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四十六章 却不过生死离别(二更)

    那一声落地的炸响,仿佛一击重锤,狠狠的锤在了裴蛟的心口。

    整个人好似丢了魂一般,双眼无神面容呆滞的看着前方那漫天的烟尘灰烬,摇摇晃晃的迈动着步子往前走了两步。

    顿时间便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突然就也不知哪儿来的力气,疯了一般的往前跑去。

    伸手用力的挥开烟雾,只能看见眼下地面上便是一个碎坑,四周全是裂缝。

    却说那位白蛮提珠在落地之后,下半身整个都插进了泥地里,从周围坑凹不平的地面看去,他的情况明显也好不了哪儿去。

    噗嗤一声,一口心血就从嘴中喷了出来,洒在身前的地面上,颤抖着抬起右手擦拭掉嘴角的血迹,提珠嘴里呼呼的喘着粗气,一脸凝重的看着前方。

    此时他的状态可谓是,已然跌倒了谷底,身受重伤实力去了十之八九,只能抓紧时间调息,连将自己从深坑中拔出来的力量都没有了。

    岩蟒劲用到他刚才那样的程度,直接抱着人从山上往下摔,也算是另辟蹊径了。

    但并不代表提珠这样做,就是多么的巧妙。

    在决定这样做之前,他其实在心里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他明摆着不可能和那男人同归于尽,算准了对方无力挣脱,而他却可以在半空中借势逃脱。

    再加上一身的岩蟒劲,提前做好准备,压根儿就不至于身死,顶多算是伤敌一千,自损五百吧。

    开始一切也都是按照他所预料的在发展,但就是在刚才那一刻,事情超出了他的把控。

    不远处的尘埃逐渐散去,提珠脸上的神色越发凝重,仅存的一点内息在身体里疯狂的运转,以期尽快好转,然后调头就跑。

    是的,就是跑,他怕了。身为菩萨蛮的白蛮,提珠头一次产生了怕这样的情绪,那年轻的男子实在邪门。

    “姓刘的,你混蛋,谁允许你死的!”裴蛟在这个深坑里大吼着,不断有烟雾扑上来,呛的她不住咳嗽。

    “你出来啊,你有本事死,你有本事活过来啊”裴蛟双目微红,两行清泪从眼角滑落,也顾不得擦拭。

    在巨大的深坑里一脸迷茫,像个没头苍蝇一般的四处乱转,祈求寻摸到刘元的尸骨。

    只要一想到从那样的高空坠落,恐怕是摔的支离破碎,裴蛟的心便止不住的绞痛。

    然而就寻摸了好半天,她却连一根手指头都没能找到,待四周的烟雾尘埃逐渐小下去之后,能见度终于高了起来。

    满地凌乱的碎石,还夹佑着鲜红的血迹,让裴蛟的心再次一紧,她心里何尝不是抱着一丝侥幸,希冀着刘元还活着,还能有一口气。

    “你混蛋混蛋啊!上林还未至,你凭什么就敢一个人去了!”裴蛟一边骂,一边呢喃,能看的更清楚些了后,三两步便往坑中间跑去。

    然而四处茫茫一片全是碎石,哪儿有刘元的影子,除了一些血迹,却是连人毛都没找到一根。

    尘烟彻底散去,裴蛟痴痴的站在原地转了一圈,这是一个十余丈长宽的一个大坑,最深之处约有两丈。

    可四周全是碎石黄土,成片成片的泥土块,连个虫也看不见,裴蛟娇嫩的红唇颤抖着,却终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抱着双肩,缓缓的蹲在了地上,偌大的坑洞里唯一白衣女子,蹲在中心,显得萧瑟无助。她心里隐隐已有了预感,刘元多半是尸骨无存了。

    先前在上空的时候裴蛟就觉着奇怪且惊讶不已,显然是那白蛮提珠又使了什么阴狠的招数,让刘元从空中狠狠的飞了出去。

    哒哒的脚步声响起,是秦可依也往这边跑来,身子在坑的滑坡边几个灵巧的跳跃,便到了坑底,跑到裴蛟的身边,嗫嚅着道:“姐姐,咱们赶紧走吧。”

    眼下这种情况一目了然,刘元哪儿还有生还的可能,紧跟着秦可依又道:“那白蛮还没死,也不知道附近还有没有别的埋伏,再耽搁下去,恐咱两的小命也得丢在这儿了。”

