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五十七章 西晴坡

    计将安出?

    三个人在宅子里,你一言我一语的商量着,可一时半会都想不到一个万全之策。

    “坐以待毙是不行的。”刘元缓缓开口说道,与其在这地方死守,不如主动去寻求一个活路。

    “我也知道,可咱们又能往哪儿去?”秦可依一脸深思,将自身安危完全寄托于了别人身上,自身也拿不出更好的办法。

    “离开这儿,你两先出城,等事情稍稍平息下去之后,我再离开。”刘元想到了一个稍微好一些的办法。

    现在这样的情况,也只能是如此了。留下他在屋子里稳住局面,就两个女的离开,要想出城其实也方便一点。

    大的方向上就是如此,不过具体的细节,三个人还需要再商议一番,例如裴蛟两人出城之后去哪儿,一般的大山,尤其是靠近闭关的方向自然是不能也不敢去的。

    没有用去太多的时间,几个人就着地图,顺利找到了一个上砀郡附近的小镇子。

    之所以是小,其实是对比郡城来说的。

    在镇子中来看,还算是比较大了,人口也挺多,一般不愿意进郡城的过客,也会喜欢在这个镇上停留。

    既然决定了,便宜早不宜迟,今晚休整一夜,好好休息着调整心态和心情,等明儿早上开城门,人多的时候离城。

    晚上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再有什么官兵来搜寻的情况出现,等到天还未亮的时候,裴蛟带着秦可依直接从宅子的后门离开。

