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五十六章 进退两难

    看着对方笑意盈盈的面庞,刘元心里感到一阵古怪,若是按照夏玲玲对他说过的话,还有得到的信息来看,王俊雅不应该是这样的人才对。

    每一次,只要是夏家的人到来,对方都应是热情的冲了上来,背后伸出一条看不见的尾巴开始摇晃。

    哪儿还会像现在这样,不仅没有第一时间就满口答应下来,以求能得到什么金钱上的支持,反而还拿捏着什么架子。

    再联系起对方这些天以来的表现,例如赌场的事情和其曾经菩萨蛮‘外事’的身份,这背后必然是有什么联系。

    身边跟着秦可依的情况下,刘元可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大意,说来现在的菩萨蛮也是不清不楚的,谁知道具体是怎么一回事呢。

    不过心里怎样想着,刘元嘴上却是没有说出来,面上也没有丝毫的表现,只是面不改色的开口道:“吩咐倒是谈不上,只是想从你这儿了解点事情而已。”

    “哦?您请问。”竟然只是想问点什么,王俊雅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还有一点点的遗憾也不知是怎么回事。

    大概他心底也是真的想两头获利的吧。

    “你知道的,夏家当初供养你,给你源源不断的提供银两,就是看中了你菩萨蛮外门弟子的身份。”

    “现在也该是你报答的时候了。”

    “我想知道的,就是最近有关菩萨蛮的情况,例如城中对那位叫秦可依女子的搜索等等。”

    刘元一番话说完后,静静的看着王俊雅,他需要得到这些消息以后,与从秦可依那儿得到的做个对比。

    “啊,您要知道的是这个。”王俊雅恍然大悟一般的点了点头,跟着又说道:“最近菩萨蛮是发生了不少的大事。”

    “先是菩萨蛮蛮主的闭关,紧跟着这不就有人开始打起了蛮主女儿的主意,打算以此作为要挟蛮主的人质。”

    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随意在城中找个人来询问,都能知道个七八成情况,不过王俊雅说的更加详细罢了。

    全部听完了之后,刘元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发现与秦可依说的没有什么出入,应不存在欺骗的情况。

    大抵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之后,刘元看着对方再次开口说道:“蛮主大概多久会出关?”

    “这个,便不是小的能知道的了。”王俊雅不作多想,摇了摇头说道。

    这倒是实话,类似于这样的事情,本事就是说不准的,就连秦可依都只是知道一个大概而已,更何况是王俊雅了。

    两句话问完了之后,刘元笑眯了眼看着王俊雅,缓缓说道:“那不知你在这件事上,又是站在哪一边的呢。”

    仿佛是理所当然的将话题引到了那件事上,听上去是那么的自然。

    然而就这话的内容,却是让王俊雅心头一紧,他没想到对方会如此直接的问这般敏感的话题。

    至于是什么哪一边,自然是对秦可依的态度上,是抓是保?

    一时间整个屋子陷入了鬼一般的寂静,王俊雅双目盯着刘元眨了眨眼,接着便沉吟一声,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就小的这种末流身份,哪儿有资格插手这样的大事,又何来的哪一边之说呢?”

    双目仔细的盯着此时王俊雅的情况,刘元逐渐笑了起来,他明显的察觉到对方没有说实话。

    就冲这些天的种种表现来看,他都不会像其嘴中说的那么不堪,那他在自己这个夏家的代表人面前,隐藏着这些又是为了什么。

    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刘元将半张脸隐藏在热气腾腾的烟雾和杯子中,表情和眼神看不真切。

    也正好是这个时候,心里细细的琢磨着一些事情,砰的一声轻响,放下茶杯的时候,刘元再次说道:“你在菩萨蛮中,可曾听说过‘巫湮’这门武功。”

    其实刘元心里不抱太多的期望,毕竟以对方当年的地位,不大可能接触什么神秘的武功心法等。

    不过既然是夏玲玲安排的人,想来或许呢?

