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五十三章 几经寻觅

    刘元几人走的及时,而那男人对于周围围着的老百姓也没太过在意,所以并没有注意到直接离开的刘元三人。

    “那人是谁?”走出一段距离之后,裴蛟好奇的问道,从秦可依的眼神看去,便知道她也是好奇的。

    眨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刘元,心里琢磨着那人到底是谁,竟然敢那样对罗明达。

    刘元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只是声音中带着些感慨的说道:“元御阁‘斜眼、歪嘴、缺胳膊和少腿’四大元使知道吗?”

    “知道知道。”秦可依忙不迭的点头,跟着就像是想明白了什么一般,惊讶的捂住了自己小嘴。

    “难不成?”裴蛟双目也是带着惊诧,似乎也是难以置信。

    “是的,你们想的一点没错,那人便是四大之一。”刘元说着还一脸唏嘘,曾经他还在元御阁时,有幸见过一面。

    其实那人到底是四人中的哪一个,他却是不知的,而四大元使他也只见过这位。

    不过看那人双手皆在,那就不是‘缺胳膊’,双腿俱全,也不会是‘少腿’,嘴好像也不是歪的,用排除法的话,刘元心里隐隐有了确定的目标。

    其实如果先前刘元不是急着走,再看的仔细些,倒的确能发现那男子右边眼角看起来是斜的,因为有一道斜斜的伤口。

    他,的确就是四大元使之一的‘斜眼’,按照先前留守在皇城元御阁中的‘缺胳膊’大人的说法,‘斜眼’此时也正在大西北。

    眼看距离那地方已经很远了,刘元不由得顿住脚步,对两人说道:“我有事去别的地方,你两先回去吧。”说着刘元便朝两人挥了挥手。

    对于刘元的私事,两人也没有多打听,只是心里有些疑惑的想着,难不成对方是想去自己打探消息?只是这样简单的想着,没有于考虑别的问题。

    说来秦可依还巴不得能好好在屋子里待着,哪儿也不用去,这样才会安全,最好是等到有父亲的消息之后再离开便再好不过了。

    看着两姑娘的背影逐渐远去,直至从街角消失之后,刘元才认准一个方向后往那儿走去。

    先前便是有意识的往这边走,因为牙行就在这儿附近了,在那条短街的时候,刘元就已经问清楚了牙行的具体地点。

    此刻一路找来,也没花多少功夫,今儿门前显得有些冷清,当刘元走进牙行的时候,立即有个伙计迎了上来。

    类似这样的地方,刘元也不是第一次来了,也算的上是轻车熟路,

    “客官是想买一处宅子还是店铺,小的都会帮你找一处最好的。”伙计脸上陪着笑,嘴里讨好的说着些吉祥话,一边将刘元带到了柜台前。

    “那些暂时不急,我先打听一个人,是我的朋友前段时间在你这儿压了一间房”

    说到这儿,可明显看见那伙计显得不那么热心了,毕竟谁都不想和别人多说这些事,而且也还需要顾及一些客人的隐私,否则他们牙行也不用干了。

    不过刘元说到后来,那伙计又来了兴致,只听刘元继续说道:“因为我考虑在那儿附近买间店铺,所以得先了解清楚,这人叫做王俊雅。”

    每次说到这人名字,又把其画像拿出来的时候,刘元心里都有那么一些膈应,因为此人相貌实在配不上这个名字啊。

    听完刘元的叙述之后,伙计面上有些迟疑,对方先前的要求还是合理,眼前这人也很有可能是一个大买主。

    只要能从他手里成功卖出去一些房子,那就有的赚了,对于他们这一行来说,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可后面的事情就让其有些难办了,当即开口问道:“那个,您也知道的,做咱们这一行,不能轻易泄露客人的信息,但如果您是衙门公差,那就没问题了。”

    “此人应该没事吧,毕竟是我朋友。”刘元说着再次从怀里掏出一块银子,没办法,有钱能使鬼推磨,还是只有这玩意儿好使。

    就在刘元展示出自己的诚意之后,伙计也依旧没有立即接了这银子,而是小声说道:“您稍候,我去问问咱们掌柜的看看。”