    没有被任何人发现的情况下就走上了长街,过不多时身边的人便多了起来。

    或是开始一天工作或是早起干活的人,当然其中也不乏想出城去的老百姓们。

    汇聚在人流中,裴蛟两人显得并不怎么显眼,尤其是改头换面之后,两人的姿容也就是普通,不会像本来面目那般出众。

    为了保险起见,虽然刘元也是醒来,却并没有跟上,像这样的事情,交给裴蛟应该能应付的了。

    只要不会平白无故招惹到菩萨蛮的弟子,就裴蛟的身手也足以保护好秦可依了。

    不过相信裴蛟是一回事,担不担心又是另外一回事,只见此时的刘元一身简单的衣袍,外衣的腰带也不系,就那样斜挎着。

    仰头看着裴蛟两人离开的方向,刘元眼神里不由得露出几分思索和担忧,一定不要出什么意外才好啊,心里这样念叨着,直至晨光熹微。

    天,彻底亮了。

    裴蛟两人混杂在人群中,今儿出城的人又比昨天多了一些。

    毕竟现在城中这样的情况,一部分本地人都打算出去散散心。

    神仙打架,殃及池鱼,再留在城中指不定被殃及成什么样子,不过从外地来的那些人,却是被官府严密盯上了,近几天是不可能离开的了。

    一旦敢离开,那就是坐实了一些事情。

    侯在城门前,没过多久便轮到了裴蛟两人,城门前的搜查十分严密,不仅对比画像还在搜身。

    手心里捏着两块上砀郡的名牌,这是裴蛟从别人那儿偷来的两块身份证明,代表着她两是本郡城人氏。

    对于神偷门的高徒,还是郑东西的师叔裴蛟来说,弄到这么两块牌子不是难事。

    牌子是女子所用的,按理来说不会出什么问题,可裴蛟还是手心有些微微出汗。

    很快,轮到了裴蛟两人,门前的守卫在仔细检查过两女的牌子,又询问了一些问题,没有发现任何问题之后,才终于放两人离开。

    等彻底离开了城门,脱离了那些人的视线之后,两女翻身上马,快马加鞭赶紧脱身离开。

    因为那两块牌子是从别人那儿偷来的,眼下这样的情况,保不齐遗失名牌的那两人就会去报官,最后引起什么样的反响也不好说。

    因此,自然也是越早走越好。

    果不其然,后面的日子里,刘元一个人待在屋中,又再次迎来了两拨官差的搜寻。

    好在裴蛟那两人都离开了,刘元也没了什么好怕的,顺利的应付过去。

    这些日子他也在街上闲逛,终于在第五天的时候,刘元便发现城中的搜寻力度小了下去。

    官差少了不少,再次变成了只有迎先那些巡逻卫队的情况,也在情理之中,如此高强度的搜查,必不能持久。

    但与之相对的情况,却是刘元敏锐的发现城中多出了不少菩萨蛮的弟子。

    虽然他们穿的十分严实,遮住了自己十之的纹身,但难免的还是露出来了一些。

    瞒不过刘元仔细的眼神,运气还算好,直至现在都没有哪个菩萨蛮弟子发现刘元就是那人。

    在后来,刘元连两把刀都放在了屋子里,不管走哪儿去都是赤手空拳的,毕竟无论是‘寒潮’还是‘烧火棍’,都十分的引人注目。

    第六天,刘元掰着手指头在算着日子,距离一月之期已不足十天了。

    坐在院中,刘元喝着小酒吃着猪头肉,满嘴流油还舔着手指。买的不少,后面几天刘元并不打算出门。

    等吃饱喝足之后,他站起身来走到院中,身子在院中好似弱柳扶风一般的飘摇起来。

    正是落叶诀,经过了几场战斗,刘元准确的发现了自己的短板是什么,关键时刻,需要用到落叶诀时,却掉了链子。

    眼下正是春日,百花盛开树叶茂盛,没什么落叶,顾名思义,刘元一拳轰在了院中大树上。

    一个拳印赫然树上,紧跟着满树绿叶便簌簌落下,刘元深吸一口气,双脚迈动,整个人站在纷飞的落叶中,身子甚至都多出了几个幻影。

    也不知是不是什么心理作用,站在落叶下,刘元感觉自己对落叶诀的体会更深了几分,脚步迈动的速度越来越快。

    啵的一声——

    仿佛是瓶塞被拔掉了,闭上眼的刘元嘴角露出一缕笑容,他能明确的感觉到自己落叶诀再次突破了一丝。

    如果现在再次遇到白蛮提珠,他应该能在最关键的时刻躲开,不至于成了后面如此被动的局面。

    其实当初的刘元本来还有底牌没用的,那就是他还有一颗二级内力丹没吃。

    只不过当时浑身都被提珠以岩蟒劲给捆了个严严实实,实在腾不出手来去服用什么丹药。

    也是刘元心里隐隐还留了一手,他并不想在太多人,包括裴蛟两人面前暴露自己有内力丹的情况。

    只要吃了内力丹,就必然不留活口,只有死人才不会说话。

    即使是裴蛟,他也不太想被对方知道,更别说还有秦可依存在的情况了。

    想着想着,刘元的脚步慢了下来,缓缓睁开眼来,即使刚才看上去他好像十分轻松一般,其实并不如何轻松。

    就算是看上去那么飘逸的落叶诀,等彻底收功之后,刘元的面上也多了几分红润,微微喘息着。

    不过真正让刘元停下来的原因倒不是因为累了,而是他听见了外面的敲门声。

    现在是大白天的,正常来说,官差衙门的人不会在这个时候来搜,一般都会选择晚上才是。

