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五十二章 狠手

    出了巷子之后,刘元站在巷子口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偏头往左右看了看,发现一家杂货店铺之后就走了过去。

    “簸箕扫帚,竹条木条编的应有尽有,客官尽管看,在这郡城内,咱不说是最好的,那也是十分的适用。”

    许是听见了脚步声,坐在柜台后的木椅子上的掌柜的笑着走了出来,朝刘元指了指身边的东西道。

    “呵呵,家里东西且够着呢,我来是想向掌柜的打听一个人。”刘元走近了几分,笑呵呵的说道。

    然而一听对方不是来买东西的,而是打听什么人,掌柜的脸色立即归于平淡,走到柜台后埋头拨弄起了算盘,像是下了逐客令一般,不咸不淡的道:“是衙门的公差吗?”

    “不是,我就是打听一个曾经住在这附近的一个朋友。”刘元站在柜台外继续说着。

    在刘元看来,既然王俊雅在此地住过一段时间,或是因为杏格孤僻,或是因为别的什么特殊原因,导致巷子里的人家都不愿多说起他,那其总要生活的吧,附近这些米铺杂货铺的应该与其有来往才对。

    可惜对方依旧是埋头做自己的事情,算盘拨的啪啪响,头也不抬的又说道:“既然不是衙门的人,那就请兄台离开吧,别耽搁在下做买卖了。”说完也不看刘元。

    却听得啪的一声清脆响声,刘元四根手指朝下在掌柜的眼面前拍了一个东西,跟着逐渐将手拿开,露出一块亮闪闪的碎银。

    后者瞬间来了精神,猛的将头抬了起来,刘元看着其现在的表现,笑眯了眼说道:“现在能说了吗?”

    “能能能,可太能了,您问。”掌柜的说着,伸手就要拿过桌面上银子,却被刘元一把按住了,刘元面不改色的说道:“呵呵,不急不急,你先告诉我再说。”

    说罢刘元从怀里掏出王俊雅的画像,往前递到了掌柜的手边道:“来看看认不认识,这人叫做王俊雅。”

    闻言掌柜的拿起了手边的画像,倒了一个方向之后皱着眉头细细看了起来,看其冥思苦想的模样,为了银子也是费了劲儿了。

    “这人呐,我许是认识的,就是”人他的确敢肯定自己是见过的,只是他开这店铺,寒来暑往一天天下来,也不知要见多少人,哪能每个都印象深刻。

    再者说,此人一来不是大主顾,二来也不是什么美人儿。

    “就是什么?”刘元紧接着问道。

    “就是,实在想不起他有何特殊的?不知兄弟您是要问什么?”掌柜的下意识的看了眼那银子,然后抬头看着刘元道。

    “你再仔细想想,现在他不住在这儿了,会去哪儿?有没有什么兴趣爱好之类的。”刘元说着又将银子往前推了一下。

    咕咚咽了口唾沫,掌柜的双手捏着画像再次仔细看着,一双眉皱的都快要连成一线了,然后突然像是灵光一闪一般开口道:“啊,我想起了。”

    刘元眼神一亮,道:“说。”

    “这人应该是有些家底的,但就是好赌,多半钱都砸进赌场里了,才因此过的比较清贫,时常来我这儿买一些廉价货,当然我也不是说我这儿的廉价货不好,那质量也是没的说,而且”

    不知是不是老毛病犯了,掌柜的说着说着就跑偏了。让刘元哭笑不得的同时,直接打断道:“捡重点说。”

    “啊,是是是,但就是那前段时间,那人好像突然就阔绰了起来,在左右的店铺酒楼吃吃喝喝的还买了好多东西,都以为他是发了一大笔横财,我想也是,多半是在赌场赌赢了吧。”

    “不过说起来,十赌九输,哪能真的让那些赌客赢了去,我这就听说啊,之前也是有人赢了好多钱,结果怎么着,出门就被”