    说着便往里走去,刘元在左侧坐下,自有人来为其泡上一杯清茶。

    那人进去和掌柜的小声交谈,刘元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提起精气开始窃听两人的谈话内容。

    听着听着,刘元知道有门,过不多大一会儿,就见那伙计从一摞纸张里成功找出了王俊雅的那个。

    “掌柜的你看找到了。”那伙计将东西递到掌柜的眼前,只见掌柜的随意打量了一下,稍微回忆起了一些情况,摇了摇头道:“可以,没什么大背景,拿去交换吧。”

    点了点头,将此事确定下来之后,掌柜的随意挥了挥手,就不再考虑这件事情。

    “诶。”伙计嘴上答应一声,人已经朝外面走去。

    看着对方出来,刘元还装作什么都没听见一般,在那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茶水,待对方走到身边后才道:“怎么样了?”

    “呵呵,找到了。”那伙计半点没提先前那什么为顾客保密的话,毕竟没什么背景的普通老百姓就是不用太过在意。

    相信对方没事也不会将此拿出去到处说,即使后来人有人问起,也可以用当时那人是衙门中人来推脱,不是啥大问题。

    “哦,那可太好了。”刘元笑着从对方手里将那几张薄薄的纸接了过来,在手里细细看着。

    别说,还真是有了不小的收获,这些纸张上不仅是记载了那位叫做王俊雅的男子何时压的房,更记录了其之后照样通过牙行买了一间大屋子。

    “看来真是发了一笔横财啊。”刘元看着手里的内容,不由得呢喃着,闻言,那伙计也接口说道:“的确,现在还记着那会儿此人来的时候,身边还跟了几个狐朋狗友,都是满脸喜色。”

    “一来就说要挑一处大房子,跟着也是豪气,直接从怀里掏出了一摞的银票。”现在想到当时的境况,伙计都还记忆犹新。

    “好,谢谢了。”刘元将东西换了回去,同时还附赠了一块碎银。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之后,刘元再没过多耽搁,转身就朝门外走去。

    那伙计美滋滋的看着手里的碎银,直到刘元都离开了好一会儿之后,才突然反应过来:“诶,客官,您不是还要看宅子的吗?”

    只可惜刘元早就不见了,伙计忙着追出去,连个人影都没有看着。

    本来就只是为了套话的托词罢了,刘元哪儿有心思看什么宅子,就算要看,也不是现在,等将来或许会有机会在此地开一家客栈分店。

    成功得到了那王俊雅新宅子的地点,刘元不做耽搁,迅速往那处走去。

    说来还有些远,毕竟王俊雅新买的宅子还是一处豪宅,够大不说地理位置也是极好,乃是整个上砀郡都排的上号的繁华地段。

    刘元加快了脚步,花了大约一两炷香的时间便来到了地方,不同于偏远贫民角落的黄泥土路,此地是一水的大青石板,铺就的严丝合缝,足可见其精致程度。

    能住在这儿的,大多都是城中大富之人,红漆大门,飞檐翘角,不过却不会是官宦之家。

    凡是城中高官,住的宅子那大门都是朝着正街开的,也只有官宦府邸才有这样的资格,大门口摆着石雕猛兽等,还有青壮门子守门。

    此处刚好前段时间有个宅子出售,由于售价过高,迟迟没有人接手,不过是挂在牙行那儿的而已。

    脚踩在青石板上,刘元往里深入,停在了第三处大门前,上前拉住门环扣响了大门。

    声音不算大,一般类似于这样的高门大户人家,门后不远的地方都有个门房,里面住着专门应门的人。

    所以刘元这一敲门,内里顿时就有人听见来将门缓缓打开,露出一个上了年纪的男子,疑惑的看着刘元这个陌生人道:“您找谁?”