    然而不管秦可依怎么说,裴蛟都像是没听见一般,双手抱膝,下巴搁在膝盖上,双眼定定的直视前方。

    “你这样,元哥哥在天上看见了也不可能开心的起来!”也不知是从哪儿生出来的勇气,秦可依凑到裴蛟的耳边大吼着道。

    她希望能够把裴蛟给喊醒,也似乎是奏效了。

    只见裴蛟缓缓的扭过头来,视线里出现了秦可依娇俏的脸庞,出现了黄土地泥沙,远山绿树蓝天白云,眼神恢复了神光,双目越来越亮。

    浑身重新爆发出力气,一用力便从地上站了起来:“你说得对,咱得先把仇人的命收了再说。”她不能看见提珠还活在这个世上。

    “正是这个理啊!”看见裴蛟振作起来,秦可依高兴的说道。

    说话间两人就朝坑外走去,不过裴蛟刚一迈步,却听啪的一声轻响,她顿时间浑身紧绷,傻傻的站住了。

    好一会儿身后没了动静,秦可依道:“走啊。”说着还回过头来,却止不住发出一声惊呼,双手掩住张成了哦形的小嘴。

    只见裴蛟的右脚腕,被一只脏兮兮的手给牢牢的抓住。

    咔咔——

    一声声接连响起,脚下的石块向两边排开。

    啪的一声,一个满是凌乱碎发的人脑袋从一堆乱石中冒了出来:“呼,***,可算是能喘气儿了。”

    说罢扭头看了一眼裴蛟的背影,跟着视线越过裴蛟看到了秦可依,朝其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染血的牙。

    手指缓缓松开裴蛟的脚腕,左右手同时从土坑里伸了出来,在身边两侧用力一撑,整个人便脱身而出。

    站在裴蛟身后,刘元咔咔咔的活动了一番筋骨,只见其满身血污混合泥土,裤子残破不堪,上半身挂着一根根的烂布条,活脱脱的一个乞丐模样。

    刘元往前走了一步,伸手拍了拍裴蛟消瘦的肩膀,略显沙哑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杀人这种事,交给男人来。”

    说完便已经一步步的走了出去,渐渐的速度快了起来,仿佛是在重新熟悉自己的身体一般,在山石上几个起落便彻底跳出了石坑,眨眼间消失不见。

    独留下原地的裴蛟已然是泪流满面,先前以为刘元已经尸骨无存的时候她都没这么哭过,可现在看到活生生的刘元,那眼泪便硬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怎么都止不住犹如泉涌。

    都哭成了这副模样,是不如原先的冰山美人好看的。

    至始至终刘元都没有回头,没有看过裴蛟的正脸一眼,她这么要强又倔强的人,想来不希望他看到她哭的样子吧。

    奔跑在路上,刘元现在的模样虽然狼狈至极,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是前所未有的好。

    纯阳霸体诀已然稳稳的踏入了第五层,一些内伤也已经在阳火精气和‘源’的双管齐下下彻底恢复。

    当然,也就脑子还有些晕晕乎乎的,同时他也深深的感受到这纯阳霸体诀的恐怖。

    先前在高空中的情况只有刘元自己最清楚,闭上双眼心绪平静下来之后,刘元很快便发现了对方的破绽。

    那提珠最大的破绽,便是已经被他斩断手腕的右胳膊,全力往那个方向突围,险之又险的刘元在空中挣脱了对方的束缚。

    这就是当时提珠脸上之所以惊诧的最大原因,他看着对方脱身而去,还先发制人还了自己一招,把他原本的计划完全打乱不说,更是落地之后身受重伤。

    不过刘元的成功脱身也不是没有代价的,全力运转的阳火精气真的像是一团火焰一般,在体内燃烧起来,再有‘源’的加持,那力量由内而外,完全抑制不住。

    他只能尽全力的将其疏导,使其尽快平复下来,却结果就在阳火精气引导至右手‘寒潮’时,突然的就炸了。

    好似天雷勾动地火一般,‘寒潮’与他体内的阳火精气针锋相对起来,堪堪就在刘元落地之后,才将这股力量完全的引导出来,战场从体内变成了外界,这才导致了地面产生了一个巨大石坑。

