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六十二章 少女情怀

    有父亲的消息!!!刘元一颗心突突的跃动,虽然心里早做好了准备,但当真正得知这个消息时,还是抑制不住心头的激动。

    就当着蛮主的面,刘元深呼吸了两次,才平静下来说道:“还请蛮主告知,感激不尽。”

    “说来你父亲与菩萨蛮还有几分渊源,这又涉及到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当日他来找到我……”蛮主脸上浮现出回忆之色。

    听蛮主这个口气,很明显是知道父亲元御阁地级御使的身份的。

    既然对方没在乎什么,那想来当年圣上马踏江湖,多半是没有父亲参与的。

    想来也是,刘元清晰的记得,在很久之前,他爹便因为乌木碑的事情离开了,至今未归。

    而蛮主嘴上说的什么有几分渊源,便多半指的是这件事,不然除此以外,刘元也格外想不起还有别的什么了。

    说到后来,蛮主越说思路和回忆便越清晰,只偶尔停顿下来,想一些细节,多半是为了尽可能的给刘元表述的更清楚些。

    “你父亲来这大西北苍茫群山之中,是为了找一样或者几样东西。”

    “对于这大山里的物产,自然没有谁能比,世世代代存在于此的菩萨蛮更清楚的了。”

    找东西?找什么?刘元心里泛起了嘀咕,那个从小打熬自己体魄,整天一脸严肃的父亲,能有什么是其需要的?

    好像从小到大,父亲也不缺什么啊,或者对宝物什么的也没有多少需求啊。

    听蛮主的口气来看,也不像是为了什么武功秘籍。

    难不成,是为了‘乌木碑,红枫谷’的事情?在刘元的认知里,也就只有这,他不清楚了。

    不然他那个老爹还能是为了啥?

    心里一瞬间转过了前般疑惑,只听蛮主继续说道:“问清楚了苍茫大山里存在的东西,大体上是一些千百年的灵植,还有一些异兽活动的区域。”

    “起初我还以为是你父亲受了什么难以根治的内伤,需要这些灵药来恢复伤势。

    可后来,他又向我打听,有什么方法可以让天生绝脉之人变成一个正常人,你父亲说到这儿,我就明白了,肯定不是他受了什么伤……”

    听到天生绝脉几个字时,刘元脑子里呼的一下,便好似有一根弦给崩断了,整个人傻愣着站在原地,以至于蛮主后面的话都听得断断续续的。

    原来,原来爹他一切都只是为了自己的伤势。

    不知何时整个洞中便安静了下来,该说的蛮主都说了,只是依旧在石椅上坐着,静静的看着刘元。

    此时的刘元脑子里就想塞了一团浆糊一般,晕晕呼呼的。

    脑子里下意识的回忆起了很多画面,包括一些原先没注意到,但是看在眼里的细节,也全都记起来了。

    “难怪……难怪啊……”刘元嘴里忍不住低声呢喃着。

    洞中沉寂了很久,这个时候蛮主自然没有选择开口打扰,只是看着刘元的脸庞。

    先前没将其与那人联系起来,现在看来,那真是越看越觉得像了,眉毛,眼睛,最像的是那嘴唇。

    心里不由得感慨着,果然是那人的儿子啊。

    不过细细看下去,虽然部分五官都挺像,但组合起来还是能发现两人的差别,刘元的相貌要更上佳一些,换一身打扮,那也算是浊世佳公子。

    很快,没有让蛮主等的太久,刘元便从思绪中回过神来,知道自己现在身处的是什么环境,也知道一个轻重缓急。

    只听刘元接着问道:“还请蛮主告知,我父亲他后来去哪儿了?”

    “这个具体的,我也倒是不知,你父亲得到了他想知道的那些东西之后就离开了,不过西北苍茫大山无数,或许,你父亲应该还在这大西北的群山之中也说不准。”蛮主说着又摇了摇头。

    “明白了。”刘元点了点头,再次问道:“那蛮主知道修复天生绝脉的办法吗?”