    他来到此处当门房的时间不久,就已经见识了宅子主人不少的狐朋狗友,让他苦不堪言,也因此他现在一看到陌生人就头大。

    “啊,我是王俊雅的故人,听说其住在此,特来寻他。”刘元显得十分有礼的说道。

    “我家老爷是叫王俊雅没错,不过故人嘛”门房嘴里这样说着,抬起头来上下打量着刘元。

    这些日子里来找他们家老爷的人不少都说是故人,奇怪的是,最后还真被他们老爷接见了,所以门房当下也不敢怠慢,却是说道:“我家老爷不在,我也不好做主,您要是急的话,不如就去四季赌坊寻我家老爷吧。”

    竟然不在,而是去了赌坊?刘元心里这样想着,开口说道:“也好,那就多有打扰了。”

    说着刘元抱拳,既然其人不在,他也没那兴趣进去看什么大宅子,当下问明白了四季赌坊的地点之后,就朝那处走去。

    说来大魏朝是禁赌又不禁赌,禁的是一些小范围的私下赌博,不在朝廷的监管之内的赌博,那是看到一个抓一个,有多少抓多少。

    类似四季这样的大盘口,就是不禁的,毕竟,大赌坊可是能为朝廷交不少的税银,而那些不被监管的地下赌坊则不行。

    “嚯,这排场有点厉害啊。”刘元来到西边平阳大道,只见上方匾额上铁画银钩四个大字,写着四季赌坊。

    门前左右各两个身强力壮,胸膛厚实的跟塞了两块花岗岩一般的力士,一脸凶神恶煞的模样。

    背后四扇大门大开,内里还挂着白色的门帘,写着‘逢赌必赢’四个大字。

    让刘元忍俊不禁,虽然他对那四个大字不以为然,但想来凡是踏进里面的人,都相信自己是可以一夜暴富的。

    尤其是最近,王俊雅连拿天地双花,至尊红王等牌,赚了个盆满钵满的事迹传遍各个赌坊,更是提起了这些人极高的热情。

    心里略微思索了一番,之前夏玲玲给他的关于王俊雅的信息,便掀开门帘走了进去,门前四个力士依旧是面无表情。

    掀开门帘,走入场子的那一瞬间,喧嚣吵闹的声音立即蜂拥而来。

    门内门外仿佛是两个天地,这里边人人都面红脖子粗的盯着眼前几个骰盅,挥洒着汗水与光阴,眼里激动的热泪盈眶,满目血丝,多数人是从昨夜赌到现在的。

    有那么几个人,连最后的体面都不要了,赤裸着上半身,更有甚者,还只穿着白色的底裤,可谓是空空荡荡。

    不用怀疑,一般类似这样的人,不是热的,而是输的只剩下底裤了。

    输到最后,卖儿卖女押自己妻子的也不少,让刘元忍不住皱眉,但也没办法。

    就在刘元走出三步之后,立即一左一右的就迎上来两个男子,陪笑跟在刘元左右。

    两都是人精似的人物,一眼就瞧出刘元应该是个‘雏’。

    就这样的‘雏’才是最棒的,对什么都抱着好奇,稍微一激就会大把的银子给扔下去,完全不会什么赌技,不用半个时辰就可以给其洗空。

    然后很快就会彻底陷进去,一天天的往他们赌坊来送银子,而揽到这么一个宝的他两,自然也会分润不少。

    可有好些日子没见着‘雏’了,两人就像那闻到腥的猫一般,眼睛都亮了起来。

    四季赌坊够大,里面的各种赌法也是应有尽有,刘元找人的同时,还一边在好奇的打量那些赌具。

    只是身边围了两个像苍蝇一般的人实在有些烦,不过突然刘元就反应过来,这里人山人海的,找一个人也不容易,直接问岂不是更好。

    当即看着左手边的男子开口问道:“打听个人,我朋友,叫做王俊雅,你两应该知道其在哪儿吧?”

    “哦,原来是找他的。”这可是赌场名人了,两人自然知道,跟着便带着刘元往右边走去。

    还没走出多远呢,就听见正前方传来几声呼喊:“王兄,这把下啥注。”

    “对啊,咱们都跟着你下。”

    而只一眼,刘元便看到前方那个一脚踏在桌子上,意气风发的男子,不过视线往下,瞧那嘴角边的黑痣,岂不正是王俊雅。

    只不过,就在其人身边,隐隐的还有几人将王俊雅监视或包围着一般,让刘元忍不住纳闷。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