    就在刘元说出巫湮这两个字以后,可以明显的看到对方的眼神都变了,王俊雅思索着点了点头:“你花多少钱要这个消息。”

    话语刚落,刘元直接出现了一瞬的愣神,要知道先前不管问什么,对方都没有提钱,想不到说到这个的时候,对方竟然如此问。

    “你确定知道?银子会让你满意的。”刘元身子不由得前倾了几分,斩钉截铁的道。

    “三百两。”王俊雅神色坚决,竖起三根手指。

    “好,不是问题。”刘元没有讨价还价,反正最后都要落在夏玲玲的身上。

    当然不可能是他出钱,毕竟涉及到银子这样的东西,刘元可是相当谨慎的。

    没想到对方答应的如此干脆,转而又想到夏家的底蕴,王俊雅不由得一阵后悔,还觉得自己要的少了。

    说完,王俊雅直接伸手,自然是先收钱,再说话。即使能确定对方是夏家来人,家大业大的不至于骗他这点小钱。

    但谁又说的好,下面这些小鬼不会暗中贪一点呢。

    “你还真是实在。”刘元说着从怀里掏出两张一百两的银票,剩下的等听完之后再给。

    大概一炷香的时间之后,刘元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得了三百两银票,王俊雅满心欢喜,直接将刘元送到了门口。

    就在临走之前,刘元朝王俊雅一抱拳,往前凑了半步,在对方耳边说道:“看来王俊雅曾经在菩萨蛮内,待的也不是那么凄惨嘛,否则这有关巫湮的消息,又是从哪儿得来的呢。”

    王俊雅的笑容僵硬在了脸上,不过只是一瞬,很快便接口答道:“机缘巧合。”真是万金油一般的回答啊。

    门前,两人互相看着对方笑眯了眼。

    若是不相熟的人,看见如此情况,还以为两人关系是如何的要好呢。

    当刘元从王俊雅的宅子离开时,已经过了正午时分,虽然王俊雅极力挽留,想要与刘元共进午饭,还是被刘元委婉的拒绝了。

    回到屋子中,王俊雅微微低着头,眼神变的沉凝,没走几步,却被隔壁廊下的一个男子叫住了。

    豁然顿住脚步,转过头去,王俊雅看着那男子笑道:“赵师起的可早。”

    “呵呵,没有王师早。”男子笑着步出长廊,站到了王俊雅身边。

    单单从称呼上来看,两人是一路人,不过隐隐的王俊雅的地位要比对方高一些。

    “咋的,刚才那人是?”唤作赵师的男子,脸上皮笑肉不笑的,伸手一指外边问道。

    “一个朋友。”王俊雅简单说着,抬脚又往前走去,又撂下一句:“不该多问的不要问,想来赵师是明白这一点的。”

    碰了个软钉子,赵师心里着实不舒服,望着王俊雅的背影吼道:“是,但我怕你王俊雅忘乎所以,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

    然而,不管他怎么吼,王俊雅都没再多说什么,也没有停下脚步,反而好像是更快了几分。

    等再次回到偏方坐定之后,王俊雅从桌边拿过纸笔来,开始在信纸上书写着什么。

    写写停停,中间还涂抹修改了数次,过不多大一会儿,便写了满满一页纸。

    在夹缝中祈求最大获利的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思想和狡猾,王俊雅看着眼前的文字,眼神闪烁了几次。

    咬了咬牙,已有了决断,迅速将信纸塞进信封里,将其揣进怀中,贴身放好后,迅速走出门去。

    当宅子里所有人,都以为他又是去了赌坊的时候,谁知王俊雅却径直的离城而去。

    就先前的谈话来看,对方在试探他,他又何曾不是在试探对方和套那男人的话。

    三言两语之间,王俊雅即使无法肯定的推断那人就是护送秦可依的男子,但也敢保证对方必然与秦可依有一定的联系。

    知道这个便够了,足够他做出现在这个决定。

    迅速走出了街道,转瞬之间刘元便混进了人流里,一路上换了好几条小路,避免产生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和甩掉可能会出现的跟踪。