    他现在好奇的是,当时以蛮主的见识和地位,到底有没有说出什么好的办法。

    闻言蛮主只是轻微的摇了摇头,又低声说道:“天生绝脉世之罕见,我菩萨蛮虽是修体门派,对于这,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即使是禁地或者一些典籍中,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和相关记载。”

    听到这儿,倒是符合刘元的心里预期,要是有什么好的办法,自己父亲也不会至今还未归了。

    “不过,据说当年佛门中有一本心法秘籍,有重塑经脉之逆天本事,具体真假不知,但当是一个门道线索,只不过佛门也已在朝廷的铁蹄下覆灭,即使真有那样的秘籍,也不知现如今在哪儿。”

    说着蛮主脸上流露出一丝恨意,自然是对朝廷的恨意,只可惜老皇帝死的太早,没能死在他的手上。

    “多谢蛮主了。”不管怎么说,终于有了关于自己父亲的消息,刘元这一声谢也是发自真心,并未因为自己救下了秦可依便居功。

    跟着又要行一个大礼,却是被蛮主轻轻托住了,道:“与你父亲本有莹源,不必拘泥于此。”

    既如此,刘元也不扭捏,站直身子后又说道:“还有一事要麻烦蛮主,便是先前说过的,有关‘巫湮’的事情。”

    巫湮对于菩萨蛮来说,也算是一门好的炼体武功,但距离上乘还差一些,重要也算是重要,但也不至于太过重要。

    若是刘元想要一观的话,也是可以的。

    这件事早就想好,蛮主直接点了点头道:“这就是小事了,‘巫湮’可借你一观。”

    蛮主待他真诚,刘元自然也不能含糊,并没有立即去看武功秘籍,而是直接开口说道:“‘巫湮’是我为别人要的。”

    “哦,别人?谁?”蛮主眉头皱了一下,继而问道。

    “一个朋友。”刘元没有出卖夏玲玲的意思,即使拿不到这巫湮,他也会想办法从别的地方弥补。

    而且当初与夏玲玲约定的,即使拿不到,也不会怪罪,也还有别的回旋的余地。

    听刘元这个说法,眼珠一转蛮主便想起来了,轻笑一声道:“可是夏家的人让你来的。”

    蛮主虽然活在大山,一门心思练武,但不代表他就笨了,笨的人,哪里会策划这么一出肃清门内弟子的事情。

    只是稍稍想到了王俊雅的事情,便全想明白了。再加上,夏家与他们菩萨蛮之间本就有些不清不楚的地方。

    真要说起来,说上一天一夜可能都掰扯不清楚。

    大概上就是,在很久很久以前,那时的菩萨蛮还有门下弟子出山红尘历练,其中有一位夏姓的弟子,便一去不复返,因为他爱上了一个姑娘

    恩,故事有些老套,大抵上那些说书人,翻来覆去讲的故事里,都有类似的内容。

    男子觉得有些对不住师门,竟然就此创出了一套武功,便是巫湮了,在其死后才送回了师门。

    其实以远在深山的菩萨蛮来说,本来早就以为这位弟子历练出了意外,已经死在外面了。

    后来又才知道,这门武功创立的过程,还有那位姑娘的参与,所以总得来说,菩萨蛮与夏家之间有些复杂。

    也是因为后来闹出了诸多事端,虽然都把影响控制在了山中,没有于世间乱传,却也吸取了教训,再没弄出什么行走红尘历练之类的事情。

    同时也在门派教规中,添加了好几条,诸如不得留恋红尘俗世等等。很明显的,当年那位夏家弟子,就是贪念山外的繁华,堕了苦修之心。

    跟着蛮主也是看出了刘元的迟疑,直接笑着说道:“不用着急,我菩萨蛮与夏家之间的关系,倒也是错综复杂,不是一时半会能解释清楚的。”

    “不是什么大事,而此事也该了解了,如果是夏家人想要的话,你就带回去吧。”蛮主叹息一声,挥了挥手说道。

    没想到一连几件事情,都发展的如此顺利,刘元再次抱拳感谢着,带着蛮主的令牌离开了山洞。

    离开之前,顺便将秦可依也叫了回去,至于别人父女两是要说些什么,刘元便没去好奇了。

    双脚在山洞岩壁上几个起落,刘元便落在了平地上,堪堪站定的时候,刘元抬起头来,便豁然一惊。

    不知什么时候,先前领路的那个老头,又站到了他的身前,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就跟幽灵一般。

