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四十四章 断腕

    言语不过寥寥几个字,简单至极,也不知道是不是菩萨蛮的弟子历来就是这个说话语气,声音低沉像是夹佑着西北特有的沙砾一般。

    但话语的内容,却不带一点儿客气的,明摆着此事是没法善了了。

    “此人是我师兄提珠,的的确确是白蛮没错,也练的是苦修之法,大体上会的是”

    然而秦可依支支吾吾了半天也说不好她师兄擅长的是什么,就门中那些个功夫她自己也不怎么认识。

    只大概说了下擅使拳脚,其实这说了也是白说,整个菩萨蛮中就没几个是擅长兵器的。

    就这一点儿都还没说完,那白蛮显然并不想给对方太多的时间,即使他对自己有充足的信心。

    大概就在他们五个菩萨蛮弟子,决定与归德大尉分道扬镳的时候,提珠留下两人跟着朝廷的人一路往南追去。

    而他带着剩下的两人一路回了上林道,但回上林道的路有多条,几个分岔路口的地方,三个人直接分头追了出去。

    只有提珠选了这一条最难走的道儿,而且从痕迹上来看,也是这条道儿最有可能。

    先前一路上由于带着秦可依的原因,刘元三人走走停停的速度并不快,尤其是还有这样那样的原因,耽误的时间便更久了些,很快便被提珠给追上,这才有了眼下这一幕。

    不管过程是多么的曲折,这人总算是被他找到了,提珠的心里松了一口气,双手拳头却是攥的紧紧的。

    上一瞬人还在原地,下一刻便已经出现在了刘元的头顶,极具气势的一拳便自上而下的朝刘元的天灵盖轰来。

    没有半分留手的意思,出手即是杀招,就连裴蛟都没看清提珠到底是如何动作的,只不过两人下意识的呼吸为之一窒。

    胯下的刘窜风不安分的嘶鸣两声,四蹄的肌肉紧绷,随时准备跃出去。

    “来的正好!”刘元嘴上大呵一声,紧跟着挥拳便迎了上去,正好他距离纯阳霸体第五层只差那临门一脚了,检验他现在实力的时候到了。

    比起白蛮提珠来说,刘元的速度稍稍慢了一丝,但也刚好拦截住了对方这一拳,双拳相撞,空气中响起一声雷鸣般的爆响。

    白蛮提珠的拳头好似酒坛一般大,刘元的只有其二分之一,但就是这样的拳头,牢牢的扛住了攻击。

    下一刻提珠便皱着眉头发现后者竟然顶着自己的拳势,直接从驴背上站了起来。

    赤裸的右臂粗壮,肌肉好似树干一般盘绕,提珠没有选择继续和对方僵持,收拳后撤翻身一脚,穿着草鞋的巨大脚底板就踹向了刘元的胸膛。

    人在半空中,刘元只来得及刷的一下抽出了腰间的‘寒潮’,当啷一刀便挥了出去。

    空中响起一声金铁交击之声,二者同时向后倒飞而出,咚咚两声二人分向后落地。

    右脚的草鞋已经在那一刀之下崩裂了,赤裸着右足踏在黄土地上,一丝丝鲜红的血液从脚底下渗出,逐渐浸染着周围的泥土。

    即使是有心想要隐藏一下也没法办到,就刚才那一刀,脚底已经出现了狭长的一道口子,直接横跨了整个脚底。

    疼痛还是其次,对于他们这些隐居大西北的菩萨蛮苦修之士来说,些许疼痛无关紧要,都能够忍受。

    只是对方的实力,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即使是以他的实力,脚底都受了如此严重的伤,关键是还有一股股的邪寒之气,顺着脚心往他的身体里钻。

