路,所以步伐自然也就快了些。

    还不到半山的地方,两人速度慢了下来,逐渐的走了起来,因为这附近是异兽出没的区域。

    “都搞定了?”裴蛟扭头看着刘元微笑问道。

    “恩,差不多了。”刘元点点头答道,那关于巫湮的功夫已经抄录了一份,就揣在怀里。

    还不止是如此,在要走之前,刘元还旁敲侧击的向那个老者,打听了一些菩萨蛮有没有什么刀法的问题。

    毕竟通过这么长时间的观察,没注意到菩萨蛮弟子有人是带刀的,他心里甚至都在怀疑是不是吊坠出了什么问题了。

    那‘山荒’刀法,并不是菩萨蛮的?

    这也是他一路走来,心事重重的原因之一。

    介于刘元与蛮主的关系,类似这样的问题,倒是没什么不能说的,所以那老者也是简单的介绍了一下。

    在几百年以前,当时第六十六任蛮主天赋异禀,可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当然若只是习武的天赋的话,倒不至于前无古人。

    毕竟菩萨蛮传承这么多年,天赋高者,不胜枚举。

    最关键的是这位蛮主他独特啊,不仅习练菩萨蛮炼体的武功以外,更是喜欢用一口开山大刀,更是独创了好几门刀法。

    听到这儿的时候,刘元心里隐隐就有了几分确认了,那好几门刀法中,必有‘山荒’的影子。

    而在当时那样的环境下,习刀的蛮主,与整个菩萨蛮的武学理念是有一些冲突的。

    因为整个菩萨蛮都主的是不假外物,身体就是自己最有力的武器,凡事都用拳头打开才是菩萨蛮弟子的信仰。

    用刀啊剑的等,那就落了下乘,也得亏琢磨刀法的那位是蛮主,实力毋庸置疑的是菩萨蛮第一,否则早不知被那些脑子里只有肌肉的弟子们,怒怼成什么样了。

    即使是如此,这位蛮主当时也没少被诟病,尤其是禁地的几位蛮老们颇有微词。

    只是都没用就是了,那蛮主依旧是我行我素,在刀法的路子上越走越远,且一去不复返。

    随着逐渐深入,当时那位蛮主的刀法也真是越来越厉害,大有靠着一把刀独步天下的架势。

    其实也不全是刀法功劳,还因为蛮主修蛮神诀,肉身也是极其强大,双管齐下才有那无可匹敌的威力。

    或许也正因为是如此,至死那位蛮主都没能将蛮神诀修到顶层。

    蛮神诀毕竟是顶级武功,别说是分心他术,就算是一心一意的只练这个,都不一定能成。

    但以当时那位蛮主的天赋来看,是极有可能将蛮神诀炼至巅峰的,所以到死,几位蛮老还暗自遗憾可惜着。

    问出这个问题的刘元显然不是来听故事的,也不好奇菩萨蛮的过往,直至那老者一脸唏嘘的讲完,刘元才紧跟着问道:“那么那些刀法呢,去哪儿了?都叫什么名呢,从未在江湖上听说过呢。”

    一连抛出了几个问题,对于这也就当个故事,老者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那老者跟着便回答道:“那些刀法啊,为了避免往后有些的弟子重蹈覆辙,所以全部封存了起来,没人能够见到,久而久之,就是菩萨蛮中知道这些事的人,也很少了,逐渐的自然也就没人提起。”

    “至于刀法的名字嘛,倒是有些印象,什么山啊海的,具体的也说不太清了。”显然即使老者,也没太关注这个。

    话题到这儿戛然而止,刘元心里一块大石终于放下。

    至此可以看出,吊坠是肯定不会出错的,而他所习练的刀法也必定是来自于菩萨蛮所有。

    多半就是那位传奇蛮主所创的了,至于名字什么的也不重要了。

    如此也可以理解,为什么先前无论是秦可依还是白蛮提珠,都没有对刘元的刀法感到惊诧。

    总之现如今无论是菩萨蛮还是江湖上,都无人知晓刘元与鬼面刀法的传承出处,这就够了。

    嘴里轻轻叹息一声,也让刘元再次感叹,吊坠的神秘与强大,可能只要是曾经于这个世间存在过的武功它都有。

    甚至不属于这个世间的东西,也会有。

    “你在感叹什么?”裴蛟好奇的问道。

    “啊,没什么。”刘元摇了摇头,跟着四下望了望,又看着裴蛟说道:“等离了山,咱们就分道扬镳吧。”

    “姓刘的,你说什么?你要卸磨杀驴,过河拆桥?”裴蛟双目一瞪,看着刘元怒声说道。

    闻言刘元倒是一惊,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并不是啊,只是现在一切事情都做完了,你也该去忙自己的了不是?”

