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六十一章 有了消息

    苍茫无尽的大山深处,此地凶险异常,历来被大量的猛兽毒虫所环绕,乃是其天然屏障。

    背靠千丈巨峰,高耸入云端,峰巅时有小雪,冬日更是大学封山,无路可通行。

    即使一些入山打猎的老猎户,也不会选择如此深入,好在现下是春光明媚时节,大好的春光之下,靠山吃山的人还是有不少。

    拿着锄头,背着小背篓,或是手里持着标枪斧头等,一路上能采摘不少的老山参或是菌菇草药等名贵品种。

    多的还有些小动物,什么獾獐梅花鹿等,行进的速度不快,间或还停下来,检查一下几日前设下的陷阱。

    若是运气好,便也不用再深入了,就陷阱里的东西便够他们吃的,例如有时一个地坑里就能发现千斤的大野猪,或者豪猪猛虎等。

    放在这样的大山里,即使是如此凶猛的兽类,也不会待在大山深处,那里有他们也招惹不起的存在,不是他们的领地。

    例如前段时间,刘元才赤手空拳打死的一头獗。

    也正因为如此,倒是方便了这些山附近的镇民百姓和猎户们,即使不深入也能在这苍茫大山里,得到自己想要的。

    可以说,这大山就是他么赖以生存的天然宝库。

    而挖山货打猎等,又有他们自己的规矩,一些还未成年份,不过是些嫩苗的山货是不摘的,不能断了根儿啊,那大家都没得吃。

    一般山参上还会挂着红绳,便代表着有主之物。

    再加上大家都遵守规矩,不会去动别人陷阱里的货物,经年累月的大山也少有外人到来。

    所以附近几大村镇,都极好的遵守着这些个潜规则。

    可现在,有外人想要进山‘刨活’了。

    起初还想找那些熟门熟路的老猎户带带路,他们是不愿意的,但后来看着这两人给的银子还有态度也很好的情况下,那就姑且带带吧。

    反正就从这一男一女两人的穿着上看去,那都是上等的好料子啊,不像是要和他们在山里‘刨活’的感觉。

    刨半天,挖的一些山货,还不够他们衣服钱,多半是哪儿的富家子弟,来这大山里体验新鲜的。

    “往那边走,就是东半山,最近是有几头猛虎出没的,暂时还没有哪家老猎户把其拿下,也端的是凶险。”一个穿着皮衣,花步裙包臀的粗豪汉子,皮肤黝黑,伸出食指往东边的方向指着说道。

    一边走一边在给身边两人介绍大山的情况,而这两人正是刘元和裴蛟了。

    耳朵里听着猎户对他们的介绍,嘴上嗯哼的应着,也没有多说什么。

    步子又往大山深处走了些,虽然这两人看上去都细皮嫩肉的,尤其那姑娘美的不似凡人。

    满以为都是些娇生惯养的人,却不想行动倒是都挺利索,爬起山来也是身手矫健,看来在家也是练过的。

    如此一来,倒也让老猎户轻松了不少,他就怕这些人走着走着就不行了,而且好奇心还极重的那种,到时候还要让他去救,那真的是就打道回府,不伺候了。

    “张大哥。”刘元手里把玩着一块笋,开口喊了一声,老猎户姓张,比他们大了十来岁。

    至于那个‘老’不是说他年老,而是干猎户的时间长,哪有真的老人还进山打猎的。

    “诶,你说。”张老猎户手里拎着一把铁叉,三两步跳到刘元身边说道。

    “我听说那菩萨蛮就曾在这大山里,你知道吗?”刘元眨着眼,像是一个初出茅庐,好奇江湖秘闻的少年一般。

    “那哪儿能没听说过啊,自然是知道的。”老猎户也不避讳,也不是个闷葫芦,开口就与刘元两人聊了起来。

    “想当年那菩萨蛮的弟子,还在咱们镇子来过呢,来的次数还不少,是为了收徒,选拔弟子,像村里的大牛铁柱等,都进了菩萨蛮,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老猎户脸上带着追思的神情。