    身后的店铺内,那掌柜的还在唠唠叨叨,刘元已经听不下去将银子留下后就走了出来,先前没看出来,这人还是个话匣子啊,一旦打开就收不住那种。

    快一两银子丢出去,总算是问出了一点东西,但依旧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不过估摸着再去其他地方得到的信息也差不多,所以最终刘元也只能是揣着疑惑离开了。

    还是今儿去牙行看看吧,坐在凉棚下,有一下没一下的喝着凉茶,心头舒爽。

    如今开春的天气,日头正热辣,凉棚下大口喝凉茶别提多舒服了,虽然味道是不咋样。刘元心里正这样想着,却听耳边传来砰的一声重响。

    “怎么回事?”三个人放下碗,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人眼中的疑惑。

    寻声看去,只见那贵公子罗明达以狗啃屎的造型,摔在店门口。

    竟然是罗明达?这是怎么回事?心里浮现出这个疑惑,这是刘元怎么也没有想到的,紧跟着刘元几人因为好奇,都跟了上去打算看个热闹。

    只看这一下,恐怕是摔的不轻,好一会儿时间过去,罗明达都在地面上扭来扭去,半天没能爬起来,嘴里不住的呻吟哀嚎。

    看来是从小娇生惯养的,没受过什么伤害,此时疼的翻来覆去,好一会儿之后,才看见几个狗腿仿佛是惊吓过度一样的,从店里跑出来,分左右将罗明达从地上搀扶起来。

    围在周围看的百姓越多了起来,几个狗腿跑上前来驱赶那些人群。

    “走走走,看什么看,都滚,回去。”

    此时还待在店中的那位掌柜的和店小二,心里都惴惴不安,尤其是前者心惊胆战的。

    不由得回想起先前在店中的情况,后背上还一直冒汗。

    却说先前,由于挨不过那郡守儿子罗明达的意思,掌柜的没得没法,之后一步步的走上了二楼。

    二楼的包房有好几个,掌柜的在包房门前转了很久,好几个屋子里都有不少的人,其中有些里面也都是老顾客,要不就是也是有头有脸,有身份的一些人。

    权衡了好一会儿之后,掌柜的这才敲了敲左数第二间屋子的门,门内响起一个略显平淡的男声:“谁?”

    屋内的男子一袭黑色的衣衫,面容皮肤紧致,一头乌黑的头发,但从神态上看去,年纪应该是也不小了。

    正十分优雅的吃着桌上的美食,被人打扰自然不开心。

    “是我这家店的掌柜,有事和客官您商量。”屋外男子回应道。

    “进来吧。”

    “诶。”闻言,掌柜的推门走了进去,倒是也没有人绕什么弯子,直接开口就说道:“那个,罗明达公子来了,说是要一间包房,可现在包房已经满了,希望顾客可以转移到大堂去用饭”

    越说到最后,掌柜的脸上的神色越是尴尬,声音也小了下去,这都叫什么事啊,自从开店以来,他还从来没做过这种将客人往外赶的事情。

    反观那位用餐的男子,听到这样的话语,却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没有羞愤没有生气,依旧是一脸的平静,还拿起一块手边的一块抹布来简单的擦了擦手。

    对方这样的反应,也让掌柜的心里的紧张放松了不少,接着就继续说道:“那个,顾客您可能不知,那罗明达是郡守之子,小店实在是招惹不起,恐怕就是客人您也是暂避锋芒的好。”

    一边诉说着那罗明达的背景,掌柜的一边劝说着,再之后还不忘了补充一句:“当然当然,这都是无妄之灾,作为对顾客您的补偿,今儿的饭前全免,希望您谅解一二,鄙人感激不尽。”

    总算是还记起了补偿的事情,说完掌柜的还朝男子深深的鞠了一躬。

    一番话说完,静静的等待着对方的反应,掌柜的自认为自己已经算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了,利弊都给分析完了,什么都做到位了,客人应该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只见那男子将手擦完了之后,又换了一块白色的方布擦了擦嘴。

    一些优雅的动作和气质让掌柜的心里产生了不好的预感,此时他方才发现这人好像颇有几分来头,不由得心里多了几丝苦涩,千万别争起来才好啊。

    想来就算争也不可能吧,在这上砀郡的地界,能和那位纨绔公子掰一掰手腕的,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

