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四十五章 晚了(第一更)

    双脚悬空之后,刘元完全不着力,再加上对方不知突然从哪儿来的力量,比起先前要强出太多。

    压根儿没反应过来,刘元就像是被完全禁锢住了,浑身提不起劲儿,好悬没握住手里的刀。

    对方的速度之快,两耳边只听见风声呼啸而过,一阵阵的翻着白眼,也不过是下一瞬,刘元感觉到那犹如巨蟒一般的禁锢之力松开了,但整个人却是被狠狠的砸进了山体里。

    砰的一声巨响,刘元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后背受到了重伤。

    但也正因为如此他的机会来了,抓住这转瞬即逝的机会,刘元一刀就劈在了提珠的胸膛下一寸的位置。

    刘元敏锐的注意到对方皮肤的颜色变深了,烈日下闪烁着岩石一般的光泽,想必是用了什么硬功,所以这一刀也是卯足了劲儿。

    不知是不是过于自信了些,提珠再次没躲,往前一个踏步硬接了这一刀,‘寒潮’也的确是争气,即使是提珠看家本领都使了出来,也还是被‘寒潮’破了防。

    一道血线飙射在了空气中,但也仅此而已了,无法致命也不能让提珠重伤。匆忙之间,刘元没能组织起太强的攻势。

    不过下一刻刘元却惊悚的发现,对方再次不要命般的将他给箍在了怀里,这次双手更是以一个极其刁钻的姿势,分上下将他整个身子给紧紧的缠住。

    再然后刘元便看到地面山石,在飞速的远离自己,他已然被抱的飞了起来。

    被箍在提珠宽厚的身形中,刘元就像是一只无助鸡仔一般。

    不远处还在寻找机会的裴蛟只能傻傻的看着,只见提珠一双大脚在山石上踩踏着向上,每落下一步山壁上就多出一个脚印般的深坑。

    一个起落便是数丈距离,也没过多久,那提珠怀里抱着刘元便已经快升上了半山腰。

    “岩蟒劲,我想起了,提珠师兄当初配纹白蛮纹时,靠的就是这岩蟒劲才过的关。”看着远处景象,秦可依突然惊叫起来,勾起了她的回忆。

    “何谓岩蟒劲?”裴蛟一脸焦急的问道,即使她是神偷门的高徒,对于菩萨蛮的事情也了解不多,更何况是一些秘传武功了。

    听裴蛟询问,秦可依尽可能的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道:“在菩萨蛮世代传承的洞穴中,刻着古老的壁画,其中一幅画上刻的就是上千年前,还存在于西北群山中的一种极其稀有的生物——岩蟒。”

    “此蟒皮若岩石,身长三十至五十丈不等,除了寻常的绞杀以外,最擅长的便是用尾将猎物牢牢的箍住之后,再用力摔向山壁或地面,砸的稀烂以后才进食。”