    刘元本人也好一会儿没喘过气来,被埋在了一堆山石底下。

    当然,也有好处,那就是这股作用于地面的强大力量,很大程度上抵消了他的下坠之力。

    归根结底还是体内阳火精气的神秘和纯阳霸体的强大。

    “烂驮山呐”刘元双眼凝视前方,嘴里喃喃道。

    只是从烂驮山得到的一门武功,就有如此本事,让他几次化险为夷,那烂驮山这个隐秘宗门又该是如何了得。

    暂且将这个事情放在心底,因为刘元已经看到了依旧杵在坑底的提珠,整个人矮了一大截,像是插秧一般,扎在泥地里。

    “你是怎么办到的?”看到对方像个没事人儿一般朝自己走来,提珠实在是按压不住好奇,忍不住开口问道,直至现在他都还没恢复几分。

    虽然他早就料到了对方一定没死,却也不能一点儿事没有吧,这让他十分不甘。

    “无可奉告。”刘元淡然一语。

    当裴蛟与秦可依收拾心情,从石坑里爬出来的时候,只见刘元已经站在马边在等着他们了,手里抓了一把草料在喂马,显得有些悠闲。

    衣物什么的已经换过了,刘窜风身体上驮着一个大包袱,装着各式杂物,包括吊坠奖励的雨花参也在里面。

    要是还挂着那一根根布条的乞丐模样,恐进了上林道后连城都进不去,就得被士兵给抓起来,这不是自投罗网嘛。

    现在的刘元除了一头黑发还略显凌乱,身上的血污也都收拾干净了,丝毫看不出是才大战了一场的样子。

    摸了摸刘窜风脖子上的毛发,这家伙倒是机灵,先前大战的时候早早的就跑到了一边的安全地方躲着,现在笑迷了眼看着自己,嘴里还鼓嚼着草料,整个一没事驴。

    听见了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刘元回头看去,见识秦可依与裴蛟走了上来,笑着招呼一声道:“快,咱们上路了,直接穿过这片山脉回上林道。”

    “好。”秦可依甜甜的应了一声,快速跑了过去,看着刘元又道:“元哥哥你没事可真是太好了。”

    笑容发自肺腑,能看见刘元‘死而复生’,她自然也高兴。

    “恩,快去吧,上马。”刘元点了点头,跟着看见裴蛟已经走到了近前,后者已经恢复了清丽的容貌,泪痕也消失了,脸上冷冷的好像先前什么也没发生一般。

    淡淡的看了刘元一眼,似乎是想说什么,但终究是什么也没说,翻身骑到了马上。

    实力十去八九的白蛮提珠,又怎么会是刘元的对手,刘元杀了人之后,连尸首都处理好了。

    再次上路的时候,三人自是快了不少,最初的一段路上,几人都没什么话说,显得十分沉默。

    快要奔出这段山脉的时候,刘元突然带着几分调侃的说道:“先前你说什么,我有本事死,有本事活过来啊。”

    “现在你再看看,我有本事吧?”说着刘元扭头笑眯眯的看着裴蛟的侧脸。

    话语刚落,刘元准确的发现裴蛟脸颊上飘起一朵红晕,跟着转过头来狠狠的瞪了刘元一眼,什么也没说,只不过驾马的速度更快了几分。

    眼看着被超了一个马身,刘元还没怎么着呢,刘窜风撒了欢的往前追去。

    两匹马分左右,你追我赶的,又是一天多的时间过去,两人于下午时分,顺利的抵达了上林道边城崆榕县附近。

    并没有急着往郡城或者蛮主隐居的地方赶去,如今三人是两眼一抹黑,什么情况都不了解,哪能着急忙慌的去。

    远远的看着城墙方向,裴蛟从怀里掏出一些东西,多是些粉包啊瓶瓶罐罐什么的,跟着把秦可依唤下马来,打开手里的工具就要往秦可依的脸上招呼。

    吓的后者一个撤步躲开,一脸惊吓的看着裴蛟道:“姐姐,你这要干嘛?”当初武陵县那老大的惨状,她可是记忆犹新。

    “给你易容啊,干嘛?”裴蛟看着后者害怕的模样一脸好笑,说着又道:“你总不能就这样进去吧,生怕别人认不出你是怎么着?”

    “啊”闻言秦可依这才乖乖的走上前来,当然不免心里还是有几分害怕。

    像什么易容的,她也听说过,但却没想到裴蛟也会,到底还有什么古怪玩意儿是对方不会的?

    一炷香的时间之后,裴蛟拍了拍手,看着眼前已然变了一个人似的秦可依,满意的点了点头:“行了,记住,从今天起,你不再是秦可依,而是就叫做玲儿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