    没有让掌柜的等的太久,一切都做完了之后,男子站起身来还朝掌柜的露出一个微笑道:“不碍事,反正我也已经吃好了,走吧,我随你出去,顺便我也想见见那个什么罗公子。”

    没有必要难为一个开店的,别人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大魏朝老百姓而已。

    “好的好的。”掌柜的点头,领着男子往楼下走去,同时嘴里没忘了说道:“打扰到客人吃饭,实是抱歉,今儿的账还是免了。”

    对于免费什么的,男子倒是不置可否,才几个钱而已,并不重要,而是像才想起什么一般问道:“对了,你刚才说那位罗什么来着,是谁的公子来着。”

    闻言掌柜的不由得苦笑,对方先前到底有没有听到他苦口婆心的述说啊,道:“罗明达,就是咱们郡城郡守的儿子,还望客官莫要冲动自误啊。”

    “哦,郡守啊。”男子点了点头,小声呢喃着:“不过五品罢了。”

    想当初,上至朝堂朱紫一品大员,下至江湖各大高手,有哪个听见他们名号不是闻风丧胆避如蛇蝎。

    现在不过是一郡郡守的儿子罢了,惹不起?笑话。

    两个人正说着话,便走到了楼梯下方,看着那掌柜的走了下来,身后还带了一个人,罗明达便知道事情成了。

    在家里他算是高不成低不就的,所以他十分享受这种以势压人的感觉。

    即使家中对罗明达多有叮嘱,可架不住其母亲对他的溺爱,所以些许小事,也就听之任之了,这才逐渐酿成了他今日的杏格。

    “哟,那包房里就你一个呢。”罗明达满脸嬉笑之色的走上前去,说着又道:“不错不错,还算识时务,行了赶紧滚吧。”

    说完罗明达作势就要来拍拍眼前这男子的面颊,动作嚣张至极。

    然而还不等罗明达的手拍到男子的脸上,后者就笑了起来,没有人看清其是如何动作的,就看见男子已经一把抓住了罗明达的爪子,一点点的加力。

    咔咔的声音响起,疼的后者倒吸冷气,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满脸扭曲,不出几个瞬间已经额见冷汗。

    仿佛对方十分擅长此道一般,很容易就抓到了罗明达关节的痛处。

    “混账,你知道自己眼前面对的是谁吗?!还不快快放手,罗公子好考虑留你一个全尸。”主子说不出话来,当狗腿的自然要帮着叫嚣。

    “畜生,快放手。”此时可正是献殷勤的大好时候,另一个狗腿立即冲上前去,一把抓住那男子的手臂,死命的捶打,可惜一点儿用没有,对方纹丝不动。

    然而不过是下一刻,一阵狂风刮过劲力喷吐,罗明达就成了现在门前那副狗吃屎的模样。

    掌柜的站在男子身后,一双眼瞪的铜铃般大,好似痴呆了一般,嘴唇哆嗦着好一会儿说不出话,他只知道那男人惹大祸了。

    他还以为对方是有什么背景,不曾想竟是一个莽夫,此事处理不好,郡守迁怒下来,他这小店也必然不保了啊。

    心思百转,眼前的男子也已经走了出去

    一堆狗腿围在罗明达身边,却丝毫办法没有,只要一动罗明达,对方就喊痛,让他们不知如何下手才好。

    “狗娘养的贱民,我要让他让他全家不不不得好死”罗明达左手捏着右手,痛的满脸胀红,嘴里还不忘了骂骂咧咧的,只不过声音极小。

    “乖乖,他这是惹了谁啊。”刘元饶有兴趣的看着,嘴里啧啧感慨着。

    “谁知道呢,这就叫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秦可依显得十分高兴,也不知其是不是和这位罗公子有些什么恩怨。

    一群围观的百姓正在小声交谈着,便看见一男子从门内走了出来。

    待看清那男人容貌的一瞬,刘元瞳孔骤缩,拉起秦可依与裴蛟两人转身就朝人群外走去,他怎么都没想到能在此地看见他!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