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五十四章 好快

    这些日子里,王俊雅可谓是意气风发大展雄图了,对于他这样一个老赌棍来说,在赌坊里大杀四方就是他的雄图。

    每日来赌坊里,都能听着别人的附和与吹捧,简直是整个人都快要飘起来了,从没有哪一刻,王俊雅心里有现在这般舒畅过。

    但其实,当初连着拿那些天牌不说,就是一般的牌形,他也能在赌坊里赢了大把的银票。

    兼且事后,还没有赌坊的人来找他的麻烦,也没有淤将他拒之门外,说是从此以后都不准他再来了。

    凡此种种,具体是因为什么,王俊雅心里都跟明镜似的一清二楚。

    不过知道归知道,一切都并不妨碍王俊雅他继续来赌场里肆意玩耍,就像当初难道他自己不明白十赌九输的道理吗。

    还不是包括他在内的,照样那么多人前仆后继来赌场里送钱。

    不过让王俊雅捞了一票大的也就够知足了,后面王俊雅再来的时候,却是没那么好赢钱了,不过总的说来也没输。

    这些王俊雅都算是理解,毕竟赌坊是赌坊不是慈善堂,又能体会到赌博的乐趣,又可以不输的倾家荡产,时不时的还能小赢,对一个赌徒来说简直是莫大的幸福。

    反倒是蹭着名气还在,多了不少的人跟在他后面加投加码,却也是有输有赢。

    因此逐渐的也就少了些人,算是正好,反正多这些人跟着,王俊雅也觉得嫌烦。

    不过眼下,正是王俊雅刚大赢了一把,场上全杀的时候,让不少人以为那个大杀四方的男人又回来了,忙不迭的又围了上来。

    左一句右一句的,跟蜜蜂似的围在王俊雅身边。

    此时站在不远处的刘元,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场面,不过刘元没有急着靠近,而是已经站在原地,冲右手边的人问道:“王俊雅每日都来这赌坊吗?”

    “那倒也不是,这四季赌坊在郡城里也算是排在前几,但还有一两个赌坊可以与之媲美,王俊雅算是每个赌坊都光顾。”左边那男子回答道。

    其实像王俊雅这样的情况,两人也是相当的好奇,怎么一个普普通通,又没啥背景的男人,就可以在各大赌坊通吃呢,也不是啥贵族公子哥啊。

    而且还不会什么多高明的赌术,在这些大赌场,就算是会高明赌术也没用,所以突然冒出个王俊雅这样式的人物,也是让他们颇为好奇,津津乐道。

    “哦,看来真是十分好赌了。”刘元点了点头小声说道,心里不由得想到王俊雅的身份。

    就夏玲玲给他的信息上来看,王俊雅算是藏在深山的菩萨蛮与外界联系的中间人。

    当年魏武还未马踏天下的时候,菩萨蛮中少不了这样的人,就刘元也知道的,菩萨蛮分内外,外门‘俗世菩萨’,专管吃喝赚钱这样的事情,包括审核吸纳弟子等。

    内门才是‘蛮’,一群苦修之事,脑子里装的除了练武就没别的了。

    不过在血洗江湖之后,‘蛮’藏的更深了不说,就这些外门弟子也是该离开的离开,该隐藏的隐藏,王俊雅正是其中之一。

    不过王俊雅除了是外门弟子以外,还与西岭夏家有些关系,这就要说到夏家以其庞大的经济实力,对各大门派的渗透了。

    真正的核心打入不进去,收买几个外门还是做的到的,尤其是像王俊雅这种好赌的人。

    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能起到作用,对比其也许会得到的意外收获来说,付出的那点银子就不过是小意思了。