    “好一把利刃。”提珠已然打起了十二分精神,眼神极其郑重的看着不远处提刀在手稳稳站定的刘元。

    却见那刀上沾染的鲜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消失,最后又恢复成了墨玉一般的颜色。

    对方实力是一方面,但一招就能有如此奇效,也与他那宝刀脱不开干系,事先提珠是没有想到对方手中兵刃会有如此水准。

    在他的印象里,也就只要剑阙山庄那些有名的兵器,能够与之媲美了吧。

    先前的两招博弈,一番对撞,刘元落地之后倒滑了十步之远,右胳膊到现在都还在轻微颤抖,但所受之伤远没有对方来的重。

    而且他也已大抵摸清了对方的实力,或许还有隐藏,但他刘元完全可以一战。

    没有理会提珠的话语,刘元提刀再次冲了上去。

    既然是来追杀秦可依的,对方便不应该只有一人,如果周围没有别的埋伏的话,其余人估摸着也很快就会赶到,所以刘元是打算速战速决。

    右手高举‘寒潮’以力劈华山之势,朝提珠当头就是一刀恶狠狠的劈了下去。

    ——开门见山

    火红的刀光里夹佑着些微的寒流,即使练到现在刘元这一式刀法的水准仍旧停留在大成的阶段,没能更进一步达到炉火纯青甚至登峰造极的境界。

    刀光下落,提珠不闪不必,只是双掌迅速往中间一合,直接在半空中便稳稳夹住了刘元的刀锋。

    停留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刘元嘴中发出一声低吼:“开!”刀锋势如破竹一般,刷的一下顺着提珠直接劈了下去。

    一刀劲去,刘元正在喘息,岂料提珠挨了一刀之后,冰冷的脸庞上不带丝毫表情的,一个甩拳就打在了刘元的右脸上。

    砰的一声脆响,就像是骨头断裂了一般,刘元整个犹如被风刮走的破麻袋,人中空中脑子里就嗡嗡的,完全止不住去势,被脑袋扯着身体咚的一声,撞上了左边的山石。

    一堆凌乱的碎石直接炸开,朝四周射去,叮叮叮的落了一地,再看刘元的整个身子顺着山壁,直接滑落到了地上,在山壁上留下一道歪歪扭扭的血迹。

    乘胜追击,提珠显然没有就此放过刘元的意思,一个踏步便奔到近前,朝着仍旧坐在地上,脑袋低垂的刘元一拳就又轰了下去。

    这一拳提珠显然是用上了全力,使的乃菩萨蛮的上乘武功定神拳,练至巅峰,足可定神夺魄,其整个酒坛大的拳头好似包裹在一阵黄光之中,显然是运足了全身内力。

    务必将眼前这人一拳就给击毙,不远处站着的裴蛟双目瞳孔一缩,她有心想要上前帮忙,步子都已经跨出去了,可她也知道哪里来得及,包括秦可依也是双手直冒冷汗,一颗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儿。

    然而就在那毫厘之间,这一拳却落空了

    砰的一声巨响,提珠一拳锤进了刘元背后的山壁里,整个拳头都塞了进去。

    咔咔的声音不停响起,刘元背后的整面石壁成蛛网状裂开,辐射面积越来越大,足足有数丈方圆,可见这一拳之威。

    就是上一瞬,恍惚中刘元的脑袋往下低了一下,但那拳风也是擦着头皮过去的,一小撮黑发纷扬在空中,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将刘元彻底惊醒。

    就在提珠收手后撤,左拳就要再次锤下来的那一瞬间,刷的一刀乌光闪过,伴随着啊的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有一只手飞上高空。

    刘元及时的握紧了手中‘寒潮’,拼尽全力的一刀八荒之外,直接断其一腕。

    蹬蹬蹬的快速后退,提珠面部的神色已然痛的扭曲,但在第一声的惨叫之后,他再没吭哧一声。

    几个眨眼的时间,他迅速的止血,然后在断口处上药。

    先前正是提珠旧力已尽,新力未生的时候。又是拼尽了全身内力,身体本身的防御下降到最低,根本挡不住。

    止住血后,提珠静静的看着前方那男子从地上站了起来。

    单单从外表来看,对方只有先前挨了一拳的脑袋上在流血,浑身破烂狼狈了些,远不如提珠看上去来的恐怖。

    左臂断了一截不说,再看其从下颌到胸膛还残留着一道血痕,乃是刘元先前那一刀开门见山所导致。

    本以为卖个破绽硬抗一刀之后,翻身就能彻底将对方压制,谁知对方的体魄太强,他私以为自己那一拳就是一头獗也都该重伤甚至致死了。

    他自然知道先前林中的那头獗是对方所杀,而提珠就是从那头獗的伤势上判断出了对方的大致实力。

    可就现在的情况看来,对方与那头獗战斗的时候,竟然还有所保留,隐藏了不少啊,至少这么凌厉的刀法没见他用过。

    从地上缓缓站起来了之后,刘元没有急着继续,而是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一边眼神警惕的看着对方,一边细细感受自己此时的身体状况。