    如此说完后,裴蛟瞬间便明白了那白蛮是想干嘛。

    想菩萨蛮内赤黑白青黄无色蛮子,那都是严格按照实力来划分的,除了要得到上一色‘蛮’的认可以外,还必须同时战胜三位同色‘蛮’,才会上升一步。

    当年提珠便是靠的这岩蟒劲,得到的认可,可知其已练到了何种程度。

    不过此招使来凶险异常,例如要是想强行箍住远超自己实力之人,那只能是送命,比抹脖自杀也慢不了多少。

    偏偏刘元前段时间与獗肉搏之后,才提升了实力,实力还没完全稳定下来,靠着刀法才略胜白蛮提珠。

    现在可算是被箍了个正着,完全挣脱不开,刀法也使不出,等于被废了一半。

    先前两人相距太近,对方速度之快,让刘元修习的落叶诀都没了用武之地。

    也是由于他落叶诀没能大成,否则在撞上山壁的那一刻或能逃脱。

    眼下这样的情况,裴蛟除了眼睁睁的看着,也是丝毫办法没有。

    向来古灵精怪的她,遇到眼下这种情况也只能是束手无策,对方向着上方不断攀升,这一会儿过去,就已然到了山腰。

    结果还没完,提珠还在向上,很快就连人影都小成了手掌般大。

    耳边的风呼呼的吹过,越是这样的情况,刘元知道自己越是不能慌,眼神平静的看着白蛮块块鼓起的肌肉,脑子里却刮起一阵风暴,急速的运转起来在思考着办法。

    不得不说对方突然来的这么一手,的确超出刘元的预料,包括双臂犹如巨蟒一般的力道,但,很快刘元就发现自己双腿还是容易挣脱。

    从在山脚下开始努力到现在,双腿顺利的可以活动了,体内那一道阳火精气迅疾的动了起来,在双腿之上流转。

    不过即使是双腿能动,这个姿势下,刘元也只能用脚尖一脚脚的踹向提珠的下盘。

    为了脱身活命,刘元那真是拼了老命,本身便是快纯阳霸体第五层的体魄再有阳火精气的加持,即使提珠苦练多年的岩蟒劲也抵挡不住。

    很快,提珠的双腿就皮开肉绽,粗如柱子一般的双腿上挂起了道道鲜红。

    结果刘元却恐怖的发现,对方脸色平静的好像身体不是自己的一般,除了偶尔的闷哼一声,脸上不带丝毫痛苦状。

    疯子,菩萨蛮这群苦修士都是疯子!刘元在心里这般惊叫道,他大抵上有些明白为何秦可依那么个娇滴滴的小姑娘,打死也不愿学武了,是怕变的和这些疯子一个样吧。

    不管心里如何的惊讶,刘元都没有停手的意思,每一腿都是全力,他倒要看看是谁先坚持不住。

    然而别看提珠脸上波澜不惊,心里已然是翻江倒海了,他自修习岩蟒劲以来,还从未有过失手。

    因为他每每都能准确的判断出对方的实力,保证对方不可能挣脱的前提下才施展此门武功。

    当年朝廷围剿菩萨蛮时,他更是用此招杀了好些大内高手。

    先前他与这男子交手不下百余招,感觉自己已经足够小心谨慎,且应该已经摸清对方了。

    之后撞向岩壁之前,事情也的确是在朝着他预计的方向发展。

    可就在他往上攀升之时,对方的双腿竟然能够挣脱不说,还能具备如此强大的攻击力。

    不应该,不应该啊!提珠的心里惊叫着,凡是被他岩蟒劲箍住的人,直接便会浑身酸软无力。

    就算是实力比他高出几个层次的大高手,也是直接就挣脱开,或者直接内劲反震就将他弄死了。

    哪有像现在这般奇葩的情况,对方上半身依旧使不上力,偏生双腿还单独挣脱了?咋的?你这是一双假腿不成?

    貌似长在身上,其实和你本人是分离的?提珠心里冒出了一个接一个的困惑。

    事情已然发生,最后他也只能强忍疼痛,反正胜利终究是属于他的。

    然而提珠不知,这却是阳火精气的绝妙之处了,能寻找对方的攻势薄弱点,例如提珠此刻双腿用来攀升,对刘元下半身的控制便弱了。

    阳火精气抓住机会,一挣便开。具体细节情况,便不足为外人道哉。

    足足踢了有一盏茶的功夫,刘元虽然现在自己也不知道对方抱着他已经到了多高的地儿,但他能明显感觉到提珠的速度慢下来了。

    说明他踢是见效了!成功影响了对方的双腿。

    果然,不到十个呼吸的时间,提珠抬头往上方看了一眼,此山甚高,上方云雾缥缈,但也是快到顶了。

    提珠双脚在突起的一块山石上停了下来,双腿上的血迹干枯了之后,又很快有血液覆盖上去,已经结了厚厚一层痂。

    失血到如此程度,提珠能感觉到自己的状态也不怎么好了。

    “咋的,你想开了,愿意放我了,不希望看到咱们两败俱伤?”刘元说着话,打算拖延时间,脚可是没闲下来。

    闻言,提珠却依旧是顶着一张死人脸,只是冷冷的扯了下嘴角,露出一角白牙,也不言语,竟是倒头便抱着刘元朝地面栽去!

    人在高空中,刘元一瞬间脑子空白,身边呼呼的风吹着他汗毛都竖起来了,跟着便暴怒的大吼了一声:“混账,你他***不要命了?”

    跟着又脑筋急转,道:“这样你也会死,秦可依还没抓到,你和我同归于尽不值当,不值当啊!”