    “那不还是卸磨杀驴。”裴蛟再道。

    完了说不清了,刘元跟着回答道:“我从菩萨蛮那儿得到了父亲的消息,现在我要去寻找我父亲。”

    眼神极其认真的看着裴蛟,刘元觉得自己应该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他去找他爹,对方的确不适合再跟着了,而且可能也不会想要跟着吧。

    毕竟一个姑娘,跟着一个男的去找他爹,无论怎么说,听起来都有些奇奇怪怪的。

    “去哪儿?”裴蛟没直接拒绝,她的反应也完全不符合刘元的预料。

    “呃,就这茫茫大山,还不知要搜上多久。”刘元环视一圈,伸手在周边指点着,都是无穷无尽的参天古树。

    视线再往外更是茫茫一片,望之令人生畏,完全不知要忙到什么时候了。

    “我在山外的村子里,等你出山的时候来寻我。”裴蛟说着就往外走。

    刚走没两步又顿住脚步,回过头来正好看见刘元松了一口气的表情,翻了个白眼说道:“无论多久我都等,但你必须来,你若不来。”

    你若不来,后面是什么裴蛟没说,但刘元从对方的眼神中领略到了那个含义,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

    路上的时候两人显得都有些沉默,虽然裴蛟已经那样说了,打算自己下山而去,但刘元自然还是选择将裴蛟送下山去。

    回去的路上没有遇到什么危险,也不知是不是之前刘元与那头獗的战斗起到了效用,嗅到了危险的气息,一般的猛兽都不敢靠近了。

    顺利的出了山区,站在山脚上一点的位置,刘元看着裴蛟的背影逐渐远去。

    再往远处看去,能看见先前他们找猎户带路的那个小镇。

    直至裴蛟顺利离开,身影完全消失不见之后,刘元才摇摇头,一头扎进了背后的山林,不知怎的,一时间刘元心里还觉得有些怅然。

    大概是从两个人再次变成了一个人的孤独感,不过很快的刘元便抛开了这些情绪,从怀里掏出一份地图,细细看了起来。

    地图上有根据蛮主所言,刘元动手画出的一些关键区域,都是异兽出没或者有很多灵植的地方。

    当然,一般来说,强大的异兽与千百年的灵植都是相辅相成的,有异兽的地方,多半也会有那些植物。

    “就先从这儿走吧。”刘元就附近的位置,在地图上选择了一处最近的地方,这个地方倒不是从菩萨蛮那儿得到的,而是老猎户告诉他的。

    这里有一头两丈多长的异兽,形似牛,却拖着一条一丈长的尾巴,叫声犹如猪拱食时候的声音,被老猎户叫做——倚牛。

    过不多时,刘元便到了地方,寻着地上的踪迹,顺利的摸到了那怪牛的老窝。

    小心翼翼的往那地方接近着,还远远的,大约二三十丈的地方,那本来卧着的牛,便似有所觉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一双牛眼看着刘元所在的位置,眼神里流露出警惕甚至还有些害怕的感觉,也不知是不是刘元的错觉。

    既然对方不跑,那刘元也不藏着扭着的,大步朝前奔行起来,离的近了,刘元看的更清楚了些,却是没有发现什么灵植的影子。

    按理来说,这头牛看护的应该是一种果子,蓝色的,可入药。具体的那老猎户也说不清楚,毕竟就这几个字,还是周围几大镇子传了很多年的东西了。

    没想太多,很快,一人一牛战到了一起。

    从头至尾刘元都连刀也未拔出,完全是赤手空拳与那倚牛拳拳到肉的打了起来。

    不过两炷香的时间,那牛便夹着尾巴跑了。

    原地几个大坑的中间,刘元稍稍有些气喘,心里暗自比较着。

    就战斗力上来说,这怪牛比起獗也还差了些,可能就占了个长的奇特吧,也就是常人所说的样子货。

    接下来的时间里,茫茫大山的深处,一天天的,时常就能听到阵阵狂怒暴躁的兽吼之声,远远看去,还会发现那些参天古木一颗颗的倒下。

    周边村镇的人,都暗自小心提防了起来,怀疑大山深处必然出了一头什么新的霸主,这段时间以来他们进山的次数都明显减少了。

    且不管自己闹出的动静,对外界造成了多少影响,刘元只管一路打来,山中不知岁月,没算过去了多久。

    一个天光灿烂的午后,刘元皱眉蹲在地上,终于发现了一些人类活动的踪迹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