    先前提珠那一拳还真是将刘元给打懵了,毕竟是直击太阳穴的一拳,但现在看来他的身体还好,没有出太大的毛病。

    这样看来他的纯阳霸体诀是没有命门或者说致命缺陷的,也有可能是还没找到吧,总之他的太阳穴并不脆弱。

    至于会不会是他的命根子部位,想想,刘元还是不敢尝试。

    将手中的‘寒潮’用力一旋,刀锋位置对准了提珠。

    两人就这样对峙起来,不远处的裴蛟与秦可依倒是稍稍松了口气,至少看上去刚刚站起身的刘元还算好。

    但也不能彻底放心,裴蛟往右后方移动了几步,正在找合适的机会插入战斗。

    前后分别用了一招山刀开门见山和一招荒刀八荒之外,眼前这位叫做提珠的白蛮都没有丝毫的反应,看来对方并不识得这套刀法。

    再想起先前,他也用这刀法与獗对拼过,秦可依也没有什么异样反应,现在看来这刀法即使是在菩萨蛮内部,也应是相当神秘的存在。

    虽然刘元没有刻意去套话,但刚刚那么危险的时候,秦可依都说不出提珠修行的门中拳法是何名,想来不认识这刀法也是真。

    突的,刘元握刀的右手再次轻微的颤抖起来,这次不是因为用力过猛,而是‘寒潮’再次狂躁了起来,必然是因为刚才砍断对方一臂的原因。

    大有控制不住的趋势,缓缓往前迈出了右脚,下一瞬,刘元斜拖着刀就再次冲了上去。

    身形移动的速度加快,当刀锋架在了提珠头顶之时,后者依旧没能恢复过来,原本黝黑的脸庞,泛起了几分不正常的惨白之色。

    这一刀是荒刀第一式‘穷荒绝迹’,此招出手就是极快,逼的对方必须硬接。

    只见刘元一刀刀往下劈去,打的提珠不断后退,只有招架之力没有还手余地。

    现在的他只余下一只手,比起先前的实力自然是大打折扣。

    但一身内力没有损耗半点,提珠心头憋了一口气,静默的积蓄着力量,眼神逐渐变得沉稳。

    虽然身上的伤口越添越多,但他一点儿也不慌乱,他在等一个机会,他就不信对方没有累的时候,完全的把自己缩了起来。

    对方不急,反观刘元竟是双目充血,却像是疯魔一般的状态,视线之中一片血红,对方身上血淋淋的伤口在不断的刺激着他,好像一头牛一般。

    却只有刘元自己知道,哪儿是他疯魔,完全是‘寒潮’像一匹脱缰的野马,难以掌控。

    逐渐的提珠感受到一丝不对劲儿了,对方不仅没有变的虚弱,反而一刀强过一刀,夹佑着的寒流,还不断在束缚着他。

    不行!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即使眼下不是最好的机会,也得趁现在奋起一搏了,否则迟早被对方温水煮青蛙而死。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乌黑的刀光悄无声息间从提珠的喉结处划过,刀尖儿顺利切开了皮肤。

    一滴鲜红的血珠在阳光下闪耀着妖异的色彩,险之又险的提珠躲开了这一刀,但下一刻他的身子便犹如下山猛虎一般往刘元的怀里撞去。

    速度之快远胜先前,顺利被其欺身,准确的撞进了刘元怀里,厚大的身形好似一座大山般压下。

    刘元只觉得眼前一黑,白蛮提珠的双手便已经犹如两条巨蟒一般,将他的腰给牢牢的箍住。

    “找死!”刘元嘴中怒呵一声,反手将刀尖直接对着自己,一个用力就要朝提珠的后心捅去。

    谁知道下一瞬,刘元整个人便被对方勒的喘不过气来,跟着便已经双脚离地,直接朝后方的大山撞去。

    怎也没想到对方断腕之后,手臂还能如此有力,让他完全提不起劲儿来,这一刀无论如何都捅不下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