    “后来啊,就再也没见过了,被朝廷清算,也不知躲去了哪儿”老猎户的声音显得有些低沉。

    闻言刘元却是与裴蛟对视一眼,两人都是有些惊讶,想不到那些菩萨蛮的苦修之士,就是在大山附近的村镇选拔了。

    而刘元之所以好奇一问,便是他就要往大山深处去,找菩萨蛮现今所在的地点了,这是与蛮主约定好了的。

    虽说先前蛮主告诉了他地点,却也只是一个大致的方位,入山之后很容易迷糊,这才找个识途的老猎户带路。

    那张猎户嘴里还在诉说着,刘元开口打断问道:“那张大哥知道那雪头岭怎么走吗?”

    一听这雪头岭三字,张猎户不淡定了,回首眼神一凝,疑惑的看着两人问道:“你打听这个作甚,难不成你想去这雪头岭?那地儿可是大山最深处,已经快要接近那千丈峰了。”

    说着张猎户还抬手往前方一指,两人顺着其手指方向看去,正看见一座高峰,即使如此远远的望去,也能瞧见其雄壮瑰丽的姿态。

    “恩,打算往里走走。”刘元也没隐瞒,笑着点了点头道。

    之后张猎户苦口婆心的劝说了一阵,说到大山深处如何如何凶险,有多少恐怖异兽出没,寻常百十人都不敢踏入云云。

    可惜最后都没能把刘元给说动,对方已经坚持着想要进里面去瞅瞅。

    现在的年轻人啊,不知天高地厚,张猎户心头感叹着,想去就去吧,反正他能说的也都说了。

    既然拦不住,也就不阻拦了,只是详细的述说了道路该怎么走,还给两人说出了哪几块区域尤其危险,能躲的则绕路行去。

    他对这两人的感官还不错,算是尽力在帮助两人了。

    也能看出张猎户是真心为了他两好,刘元当下感激的点了点头:“谢谢张大哥了,麻烦你了。”

    只简单应了一声,也没多说。

    后面的路,张猎户便显得有些沉默,等差不多到了极限,再往里走就连他也不敢的时候,双方便分别背道而去。

    临走,还能看见张大哥摇头的身影,听见其叹息的声音。

    萍水相逢能做到这种程度,真算是仁至义尽了,刘元本还想再给对方一点银钱以做感谢,不过张大哥连连推辞不受,好人呐。

    心里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两人相伴往里走去,现在认清了道路,两人的脚步便放快了几分。

    那深山里到底有多少危险之处,刘元也已经打探清楚了,就按照他现在的实力来说,不存在杏命之忧。

    当然,或许也还有些世人没见过的,真正厉害的异兽,但他刘元运气能那么寸?正好就被他给遇到了?不能够。

    山里道路难行,最主要的是周围都是参天大树,各种草丛灌木等也不少,路比较难认,很快两人的速度便又慢了下来。

    赶了不到一个时辰的路,两人已经算是进到了大山深处,那远处的高峰已经很近了。

    一路上倒也算得上是拼杀过来的,獗已经又杀了一头了,不过这次杀起来,比上次容易了几分。

    依旧是赤手空拳,三下两下便将那头獗给干掉了,没有耽误太多的时间。

    完事之后,背了两条大腿肉成叉挂在身后,就是之后的口粮了,煮一大锅的肉汤,两人吃饱喝足之后再往前走着。

    “应该是那个方向。”刘元皱着眉头,思索着对裴蛟说道。

    “不不不,我觉得应该是那个方向。”裴蛟摇了摇头,又指了一旁另外一个方向,两人所指的方向相差不算多,但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刘元看着裴蛟一眼,开口又道:“听我的。”

    没有于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裴蛟思索了一会儿之后,微微颔首开口说道:“行,那等我做些标记,不行盂再退回来。”

    虽然没争,但明显裴蛟还是信不过刘元认路的本事。

    不过很快,裴蛟便发现,好像还真是她错了。

    之后就听着刘元的指点,一路上左拐右拐,又是半个时辰的时间过去,刘元顿住脚步站定,往四周看了看道:“应该就是这附近了。”