    真是人吓人吓死人,结果还不等刘元说话,那老者淡淡的看了刘元手里的令牌一眼后就说道:“随我来吧。”

    又是随我来刘元怀疑对方只会说这几个字。

    知道对方的速度,所以刘元也没多想,直接跟了上去,不过这次老头倒是走的不快,也没过太久,毕竟山谷说大也不大。

    不过一会儿,前方便出现一道石门,老者在旁边的机关上鼓捣两下后,自己迈步走了进去,回首看着刘元都:“在此稍候。”

    说着已经走了进去,刘元老老实实的等候在门口,心里琢磨着此地会不会就是菩萨蛮的禁地,也不知裴蛟去了哪里

    等刘元走了之后,秦可依脸上带着雀跃的表情,还有些心喜的看着自己父亲,一连问了两遍:“怎么样,怎么样?”

    “哼。”蛮主哼了一声,接着神色变换,让秦可依心里有些惴惴,知道蛮主开口之后:“人是不错,只是可惜了,不行。”说着蛮主坚决的摇了摇头。

    “为什么?”秦可依纳闷问道,就在先前,蛮主要将秦可依嫁出去,询问了她的意见。

    当时秦可依脑子里就浮现出了刘元的身影,没做多想,直接就说道自己若真的要嫁,便嫁给刘元。

    先前父亲的态度还模棱两可的,怎么现在态度变的如此坚决了?这是为何?

    “没有为什么,我说不行就是不行。”蛮主再次道,脸色变得十分严肃了。

    按理来说刘元救了秦可依,而且还是刘关张的儿子,要选的话也算是个不错的选择。

    然而,蛮主过不去菩萨蛮与自己心中的那道坎儿,说到底刘关张还是元御阁的人,还是地级御使。

    而且也不知道将来刘元会往什么方向发展,对于刘元来说,对方还太年轻了,将来也还有太多的可能。

    现在是没什么,但将来呢,保不齐就会是将自己女儿往火坑里推,而到时候夹于菩萨蛮与朝廷中间的秦可依,又该如何自处?

    再加上,先前刘元问的那些问题,也不像是一个会安分的人,而且那天生绝脉的问题,多半说的就是刘元自己。

    也只有事涉自己儿子,刘关张才会如此吧,唯一的疑惑就是,一个天生绝脉的人,如何杀了白蛮提珠的?

    所以蛮主也不敢那么肯定,刘元就是那个天生绝脉的人,但如论如何刘元都不是一个好的归宿。

    自己只有这一个女儿,不得已的情况下,蛮主就多想了一些。

    其实还真是关心则乱,蛮主完全不明白儿孙自有儿孙福的道理。

    或许是话语说的重了些,秦可依眼眶直接就红了,抿着红润薄薄的嘴唇,一言不发转身就朝山洞外跑去。

    也许是哭了吧,蛮主没有多说,长痛不如短痛。

    站在山洞边沿,还不过是一个少女的秦可依,眼神定定的望着前方,看着刘元与裴蛟两人一步步的离开了山谷,逐渐的就连背影也彻底消失看不见了。

    情窦初开的少女,还未完全绽放,便彻底的闭合了。

    那是她初次离开大山,本以为能见到外面的花花世界,但见识的却不过全都是血雨腥风,身边人一个个的倒下,最后甚至落入贼窝。

    在她最是无力的时候,最是恐惧无助的时候,那个人好似神兵天降一般,将她解救了出来。

    之后的事情,更是一点一滴都记忆的十分清楚,在山间的狂奔,那人战斗的身影,烹饪的手艺等等。

    都说回忆都是美好的,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会逐渐的去美化它,而越是美好的回忆,便美化的越过,尤其是少女情怀。

    瞧这还没过多久呢,她便自动忘记了,与刘元初次见面,对方就甩了她一个清脆而又响亮的巴掌的事实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