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四十七章 趁势崛起(三更)

    不得不说裴蛟易容的手段是真没的说,刘元看着眼前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般的秦可依不由得再次啧啧感叹道。

    大体上的脸型没有太多改变,就是这修饰一下,那儿涂抹一点,眼下的秦可依整个人的气质也完全变了,多了几分小家碧玉的感觉。

    “玲儿吗,不错不错,那我的身份呢?”秦可依一双水灵的眼睛盯着裴蛟,看上去有些雀跃的问道。

    “结伴而行游历江湖的几个人罢了,要的什么身份。”裴蛟随意说道,接下来三个人便敲定了方案,他三人是路上遇到的,志同道合之下便一起来了上林道。

    再之后包括刘元与秦可依自己也稍微改变了一下,至少不会让人一眼看去,就能联想到曾在武陵县出现过的那三人组合。

    一切都收拾妥当,相互之间看了看,再没什么不妥之处后,刘元等人才绕过山脚下,嘚嘚的朝着不远处的崆榕县前进。

    今儿天高气爽,作为上林道边境的崆榕县一月之中,也要迎来送往不少商旅过客。

    很快刘元便发现了,此处比起南方反贼四起的诸地有明显的不同,老百姓们脸上的神情都十分平和,不同于战乱之地的慌张。

    而且排在城头的士兵守卫等,也没多少紧张的氛围,只是在认真的对待着入城的每一个人。

    眼下进城的人不多,也没有大型的商旅,很快便轮到了刘元三人,简单的检查过后,交纳了十个铜板的入城费,城门士兵便将三人放行。

    没有出现什么刁难的情况,也没有察觉丝毫的异常。

    值得一提的是,自从西岭夏家公然造反,魏武帝颁布天下有志之士当共讨伐之,论功行赏的圣旨之后。

    朝廷对一些游侠啊刀客,佩剑的侠士等,也不如一两年前那么敏感了,甚至是有些时候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各地官府也采取听之任之的策略,为了防范于未然,大多人更是还会将一些能人给招至麾下,就连一些个镖局的生意也再次好了起来。

    毕竟如今四地纷乱,越乱这机会也就越多,凭借一些商人敏锐的嗅觉,能看到不少的商机。

    却不过走南闯北的想要赚点钱也不容易,指不定哪个平平无奇的山头上就窝了一伙山贼,还没走出多远呢就被打劫了不说,小命也不一定能保得住。

    少不得,就要雇佣一些高手。

    当然此高手非彼高手,不过是些身强力壮,会一些简单武艺的壮士罢了。

    那一场大清洗对江湖的打击太大,短短的时间内,要想出一些真正的武艺高强之人是很难的,就更别提类似剑侠叶飞蝉年轻时的诸般盛况了。

    所以也都不容易,每每遇到一些铤而走险的劫匪,那也是拼命的活,将脑袋挂在裤腰带上讨口发吃。

    有些人出一趟镖,再回来就已然是缺胳膊断腿的状态了,更有甚者,今儿去,下辈子回。

    当然,时势造英雄,这样的情况下,也是出了一些颇有名气的镖局,多是原来就有一定的基础,此时更注重吸纳人才,所以才能接连成功。

    入城之后,刘元三人问清楚了路之后,先去了牙行附近,让裴蛟把马给寄存着。

    一路赶来,别的不说,这匹马可谓是劳苦功高,定得好好喂养着,叮嘱牙行的人用那上好的草料,至于为什么没带去客栈,自有裴蛟的考虑。

    实在不行的话,也打算再换上一匹好马了,不能可着一匹马祸害不是,裴蛟并不是想把马累死。

    “兄台,敢问一句,县城中最大的客栈怎么走?”刘元来到一个路边摊前,顺手拿起摊位上的一个面具,付了两文钱之后笑着问道。

    别说这面具还挺精致,上面的花纹很是丰富,让刘元下意识的就想起了那些菩萨蛮弟子身上的纹身。

    “哟,我就看三位面生,不知是要留宿还是单纯的吃饭呐?”许是看在刘元照顾其生意的份儿上,小摊主回答的也很是认真。

    “哦?这还有什么说法不成?”刘元眼露疑惑之色。

    “哈哈说法倒不是,而是咱县城最大的山蓝客栈已经被这几日来的大商队给包圆了,乌央乌央的楼上楼下后院住的全是人。”