    心里泛起了嘀咕,刘元还是迈动脚步往前走去。

    当然他也没忘了伸掌贴在大树的拳印上用力一摸,将那个浅浅的拳印给抹平了,看不大出来之后才往前门走去。

    “谁啊。”刘元双手放在门框上,开口大声问道。

    “故人。”门外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听的刘元脸上露出一个古怪的表情。

    没道理将对方拦在门外,同时刘元也好奇对方这个时候来干嘛来了,缓缓将门给拉开。

    “又见面了。”王俊雅站在门槛前,双手抱拳笑呵呵的说道。

    不错,熟悉的声音正是王俊雅,而且对方那‘故人’两字也是刘元除此登门时说过的话。

    现在两人倒真算是故人了,王俊雅也不多说什么,自来熟一般的自顾自的就往里迈步。

    伸手将大门给关上,刘元迅速跟在王俊雅背后进了里面。

    等刘元走进来之后却发现王俊雅站在院门前,双眼看着满地的绿色落叶,正是先前刘元练落叶诀的地方。

    “呵呵。”听到了背后的脚步声,王俊雅转过身来,对着刘元呵呵一笑,笑容里带着些莫名的意味。

    让刘元总觉得对方像是看出来了什么,不过这时候也不能忙着解释。或许对方本来没看出什么来,这一说反倒是有了几分欲盖弥彰的感觉。

    只是赶紧往前走了两步,伸手将王俊雅往一旁引去。

    刘元走在前,没注意到王俊雅回头的眼神落在了那棵大树上,眼神定格在了那个略微有些凹下去的地方。

    等两人在屋子中分宾主落座之后,刘元给对方泡上一杯茶,开口缓缓说道:“怎么这个时候有闲心来我这儿看看。”

    脸上带着笑,说话的语气也十分平静,但刘元心里依然转过了千百念头。

    有很关键的一点,便是对方到底是如何知道刘元现在住在此地的,要知道他可没有给任何人说过。

    或许又是牙行出卖了他的消息?毕竟自己能从牙行买到王俊雅的消息,对方也能用同样的办法得到他的。

    还好当初一切事情都是他出面搞定,与裴蛟等没有关系,心里正这样想着,王俊雅已经开口说道:“一些小事,您之前问过有关蛮主女儿秦可依的事情,现在有了新的消息,所以我这不特地来给您通报嘛。”

    “哦?什么消息?”即使心里再如何诧异,刘元面上都显得十分平静。

    “我的人发现了秦可依的踪迹。”王俊雅没有隐瞒直接说道。

    “是吗,在哪儿发现的?”刘元一颗心扑通的跳,好似打鼓一般,已经联想到了裴蛟带着秦可依躲出去之后,难道是被发现了?

    虽然裴蛟古灵精怪的,鬼点子不少,可也保不齐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一时间忧心不已。

    然而就在刘元问完之后,王俊雅却是伸出了两根手指来回搓了搓,瞬间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刘元从怀里掏出两张银票拍在了桌上。

    开口轻声说道:“消息属实,两张都是你的。”

    看着那两张银票,王俊雅一瞬间双眼都亮了起来,忍不住往前半步,开口说出了一个地名——西晴坡。

    前几天才研究过上砀郡附近的地图,对于周围这些地点,刘元心里都有数,听见这地名的一瞬间,脑子里便浮现出了那个地点。

    这个地方距离他与裴蛟商量好的那处小镇,完全是两个方向,如果一切都是按照计划行事,对方完全不应该会在西晴坡,发现秦可依的踪迹才对。

    但也不好说是出了什么意外,不过不能急,还无法确定这个消息到底是真还是假。

    刘元缓缓点了点头,让自己冷静下来,说道:“好,辛苦了,方便透露你是怎么发现的吗,眼下官府菩萨蛮弟子都在搜寻那姑娘踪迹,却连人毛都没发现。”

    就这最后一句话,便足够刘元好奇了,问出这个问题也是理所应当。

    然而王俊雅却是笑着回答道:“难道您忘了,我也是菩萨蛮的弟子,而对于这种找人的事那说,那些‘蛮’又如何比得上我们这些外事,毕竟鼠有鼠路。”

    说了半天,又等于什么都没说一般,刘元依旧不知道对方是靠什么知道的。

    将王俊雅送出了大门之后,刘元再次回到屋中,对方带来的这个不知真假的消息,彻底将刘元的心绪扰乱。

    虽然心里有五六分的感觉,确定其是一个假消息,但只有还有一分的可能他就没法等闲视之。

    关键好像是故意的一般,就在下午刘元出门的时候,明显发现城中的官府人马彻底恢复正常。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刘元以外地旅客的身份,顺利出城而去,一切都是这么巧,不做耽搁,刘元骑马冲去了西晴坡的方向。

    “大人,那人果然离城而去了。而且我在其屋里发现了一些练功的痕迹,虽不知实力深浅,但也使其身上的嫌疑更大了几分”王俊雅对着一个神秘人如是说着。

    “恩,你做的很好,继续盯着。”男子的声音显得十分沉稳。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