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五十五章 如此暗号

    菩萨蛮的弟子???

    听到刘元这一声略微显得有些急促的呼喊,裴蛟和秦可依两人都愣在了当场把刘元看着。

    一时间完全没有摸清楚情况,这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也知道来的太冒失了,刘元当下把昨晚上听来的动静,还有先前看到的画面描述了一番。

    却原来昨晚上还没有什么,不过是听到的普通谈话,就客人与掌柜的之间而已。

    可就在刚刚,刘元那眼神往那儿背后一瞟,就看见了不得了的东西。

    就在那下楼而去的壮实男子的后劲处,准确的多出了一点纹身,没能被宽大的衣服给遮掩住。

    稍微露出来了那么一点。纹身!就是一个菩萨蛮弟子最明显的标记。

    刚听闻的时候,裴蛟两人还在思考会不会是外门弟子的谈话被刘元听见。

    现在自然是再没了任何的怀疑,毕竟也只有内门的那些蛮,才有资格绣这样的纹身。

    虽然说有纹身的不一定就是菩萨蛮弟子,但这些天来,几人可是被这玩意儿弄的紧张不已。

    怎么都不敢不信,再说那菩萨蛮内门一些蛮的纹身十分独特,看了这么多以后,刘元就有一种敏锐的直觉,可以确定那人十之八九是的。

    有这么强的把握之后,也的确是时候该换个地方了。

    先是裴蛟与刘元先离开,在附近和客栈观察了一圈后,发现没有任何别的情况,也没人盯着这里,这才让秦可依下来。

    几个人在大堂,掌柜的处成功退了房,就迅速离去。

    走在长街上,裴蛟看着刘元开口小声问道:“你是只看见了那一个人吗?”

    “恩,是只有那一个。”刘元点了点头,但可不敢确定一直都只有那一个。

    谁知道再过些时日,会不会又冒出来几个。

    就先前的情况来看,大概率就是追踪秦可依的那几个,与白蛮提珠是一起的。

    当然,也有可能是从深山里菩萨蛮的隐居地才出现的。

    不管具体是哪一种,都对刘元三人来说不是什么好事就对了。

    就在三人离开了那处客栈,走了没多远之后,竟然发现城中的卫队官兵竟多了起来。

    不是那种普通巡查,就是搜查!除了一般的裁缝杂货等店铺以外,专门挑客栈查起。

    这样大的动作下,刘元三人敏锐的察觉到了事情变味了,必然是对方又有了新的线索才会如此。

    刘元与裴蛟相视一眼,同时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凝重。

    现在的三人就好似那变了模样的老鼠,在郡城里想要安稳的活下去也是不容易。

    稍微一露出马脚,那就是人人喊打喊抓的局面。

    所以暂时的,就客栈刘元几人都不敢去住了。

    说不定像他们这种,一男两女的外地人组合,已经成了每家客栈的黑单。

    只要出现,立即报官的那种。

    为今之计嘛,刘元眼神闪烁,避免引人瞩目,他已经将秦可依交给了裴蛟照看,与两女商量好了见面的地点,自己加快脚步走到了前面。

    过不多时,便再次来到了牙行,既然还有好多天,还是直接买个宅子吧!

    也不是没考虑过租,但租宅子又有诸多麻烦,少不得和这样那样的人打交道。

    干脆直接买吧,背后有几家天下第一客栈给刘元赚钱,买个宅子而已,不是什么难事。

    为了安全起见,花的这些银两刘元也一点不心疼……心疼。

    当宅子买好,一切都收拾妥当了之后,刘元才走去了裴蛟两人吃饭的地点,还是昨儿那家卤牛肉做的最好的店。

    几人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听周围食客聊着昨天那件事的后续。

    那神秘男子,在打了罗大公子之后就要离开,谁知官府的反应速度也不慢,迅速就围了上来。

    还反了你了,当街行凶不说,还打的是郡守儿子,为首之人战战兢兢的,咕咚咽了口唾沫。

    说什么都要将男子拿下再说,这一片的治安是他在负责。

    罗公子在他这儿出了事,要是再放跑了凶手,极有可能连饭碗都丢了。

    也不二话,带头拔刀冲上去,就要将伤人拿下,谁知对方从怀里掏出一块牌子,就吓的他愣在当场,一行人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男子背影消失。

    却说那位罗明达罗大公子,在这儿吃了这么大的亏,岂肯善罢甘休。

    好不容易被几个狗腿搀扶起来之后,发现那罪魁祸首竟然被放跑了?