    进入五羊正道之后,刘元脚步慢了下来,既然无法确定王俊雅到底是属于哪一边的,那么也没法期望从对方那儿得到些帮助了。

    但他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至少夏玲玲的事情已经有了几分把握。

    当刘元回到自己宅子的时候,发现两女都还好好的,心里也算是松了口气。

    他还真怕自己推开门的一瞬间,发现的满地凌乱战斗的场景,甚至空无一人等等,在上砀郡城内的每一天都是一种煎熬。

    后面的日子里,城中的搜索丝毫没有减弱,反而有了开始扩大的趋势,毕竟时间拖得越久对那些背叛了蛮主的人是越不利的。

    自打那以后,刘元三人几乎是深居简出,秦可依也再没离开过家门,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变故就发生在第二天的夜晚,一大批官兵猝不及防的就敲响了刘元宅院的大门。

    “你官爷,官爷你们这是,城中出了什么事了?”刘元脸上装作就惊诧的模样,还穿着屋内常服,一副刚睡醒的模样问道。

    “我来问你,这宅子可是最近买的。”为首的官兵,出示了上方文书之后,一边挥手指挥手下入院中搜查,一边对刘元问道。

    “是,但我可是老实本分的商人啊。”刘元如是回答着又赶紧说道,这种事是隐瞒不了的,索杏刘元大大方方的承认。

    “你一个人?”官兵再问。

    “是的,就我一人。”刘元陪在官差左右。

    宅子又不大,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众官兵便可谓是将整个宅子翻了个底朝天,一个接一个的出来汇报着没有异常情况,没有多余的人的迹象。

    当所有官差再次回到前院时,为首的官差上下打量了一番刘元,眼前人在他看来是可疑的。

    但现在的一切情况,都在告诉他,对方与他们要找的人没有丝毫联系。

    就在官差纠结的时候,刘元嬉笑着上前,一把握住了官差的手道:“呵呵,大晚上的还让您如此劳烦,辛苦了,小的向来本分,一旦出现了官府通缉之人,定然第一时间告知官爷您。”

    说完,刘元松开手,退了回去。

    官差右手握拳,感受了一下手里银票的厚度,脸上露出一缕你知我知的微笑,道:“很好,若是城中每个百姓,都想你这般体谅我等,想来我们也就轻松的多了。”

    说着官差拍了拍刘元的肩膀,笑了笑道:“这几天不要出远门,随时准备应付检查。”

    亦步亦趋的将这些人都送出府门,看着他们去了隔壁街之后,刘元才砰的一声将房门关上,长出一口气,摸了一把额头上并不存在的冷汗。

    依旧是多亏了裴蛟的本事,带着秦可依两人藏在了一处隐蔽的房梁上,并且依照裴蛟的机敏与轻功,没有被察觉出任何的破绽。

    一夜无话,再之后的几天里,刘元这处宅院一共迎来了三波搜查,都在刘元破财免灾的情况下,有惊无险的度过了。

    “现在看来,咱们继续住在这上砀郡内也不见得就安全了。”刘元三人缩在屋子里商量着。

    想当初是本着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刘元才带着几人来的,但现在看来,那些菩萨蛮的弟子胆敢背叛蛮主也不是吃素的。

    竟然追踪到了蛛丝马迹不说,更是与官府强强联手,现在是没什么事,还可以靠银子挥霍过去,但保不齐以后呢?

    “那咱们离开这儿,去山里躲着吧。”秦可依接口说道。

    但还不等两人反驳,她自己又继续说道:“然而山里也不安全,如今靠近上砀郡的大山里,还不知有多少菩萨蛮的弟子存在,只会更危险,要知道没人能比他们更熟悉大山和丛林。”

    裴蛟跟着说道:“而且,如今咱们才应付过去官府的人,就慌里忙张的从宅子离开找不着人,这不让咱们的嫌疑更大了吗,可能还没出城多远,就得被人追着砍杀。”

    现在的刘元三人,已然进退维谷。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