    “恩。”裴蛟应了一声,就她看来,这附近的环境的确很符合。

    越到后面两人的速度越快,直到现在,也没遇到什么超出刘元实力之外的异兽。

    “是刘元吗?”一个沙哑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惊的刘元两人豁然转过头去。

    就见一个老者,眼神沉静的看着两人,穿着灰袍子,双手自然垂在两侧,刘元稍稍打量了一下对方,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点了点头。

    得到确认之后,老者往前走着道:“随我来吧。”两人有些诧异,总不能谁来说一声,都跟着别人走吧?

    正想到这儿,刘元便问道:“是蛮主的人吗?”

    闻言老者没回头,就连脚步都没有停下,只听见淡淡的一声应和:“恩。”

    就这几个眨眼的时间,那老者的身影便快消失不见了,竟是如此实力?两人心下讶异一声,不敢再多耽搁,赶紧往前追了上去。

    由于忙着赶路,为了追上前面那个老者,刘元两人都是用了十成的力,以至于没有时间来打量周围的环境和路线等。

    没跑多久,便完全记不住路过了那些地方。

    而且对面那个老者把握的也是很好,一直稳着自己的身形,没有跑的太快。

    保持着永远把刘元两人吊在自己身后,不至于让自己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那两人的视线中,也不会让刘元两人追的轻松了。

    就维持着这个水平,大约又过去了一炷香的时间,两人跟着那老者站到了一处山谷的入口处,轻微的喘息起来。

    “就是这儿了。”老者嘴里说着,率先往里走去。

    入口算不得大,也刚好够一人通过的样子。

    等彻底进去之后,才发现倒是个鸟语花香的地儿。

    不知何时,那老者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稍显年轻的菩萨蛮弟子,来到刘元两人跟前。

    “师尊有命,只许刘元一人来,还请姑娘在外稍候。”男子说话有些生硬,语气很是平淡,即使对裴蛟这样美丽的女人,也没有多些什么讨好的意思。

    “好。”刘元应了一声,让裴蛟去一旁等候。后者也没什么异议,她来此本也是因为好奇,能被允许着进入这片山谷,已经满足了。

    兜兜转转的便到了地方,蛮主住的地儿很有些意思,乃是在山壁上开凿出的一个洞中。

    刘元还是跟随着那男弟子,脚尖在山壁上轻点着往上攀登。

    等到了洞口时,刘元还没落定呢,就听见一声略带惊喜的呼喊:“元哥哥。”

    声音再熟悉不过了,定睛看去,只见秦可依蹲在山洞门口,脸上带着三分惊喜还有五分忧虑。

    打了一声招呼,刘元也没去细细揣摩秦可依怎么了,就往里行去。

    很显然,蛮主等了许久了,不过在刘元进来之后,蛮主便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他,那眼神看的刘元心里纳闷不已。

    一盏茶的功夫之后,蛮主的声音在洞内回响:“你要问什么?你救了秦可依,只要不是太难回答的事情,我都能回答你。”

    声音不带什么情绪,说起来的话也没什么架子的样子,若是忽略其自带的气势,便完全不像一派掌门这样的高手。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刘元救了其女儿,你要换个人来试试。

    有些话,在之前就想好了,此时刘元再在内心复述了一遍,发现没有什么问题之后,便开口问了出来。

    自然是关于他父亲的事情,向菩萨蛮蛮主打听了一个元御阁地级御使的消息,也是不小的压力啊。

    索杏刘元使了点迂回的法子,没有直说他父亲是元御阁的人。

    说出了自己父亲的名字,和一些特点,如果父亲来大西北真有什么重要目的的话,应该瞒不了菩萨蛮的人。

    “刘关张”蛮主低声呢喃着,然后神色郑重了些,看着刘元道:“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其是我的父亲。”刘元没在这一点上隐瞒。

    “哦?”蛮主眼神一瞬间亮的吓人,然后缓了一下才道:“我有你父亲的消息。”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