    即使王俊雅消声遗迹之后,也没和夏家断了联系。

    毕竟夏家可是他的财神爷,虽然他原先依仗菩萨蛮外门的身份,没少敛财,但赌博可是无底洞,谁又会嫌自己的财路多呢。

    只不过整个菩萨蛮都彻底隐藏了起来,像王俊雅这样的人也起不到大用了,夏家也就只与这样的人维持着面子上的关系罢了,银钱等物,自然没以前多了。

    夏家的来路断了,自己外门弟子的身份不仅用不上了,一旦暴露还是催命毒药,那对于王俊雅这样的老赌徒来说,生活之艰难可想而知。

    哆哆嗦嗦的活着一天又一天,好几次因为快吃不上饭了,说是断手再也不去赌坊了,可总也克制不住,下不了那个决心。

    现在好了,人生难得如此畅快,王俊雅脸上那个乐呵啊,手里抓着一把银票和散碎银子,在空中卖力的挥舞着嚷嚷道:“停停停,看好了啊,我这把要压大。”

    说着,王俊雅往桌上丢去一两块银锭,听着那银子重重落地的脆响,周围人顿时疯了一般。

    “压压压,我也压大,信赌神的准没错。”

    “对啊,快压了。”

    周围人一起哄,都往那桌上丢去银子,过不多大一会儿,压大的那一块,便堆起了白花花的一片,晃的人眼晕。

    也不知什么时候,刘元悄无声息的挤进了人群中,已经站到了王俊雅的身边。

    由于还没摸清楚周围那些盯着王俊雅的是赌坊的人,还是别的什么人,所以刘元暂时没有轻举妄动。

    只静静的看着,这一局很明显,由于下注跟风的人太多,理所当然的输了,在一众赌徒那快要将人撕碎的目光中,王俊雅笑的肆无忌惮,继续玩他自己的。

    旁人的输赢与他又有什么干系,至于输了钱,将气撒到他身上什么的,就更不怕了。

    先前也不是没有人想这样干过,只可惜,没有一个近了他身的,凡是想揍他的,最后都自食其果,被身边人狠揍了一顿,鼻青脸肿深一脚浅一脚的离开了。

    今儿兴致也差不多了,将余下的钱揣进怀里,王俊雅拍拍屁股就往外走去,路上就想着该吃点什么好。

    眼看着王俊雅要走,周围人自然让开一条道来,刘元落后一会儿,也跟了上去。

    那两人本来还指望能从刘元这个雏的身上捞一笔呢,谁知道对方竟然一块银子没丢就走了。

    两人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惜刘元都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当没听见,类似什么赌博这样的东西,是完全诱惑不了刘元的。

    等出了大门之后,刘元看的更清楚了些,大约有五六个人就跟在王俊雅身边,有些像狐朋狗友,但心里隐隐觉得没有那么简单。

    以刘元的跟踪技术来说,一时半会是不大可能被发现的,就这样远远的吊在那些人后。

    结果一路上刘元便发现,那些人什么事都没干,就是吃喝玩乐笑谈声传了一路,比纨绔公子还纨绔公子。

    跟踪了足足大半天的时间,最后这些人吃饱喝足以后,直接往王俊雅的新宅子走去,包括那些狐朋狗友在内都进了宅子大门。

    躲在一个角落后面,刘元稍稍露出一只眼来看去,眼神里透出深深的疑惑,转过身来靠在墙上,心里呢喃着:“这可就难办了啊。”

    有那些碍事的人跟着,根本不方便他与王俊雅谈一些私密的事情,看来今天只好作罢,刘元选择了先回去再说,往后再找机会。

    毕竟现在地点,还有对方常去的地儿都知道了,也就不担心找不着对方。

    王俊雅回了自己家后,门房立即迎了上来,脸上带着嬉皮笑脸的笑容道:“老爷,先前有人来找过你。”

    “哦?谁啊?”王俊雅显得满不在乎的问道,最近来找他的人不少,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

    有些人该见,有些人不该见,前者见了之后,就成了现在围在他身边这些人。

    “小的也不知道,也忘了问其身份了。”门房有些惭愧的摸着额头说道。

    紧跟着还不等老爷王俊雅怪罪,门房再次回答道:“啊,我告诉了那人您在四季赌坊的事情,怎的,那人没找您吗?”

