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四十八章 少一事又多一事

    说到底刘元对自己能将秦可依顺利的送达到蛮主身边是有信心的,毕竟眼下还有谁能认出他们三。

    只要他们跑的够快,就算那些人顺藤摸瓜,追了上来,也不会发现他们如今的身份。

    而既然都替蛮主把女儿送回来了,那么作为回报,刘元提出一个小小的要求,要求借他们门中一种普普通通的叫做巫湮的武功一观,应该不成问题吧。

    所以找不找夏玲玲告诉他的那个人,都不太重要了,显得可有可无,但是为了保险起见,万一这门武功还有极其特殊的地方呢,例如他找遍了吊坠都没找到。

    况且,刘元也没忘了自己来的主要目的,就着这个人情,他会优先选择向蛮主打听自己父亲的下落。

    事先接触一下这个人,总是没有坏处的,还是见见的好。

    心里刚这样想着,刘元的思绪便被几声吵闹给打断了,只见与他们坐的位置,隔了几桌远的地儿,两三个人站在当中,大声吵闹起来,撸起袖子露出胳膊,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开干的架势。

    “这是咋了?”刘元好奇的朝裴蛟问道。

    闻言,裴蛟指着不远处的几人给刘元详细述说起先前的情况来。

    弄了半天是这么回事,就在先前刘元思绪飘飞的时候,这几人也不知是不是酒喝多了,开始高谈阔论起来。

    从这趟镖聊到了上林道的情况,什么几个郡城的郡守各怀鬼胎,什么菩萨蛮余孽众多,势力庞大等等。

    跟着又从上林道继而聊到了当今天下的大势,说到西岭夏家不过如此,也就是占山为王的土匪,势力稍大了些而已。

    然后又说平顶王一个缩头乌龟,手下披甲之士众多,投奔他的勇士高手更是数不胜数,偏偏却迟迟不能灭掉捏贼,造成了如今西南道的对峙之势。

    再又聊到了逐渐复出的七帮十六帮,要不是偏安一隅,要不就是纷纷投靠了一方反贼,多是不成气候。

    说到这个,按裴蛟指的那人来看,就十分不服气了,嚷嚷着剑阙山庄少庄主如何如何了得。

    又说到了那日在大德郡有众多高手参与的一战,就连大内总管吴松都不是苏巨芒的对手,回到皇宫直接去世,掌中一把大剑是如何了得。

    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天,有关吴松前往大德郡,众多高手为了争夺破星十六剑最后一式,从而大打出手的始末也都浮出水面。

    围绕着那一战自是众说纷纭,只不过传出了几个关键信息是改变不了的,吴松苏巨芒明逍夫妇,还有江湖十大高手中排在第八的蒋枭云,疑似烂驮山的高徒。

    回峰长燕派,大德郡的城主等等一帮子人,打的是昏天黑地血流成河。最终那剑法还是被苏巨芒给夺了去,也因此奠定了其在如今这个江湖上的绝高地位。

    本来还有相当一部分人对这个消息保持着怀疑的态度,直到苏巨芒重开剑阙山庄,在壬平郡设剑堂,广纳天下剑修和有天赋的少年郎,并且确定剑阙山庄的镇庄武功破星十六剑无一缺漏。

    至此,再无一人有所异议,明摆着的当初那么多人争夺那剑法最后一式,到底还是落在了原主手中。

    再之后吴松一路回到了皇宫,跟着没几天便传出其重伤不愈去世的消息,自然更添苏巨芒几分凶名。

    其中的具体细节,皇宫大内中有人私底下悄悄议论过,但无一人胆敢传出宫去。

    具体吴松回了皇宫之后又发生了什么,即使要流传出去,也还要一段时间过去了。

    现在江湖十大高手榜还未重新排过,但隐隐间已经有人将苏巨芒放上了榜中,就凭大德郡一战成名。

    就有相当一部分人,给苏巨芒排在了第八的位置,不过也还有一部分人不服,说当初那一战是混战不是单对单,压根儿不能作数。

    就苏巨芒自己还不在意呢,这两拨人却是争了个不可开交,这段时间,凡是在酒楼茶肆有人说起当日那一战,多多少少都有人围绕此事吵闹。

    眼下前面那三人,就大抵是这么个情况。

    虽然嘴上没说,但裴蛟都能看出来,若是有机会,那人说不得都要去壬平郡投身剑阙山庄了。

    只是想进剑阙山庄可不容易,他想进别人还不一定要他。

    不过他这样说,那人就也不服气了,跟着昂的一口喝干碗里的酒水,又吼道:“你凭什么这样说,真当吴大总管还有蒋枭云等等是不存在吗?”