    “虽然几位人是不多,但保不齐去了之后就没空房了,当然,若是单纯弄些吃食,也就没这个担忧了。”

    “不过,看几位这么潇洒,不像是要连夜赶路的人吧。”

    说到最后小摊主还对刘元几人笑笑,他的确没从几人身上看到先前那些赶路人的风尘仆仆之感,所以才有此一言。

    原来已经入城许多人了,刘元心里了然,难怪先前在牙行看到那么多马匹,不像是本来就有的,现在这个疑惑得到了解答。

    “多谢关心,你就告诉我们这山蓝客栈如何走就好,咱们去看看。”刘元抱拳说道。

    “啊,那这简单,顺着这条街往前一直走,第一个岔口往右,你自然就能看见了。”小摊主说着还拿手一指。

    再次道了声谢之后,刘元三人顺着其手指方向赶去,之所以怎么都要去这城中最大的客栈,自然是刘元为了打探消息。

    崆榕县处在上林道边境,客栈又迎来送往,如今还有大商车扎堆,对于啥也不知道的他们仨来说,乃是再好不过的地儿了,怎能错过。

    没走出几步,刘元还能听见身后那小摊主吼道:“诶,要是试过发现那山蓝客栈人满为患,不妨去隔壁街的小客栈歇息一晚。”

    “一定。”刘元转过身来回了一句。

    那客栈又不远,刚辞别了那人之后,刘元三人果真在右手边看到了一家大客栈。

    高挂着的匾额上书山蓝客栈几个方字,占地极广,约莫得有晴川天下第一客栈的两个那般大,还没踏进去呢,就能听见门内一派热闹喧嚣。

    三人没急着进去,先是打量了一番客栈附近的情况,右手边的转角处应该就是后院马厩。

    裴蛟只淡淡扫了一眼,然后便对刘元悄声说道:“能看见的多数是些红棕马,从皮毛略显暗淡尾巴毛发稀疏的特征来看,得是从西南道来的。”

    “再往后半个马厩便被挡住了,不过就其中夹佑的一声低沉厚重的嘶鸣声来看,得是河曲宝马,擅长途奔跑,膘肥体壮耐力极强,产地乃西南道上砀郡。”

    三言两语说完,秦可依惊诧的看着裴蛟,到底还有什么是对方不知道的啊。

    刘元要听的就是这些,当下微微点头,低声呢喃道:“看来差不多就都是西南道过来的了。”

    西南道如今已然有西岭夏家自立为王了,乃是与大魏皇朝作对的头号大反贼。

    不过对于经商这样的事情,倒是依旧该怎么样还怎样,双边照旧有贸易往来不说,两边还都不敢拿这些人怎么着了。

    否则,这不是明摆着把这些人推向对立面吗。再然后,其中极有可能还夹佑着朝廷和夏家的密探。

    为上者,也都知道是怎么个情况,一时半会儿的还在对峙,即使打仗也不过是停留在小范围摩擦的程度,但却是暗流汹涌。

    “也不好说,毕竟西南道的马历来出名。”裴蛟简单的提醒了一句。

    两人还要再说些什么悄悄话,却见客栈内,那个忙的满头大汗的店小二已经迎了出来,脸上挂着招牌式的笑容道:“招待不周招待不周,竟然让三位客官在门前站了这许久。”

    说着让开身子,摆出相迎的姿态,又道:“客官里边儿请。”

    眼见如此情况,三人自是止住话头,不再多言。

    跟着进了客栈之后,正是吃饭的时候,刘元双目四下一望,勉强找到一两张空着的位置,但都是偏角落的地方。

    客栈内这些南来北往的旅客正聊的热火朝天,不过是少数几人注意到刘元三人的到来。

    也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之后便收回目光,显然对这不甚特别的三人,他们并不如何在意。