    一听这话,王俊雅往前走的脚步停了下来,扭回头来看着门房眨了眨眼,挥手道:“行了知道了,你去吧。”

    等门房走远了之后,身后一个有些高个的男子开口道:“先前我还不太敢确定,但听你门房这话,我敢确信了,先前的确是有人跟踪咱们。”

    “哦,几个人?是哪一方的势力?”王俊雅依旧显得随意,毕竟现在盯着他的人不少。

    “一两个吧。”那人说着又道:“或许是几个赌坊的人也不好说。”

    几人说这话呢,便已经回了屋子里,有些奇怪的是,自这些人进了屋之后,再没说过什么吃喝的事情,依稀还能听见他们谈到了‘菩萨蛮’几个字

    等刘元回到他们下榻的客栈之后,已然是日头西斜近黄昏,三人开了两间联着的房,两个姑娘住一间。

    敲开了裴蛟的房间,三人商量着往后的事情。

    只听刘元开口问道:“现在城中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

    由于身边带着秦可依这么个危险人物,三人随时随地都在观察着身边动静,有陌生人住进客栈,几人都要暗中打量好半天。

    “暂时还没发现,那告示牌上依旧贴着我的画像。”秦可依思索着说着又道:“城中对于我的搜查也依旧没有停止。”

    “这倒是,就我回来的路上,便看到了暗中有几波官差。”刘元想着先前路上遇到的事情,那些人明里暗里都在调查秦可依的事情。

    两人正说着,裴蛟开口缓缓说道:“至于客栈附近吗,最近倒是没来什么可疑人物。”

    “呼,那就好,距离一个月的时间也快了,希望这期间不出什么意外吧。”刘元长出一口气后,离开了房间,三人各自在屋里睡下。

    说是睡,其实刘元并没有睡着,脑子里还在琢磨着刀法,这些天他夜夜都是这样过来的。

    却没有琢磨出太多的东西,毕竟如果不是实战的话,对他的提升太少,想着先前那几场战斗,刘元心里还有些咂舌。

    尤其是与那白蛮提珠的一战,到现在他才将自己的境界等稳定下来,穷荒绝迹与八荒之外都提升到了大成的境界。

    不过迟迟没有什么刀法,能够突破到炉火纯青,让他心里还是稍稍有些焦躁,他迫不及待的想要体验那种炉火纯青的感觉。

    在那样的意境之下,‘山荒’刀法到底能抵达何样程度。

    心里正这样想着,突然楼下传来了说话的声音,霎时间刘元双目顺着门缝看去,现在已经是二更天了,这么晚了竟然还会来人,城门是怎么进来的?

    心里留着这个疑惑,刘元打起精神来,尽力去探听那些人的谈话。

    就谈话来说,只有两个人,一个来客一个店伙计,交谈的内容也十分简单,就是住店,倒是没问什么别的东西。

    渐渐的谈话声停歇了下来,耳边响起了脚步声,从此来判断,那人就住进了刘元对面的屋子里。

    声音彻底消失,夜再次变得寂静,不过心里装着事情,后面的时间感觉就过的格外的快。

    直到天微微亮的时候,刘元一个跟头就跳下了床,拉开屋门后,就站直护栏边来回踱步,哪儿也没去。

    他就想看看对面那人到底是谁,不看不会放心的下,所以他一直在这儿等着。

    而且他能够一百的肯定,那人必然还在屋子里没有出来,心里刚这样想着,吱的一声,那开门的声音响起。

    刘元立即往一旁走去,不过是用眼角的余光看去,那是一个壮实的大汉,穿着一身劲装外套麻布的长袍,脖子以下都裹的严严实实的。

    国字脸,满面严肃的表情,自然也看到了对面的刘元,不过只是下意识的瞟了一眼,便不再多想,显然平平无奇的刘元,并不能引起他的注意。

    显然是有事,从门里出来之后,那男子没有于过道上多加耽搁,直接就朝着楼下走去。

    不过就在那人背对着刘元走下楼去的时候,刘元准确的看到了那人的后劲处,惊的头皮都麻了。

    等那人彻底的消失之后,刘元迅速敲开了裴蛟的房门,进门发现两人都已起床,开口迅速说道:“得换地方了,我看见了菩萨蛮弟子。”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