    说到现在为止,刘元都是当成一场闹剧来看待的,右手撑着下颚听的乐不可支,双眼透出饶有兴致的喜色,也算是间接了解下当今天下的一些形式。

    不过就是下一刻刘元便笑不出来了,只听那人憋得没办法似的,跟着就涨红了脸说道:“谁跟你说那破星十六剑是少庄主凭本事得来的。”

    “不然呢?”闻言起初那人立即嗤之以鼻。

    “从南边那早就传出苏巨芒亲口说过的话,破星十六剑最后一式,乃一个大恩人送给他的,让门下弟子全部记住这个恩情,那还能有家假?”

    “咋的这你都不知道。”

    转瞬间,整个大堂为之一静,只听见刘元突然一阵猛烈的咳嗽起来,已然是被茶水呛着。

    “你没事吧?”秦可依就坐在刘元对面,不由得担忧的看着他问道,十分好奇元哥哥这突然是怎么了。

    包括裴蛟也是,好奇又带着三分古怪的看着刘元,怎么那人一说起这个,刘元的反应就如此之大。

    结果下一瞬裴蛟便回过味来,想起了在大德郡天下第一客栈时的一幕幕,顿时笑的越发的开心了,莫不成那苏巨芒嘴里说的恩人就是刘元?

    轻轻锤了下自己胸膛,刘元勉强对着秦可依笑了笑道:“呵呵,没什么,只是觉着有些奇怪罢了。”

    然而他嘴上这样说着,刘元心里却是咚咚咚的直跳,他只想隐藏在幕后,可不想苏巨芒把他给推到人前啊。

    鬼面的悬赏已经够多了,要是本尊再添这么一出,这江湖还能混下去吗?

    场面安静了一瞬之后,那人指着对方鼻子就骂了起来:“你简直胡说八道,这不管怎么看都是托词罢了,你也信。”

    “呵,都传遍整个剑阙山庄上下,让牢记这个恩情了,还有像你这样的人在自欺欺人,也是难为你了。”

    “那人叫什么名都不知道,你还不明白吗”

    再之后几个人都吵了起来,却也让刘元暂时松了一口气,索杏并没有人知道他做的这件事。

    不过很快事情就又平息了下去,毕竟总这么吵下去也不是办法,包括客栈的掌柜的,还有几个商队的领头人队长也出来劝阻。

    眼看热闹是没得看了,但刘元也不是没有收获。

    他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就在堂内这些人该吃吃该喝喝,该散场散场的时候,刘元认准了一个身影,与裴蛟两人交代几句话后,便追了过去。

    眼看着那人快要上楼的时候,在背后把其叫住道:“贾兄。”

    听见有人叫自己,那人转过身来,疑惑中还带着三分警惕的看着刘元道:“哦?你是?在下貌似不认识你吧。”

    “是是是,您是不认识我,只是我还有一事相求。”跟着不待对方回话,刘元就又道:“不知接下来的路程,可否让我三人跟着商队同行,也盼着能有个照应。”

    “你放心,吃住什么的,我们自己解决,其余的也绝对不耽误商队行程,规矩也懂,该交的钱一个不少。”说完,刘元还给这位贾领队指了下不远处的裴蛟和秦可依两人。

    规矩倒的确是历来都有的老规矩了,有那跑单帮单干的人,或者老百姓在路上遇到这样的商队,都会缴纳一点银钱算是寻求庇护。

    一般情况下,都会同意的,当然也分人,商队愿意是人心善,不愿意也有别人自己的顾虑,怨不得旁人。

    刘元便是想着就他们三人独自上路,在这儿上林道内,后有追兵的情况下,的确目标也太过明显了些。

    即使是易容过后,也保不齐被那些人看出跟脚,但若是能顺利混进商队里,那情况可就不一样了。

    “这”贾大虎看着刘元身上带刀的模样,一时间还有些迟疑,但跟着他又瞅见了不远处那两个弱女子,当下心里便软了一下。

    开口又问道:“你三人是什么身份来路?”