    “到时候秦可依活着回去,你想想你们付出的都付诸东流,一切都前功尽弃。”

    然而刘元的话语被扑面而来的狂风吹的稀碎,断断续续的消散在空中,然后他才想起给对方传音。

    嘀嘀咕咕的说了一罗圈的话,可惜提珠都不为所动。

    别看往上爬的时候挺慢,这倒头往下坠可太快了,看着不断逼近的地面,刘元咕咚咽了口唾沫,仿佛已经被黑白无常扼住了咽喉。

    从未有哪一刻,让刘元觉得死亡是如此之近,先前无论多少次大战,好歹都由他自己把控,现在这种情况完全不受他控制啊。

    不能急,不能急,刘元在心里如此反复的告诫自己,然而看着下方,他完全无法平静下来,脑子里只剩下一团浆糊。

    索杏,刘元直接把眼闭了起来,心绪迅速平复。

    正对着刘元的提珠,看前者竟然闭上了双眼,心里感到一阵好笑,原来对方也不过是一个畏惧死亡的孬种罢了。

    被这样的情况,吓的都不敢直视了。

    想到自己的断腕,自己腿上的伤势,再想到怀里这人马上就会被自己摔成一滩难泥,心里便产生了巨大的报复快感。

    细细的感受着从自己身旁刮过的风,浑身毛孔舒张,是那么畅快。

    “完了完了,元哥哥就要去见阎罗王了。”秦可依仰头看着上方,她也没料到提珠师兄竟然如此疯狂。

    早知道门中那些师兄都是一群脑子不正常的人,也没想竟疯到如此境地。

    秦可依嘴里嘀咕着,不住的走来走去,急的仿佛是热锅上的蚂蚁。

    “停,别动了!”裴蛟突然狠狠的瞪了眼前的秦可依一眼,怒斥了她一声,后者委屈的扁着嘴,却也被吓得一动不敢动,什么话也说不出口了。

    要说急,裴蛟如何不急,此时此刻她的心就像是被猫抓一般难受,比任何时候都来的揪心。

    长这么大,她还是头一回感受到这种滋味。

    然而脑袋想的都快要爆炸了,也没有什么对策,眼下不过是大山林里,手边没有能借助的东西,怀里的药粉药丸,平时的巧嘴,在这个时候统统都派不上用场。

    她好无助,无助到觉得自己是那么没用,裴蛟只恨自己实力为何没有更强。

    越近了,留给她的时间越来越少,直至已经没法再容她想下去了。

    裴蛟豁然抬起了头,瞅准了那两人下落的方向,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

    “姐姐!你也疯了,你这样救不了他,反倒还会把自己也搭上啊!”秦可依在身后大吼道,她一瞬间就反应过来裴蛟冲上去是要干嘛。

    人也跟着冲了上去,一把攥住裴蛟的衣服,咬牙死死的往回拉,她理解不了裴蛟的举动,她不能看着她去送死。

    “放开。”裴蛟的声音前所未有的坚决,她决定了的事情向来坚决,师父师兄无人能劝的了,才相处多少天的秦可依自然也不行。

    “不放。”眼泪在眼睛里打转,转瞬间小姑娘的眼眶都湿了,双手还牢牢的攥着裴蛟。

    却听得嘶拉一声,秦可依一屁股坐在黄土地上,傻傻的看着手里捏着的半片衣角,原本白色的衣角已经由于这些天的艰苦日子而变得脏兮兮。

    抬头,那女人已经傻傻的冲向了前方,为了接住从不知多少丈的高空摔下来的刘元,裴蛟义无反顾。

    即死,也一去不回头。

    站在黄土地上,张开双臂看着越来越近的刘元,裴蛟笑了,笑的像个傻瓜,依旧闭上眼的刘元却看不见。

    但有一人看见了,身处高空的白蛮提珠看着下方那一幕,脸上露出一丝莫名的表情。

    下一瞬,提珠与裴蛟脸上便同时出现了惊恐的表情

    裴蛟眼睁睁的看着提珠双手松开,跟着刘元整个人就飞了出去。

    就这一个简单的动作,裴蛟听到了自己心脏咚的一声,跟着便停止了跳动。

    反身就朝刘元飞去的方向奔去,终究还是晚了。

    当她赶到的时候,刘元已经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溅起无尽山石尘埃,烟土飞扬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