    这还得了,把个罗大公子气的就要给那为首之人狠狠的甩一巴掌。

    “打你的是元御阁的人,公子有心在此刁难小的,不如赶紧回家和郡守大人商量,想想此事怎么解释才好。”领兵的人一个侧身躲开后说道。

    看着罗明达的右手僵在半空,领兵男子不再多说,带着剩下的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缓缓将手放了下来,身边人一个接一个的说着什么:“那个,罗公子,家里还有事,就先走了。”

    “对对对,我家里也还有点事。”

    “是啊,上次老爷子才训了我,我也得赶紧回家。”

    说话间,此地便就剩下了罗明达独自一人。

    虽然他罗明达仗着背后的势力,是嚣张跋扈了一下,但元御阁几个字意味着什么,还是清楚的。

    敢对他出手,且如此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的,绝对不是一个小小的黄级御使。

    暂时的,罗明达脑子里还不敢往四大元使身上想,毕竟那些人距离他太远。

    走在回去的路上,罗明达有些失魂落魄的,就连身边那些人的离开也没有于意。

    大概后面的事情就是这么一回事,饭吃到一半,刘元也就听清楚了。

    至于后来罗明达回到家中,又发生了什么,便不是这些老百姓能知道的了。

    由于是元御阁出的手,没人敢找这家小店的麻烦,反而趁势又小火了一些,生意比起往常来说,更好了几分。

    都是些,想近距离听传奇故事的好事者。

    没看见当日那个伙计,从左边桌说到右边桌,满嘴的唾沫星子乱飞。

    别提有多兴奋了,就连掌柜的也乐见其成。

    “你说,那位元使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裴蛟小声朝刘元问道,毕竟人是他认出来的。

    而且以其堂堂四大元使的地位,犯不着就因为一个纨绔得罪了自己,就弄出如此动静,完全可以一开始就直接掏出腰牌就好。

    所以‘斜眼’元使这样做,必有其目的才是。

    嘴里的牛肉还没嚼完,刘元一边鼓动着腮帮子一边思索着,又压了一口茶水之后才开口悄声回答道:“可能是为了震慑,又或者立威吧。”

    如今新皇登基,元御阁重新掌权的事情路人皆知。

    不由得让人回忆起,曾经的那段腥风血雨的时光。

    但其实,很多人的态度都十分暧昧,甚至是观望。

    收拾罗明达不过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可能元御阁正好也想震慑一下上林道的官场。

    就由震慑罗明达开始,提醒其父亲,没有下狠手,让罗明达变成残废,也算是给了对方面子。

    的确,元御阁出手,只是小施惩戒,没让你残废,就是在给面子了。

    听了刘元的说法,裴蛟微微点头:“如果只是这样的话,犯不着一位元使亲自来此啊,他还有别的目的?”

    这才是裴蛟想问的。

    她真正疑惑的是,‘斜眼’的到来,会不会对他们的事情造成什么影响,会不会与菩萨蛮的事情有关。

    准确的听出了裴蛟的话外音,刘元不由得陷入了更深的思索中。

    “总不能,他一个武功盖世的元使大人,也觊觎蛮神诀吧?”刘元呢喃道。

    不过说是这样说,刘元心底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见到蛮主之前,又添多一道变数啊。