    如此也好,刘元在角落暂且坐下之后,店小二已经侯在了桌边,随意的点了几道菜,毕竟刘元的心思现在可不在吃上面。

    凝神静听,周围的谈话声纷纷入耳而来,在听了一会儿之后,刘元才恍然,眼下这些人并不是来自同一地方。

    大抵上是两拨大的商队,双方雇佣的镖局也不一样,分别是定远镖局与志光镖行。

    在如今这个情势下,原本就有水陆第一镖局之称,曾经接过雷家那批货物的万安镖局,依旧是稳坐龙头老大的位置。

    背后依靠的是朝廷自然好办事,就算现在是新皇登基,也没有改变万安镖局的地位。

    但这两家镖局也不是吃素的,乱世到来,在众多的镖局中也算是出了头。

    其实当今颇有名气的几家镖局中,除开本身的实力雄厚以外,都少不了背后大财主甚至那两大钱庄的财力支撑,否则也出不了头。

    难免没个失手的时候,毕竟信誉担保,损失的货物是要赔偿的,起步之初,若是背后没点财力支撑,早就在江湖上混不下去了。

    与这些个财主合作之后,也算是强强联手,走镖的更方便了,行商也更赚钱,乃是双赢的局面。

    “看来运的东西有点值钱啊。”为了显得正常,裴蛟端起桌上的茶杯做掩饰,小声对刘元说道。

    “恩,不过既然进了上林道,也算是安全了,除了应付些场面上的人,不用担心山贼等。”到底是上林道还被朝廷牢牢的掌控着,刘元回道。

    两人一边听着那些人的谈话,一边小声交流着。

    “来,赵镖头,咱们再干上一碗。”

    闻言那赵镖头却是大摇其头,道:“不了不了,咱们点到为止就好。”

    “唉,历来酒到杯干的赵大镖头今儿是怎么了,来喝上啊,咱们今儿都到了上林道还怕的什么?”

    “上林道,上林道怎么了,你不知道最近菩萨蛮的事情吗”说到这儿,赵镖头刻意压低了声音,刘元两人却立即提起了精神。

    “啥事,你一说我倒是想起了,莫不是有关那蛮主的女儿?”那人跟着便回答道。

    “嘘,小点儿声”

    “你说这个,我也略有耳闻,听说是朝廷与菩萨蛮的人都在找她,就现在这崆榕县内都贴的还有那姑娘的画像呢”

    “只不过,听说早就跑远了与咱们这些押镖的又有何关系呢?”

    “神仙打架,殃及池鱼哦”说着说着,赵镖头的声音越来越小,跟着摇头叹息起来,又道:“行了,虽说我两分属不同,但也该提醒你别喝高了,明儿还早些赶路呢。”

    “啊,好。”说着那人还是喝掉了最后一碗酒后,一抹嘴巴,也不再喝了,看着赵镖头离去的身影若有所思,唤来自己几个得力手下,小声吩咐了一番后,便只顾着吃了

    刘元两人将听到的有关秦可依的情况,用传音的方式小声说了出来,跟着就看见小姑娘后怕的拍了拍自己胸口:“幸好幸好。”轻轻的吐出一口气。

    幸好易了容的,否则还真就是危险了。

    “此地距离蛮主闭关的地方有多远?大约还要多少天以后,蛮主才会出关?”刘元跟着小声问道。

    “地方就在上砀郡郡城附近,唔,具体的时间真还不好说,大抵是一月到三月之间吧。”秦可依嗫嚅着。

    “嚯,你这时间跨度可不小。”刘元苦笑着摇了摇头,一月到三月这种情况他还真不敢等。但他也知道这种事情也的确拿不准,怪不得秦可依。

    既然说到了这儿,刘元跟着又道:“那咱们休整一晚,明儿就出发。”他想要尽快抵达上砀郡才好,灯下黑的道理,比在外面流浪要来的更加安全。

    至于连夜赶路他也压根儿没有考虑过,毕竟太不安全。

    同时,刘元也还有自己的事情,临走之前从夏玲玲那儿得到的那个人的信息,便是要去上砀郡才能找到此人,也该着手处理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