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四十九章 突

    站起身来,刘元看着四周情况,不由得苦笑两声,真是正应了裴蛟那句话,他们几人身在局中,又如何置身事外。

    反应稍微慢了一步,秦可依也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站在刘元与裴蛟两人身后,一双眼瞪的大大的看着不远处,眼里满是惊诧。

    “这是咋回事?”本来秦可依以为跟着商队走是十分安全的一件事,然现在看来,也并不是么一回事啊。

    紧跟着,秦可依眼神一凝,又惊呼出声道:“该不会是那些人找过来了吧。”

    “瞎想什么呢,还看不明白是另外一只商队的偷袭吗?”裴蛟白了秦可依一眼,跟着又说道:“你仔细看看清楚呢。”

    闻言,秦可依这才定了定神,仔细打量起前边那些人的穿着等情况。

    跟着便像是松了一口气般说道:“还好还好。”是还好,只要不是菩萨蛮的人找来了,她都不担心。

    毕竟已经见识过刘元实力的她,对其有充足的信心,能保证自己的安全。

    就说话这一会儿的功夫,整个贾大虎的商队里所有人都反应了过来,不过是有些名头的定远镖局,护镖人即使在被偷袭这样的情况下,也依旧迅速反应过来。

    并且组织起了强有力的抵抗与反攻,除了最开始时,没有防备被杀了好些人,后面便打的是你来我往。

    即使地上躺了不少同伴的尸体,他们也没有分毫后退逃跑的意思,这就是一个大镖局的态度和气势。

    “他们应该能解决吧。”看着眼下的情况,秦可依小声问道,以她的眼力看来,双方大概是五五开。

    “谁知道呢。”刘元警惕的看着四周,他们属于普通人范畴,是和那些商人待着圈内的,在那些人没有突杀进来之前,暂时还比较安全。

    显然刘元没有丝毫要插手帮忙的意思,他双眼四处扫视,正在寻摸一处薄弱的地方好突围,趁早离开这滩浑水才是。

    视线往外,夜幕下看不清楚的地方,竟还围了一圈的人,人人甲胄完备,刀兵齐全,只是静静的看着不远处的战场。

    穿着一身裁剪合身的绸缎袍子的中年人,皱着眉头双手背在身后开口轻声说道:“顾兴昌,你确定能够万无一失?”

    “我确定,大人,绝不会出现任何的纰漏,毕竟咱们已努力了这么多天,此地乃绝佳,在事情处理完之前,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站在大人身边,那个叫做顾兴昌的男子上前半步说道,此人也正是先前与定远赵镖头聊天的那位。