    然而两人在这商讨关于秦可依的事情,讨论的费神费力,秦可依这丫头,却是不管不顾,满心对付着桌上美食,看的刘元也是苦笑不得。

    此间事了,饭食都吃完了之后,刘元让两姑娘先去他买的宅子住下,他继续在外面打探消息。

    送走了裴蛟两人,刘元再次朝着昨儿去过的富人街行去,王俊雅的事情若是不解决,他心里总是不舒服。

    也没有刻意加快脚步,一路上刘元还在观察着那些官差的动向,发现人非但没有减少,还越来越多了起来。

    辛好,刘元心里暗呼一声,已经及时将秦可依安顿好了。

    他现在越来越确定,昨晚看到的那位菩萨蛮弟子就是与提珠一同出去,为了追捕秦可依的。

    “也来的太快了点儿吧。”刘元低声感慨道,他没有想到那些人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

    顺利的找到了蛛丝马迹,从而追了上来,如此说来的话,那些人也有极大的可能,是发现了他与提珠的那片战场。

    关于这一点是很重要的,这说明他的实力很有可能会被那些人摸清楚,从而提前做好准备。

    这就意味着,他心里也需要做好准备了。

    心里正想着这些,眼看着就要走到那长街前了,刘元拐进了巷子中,这大早上的,那王俊雅应该不会还和狐朋狗友待在一起才对吧。

    走到大门前,与昨儿一样的事情,还是那位门房上前给刘元打开的大门。

    “又是你。”门房睁大了眼睛,眼神里显得有些不耐烦。

    “对,是我,今儿你家老爷可在了?”刘元笑着开口问道。

    想到昨儿老爷对自己的吩咐,门房点了点头道:“在,还没起呢,你进来先等等吧。”

    说着门房让开大门,将刘元迎进来之后,带去了前院坐下。

    诺大的房子里,没有管家不说,也没有多少下人,倒是不像王俊雅平日里身边围了一堆人的排场。

    门房将刘元带到之后,就往里屋去通知王俊雅了,他也没那个权力可以直接带着刘元往里进。

    虽然昨天王俊雅有简单的吩咐过门房,说是此人再来,他也正好在的话,就请进来吧。

    说起来,今天不管刘元什么时候来,王俊雅都必然在府中,经过了昨天的事情之后,他已经打算在府中等上一天了。

    得到门房的消息之后,王俊雅迅速下床穿衣洗脸。

    简单拾掇了一下之后,刚要走出前院去,又顿住了脚步,对着门房道:“你去,带他去西偏方,我在那儿等着。”

    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现在的王俊雅并不想被太多人看到他做了什么。

    毕竟,整个宅子内,也不止他一人,他现在更喜欢私密一些的环境。

    等在偏方内落座之后,王俊雅清茶都喝了两杯之后,才听到门外响起的脚步声,没别的,就是宅子大而已。

    连忙正襟危坐,听到敲门声后,清了清嗓子道:“进来。”

    偏方的采光不错,大白天的阳光从窗户透进,王俊雅看着眼前这个完全陌生的男子,十分疑惑的问道:“你是?”

    要认识自己才有鬼了,刘元也不啰嗦直接开口说道:“山南瞎子点灯。”

    “岭西聋子听书。”王俊雅下意识的就接了上来,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还是不够警惕。

    连忙闭嘴不再多说,眼神细细的打量着刘元又问道:“带东西来了吗?”

    也怪不得他不够警惕,实在是他那些穷困潦倒的日子里,等这句暗号等太久了。

    这就是西岭夏家与他接头的暗号!

    闻言,刘元略一思索,从怀里掏出一个月牙的坠子,上系着红绳,在眼前晃悠了几下说道:“看看,可对。”

    当下也顾不得捏拿什么派头,装什么城府了,毕竟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人物,装也是不伦不类。

    当下直接走上前去,从刘元手里接过坠子足足看了小一会儿功夫,才还了回去。

    跟着让刘元坐下,自己坐在了刘元对面,迟迟也不曾开口。

    现在他王俊雅的身份特殊了,他心里在思考着,到底还需不需要和西岭夏家接触。

    他不说话,刘元也不急,毕竟急就把主动权交到了别人手中。

    不过很快他心里就有了答案,只见王俊雅笑看着刘元说道:“主家需要小的做些什么?”

    没答应,没拒绝,与从前那个肝脑涂地的王俊雅大不一样。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