    一听对方这样问,刘元就知道有门,当下将三人来时已经商量好的身份再次重复了一遍。

    便看贾大虎点了点头道:“那行吧,便准许你三人随行,至于别的我们可也多管不了什么了。”

    眼下已经是在上林道内,一路上比起先前是安全了不少,所以贾大虎一时心善还是同意了。

    闻言刘元面上一喜,跟着就道:“那是自然自然,谢过贾兄心善,祝您财源广进。”跟着说了几句吉祥话,此事就算是敲定了。

    晚上的时候,客栈还有一间下房,既然要跟着商队前行,当然还是留在客栈内比较妥帖,所以三人也就将就一晚便是。

    一夜无话,除了听了一晚上连成一片此起彼伏的震天呼噜声外,别的没出什么事。

    翌日清晨,商队的人都是起了个大早,出发的时候,刘元三人也就夹佑在商队中往前走着。

    贾大虎在看见刘元还骑的是驴而非马的时候,心里越发放心了些,再不去理会这三人,一路上也没人与刘元几人搭话,都是各自忙去。

    索杏,刘元几人也乐的清闲。

    不过事先刘元倒是弄清楚了,这商队请的是定远镖局。别的便也没有了解太多,打听的多了,恐惹人生疑。

    这批货物是运往整个上林道好几处城市,最终的目的地还是上砀郡,虽然这样一来,商队的行进速度变得更慢了,但胜在安全。

    又过了几天,这一日,商队在山头修整,裴蛟突然神秘兮兮的拉住刘元小声说道:“你发现没,当初在边境县城的那支商队,虽说早就是分道扬镳,但时不时的还会再冒出来。”

    一边说着,裴蛟眼神望向了不远处的一群人,眼下另外一批商队,就也在此地歇息。

    看着裴蛟脸上的神情,刘元笑笑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可能经商就这么几条线路吧,不值得在意,况且那商队也请了志光镖局的人押镖。”

    “不不不,我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裴蛟神情不变,带着几分思索的摇了摇头又道:“怎么会消失了之后,隔几天又出现在同一条道上,接着又消失又出现呢,这么巧吗?地点重合也就罢了,时间上这么准?”

    既然裴蛟都再次这样说了,当下刘元也认真对待起来,可仔细回忆了一番,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地方,就像裴蛟说的,只是巧了些而已。

    “会不会是你太紧张了,而且真有什么事,也与咱们无关啊。”刘元声音再压低了些小声说道。

    毕竟他们此行的重要目的,是将秦可依安全送到,别的无须多管。

    “这我当然知道,可就怕是出点意外,咱们身在队伍中,又如何去置身事外。”

    两人正窃窃私语的聊着,裴蛟突然伸手一指斜前方道:“你看那人。”

    只见一身穿皮甲腰佩弯刀的男子,朝着营地走来,远远的和赵镖头闲聊了起来。

    “啊,那人是志光镖局的。”刘元看着从对面营地走过来的那人,依稀还有点影响。

    之前在客栈时,这人与他们商队的赵镖头曾一起饮酒,后者还提醒了对方两句。

    由于距离实在太远,也听不清两人聊了些什么。

    刘元眼神微眯看着那处,手里把玩着一根青草,悄声呢喃道:“是有点不对劲,也好,我明儿一早就和贾大虎请辞,反正距离上砀郡也快了。”

    可惜天不遂人愿,是日夜晚,月黑风高,三人躺在草地上小憩时,突然刘元一双眼睁开,在夜幕下亮的吓人。

    扭头朝裴蛟看去,发现对方也已被惊醒。

    紧跟着四周便响起一阵喊杀声,志光镖局的人趁夜袭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