    原来之前这支商队走走停停,时不时的消失又离开,是在打探四周动向,寻找一个出手的机会,直至确定了今夜这样一个地方。

    可能赵镖头怎么也没想到,这位同行接近自己还是别有所图,更没想到是下如此死手。

    “那就好,盯紧了,不能放跑一个,重要人物抓活口。”大人双眼看着前方接着说道。

    “明白,都吩咐下去了。”顾兴昌应道。说罢眼神看着远处,显出一丝丝狠辣和果决,周围还围着的这些人,就是避免有人逃跑的第二条防线。

    极少人知道,西南道颇有名头的志光镖局的背后不是什么土老财或者巨富大贾,而是平顶王,现今大魏朝存在的唯一一位王爷。

    在顾兴昌接到这个命令时,内心也曾纠结过数次,毕竟身为平顶王的人,竟然要在上林道内截杀朝廷的密探,怎么看怎么复杂。

    就此事本身而言,说大倒也不大,重点是其背后意味着的东西。

    这样的大局面前,似乎不是他这样一个小人物能够插手的,可对方开出的条件又实属诱人。

    现在看来,既然顾兴昌如今出现在了这里,便意味着他最终还是答应了。

    当然他也不是一根筋的人,事先还没出发时,也曾试着思考过此事的前因后果,以及为何要在上林道内截杀,以及要是失败的下场等等。

    不由得大胆揣测了一番,那便是平顶王早就有了趁着天下大乱,从而自立的心,如今魏武帝突然去世,紧跟着就是新皇登基,便是给了他一个绝佳的理由。

    至于为何是上林道,以他的脑子来看,大概也就是还想要再隐藏一番,同时将这口黑锅交给上林道的人背好。

    失败的下场嘛,之前也已经给他交代清楚了,不过他顾兴昌却从来也没有想过,自己此次谋划了这么久的行动会失败。

    刚刚想到这儿,顾兴昌便被不远处的动静给惊醒了,定睛看去,只见不远处竟然一前一后奔出两匹快马。

    “什么情况?!”顾兴昌嘴上说着,人已经往一边跑去,拉过自己一个手下询问起来。

    “是有那三个人打算突围,如今已经朝着第二道防线奔去了。”手下人指着不远处,详细说道。

    “该死的。”嘴里低骂了一句,顾兴昌都不敢回过头去看那位大人的反应,毕竟才向大人保证过。

    当即跨上一匹快马,直接往那处突围的地方赶去,看那三人速度不慢的样子,他要亲自组织人马包围。

    这个时候不待在安全圈里听天由命,还敢从圈里跑出来的三人,除了刘元三个,还能是谁。

    仔细说来也不是两匹马,刘元骑在一匹驴上,跑的飞快,身侧就是骑马载着秦可依的裴蛟。

    跑到这个时候,三人早便离开了安全区,身周的喊杀声阵阵,人人都在短兵相接,砍的乒铃乓啷的,也没功夫注意刘元三人的情况。

    当真的注意到的时候,那三人都已经跑远了,也就是多看了一眼的功夫,胳膊上便挨了一刀,自不敢再多管闲事。

    将身后追出来的人全部解决掉后,刘元等已经彻底脱离了战场。

    既然顾兴昌能看见的,躲在人群里的贾大虎也注意到了,不过大难临头各自飞,他也没多说什么。

    毕竟当初也是说好了双方互不干涉,他们待在人群中寻求庇护,钱也没少给,所以贾大虎反倒是还有几分佩服对方的勇气。

    眼下这种场面,敢做出突围这样举动的,不愧是出来游历江湖的少年郎。

    跑出战圈后又往前冲刺一段距离,刘元刚要找准方向一鼓作气的离开,结果还不等他放松下来,只见前方一队接一队的出现了密密麻麻的人,正好拦截在几人正前方。

    与裴蛟对视一眼,不由得露出几分苦笑,他就说事情不会这么轻松。

    “杀了。”顾兴昌站在队伍最前面,高举手中弯刀往前一指吼道。

    拦截在正前方的手下人便听令分左右冲杀而来,没别的什么好说了,一个字,杀。

    刘元拔出‘寒潮’就迎了上去,不过是眼下这样的小场面,裴蛟还应付得来,所以他也没太担心,他只要充当好突围的那把尖刀就行了。

    不过是初一交锋,那为首的顾兴昌便发觉不对劲儿了。

    只见那三人中唯一的男子,手提一把比夜色还深黑几分的长刀,与他手下人一个对撞,便听得蹡踉一声,半截断刀就落了地。

    提刀左冲右砍的,凡是与他交锋的无人能走过一个回合,只要对拼就是个断刀断剑或者人仰马翻,摔倒在地的下场。

    到的此时,他哪里还没看出来,对方不是普通人。

    而且本以为应该比较好解决的那两个女流之辈,也给了顾兴昌不小的惊讶,跟在那男人杀出的一条血路后面,等闲三五人都没能将那女人拦住,就像是顺道解决掉一些杂鱼一般。

    也看不清那女人使了些什么古怪东西,又是丢暗器又是洒白粉的,要不就是手里一把断刃,玩的速度极快,黑夜下难以捕捉其轨迹。

    刷刷几下,他手底下的那些个好汉便已然人人带血。

    这三人绝对不一般!

    有极大的可能就是他们要找的那几位,乃是朝廷安插的密探,除了这个解释以外,顾兴昌也再想不出别的了。

    “上,继续上,一三四队从后面包围,务必给我拦住了!”对方越强他越心慌,就这短短的几个瞬间,额头上的冷汗都下来了。

    只要一想到要是放跑了这么重要的三个人,是怎样一个后果,他心尖尖儿都在颤抖。

    挥手一边指挥一边大声吼道,甚至是将原先包围整个商队镖局的手下都给调了过来。

    随着周围包过来的人越来越多,刘元冲杀的步伐终究是慢了下来,因为他开始时不时的帮裴蛟分担些压力。

    有些打不中要害的攻击,要害例如眼睛肚脐耳蜗等,刘元为了节省体力也不去躲了,也因此导致胳膊上多出了一道道白痕。

    是的,就是白痕,这些人的攻击除了能够将刘元的衣服划破,然后让他感受到疼痛以外,造成不了丝毫实质杏的伤害。

    打了这半天,就连体内的‘源’都没有一丁点儿的反应。

    为了避免被人联想到鬼面身上,所以刘元使的全是荒刀,左一刀穷荒绝迹,右一刀八荒之外,打的是酣畅淋漓霸道无匹。

    先前与白蛮战斗,还有让秦可依看见山刀,主要还是为了试探,试探这两人到底认不认识这个得自菩萨蛮的刀法。

    可惜,什么也没有试探出来。

    不想再多耽搁,刘元将体内的阳火精气尽数调动起来,在他成功踏入纯阳霸体诀第五层时,肉身更强了不说,体内的阳火精气又壮大了一缕。

    顾兴昌越看越是心惊,他已经尽了全力去阻拦,可依旧拦不住,迫不得已亲自挥刀上阵。

    身为一个镖头,他顾兴昌一手狼牙刀法使的也算是入木三分,放在西南道那也是练出内劲儿的高手,虽还未登楼,放在如今这个江湖也算是不可多得的好手了。

    然而即使是他又有何用,就刘元现在的实力,说句不好听的,那完全是欺负人。

    简简单单的一刀,不掺杂任何刀法的一刀,直接将顾兴昌给劈的握刀不稳,半个身子酸麻无比,接着一脚就将其踹倒马下,再之后刘元看也不看便冲了出去。

    完事之后,才依稀听见身后传来几声镖头镖头的呼喊,刘元才想起自己刚才砍倒的那人是谁,还以为也只是个普通手下呢,罢了,这不重要。

    顺利的冲出包围圈,刘元回过头来本是想要看看裴蛟与秦可依怎么样了,谁知这一眼就看见令他大感有趣的一幕。

    只见不远处,原本的战场,那些被围杀的定远镖局人,不知何时竟已率众冲杀了出来。

    “唔,有意思。”刘元脸上微笑着低声念叨着,看来那商队内还有高人在啊,也不知会不会把他三人给盯上了。

    但不管怎样,眼下也顾不得那许多了,喊上裴蛟两人便趁着月色,往山林外奔去。

    还没跑出多远,只听身后有一部分人喊杀着追了上来,被裴蛟叮叮叮的丢了一阵暗器给吓退了。

    跟着又听身后在呼喊着:“镖头镖头,大事不妙了那定远镖局的人率众突围逃脱了。”

    “你说什么?!”

    本来被刘元狠狠的踹了一脚,跟着又跌下马去,此时心口还隐隐作痛,呼吸都不顺畅了。

    听这一语,直接又惊又怕的一个咕噜就从地上爬了起来,一伸手抓住那人胸前衣领,拉近了张嘴吼道,唾沫星子喷了对方满脸。

    “就在咱们的人抽调了一部分去对付那三人之后,不知怎的被对方抓住了机会,瞅准了咱们的薄弱点,就就就就突出去了。”

    “呸!”松开抓住对方衣领的手,顾兴昌朝地面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直接带伤上马,率领剩下的人,紧紧的追在定远镖局那些人的尾巴后,力求弥补缺漏。

    至于早早就跑掉的那三位,眼下是只能先放弃了。

    一路追一路逃,眼看着就追出几座大山了,还是没能将那些人彻底留下,对方留下了一部分人拼死断后,拿命在拖延他们进攻的脚步,让顾兴昌又气又急还无可奈何。

    好不容易摆脱了之后,顾兴昌再次大喊一声:“追!给我继续追!”

    结果队伍还没动静,就听啪的一声,那位大人一巴掌就甩在了顾兴昌脸上,怒极道:“废物,人留不下不说,你还想将咱们彻底暴露吗,都给老子撤!!”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